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

深度解析影视、文艺、生活现象,让文化流动打破地域与领域的阻隔。

柏林影展爆争议:呼吁加沙停火是“反犹”?当死亡威胁、消失的贴文随之而来

柏林影展爆争议:呼吁加沙停火是“反犹”?当死亡威胁、消失的贴文随之而来

派对正要落幕,却是猎巫展开之时,柏林影展还能继续作为“自由世界之窗”吗?

台湾小学生魔鬼日程表:香港爸爸如何看?移英港人家长解析东亚“虎妈”文化

台湾小学生魔鬼日程表:香港爸爸如何看?移英港人家长解析东亚“虎妈”文化

网络的急速反弹,说明了台湾社会对此的不接受。但很多人可能只看到魔鬼作息,却未有深入认识背后的理念。

2024奥斯卡华语区唯一入围|《金门》导演专访,什么才是道地的“台湾人”?

2024奥斯卡华语区唯一入围|《金门》导演专访,什么才是道地的“台湾人”?

起初他只是希望用“金门”来讲“台湾”,不过,金门人跟台湾人的观点确实仍有差异。

Y2K千禧文化回归潮:新的时代期许和不安中,他们想大胆做自己

Y2K千禧文化回归潮:新的时代期许和不安中,他们想大胆做自己

“穿衣服都是其中一种方式,去表达你对现在或者以前的看法。”

《Expats》剧评:金钱买不来幸福,但可以治病

《Expats》剧评:金钱买不来幸福,但可以治病

《Expats》对这些角色身在的城市或文化没有兴趣。它展示了一个极其浅薄的城市印象。

2024台北国际书展观察:“阅读造浪”,造出了什么浪?

2024台北国际书展观察:“阅读造浪”,造出了什么浪?

台北国际书展在推广书籍与版权交易外,向来重视展览元素,而今年的书展现场,你甚至会看见旋转木马、云霄飞车及旋转咖啡杯⋯⋯

“南洋”流转:在2024台北国际书展寻找马来西亚、新加坡华文内容

“南洋”流转:在2024台北国际书展寻找马来西亚、新加坡华文内容

毋需直接将香港当代境况与复杂南洋的历史情境进行直接接驳,南洋与香港的离散脉络、状态与模式,终究大相径庭

台北国际书展2024:香港独立出版群像阔别五年再渡海;大奖名单三分一港人作品

台北国际书展2024:香港独立出版群像阔别五年再渡海;大奖名单三分一港人作品

一次暂时但齐心的连线,连结,可以预期有关香港的话题或题材,仍会在台湾的出版和阅读视野中生长⋯⋯

裸体即政治:论香港惩教署禁书事件

裸体即政治:论香港惩教署禁书事件

在香港,裸体不再代表真实自我的呈现和个人身体之美,成为政府展示绝对权力的工具。

《饭戏攻心 2》导演陈咏燊:如何在香港悲观时代拍一部贺岁片

《饭戏攻心 2》导演陈咏燊:如何在香港悲观时代拍一部贺岁片

“我们这代香港导演,已很难像以前那样储存名声,可能要等好几年才拍一套戏,而且一套不行,就要拜拜了。”

“老男人”过时了,新女性赢了吗?春节档观望2024中国电影

“老男人”过时了,新女性赢了吗?春节档观望2024中国电影

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愈加难见,中国2024年的新片如何从市场低谷冲上高地。

2024春晚:为何6年来收视率最高?内宣没有过猛,但外宣很硬?

2024春晚:为何6年来收视率最高?内宣没有过猛,但外宣很硬?

央妈你明明什么都懂!胡德夫来春晚的最大价值,就是在结尾大合唱出“共祝愿,祖国好”

【新春特辑】中港台剧评人围炉聊剧:兔到龙年,所有你关心的煲剧事都在这里!

【新春特辑】中港台剧评人围炉聊剧:兔到龙年,所有你关心的煲剧事都在这里!

民意在过去三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大家觉得:“这不就是我吗?生活中我很惨,但我也渴望出人头地,有一天也会反抗。”

河国荣的“香港地”:当“香港人”的身份认同,经历高潮之后

河国荣的“香港地”:当“香港人”的身份认同,经历高潮之后

事情很困难,环境很乱,香港是否“仲系我屋企”,“之前系,而家系,将来都系”?

2023年中国电影现象:奇案电影成绩斐然,是类型的胜利还是自欺欺人?

2023年中国电影现象:奇案电影成绩斐然,是类型的胜利还是自欺欺人?

失序的市场、成熟的观众、陈旧的创作观念与严苛的政治审查,奇案电影的复杂状况,其本身已然也是一桩奇案。

AI来了,小说家要死吗:董启章X伊格言X糖匪|港台中三地文化对谈

AI来了,小说家要死吗:董启章X伊格言X糖匪|港台中三地文化对谈

被AI屠杀之前,作家们,有信心成为更好的AI吗?

席卷俄乌的黑帮俄剧:“恶少”普京与俄罗斯的“霸灿之年”

席卷俄乌的黑帮俄剧:“恶少”普京与俄罗斯的“霸灿之年”

《霸灿一言》爆红的2023年中,犯罪、监狱与帮派的世界在俄罗斯被以一种英雄般的形态向俄罗斯社会呈现。

剧版《繁花》如何融入官方叙事,重塑历史的王家卫被观众评为“又红又专”

剧版《繁花》如何融入官方叙事,重塑历史的王家卫被观众评为“又红又专”

《繁花》带着近年来影视作品“重塑正确集体记忆”的特征:按习时代的喜好讲述过去。

“红线”在哪,为什么不给艺术家清楚知道?|香港戏剧协会被削资助事件

“红线”在哪,为什么不给艺术家清楚知道?|香港戏剧协会被削资助事件

文明社会里公民守法是常识,但当人们经常声称“会守法”“要守法”,说明其对意外违法何等恐惧。

行走东京寻作家萧红:八十八年后,“东京在落雪,好像看到了千里外的故乡”

行走东京寻作家萧红:八十八年后,“东京在落雪,好像看到了千里外的故乡”

我带著她八十多年前在此写过的文字,来到神保町;而在富士见町二丁目九番,消失掉的五号,隐隐让我感到不安。

在纽约办一次中文独立书展:飘洋过海的地下出版物,和两家离散华人的纽约书店

在纽约办一次中文独立书展:飘洋过海的地下出版物,和两家离散华人的纽约书店

“天南地北的参与者们,立场各异,背景不同。但都是人在异乡、生逢乱世,大家都逃不开‘离散’这个缓慢而深刻的过程。”

《贺珑夜夜秀》受台年轻人热捧:大选前后,那个荤素不忌,“没在怕”的气场

《贺珑夜夜秀》受台年轻人热捧:大选前后,那个荤素不忌,“没在怕”的气场

只是随著中国言论自由和娱乐政策的一波波紧缩,未来对突破敏感、禁忌与争议的脱口秀内容之期望,或要更多放在台湾的节目中成长?

他是性爱影片创作者:穿上制服不是为了扮演谁,而是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他是性爱影片创作者:穿上制服不是为了扮演谁,而是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豪曾是瑜珈老师,现在是性爱影片创作者,他爱文学,艺术,菲林照片,并在网志内不断书写自己的家庭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