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离散

你而家喺边?英国大选来了,征集在英港人的投票故事

你而家喺边?英国大选来了,征集在英港人的投票故事

不论你是为选举积极了解公共事务,抑或认为不投比投错更好,我们都想听听香港人在新地方对投票和选举的所思所想。

你而家喺边?在加拿大亚超和英国Costco,找寻买𩠌煮饭的疗愈

你而家喺边?在加拿大亚超和英国Costco,找寻买𩠌煮饭的疗愈

一种贴近街市的热闹气氛和亲切感,让我有一瞬回到香港的错觉。

你而家喺边?离开香港后,我想说的是……

你而家喺边?离开香港后,我想说的是……

“一切都是取舍,不会有任何一个 KOL 可以给你标准答案。”

庇护被拒、创伤后遗,谁来织起移英港人的情绪互助“安全网”?

庇护被拒、创伤后遗,谁来织起移英港人的情绪互助“安全网”?

大量香港移民带着政治社会变动与连根拔起的创伤和不安涌入英国,谁在努力接住他们?

书本也移民:藏身北伦敦的香港图书馆,邮寄借书的信任游戏

书本也移民:藏身北伦敦的香港图书馆,邮寄借书的信任游戏

当在英国面对华文藏书不足的问题,一个很自然反应是:“为什么不自己做?”

关心台湾政治、不知从何说起香港,他们在不安中开展真正的生活

关心台湾政治、不知从何说起香港,他们在不安中开展真正的生活

关心台湾不是因为“确定能待下来”,也不是“为了待下来”才做,而是“因为想在这里待下去”。

从议员助理到英国外卖员,他为何选择回流香港?

从议员助理到英国外卖员,他为何选择回流香港?

“(有些问题)如果要deal with,我无论身处何方,都仍然要deal with。”

香港剧场人在台湾:粤语,政治,血脉,标签⋯⋯我们怎样moving on?

香港剧场人在台湾:粤语,政治,血脉,标签⋯⋯我们怎样moving on?

对台湾人来讲,“我们是外来人,是胡人”,粤语是母语,也是自己作为“异族”所用的语言。

当鱼蛋和奶茶拥抱树熊:“香港制造”是一种扎根他乡的方式

当鱼蛋和奶茶拥抱树熊:“香港制造”是一种扎根他乡的方式

有些口味吃惯了,就难以改。“他们看到我们的产品,会和我们聊几句,说不用担心在澳大利亚买不到这些东西,或者要自己带过来。”

专访林慕莲︰书写这座不能磨灭之城,但香港却是一个她回不去的家

专访林慕莲︰书写这座不能磨灭之城,但香港却是一个她回不去的家

一个在殖民地成长的混血儿,在离散潮中反思过去的特权和关于香港人身份、未解的问题。

带上点心、奶茶和广东菜离乡别井,他们只能还原80%的香港

带上点心、奶茶和广东菜离乡别井,他们只能还原80%的香港

“我想让他们感受香港的味道、香港餐、香港的镬气。我从脑海最深的地方,把儿时吃过的味道拉出来。”

英国的离散香港记者:放下记者身份,可以拿起甚么?

英国的离散香港记者:放下记者身份,可以拿起甚么?

四个流散在英国的香港记者,在异乡思考新闻是甚么,而没有了新闻,自己又是甚么。

港人斩根离家的哀愁焦虑,台湾移民政策的进退失据

港人斩根离家的哀愁焦虑,台湾移民政策的进退失据

“每一次移民、每一次迁移,都是很累、很耗时间和精力,香港人要重新适应。但大家都是无奈地离开。”

专访陈健民︰在台不知归期,从迷茫到接纳,63岁的第二人生

专访陈健民︰在台不知归期,从迷茫到接纳,63岁的第二人生

“现在都有迷茫,但比较能正面去面对。方法是投入生活。”

他将香港菜心种到英国:无论在哪里,都要好认真生活

他将香港菜心种到英国:无论在哪里,都要好认真生活

只要有土地与种子,农夫就能耕种。带著迷惘到伦敦,最后异地种出香港味道,农夫职人的执著,是他扎根的方式。

謝至德:香港摄影师在台湾公路上的命运逆转

謝至德:香港摄影师在台湾公路上的命运逆转

“我的根在香港没错,但从历史上来看,香港人是‘迁徙命’,我们从来都没有根,回归前没有,回归后也没有。”

专访职工盟:三十一载工运路,历史留了未来的城堡

专访职工盟:三十一载工运路,历史留了未来的城堡

“你先要保留这些故事,其实最令人害怕的是这个故事而已。”

辞职潮下的议助们:误打误撞入行,念念不忘地离开

辞职潮下的议助们:误打误撞入行,念念不忘地离开

跟随区议员入主地区的一众议员助理,有新手老手,有学生也有社运搞手,惟议员大规模辞职,议办关闭,驻定他们的职业生涯皆短暂。

区议员散席,办事处断舍离:如果人还在,所有东西都可以继续下去

区议员散席,办事处断舍离:如果人还在,所有东西都可以继续下去

香港各区的议员办事处上演著一幕幕的撤离和道别,虽然区议员身份不再,但没有议席的人,仍可以继续服务街坊。

遍地贺党庆,维园禁聚集:七一香港的平行时空

遍地贺党庆,维园禁聚集:七一香港的平行时空

赤红喧嚣与空白街头,这天在香港撕裂并行,这年七一,可能只是开始。

消失的香港

消失的香港

十个香港切片、十段香港记忆。你记忆中的这城,还剩多少?在阅读和纪念之前,小心,一切将飞速流逝。

【专访】犯人栏里的记者蔡玉玲:每个人都可能被推上这个位置

【专访】犯人栏里的记者蔡玉玲:每个人都可能被推上这个位置

“记忆仿佛重叠了。在我脑海中,flashback大陆所发生的事。是平行时空还是怎样呢?”

民阵一人秘书处陈皓桓:不相信群众,又可相信什么?

民阵一人秘书处陈皓桓:不相信群众,又可相信什么?

他刚刚25岁,从小关心政治,但从来不想做政治领袖。转眼,身边领袖、代议士统统没有了,香港风高浪急,他就在此时守在浪尖上。

被遗弃还是共进退,香港移民潮下的宠物命运

被遗弃还是共进退,香港移民潮下的宠物命运

“人身边有很多东西,但动物身边只有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