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没有国家?

“女人没有国家?”是端传媒新开设的专栏,名字源于伍尔芙的一句话“As a woman I have no country”,但我们保留了一个问号,希望能从问号出发,与你探讨女性和国家的关系,聆听离散中的女性故事和女性经验。

伊藤诗织专访:她笑着回来了,告诉你身为性暴力幸存者的真实生活

伊藤诗织专访:她笑着回来了,告诉你身为性暴力幸存者的真实生活

讲日语的伊藤诗织和讲英语的她有什么不同?“英语直接一些,比如,我可以说fuck off。”

她邦:祛除国家叙事的女性共同体

她邦:祛除国家叙事的女性共同体

我始终坚信关心身边一位失业女工的生活窘境,比关心一场“夺回领土的战争”更迫在燃眉。

战争与和平:女性被锚定在非战上,而不是反战上|端对谈

战争与和平:女性被锚定在非战上,而不是反战上|端对谈

对于非正义战争的发生,“我们都是异议者”。

陈朗纪念徐晓宏:请君重作醉歌行

陈朗纪念徐晓宏:请君重作醉歌行

他和我都知道,再没有人可以“率”我了。

中国女权与世界接轨的三十年:在绝境中不断出圈,行动者的变与不变|端对谈

中国女权与世界接轨的三十年:在绝境中不断出圈,行动者的变与不变|端对谈

“归根结底还是一种赋权,我们依然要去思考:要把话筒给谁?”

屠杀与纹身:女性的耻辱,或女性的救赎

屠杀与纹身:女性的耻辱,或女性的救赎

抹不去的创伤记忆,与最小的抵抗。

Lisa上疯马骚:亚洲偶像不可承受的欲望自由权力之辩|端对谈

Lisa上疯马骚:亚洲偶像不可承受的欲望自由权力之辩|端对谈

“人生不就是,她想跳脱衣舞,跳完了觉得不好那就回来。”

叙利亚第一夫人在中国的“阿斯玛热”:谁能为叙利亚人民讲话?

叙利亚第一夫人在中国的“阿斯玛热”:谁能为叙利亚人民讲话?

她作为国家权威的象征与家族利益维护者的角色,远高于她自身的女性身份。

乌干达激进酷儿女性主义者倪斯黛:以“冒犯”为武器,“我的嘴里开不出玫瑰”

乌干达激进酷儿女性主义者倪斯黛:以“冒犯”为武器,“我的嘴里开不出玫瑰”

“当我们面对歧视时,要记得世界上有著不同的人类存在方式,多样性是重要的。”

《跨界理论》书摘|翻译女性主义后,能“用主人的工具拆掉主人的房子”吗?

《跨界理论》书摘|翻译女性主义后,能“用主人的工具拆掉主人的房子”吗?

我们不能不注意到,女性主义知识只沿著一个方向旅行、它的循环是不完整的。

阿米尼逝世一周年:镇压升级,伊朗库尔德人受到更大压力|Whatsnew

阿米尼逝世一周年:镇压升级,伊朗库尔德人受到更大压力|Whatsnew

伊朗官方加强了各方面的安保措施,同时明显收紧了舆论和媒体管制,但各式抗议和反抗活动仍在伊朗社会继续。

伦敦涂鸦墙女权二创者自述:墙每天都被谋杀,也每天都会生长

伦敦涂鸦墙女权二创者自述:墙每天都被谋杀,也每天都会生长

中文世界从不缺乏这类素材,有太多没有被书写的。

伊朗计划立法加强头巾令,抗争运动成果面临考验|Whatsnew

伊朗计划立法加强头巾令,抗争运动成果面临考验|Whatsnew

不戴头巾出门本身,其实仍是坚决的抵抗姿态,伊朗抗争运动的成果正面临考验。

书评:科学与知识生产,在认知月经上有什么偏见?

书评:科学与知识生产,在认知月经上有什么偏见?

在生育权利和生育正义尤为重要的今天,我们需要开始反思这些偏见。

在故乡与他乡之间,菲律宾移工流动的同性爱

在故乡与他乡之间,菲律宾移工流动的同性爱

她/ta们有的是单身或已婚的女性,有的是生育几个孩子的母亲,但都曾与一位或多位同性伴侣保持着或公开或隐秘的恋爱关系。

专访热田敬子:从战争性暴力到性产业,我用交叉视角认识东亚、国家与女性

专访热田敬子:从战争性暴力到性产业,我用交叉视角认识东亚、国家与女性

如果人们只关注国家历史,不关注女性个人历史,那若战争再发生,性暴力也可能重演。

日本学者活动家阿古智子:在中国与香港的人权迷雾里,她想做撕开口子的人

日本学者活动家阿古智子:在中国与香港的人权迷雾里,她想做撕开口子的人

“人跟人之间可能还是平视比较好,什么是正确、什么是客观⋯⋯人总是看不到后脑勺的。”

库尔德女性走出家庭,抛弃国家,参军之后,自治自主了吗?

库尔德女性走出家庭,抛弃国家,参军之后,自治自主了吗?

库尔德女性始终身处前线。对她们来说,女权是什么?

从“香港之光”到“港女”:首个香港AV女优出道,被任意门的身分政治

从“香港之光”到“港女”:首个香港AV女优出道,被任意门的身分政治

“我们终于有一个香港女优了!”当人们庆祝这件事的时候,是在庆祝什么?

暴力女性电影:男性可以暴走,女性为什么不可以?

暴力女性电影:男性可以暴走,女性为什么不可以?

只有不断地创造出一些不能被理解的女性/或者其Ta性别,才会具有颠覆性。

恐怖片中的怪物女性:从被排除的他者,到“害怕就对了”

恐怖片中的怪物女性:从被排除的他者,到“害怕就对了”

Monstrous feminine可以是一个真正的“婊子”吗?

弦子:上野千鹤子时代的女权主义者,如何面对被“成功婚姻”挑战的女权叙事?

弦子:上野千鹤子时代的女权主义者,如何面对被“成功婚姻”挑战的女权叙事?

上野千鹤子曾以为婚姻制度会在她的世代里结束,可父权制对女性的吸引力却顺利延续了下去。

真实的虚构:德黑兰狱中来信

真实的虚构:德黑兰狱中来信

但愿有一天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在自己生活的土地上,用自己的语言,讲述彼此的故事。

论战争:枪炮属于男性,和平属于女性吗?

论战争:枪炮属于男性,和平属于女性吗?

我们应当如何去思考和认识性别(生理性别,以及社会对性别气质的构建)与战争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