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廢柴的法則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微塵是一粒小塵埃,回應圓桌話題《寧願窮一些「廢」一些,也不要營營役役累壞身子,你認同嗎?》

做一個充實的廢柴,或許比掙錢的工作狂還需要智慧。隨着科技發展,或許真的有一天勞動不再是衡量人類價值的標尺,你熱心工作和你喜歡吃饅頭一樣不足稱道,恐怕很多人都會迷失自我精神崩潰吧。至少在我身邊,懂得如何休閒比懂得如何工作的人少得多,畢竟大部分人都不了解自己真正需要什麼渴望什麼,只是人云亦云。

2. RiceCat,回應圓桌話題《寧願窮一些「廢」一些,也不要營營役役累壞身子,你認同嗎?》

我是Al領域的從業人員,我的工作就是帶領一幫優秀的工程師和phd研發出能在一某些領域替代人工的機器人產品,我們也是被李開復的投資的團隊之一。我從事這樣的工作,不完全是為了錢,而是我非常清楚地意識到,人類處在一個新的階段,在這個階段傳統的價值觀將要失靈,人生的意義不再是創造傳統的生產價值,新教倫理所隱喻的工作觀念仍然起效,但其產出將隨着時代發生變化。傳統認知的工業生產率、物質生活水平將不再定義人生的價值,因為它將由大規模自動化來提供。

所謂廢柴文化在我看來只不過是一個過渡期產物,是經濟到達一個瓶頸期的暫時現象,也可以視為對物質消費達到一個程序的逆反心理,是一種朋克。

過度着眼於廢柴現象只不過是顧影自憐,是純粹地浪費時間,它只不過是時代性的產物,而人生的意義必須建立在永恆性之上,如耶穌所說,要建立在磐石之上。

3. Sonja,回應《「廢柴」的快樂生活 日本青年人:不為國家而活》

這正好彰顯了人類發展的矛盾之處,社會不斷開發新科技,就是在追求從無可預測的自然,以及無止盡的可悲勞動中解放。以後的世界勢必工作會大幅減少,而人類的生命將不再取決於勞動成果的高低上。這種廢柴說是一時的,事實卻是人們必須要及早進入並學習這種不勞動的生活模式,換句話說,人人都要面臨怎麼當廢柴這個問題。 這是一方面的確一種解放,另一方面卻是當代心靈的危機,當人類不勞動了,我們還剩什麼?當我們沒有產值、也不需要產值時,意義感能靠什麼維繫?

4. windowscmcc,回應圓桌話題《中國實施「好人法」,能解決社會「見死不救」的問題嗎?》

很難,因為在叢林裏,不信任是鎧甲也是武器。碰瓷的老人或許養老困難寄希望於從訛詐中榨取安全感,路過小悅悅的路人或許擔心龐大的醫藥費和未知的責任歸屬(或來源於對司法醫院的不信任)故用冷默保護自己不堪一擊的小資夢,我們不信任他人也不信任心中那個柔軟的自己,所以故作冷酷地保護自己,在城市裏,卸下鎧甲的你是個正常人,在叢林裏,卸下鎧甲你就是別人的食物。在叢林不改變的情況下,一切規則的改變都像是謊言和權宜之計。

......如果某個地方能讓我們覺得「有保障」(老人養老有安全感,不會覺得「騙一點賺一點」,醫院不會天價,警察辦事有效率和公正,我們就算捲入糾紛也不會損失慘重等等),我們才能不再有這種叢林的冷酷。這個和地區的發達與否可能沒必然聯繫,城裏人他們各種社會保障比農村人更為周全,但是他身上揹負着更大的生存壓力,或許更不想沾染「風險」。所以我覺的這是一個系統性問題,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要從你說的教育同時還要從醫療、司法、社會福利等各方面入手。立法只是一小步可能只是很表面的一步。

5. Rainier,回應圓桌話題《中國實施「好人法」,能解決社會「見死不救」的問題嗎?》

不覺得會有用。導致人們不敢做好事的,正是從條文到實施的整個法制(rule by law)。沒有好人法時,認真辦案不冤枉人也不會弄成今天這樣,今天的好人法實在是多此一舉。問題不在於制定多少法律條文,而是在於誰來制定,誰來執行,有無平等,有無公正。沒有法治,就算你法律細到刷牙洗臉又有何用。

6. 廖若,回應《異鄉人——迪迪:為什麼留在家鄉的兒時夥伴,看上去比在外拼搏的我更加「自由」》

一個同齡人。被標題吸引進來,是因為也有過類似的心思—從小城市考上北京名校、立志在外獨立拼搏寧可辛苦漂泊也不願坐享家人照料,認為這樣的人生才有價值。然而離家十年之後,看到自己的童年夥伴們逐漸在家鄉成家立業、衣食無憂,成為撐起家族的中流砥柱,而我們卻還是無根無基地漂着,為着一個無以名狀的所謂夢想,不免心生疑問。

但這篇文章卻有些讓人失望。如果2013年時離家十年的作者還沒想清楚可以理解,2017年已經跨過而立之年時還在迷茫就有些不可原諒。之所以文中這位留在家鄉的兒時夥伴看上去更「自由」,正是因為她比我們這些從小就認準學習才能證明自己的人,更有抵抗體制和規訓的天賦。而我們這些循規蹈矩考名牌大學走陽關大道的人,或早或晚會發現其實我們從小信奉的人生目標只是社會的建構而非發自內心的熱情感召。這個時候如果生活狀態並非完全達到自己理想預期,就容易產生如這篇文章的自我懷疑。我想但凡自我認知未完全被俗世磨滅的人,最晚到二十幾歲末期都該有這樣的反思。但這種反思不應該是通向迷惘、自嘲、憤世嫉俗,而應該是一種對自我意識及能動性的潛力和局限性的重新認知,是一種對自己少年成長和青春的總結,是一種重新打包行囊的再出發,是一種少了些少年意氣多了分洞察世事的老成的人生面向的刷新。而這篇文章恰恰少了後者,還停留在一種迷惘的狀態,讀罷令人胸中鬱結。

7. VitleySingurQ,回應《異鄉人——迪迪:為什麼留在家鄉的兒時夥伴,看上去比在外拼搏的我更加「自由」》

其實在我看來,覺得在家鄉的夥伴更加「自由」,是站在自己已經擁有的東西上才會產生的觀點。因為我們總是會看到別人身上自己不具備的東西,總是會潛意識裏希望別人有的,自己也有。

但是上帝是公平的,沒有毫無回報的勞累。我特別慶幸我從家鄉走了出來,賺錢是最最次要的原因,不管你在上海還是在家鄉,賺的一樣是人民幣。但是出外遊歷打拼的你,才更可能見識到形形色色的人,經歷更多種多樣觀點的碰撞衝擊。大城市不只是樓高地方大,人心裏的世界也大。在外打拼,歷經動盪,見識到了更大可能性的你,才更可能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即使最後回到家鄉,這時候自己,依然是有所選擇的。

和文中的夥伴不同,我兒時的夥伴沒有那麼特別,那麼酷,他們和我一樣年輕,但所被給予的世界十分狹窄。坐在國企辦公室,銀行櫃枱,他們得到了親戚夢寐以求的工作。但是旁人只能看到easy money,安穩生活和朋友圈,誰能知道他們內心的渴望?誰知道他們對乏味工作的厭煩?何況根本就沒有真正easy的工作。他們的「安穩」也好,「平淡」也好,事實上,是毫無選擇的。一如大清古舊的民居,不是民族風貌特色,是無力翻修的窘迫。

我們風波半生,從小開始努力唸書,在每一個人生的十字路口奮力追趕,就只是為了這個簡單的,但又珍貴的,對自己人生的選擇權。我並不是說人生有高下,我只是覺得,對自身命運的把握,是我最最珍視的東西。

8. incompleted,回應《逆權司機:為什麼一個飯糰令他調轉車頭?》

雖然有很多文章在談這套片子,但依舊不會說特意去看,直到今晚看到被禁了,立馬動身去了電影院,看完之後直到回到家心情都難以平靜。

回到家大概搜索了一下,知道了有很多內容都是虛構的,但依然不妨礙對裡面很多情節的強烈共鳴——片子或許不能反應現實,但它總能擊中每個人心中對公義的不同印象和理解。

如果你了解六四,你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應該無法止住將六四和它進行比較的想法——更可怕的是,相比起還那一刻無法搜索資料進行核實的電影內容,你心裏很清楚螢幕上的場景,在某個春夏之交,是切切實實發生過的:走上街頭的人民、為外國記者的到來而歡呼、頭巾、標語、搶來的卡車、每個人叮囑你要把這裏發生的事告訴全世界、攔路的公交車、槍響、跑出去救人的人被子彈擊倒、看著中槍的人血液流光、醫院裡面那些你平日無法想像的搶救場景、悲傷的同學和母親、忘記自己在毆打和擊殺一個人的軍人、狂熱的秘密警察、載著歷史和真相的板車和的士、還有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官員,可是既視感的來源,是一部外國電影!

這個司機和我們所有人一樣,有很多理由不去掉轉車頭:縈繞在心的女兒、到手的車資、平靜的生活、性命,但作為親歷者的見證、從被動接收的印象到自己親身的接觸,直到在店裡看著店員的想法逐漸改變,鏡頭和詫異在客人店員和自己之間來回,這種萌生的理解及良心和那個日常裡的我的強烈矛盾下,平日的行事方式被打破了。

無論是誰目擊到這種令人髮指的暴行,都恐怕難以平靜接受。但施暴的人,是如何完成了這種無縫轉變,才會完全接受眼前的普通人是一個死不足惜,哪怕是痛下殺手也不應覺得有任何內疚、一個必需要被抹殺的敵人?一句共產黨,還是一句右派、一句暴徒?

令我感到有一點點安慰的是,極權強大、緊密配合、效率異常,但同時也十分脆弱,一個可能的人性意圖就有可能產生巨大改變,它不需要你透徹了解什麼政治理論,不需要有特定的想法行動,只是照著直覺、你平常下意識的反射行動,就可以打破這種人性的異化,這恐怕也是極權在基因裡就帶著的弱點,也是一個泱泱大國竟可以擔心一部電影會動搖統治基礎的原因。

我推薦給朋友時,感情還未平復還不要清楚寫什麼理由好,但有一點我是清楚的:在這個荒誕的當下裡,不要讓自己的人性被隨意異化。

9. 不配,回應《這個荷蘭人創造了霧霾淨化塔和減霾單車,夢想戰勝中國的霧霾》

行動起來是好的…然而這位荷蘭人不懂怎樣在中國做生意,無論這個東西出發點有多好,在中國推行的阻力根本不是來自淨化效果。他唯一能成事的做法是:這個第一版裝置擱置掉,然後宣稱開發2.0版,率先在歐美各工業重鎮「試點」,聯繫那些只要聽起來高大上就行的實驗室出幾份造假效果報告,再招待相關官員出國考察一個月,談好回扣比例,保他發到豬頭一樣。

PS.一個裝置一天淨化足球場那麼大體量的空氣,請問要放多少個才能達到宣稱的減少15%空氣污染?我想問他見過真的大煙囱嗎?我見過,遠遠望去那濃煙跟核彈雲似的。

10. iriskye,回應《在中國,是誰決定電視觀眾「看什麼」?》

中國強權政治下嚴肅議題無法自由討論確實造成了真空。對於大眾非但無法討論政治和近代歷史,連事實真相都無處可循。中國大陸連獨立新聞組織都不存在。剩下的只有娛樂了。你有何苦要求娛樂節目有政治擔當呢?怎麼可能呢?只是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保留一份追求真理和高尚的心。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