編讀手記 端傳媒週年

言論械鬥的年代,用文字搭橋

訊息洪流奔騰的時代特徵,人人皆可發言的媒體環境,本土立場分明的認知部落,我們需要怎樣的評論?文字搭橋,能否讓兩岸三地看清彼此,理解漩渦?


昔日把持於政經菁英、由報紙專欄確認的話語權威,被急遽膨脹的網路評論空間稀釋。
昔日把持於政經菁英、由報紙專欄確認的話語權威,被急遽膨脹的網路評論空間稀釋。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有時我會回想,自己是從什麼時候,對「評論」產生最初的概念?

我能記起來最清晰的畫面,是在服役期間,在1999年的三軍總醫院的病房。當時我剛動完一場手術,就碰到 921地震的震撼;因為負傷,我不便跟大家擠在病房區一角的電視間,只能每天央請看護學長幫忙買幾份報,渴望地掃過那幾疊紙中能承載的任何消息。

想來慚愧,大學的閱讀光譜掛在閒書跟BBS間,讀報只是偶爾的意外。困在醫院的那幾週,我才注意到諸如《中國時報》的觀念平台、三少四壯,《聯合報》的直言集、黑白集這些區塊;分辨出幾大報論壇風格取材的差異;朦朧地意識到報紙組版、用圖、配稿、下標的某些眉角;甚至記起下了幾個,至今仍在形塑媒體地景的名字。

評論井噴的年代

跨世紀後的頭幾年,我見證了「台灣第一個網路原生媒體」《明日報》的起落、部落格紛起的風華,然後是社群媒體的爆炸穿透。到了2012年起,想想論壇獨立評論@天下udn鳴人堂陸續出現,掀起台灣評論網站的戰國年代,不管在媒體技術、公共知識生態,乃至人們對於「評論」文本的期待,都與上世紀末有很大差異。

最核心的轉變,是昔日把持於政經菁英、由報紙專欄確認的話語權威,被急遽膨脹的網路評論空間稀釋。傳統對字字斟酌的編輯紀律,被更為鬆弛包容的文本多元主義替代。傳統在報導與評論間畫下的線── 一條立基於主客二元對立、鞏固於報社組織編制的界線,也在網路時代群起的自媒體「夾議夾敘」的書寫中趨於模糊。

這些轉變,有讓人樂觀與悲觀的理由。樂觀者歡慶人人皆可書寫、可發表的時代潛力,稱頌其對傳統話語威權的解構,稱其為「話語權的民主化」。但也不乏保守主義者的悲歎,直斥「人皆可言」意味著媒體專業的崩塌,以及各種民粹反智話語的混淆是非。

甚至,虛擬言論空間的膨脹,在誘發大量評論湧現的同時,催生出各種後設的,關於評論的再評論。加以「先搶先贏」的曝光邏輯,更催逼著觀點流動的加速,造成見解的急躁與瑣碎。這些由種種符碼、詮釋、腦補、扭曲建構出的意義世界,有時不免(甚至常常)扯鬆與「真實」的聯繫,挫折著對真理仍有嚮往的心靈。

就像逸脫實體經濟的虛擬經濟,最終不免帶來金融危機──是否逸脫於事實真相的詮釋批評,最終也不免帶來公共意義系統崩塌的危機?又或,我們仍能樂觀地追隨啟蒙主義者所相信,人們終將在迂迴辯證中,揭示通往真實的道路?

言論分類械鬥

終途不可知,但眼前路上荊棘卻是清楚。回看港台過去幾年的公共言論生態,特別是社群年代的網路言論,則或多或少,都正處於某種我稱之為「言論分類械鬥」的格局。

「分類械鬥」是描述台灣史重要的概念,其泛指十八九世紀清朝治理下的台灣,在「自我認知為不同的族群間」(如原漢、泉漳、閩粵、閩客等)發生的武裝衝突。這些年台灣言論生態,在許多意義上,頗像昔日分類械鬥的文字版延續。只是這裏的「分類」,已從族群延伸到各種立場的區辨── 例如藍綠、統獨、左右、擁/反核、婦權派/性權派、婚姻平權派/毀家廢婚派、農企業/小農等等;「械鬥」,則從刀劍轉為鍵盤文字。

戰鬥邏輯主導下的「書寫」,往往擎起立場大旗,聚成書寫陣地(例如立場鮮明的網站),劍指對手,用詞或尖酸調侃或憤怒斥責。其書寫旨趣往往不在「溝通」,而是「召喚同志、攻擊對手」,攻擊對手的論述、邏輯、證據、可信度,甚至人格。

戰場中的閱讀,則受「敵我識別」邏輯主導。人們在訊息洪流中忙著分類,從作者身份、發表平台、關鍵字詞,甚至各種捕風捉影的八卦追索蛛絲馬跡,貼上足茲區分成分敵我的標籤──例如台灣出現過的「藍蛆、綠吱、統媒、福佬沙文」,香港的「左膠、右膠、紅色資本媒體」或是中國網民對貼的「五毛、美分」與作為公敵的「台/港獨」。至此,閱讀主旨不再是理解歧異,而是確認我群邊界,以及為了我群成員能同聲討伐的共爽。

港台社會戰場中的對峙線,有些可溯及更深遠的歷史結構根源;例如台灣2007年第三社會黨談過的「民主內戰」。但這種言論內戰的蔓延擴大,相當程度上,疊合於過去數年間社群媒體的擴散穿透。

社群媒體最重要的特徵,是每個使用者「高度個人化」的使用經驗──正如許多論述者討論過的,我們每個人在 news feed 能讀到的,是由平台演算法依據我們個人的背景資料、社交與訂閱網絡、過去的行為痕跡,乃至於朋友群的閱讀點讚趨勢,所計算推薦的。近年關於社群媒體的「回聲室效應」「過濾泡泡」影響,逐漸成為討論焦點;黃哲翰闡述的數位利維坦,更是這類討論無法迴避的錨點。

這種變遷的社會政治意涵十分深遠。其中一個重要軸線是:昔日大眾媒體(mass media)的瓦解,並被社群媒體上「個人化」或「部落化」的媒體地景(mediascape)取代。倘若我們記得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闡述過的,集體媒體經驗對於形塑當代國族「共同體想像」的重要,就不難看出社群年代「集體媒體經驗」的瓦解,將如何衝擊、扯裂「現代社會」這個想像共同體,化為群聚的媒體經驗(與相似信念)界定的「認知部落」。

這個被瓦解的「共同體」,卻偏偏是民主體制能運作的前提。

搭橋式的評論書寫

評論,對我而言,是對時代的介入。思考評論的角色,亦無法脫離對時代的診斷──什麼是這個時代的核心趨勢、張力與焦慮?豐沛喧囂的公共輿論有哪些關鍵缺口,需補上哪些視角?我們的評論要寫給誰,適合怎麼樣的文本格式、論述筆調?

在天威難測的年代,自有微言大意式的「克里姆林宮學」分析,耙梳黑盒子裏的風向;在威權鬆動的年代,則會需要如李敖如野火的批判,挑釁既有結構的僵化、鬆動人的想像。在蒙昧年代,得有知識份子諄諄教誨,以啟民智闡述解說;到了後權威的年代,則需召喚常民視角的立論,指出過去菁英話語的盲點。

眼前的時代特徵,是在快速奔馳的訊息洪流,導致對現象理解的瑣碎化;是社群媒體與「認知部落」的湧現,帶來大眾媒體與共同體的漸次瓦解,甚至在分歧立場間無休止的言論爭戰。這個時代特別需要的,應是一種「搭橋式」的評論文體──其能串接瑣碎現象,在過去與現在搭橋,賦予眼前事件歷史縱深與脈絡;而更難的是,要在不同立場視角,甚至相互敵對的「認知部落」間搭橋,讓互相的凝視理解為可能。

從事件寫出脈絡,需要的是歷史感與社會視角的想像。放眼國際,昭楊闡述英國本土政治脈絡林垚寫特朗普(川普)崛起黎窩藤疏理南海爭議戴娜美解析 ISIS式恐攻,與賴慧玲對全球農業體系的討論,皆為其中佼佼者。聚焦兩岸三地,劉細良談旺角騷亂蕭伶妤討論台灣榮民處境,或蕭易忻對中國醫病問題的解析都各自帶出寬闊視野。至於我自己對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的分析,與對英國脫歐時代意義的疏理,也屬於這類努力。

要在對峙立場中搭橋,則更需要對「溝通」的信念,對文字情緒的敏感,以及在輿論力場中的平衡感。例如何錦源向泛民闡述右翼本土江昺崙疏理台灣農業爭議喬瑟芬對輔大性侵案的介入,皆是在艱難的火線上讓人敬佩的出手。

這類回顧通常篇幅會長一點,節奏深遠一些。畢竟不管是要勾勒脈絡,或是闡述對峙兩造視角,都比只闡述一兩個銳利觀點需要更多空間。特別是,傳統紙媒年代多由數篇文章組版,每篇文章只需說清楚一個角度,仍可在跟其他文章的搭配中建構出脈絡感;但在社群傳播年代,多數讀者閱讀經驗以「單篇文章」為單位,因此更有必要「在單篇文章就說完整、說清楚」。

不過最極致的「橋」,就是一個概念、一種視角,某種能驅動視角轉換的想像── 例如季登斯(Anthony Giddens)拋出的「第三條路」,因其空洞而容人投入不同想像,得以滑動政治動能;又例如「轉型正義」,在對峙的歷史仇恨間指出一條和解共生的路。

泛華語區的對話地景

我常覺得端傳媒的最大挑戰,在於其瞄準的,是一群仍在「培養中」的讀者群。

這群想像中的理想讀者,不只仍願期待媒體專業,相信知識許諾的願景,懂得欣賞報導與評論背後的品格心力;更重要的是,對於泛華文圈其他社會仍保有某種好奇──因為我們相信,不管二戰以來這些地方經歷過多麼分歧的歷史軌跡,彼此仍有許多經驗值得參照,許多思考值得對話;而不管願不願意,彼此也在區域整合的年代,被捲進彼此牽連的歷史結構。

構築泛華文圈的對話平台,本身是具有時代意義的橋。但無可諱言,港台近年高漲的本土主義,把青年世代知識人的眼光都拉向(過去或多或少曾被打壓的)本土視角,而對凝視當代中國存著某種「與我何干」的抗拒。

甚至港台兩地對彼此的理解,也頗有限。台灣望向香港,逐漸從昔日對其國際性的艷羨,轉變為受中國因素壓境的借鑑。香港青年望向台灣,瀰漫著某種過於「浪漫化」為理想他者的趨勢。但在某種程度上,許多人都只看到迎合其各自想像與心理需求的鏡像;離真正能進入彼此歷史社會的記憶脈絡,體會眼前事件背後的意涵,仍有不小距離。

尤有甚者,三地知識型讀者慣用的詞彙、文本規格與節奏、對話背後的假設,乃至理解世界的認知基模(cognitive schema)、當前思索的問題意識都有所不同。一如之前負責中國評論的鄒思聰觀察到的,「政治文明都不同,政治評論怎麼會相同?」

實務上,我們更是不斷在選稿與編輯過程中,遇上在不同地方讀者需求間的權衡。理想上,我們希望溝通各地地讀者,期待將每篇評論能處理到大家都看得懂;有些細節,確實也可以透過夾註與補筆完成。但仍然我們經常得發現,「在地讀者」跟「異地讀者」的閱讀需求難以調和。對前者而言夠銳利,最前沿的視角,往往不容易讓脈絡外的異地讀者跟上;如果把脈絡都補充完整了,對於在地讀者又顯得囉嗦。

而也是在端傳媒評論組,我們一再見證,兩岸三地對於彼此想像的有限,並試圖進一步探視拆解。當港台讀者把中國想像成霸道的鐵板一塊,我們拉近鏡頭解析──例如區辨中國外交鷹派鴿派的衝突中央地方在稅制上的對局,戴立忍事件中共青團跟中宣部的腳步分歧,乃至於晉江小粉紅跟微博小粉紅。當中國讀者對「台式民主」的想像侷限在「選舉投票」,我們刊出關於參與式預算空間政治的民主化文化公民權的討論。

在每篇評論的處理,我們總希望,能讓各地華文讀者更看清楚彼此處境,以及我們身處的歷史漩渦。我們期盼這些文字,能帶動人的行動選擇,點點滴滴地挹注於這社會與時代合理性的提升。至少,也希望能給予我們的讀者,在理解時代上,一種能讓人信任的力量。

新的一年,從新聞信、社交網絡、APP,繼續關注我們。

訂閱端newsletter

下載端APP

關注端Facebook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