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是高山》與爭奪張桂梅:「黨性」、「人性」與女權主義的較量評論

《我本是高山》與爭奪張桂梅:「黨性」、「人性」與女權主義的較量

這番輿論風波之後,留下的是一種新的反女權方法論:從共產黨的歷史思想中尋找女權的思想資源,得到的是共產黨,丟棄掉的是女權。

【過年免費讀】Lisa上瘋馬騷:亞洲偶像不可承受的慾望自由權力之辯|端對談

「人生不就是,她想跳脫衣舞,跳完了覺得不好那就回來。」

黃雪琴、王建兵被控「煽顛」案,羈押兩年今首在廣州開庭|Whatsnew

兩年前的2021年9月19日,廣州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兩人。

韓國「芭比沉沒」的背後:當女權從社運走上政治舞台,能否經受住選票的考驗?

韓國女權運動某種意義上終結了民主黨政權,這對於女權在政治上困難重重的中國、日本女性來說,確實是用權利戰勝權力的莫大鼓舞。

「中國民間社會還沒死」,他們把「鐵鍊女」等性別議題帶進聯合國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us,但我們也在watching Big Brother。」

過去一年,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性別謀殺」

在中國大陸,親密關係謀殺常被「情感糾紛」「家庭糾紛」等詞掩蓋殺戮的殘酷性,將具有公共特徵的暴力行為私人化。

性別暴力的中國式治理難題:父權制催生的「黑惡勢力」,無法被父權本身所清除

唐山打人事件在輿論中已部分轉移爲對「黑惡勢力與其保護傘」的關注,但對性別正義的訴求,是無法靠行政式「清洗」實現的。

河瀨直美醜聞:日本導演接連出事,是 #MeToo 運動,還是政治陰謀?

《週刊文春》接連刊登日本導演的醜聞,在一片爭議聲中,討論的議題也從 #metoo 慢慢燒向其他領域。

端開麥:我們討論女權運動——女性「出櫃」了,男性徬徨了?

如果把女權運動比做一個廣場,那麼現在是誰佔據了廣場,在廣場上男性和女性應該是什麼角色?

生了八個孩子的女人,人們說她瘋了:豐縣事件和一場對拐賣婦女的輿論清算

「還是瘋媽媽們只有被打時才是瘋的,只有生女兒的時候是瘋的,只有不聽話的時候是瘋的,不然為什麼大家都不怕她,要撿回家?」

性別、科普、飯圈、財經⋯⋯2021年被消失的中國網絡帳號

據端傳媒不完全統計,數次行動累積消除各平台帳號超過40萬個,清除內容超過350萬條。

「好像三綱五常都要管我的卵」——中國單身女性凍卵第一案

中國女性生育權一直沒有回歸到女性自身,一直都是限制在一夫一妻制的婚姻關係裏。

端開麥:化妝?/不化妝?這可以作為女性的一種反抗嗎?

不化妝是一件容易做到,且應該做到的事情嗎?化妝給了我們束縛還是給了我們保護色?

喀布爾1973——阿富汗女權作為戰爭修辭、政治工具與炮灰的半世紀

白人永遠是來「拯救」的,穆斯林女性只能是等待救贖的?

中國職場性騷擾維權困境:「想到這事,就有『被命運扼住喉嚨』的窒息感」

性騷擾是如此的難以界定,從企業制度、社會輿論到法律法規,都存在著重重漏洞與令人絕望的漠視。

呂頻:吳亦凡的倒下,是女性自我改變的勝利

比吳這個人倒霉更長遠的效應,是女性權利共識的再次被推進,是男性權力共同體成員受到震懾,以及主流社會再一次確認女權的存在。

不解釋的特權:吳亦凡風波中的性別失衡

雙方似乎被各打五十大板。但是,看似一碗水端平的輿論風向背後,有哪些問題被一帶而過、悄悄隱藏?

劉強東案未了,他們沒有忘記Jingyao

「因為我們的出現,整個法庭的氣氛都變了。」「在這個輿論吃人的時代,遙遠的情感支持是能稍稍幫忙抵禦一些風涼話的。」

肖美麗事件:「港獨」圍獵與「性別恐怖主義」

「這是男權分子對敢於站出來指認公共空間中男性日常暴力的女性的公然報復,是嫁接父權國家意識形態的集體仇恨。」

空前擠壓與畸形生長:中國女權的內憂外困

這真的是我們期待通過女權運動來達到的理想社會嗎?

豆瓣女權,夾縫中形成的「中國特色女權」

中國互聯網上的新生代女權主義者,到底是什麼樣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