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粵語課:海外最大粵語學分課程,能否改變母語傳承之難?國際

加拿大的粵語課:海外最大粵語學分課程,能否改變母語傳承之難?

「人的聲音願繼承。」

詩人崑南:大半個世紀後,他攜帶粵語來到台灣,放下香港

「不是以前的香港即是不是香港。香港根本是無根之地,沒有殖民就不存在⋯⋯有什麼所謂呢?香港都是共孽來的。」

悼念蔡炎培:情詩人代寫情信,你念過多少次香港的小名?

蔡爺的詩摻雜了民間的聲氣,加以即興的轉韻、生猛的混音,擲入虛無。孤獨本來就是晦澀的,你想讓我們聽⋯⋯

黃霑是什麼,香港是什麼:《保育黃霑》這套書,為何編了十六年?

變幻原是永恆,香港是什麼?香港就是「試做九件出錯,但終於讓我們見到,檯面上第十件是好東西」的創造力。

「香港文學」只有粵語?香港作家們為何對一本粵語文學期刊持有異議

「要把政治情意結和學術分開。政治情結值得尊重,但我擔心混淆它和學術,會扭曲了文化的問題。」 ——陳智德

潘源良生炒廣東話音樂會:想想什麼是你珍惜的,總會為它找到辦法

創作本應自由,但今日香港,為何創作會被捲進那些議題裏?這局面其實有一點傷感。

讀者來函:粵語是不是一門語言?

民族主義者喜歡統一語言,其中一個原因便是想利用人們對與這兩者差別的模糊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