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來信:馬克龍向極右妥協,法國新移民法引違憲爭議|Whatsnew國際

巴黎來信:馬克龍向極右妥協,法國新移民法引違憲爭議|Whatsnew

不惜一切代價通過法律,再把合憲性審查的部分完全扔給憲法委員會,這可以說是將司法機構政治工具化,無疑會對民主制度造成損害。

阿根廷大選親歷記:不想再做「南美最有文化國家」,他們平靜選出狂人總統

米萊當選,傷害最大的是經歷過獨裁時期的裴隆主義者。因為它代表的是軍政府幽靈的一種脫敏回歸。

荷蘭來信:極右翼勝選,反移民浪潮與住房危機合流|Whatsnew

荷蘭政壇在過去25年間一直在有意無意地迎合極右翼選民,如此做的政客們卻常常宣稱,這樣做正是為了擊敗極右翼政黨。

為扭轉選舉頹勢,英保守黨大幅改組內閣,和極右翼切割|Whatsnew

內閣改選代表脫歐公投後保守黨「日益右傾」的趨勢暫止,也意味著保守黨可能會放棄北部沒落工業區的「紅牆」選民。

「澤穆爾現象」:以博學才子形象包裝的極右翼人物,如何威脅法國核心價值?

澤穆爾的野心是對付法國文化核心中,象徵「政治正確」的普世價值,亦即「自由、平等、博愛」以及「人權」。

抗疫的疲憊與危機:加拿大卡車司機大遊行與極右翼的「反抗」

疫情對全球公共衛生系統的影響還未結束,但顯然,一部分民眾已經對抗擊疫情的政策感到不耐煩。

德國大選:默克爾退場之際,那些逐漸放棄了她的普通德國人

有失去代言人的保守派,有沒落東德小鎮的90後,也有首都柏林裏典型的城市中產。

現場報導:拜登入主白宮,美國回來了嗎?

「讓我先花些時間適應一個沒有特朗普做總統的家鄉。」

才廢克什米爾自治,又燃族群衝突火種,莫迪想要一個怎樣的印度?

隨著高院的一紙判決,印度政府儘管還沒有找到經濟解方,卻已積極實現了政治上的核心目標:克什米爾自治已廢,阿約提亞也將興建羅摩神廟,印度距離印度教國家僅是一步之遙。

是政治團結,還是無奈續命?歐盟人事換屆背後的深層危機

歐盟有了一個光彩照人的新團隊:親歐、半數是女性、意識形態平衡,但疑歐派的詬病又一次得到了印證……

戴思嘉:荷蘭極右政治人物皈依伊斯蘭教,「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

像克拉文這樣,年屆不惑之時,信仰立場發生幾乎180度的轉折,從伊斯蘭教在荷蘭的最激烈批評者,轉而成為一個穆斯林,卻令多數觀察家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