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楊不歡:從李宇春到王菊,中國選秀13年有沒有真的「顛覆審美」?

這幾天,所有的微信公號都搶着在一口叫「王菊走紅」的井中汲水,講一個你我都愛聽的勵志故事。王菊被公眾托過龍門,如果樂觀地看,代表了大眾對於遊戲規則的雙重反叛。


中國女團偶像選秀比賽《創造101》的參賽者王菊,面對大眾對她的外貌批評,王菊回答說,這就是她心中美的標準,她很享受做自己。她的回應態度被網民發現,人氣飆升。 網上圖片
中國女團偶像選秀比賽《創造101》的參賽者王菊,面對大眾對她的外貌批評,王菊回答說,這就是她心中美的標準,她很享受做自己。她的回應態度被網民發現,人氣飆升。 網上圖片

這幾天,所有的微信公號都搶着在一口叫「王菊走紅」的井中汲水,講一個你我都愛聽的勵志故事。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外貌在主流審美之外的女孩,參加了一個中國女團偶像選秀比賽《創造101》,在「胖、黑、醜」的罵聲中依然性格張揚、展現實力的故事。面對大眾對她的外貌批評,王菊回答說,這就是她心中美的標準,她很享受做自己。節目開播頭幾個禮拜,她一直處在淘汰邊緣,直到她的回應態度被網民發現,一時之間人氣飆升。如今網友的投票可能把她送上這個選秀比賽的高排名位置。一時之間,她幾乎家喻戶曉。

綜藝選秀節目對大眾審美的影響

王菊被公眾托過龍門,如果樂觀地看,代表了大眾對於遊戲規則的雙重反叛。

往小了說,這首先是對於娛樂資本的反叛,觀眾們受夠了那些號稱是民意選擇、實際上全是資本操作的遊戲,充斥着機器刷票、真人秀劇本、剪輯的操控。他們選擇一個可能為「計劃外」的人,讓資本不得無視受眾的存在,是一種消解霸權的戲謔。

往大了說,這是對當今審美的反叛:人們看夠了從流水線上量產出來的「美」,這種近年來不停被詬病的,從公司、偶像到粉絲都集團化的,有組織的千人一面的「美」。人們也看夠了這種「美」背後代表性別霸權、生育和凝視意味。選擇一個更加自由、更加多元的偶像,是對這種「女性被定義」的反撲。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文化觀察 楊不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