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回家、逆轉勝:世大運兩大淚點,觸動「以小搏大」台灣夢

回家、逆轉勝:世大運兩大淚點,觸動「以小搏大」台灣夢

一場號召全民相挺、「回家比賽」的台北世大運,從第一任代言人開始,便有著數不盡的「逆轉勝」故事,觸動台灣渴望以小搏大的夢想,讓它由一場大學生的國際體育活動,成為一場轟動全城的嘉年華。

曾柏文:爆紅的台北世大運,與曖昧的台灣共同體

曾柏文:爆紅的台北世大運,與曖昧的台灣共同體

世大運後,柯蔡兩人的應對,隱約勾勒出未來台灣認同政治的兩條路線,預示其交互辯證的未來。至於國民黨呢?

一週圖片精選

一週圖片精選

人生,無論有多長,始終短暫, 短得讓你來不及添加任何東西。

陳昇:說故事的自由人

陳昇:說故事的自由人

「我終究得要告訴全世界說:我是自由人!高貴的自由人!沒有派別的,為什麼一天到晚這邊的人說我是這邊,那邊的人說我是這邊。」

異鄉人—他從戰地來,想在台灣說什麼樣的故事?

異鄉人—他從戰地來,想在台灣說什麼樣的故事?

「在我的家鄉,有36萬族人因為恐怖攻擊成為難民,有3000多人被推下海,人們被迫在改信回教與死路一條中做出抉擇。在我的家鄉,因為ISIS的關係,兒童變成了孤兒、年輕婦女變成性奴隸,還有小孩被洗腦成會殺人的恐怖分子......。」

黎蝸藤:班農下台,美國轉向

黎蝸藤:班農下台,美國轉向

隨着班農的離職,白宮及内閣變成以伊凡卡、庫什納為首的全球派主導,麥克馬斯特、凱利及國防部長馬蒂斯等軍人派輔政的局面,美國外交轉向已是必然。

記者手記:當我拿著「這個中國」的護照去西非海上採訪

記者手記:當我拿著「這個中國」的護照去西非海上採訪

中國漁船真的撈光了西非嗎?捕撈量、漁船數的背後,是一個個曾在深圳打工、家中田地拋荒的農民。

嚴薔:必須重回政治──中國因素下的文白之爭

嚴薔:必須重回政治──中國因素下的文白之爭

台灣當然可以避開這一切中國政治環境的變化與文言的糾葛,也可以不在乎自己在大陸「復興文言」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但在「中國因素」如影隨形的今天,這種政治冷感,難道不是鴕鳥嗎?

梁一夢:澳門風災及中國的「例外狀態」精神

梁一夢:澳門風災及中國的「例外狀態」精神

這種邏輯理據在當今的中國、香港、澳門都長期存在:因為風災,所以要集中精力救災,唔好搞咁多;因為經濟尚要發展,要集中精力處理,所以不要搞政治改革……

在列寧遇刺紀念日,看這部蘇聯電影如何重塑歷史

在列寧遇刺紀念日,看這部蘇聯電影如何重塑歷史

《列寧在1918》背後隱藏了蘇聯權鬥往事,真實歷史或可一窺蘇聯紅色恐怖的觸目驚心。

預警、應急、公關、能源四重失守,澳門是怎樣被天鴿吹倒的?

預警、應急、公關、能源四重失守,澳門是怎樣被天鴿吹倒的?

澳門政府發言人說「政府永遠不能預計天災的程度」。為故鄉憂心的林宇滔們,卻盼著尋根究底。能源結構、防洪、應急制度層層失守,該如何重建?「澳門應該趁有錢時,做些有益後世的事。」

專訪王惠芬:他們想學好中文你們不教好,現在要他們愛國?

專訪王惠芬:他們想學好中文你們不教好,現在要他們愛國?

融樂會創辦人王惠芬長年為香港少數族裔居民爭取權益,甚至拖垮了身子,但是,社會對少數族裔的漠視,至今仍堅如磐石。

西非,過度捕撈的重災區

西非,過度捕撈的重災區

西非,對多數亞洲民眾而言,是陌生而遙遠的大地。但如果你是喜愛吃平價海鮮的饕客,你一定吃過來自西非的海鮮。平價燒烤店的烤魚、網路上販售的明蝦、大阪的章魚小丸子...這些海鮮食材,西非都有。但是,曾經豐饒的海域,如今卻也成為過度捕撈的重災區。

吳靄儀:八月風暴的創傷,香港法治及民主改革的契機

吳靄儀:八月風暴的創傷,香港法治及民主改革的契機

政治制度不變,民主繼續可望而不可即,專制獨裁繼繼無法制衡,特區的法治也只會繼續惡化。

我們會吃光海洋嗎?世界最後一片純淨漁場,西非海洋生死劫

我們會吃光海洋嗎?世界最後一片純淨漁場,西非海洋生死劫

端傳媒記者得到機會,參與綠色和平「希望號」在西非海岸的巡航,自茅利塔尼亞登船、途經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於幾內亞比索上岸。記者攀上中國漁船,訪問當地漁企幹部、遠赴重洋的大連水手、俄籍船員、西班牙船長,推出海洋調查報導第二季《世界最後一片純淨漁場,西非海洋生死劫》

那一天,追捕非法捕撈的巡邏艇跟丟了……

那一天,追捕非法捕撈的巡邏艇跟丟了……

在海上執法,成本高昂。巡邏艇儀器一夜全壞、執法人員在海上迷航、捕撈證名單錯誤,各種失誤,在西非海面上層出不窮。如何制定捕撈標準、公正執法?

公民抗命案件七問:香港法治岌岌可危了嗎?

公民抗命案件七問:香港法治岌岌可危了嗎?

青年抗爭者被判入獄,量刑過重嗎?香港司法已政治化了嗎?通過採訪七名法律人,包括兩任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林定國,前資深刑事檢控專員Grenville Cross,以及四位年輕律師及法律學者,我們梳理出七個關鍵問題。

到底誰吃光了西非海洋?中國、歐盟與列強爭霸

到底誰吃光了西非海洋?中國、歐盟與列強爭霸

「你說那鯊魚吧,就抓到了能怎麼樣呢?已經死了啊,難道要放回去嗎?放船上也不行?排汙,在海上怎麼能一點都不排汙呢?」剛收了三張罰單的中國船長石進一邊說,一邊把手上的塑膠袋揉成球,扔進西非海裏。

許寶強:別讓「求仁者」退化為「搵食動物」

許寶強:別讓「求仁者」退化為「搵食動物」

在當代艱難的政治局勢下,仍然希望「求仁」的社會或民主運動,可以如何走下去?

書記治國:中共黨務系統如何控制國家機器?

書記治國:中共黨務系統如何控制國家機器?

在中國,黨委書記領導的小圈子在行政、立法、司法各個領域都充當着實際決策者,國家機構政治制度設計也都圍繞黨務系統徐徐展開。

中國輿情觀察:民族主義如何翻新,如何盡在政權掌控?

中國輿情觀察:民族主義如何翻新,如何盡在政權掌控?

民族主義意識形態變得越來越重要,也越來越空洞,曾經的民族主義,如今已經變成當局控制社會的絕佳法寶。

一週圖片精選

一週圖片精選

最大的敵人,乃人類自身,比古老的對手猙獰,又永遠如影相隨。

聲援抗爭者的菲傭:除了照顧家庭,我們還想照顧這座城市

聲援抗爭者的菲傭:除了照顧家庭,我們還想照顧這座城市

18年在菲律賓,26年在香港,他是菲律賓的兒子、哥哥、弟弟、丈夫,是香港的 NGO 工作者和社運組織者。他說,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建一座橋樑。

李展鵬:澳門,被颱風天鴿剝下金碧輝煌的落後村莊

李展鵬:澳門,被颱風天鴿剝下金碧輝煌的落後村莊

香港台灣的朋友紛紛問候:「澳門怎麼了?」是的,澳門不是個很富裕的城市嗎?為何如此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