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愛慾錄:我的愛人是人形犬,和小狗一起成長、我重新理解「強弱」

愛慾錄:我的愛人是人形犬,和小狗一起成長、我重新理解「強弱」

愛本就是逾越。

異鄉人:在倫敦一間無家者中心工作,我看盡英國社會福利制度的失靈

異鄉人:在倫敦一間無家者中心工作,我看盡英國社會福利制度的失靈

當沒有人問起、想起、說起我們的名字,我們還算有名字嗎?

爽劇和女性主義:黑色罪案劇 Deadloch 如何將二者完美結合?

爽劇和女性主義:黑色罪案劇 Deadloch 如何將二者完美結合?

女性主義不再是痛苦的、受虐的,關於受害者的電影,而是關於活著的人。

區議會選舉觀察:無視投票率,北京想培養什麼樣的「建制新貴」?

區議會選舉觀察:無視投票率,北京想培養什麼樣的「建制新貴」?

北京以新選舉制度著力規訓香港政治生態,不過,規訓成果如何?

第三勢力何處去?柯文哲背後停滯的藍營與台灣新保守主義的崛起

第三勢力何處去?柯文哲背後停滯的藍營與台灣新保守主義的崛起

所謂的第三勢力在傳統保守派政黨陷入僵局時更有新保守主義的面貌的可能。

華語片出征奧斯卡:中港台各自選過什麼片?誰來選?|香港闌珊燈火誰熄滅?

華語片出征奧斯卡:中港台各自選過什麼片?誰來選?|香港闌珊燈火誰熄滅?

随中港台身份政治迎來劇變,約在《臥虎藏龍》抱獎後,華語片和奧斯卡的蜜月期亦告段落,中港台的選送策略自此都開始轉變

香港碼頭工人大罷工十週年:罷工與社運的相輔相成,在香港還能重現麼?

香港碼頭工人大罷工十週年:罷工與社運的相輔相成,在香港還能重現麼?

這樣大規模的罷工有可能再發生嗎?碼頭罷工對於今天的勞工有什麼意義?

尋找小津安二郎:或許總有一兩次,他是醉倒於漆黑的隧道中

尋找小津安二郎:或許總有一兩次,他是醉倒於漆黑的隧道中

連結起小津,可就是日本美學說的「餘白」。表面白色單純中,深含一種豐富、回味,如同每次看完電影,都很想立刻去吃一口茶泡飯

「完善」後區議會選舉:投票率27.54%為歷史新低;電腦故障半小時延1.5小時

「完善」後區議會選舉:投票率27.54%為歷史新低;電腦故障半小時延1.5小時

有市民表示:「​​今次政府谷得咁行,我希望會好咗啦。」亦有人表示:「不是我關心的事、我影響不到什麼。」

4間香港博物館「骨牌式」改造:官方敘事安插時,定要拆散本土文化?

4間香港博物館「骨牌式」改造:官方敘事安插時,定要拆散本土文化?

如若把藏品散落於至不明不白的角落裡,作賤香港文化文物,在情感上說,會是一種擊碎香港文化的舉動。

「我們的歌就是在鐵花村長出來的」:鐵花消失前,他們的台東音樂記憶

「我們的歌就是在鐵花村長出來的」:鐵花消失前,他們的台東音樂記憶

「我不會覺得損失什麼,因為我們都已經是它的延伸。」

一年後的阿姆斯特丹:社運低潮期的白紙周年紀念現場

一年後的阿姆斯特丹:社運低潮期的白紙周年紀念現場

運動的情緒逐漸退去後,他們在反思何謂「團結」,何謂「中國人」。

後疫情時代的酷兒影像:貼上了標籤,還是撕下標籤?

後疫情時代的酷兒影像:貼上了標籤,還是撕下標籤?

社運、疫情、蕭條之後的香港,會呈現出怎樣的性小眾題材影像?

香港泛民絕跡區議會:問老中青三代,沒議席怎麼走?「又傾又砌」還可行?

香港泛民絕跡區議會:問老中青三代,沒議席怎麼走?「又傾又砌」還可行?

區議會的功能一直備受爭議,如今再面臨改制,民主派的地區工作者未來怎樣走?我們跟幾位未能入閘參選的民主派聊了聊。

年輕選民大減,區議會首投族冷漠:「投票像開盲盒」

年輕選民大減,區議會首投族冷漠:「投票像開盲盒」

「香港現在就是,想嘗試很努力說好自己的故事,但是這個故事沒有年輕人。」

阿根廷大選親歷記:不想再做「南美最有文化國家」,他們平靜選出狂人總統

阿根廷大選親歷記:不想再做「南美最有文化國家」,他們平靜選出狂人總統

米萊當選,傷害最大的是經歷過獨裁時期的裴隆主義者。因為它代表的是軍政府幽靈的一種脫敏回歸。

江昺崙:濁水溪以南沒有藍綠,台灣如何突破地方派系的網羅?

江昺崙:濁水溪以南沒有藍綠,台灣如何突破地方派系的網羅?

地方派系在台灣是幾十年演變的政治現象,要說是台灣「民主之瘤」也不為過。

賽博(Cyber)時代的笑:完顏慧德、抽象文化與丑角的誕生

賽博(Cyber)時代的笑:完顏慧德、抽象文化與丑角的誕生

他們以未曾言明、卻總在泄露的方式,提示我們或許比內容更重要的是,內容空無一物。

世界科幻大會在成都:一場中國特色的多重「科幻」宇宙

世界科幻大會在成都:一場中國特色的多重「科幻」宇宙

「參加世界科幻大會,有紅旗專車接,住喜來登酒店,非常高級,科幻作家前世做 了什麼,得到這般果報。」

被兩地「驅逐」的人

被兩地「驅逐」的人

金錢組成了一條河流,從台灣男性的皮夾、口袋流向媽媽的胸罩、皮靴,再通過數人的手,流到我們的手中。

恆大長城小鎮「休眠」:經濟引擎熄火,中產夢碎文旅地產

恆大長城小鎮「休眠」:經濟引擎熄火,中產夢碎文旅地產

有時,她渴望更激進的行動,但其他業主和她一樣,有家庭和工作。「最後的解法可能就是認栽。」

中國激女:本土女權裂變的生命力,及其面對的質疑

中國激女:本土女權裂變的生命力,及其面對的質疑

可能是中國社交媒體上最可見的女權主義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