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猫与梅州事故:被利用的热点、假性性别进步,与湮灭的个体死亡评论

胖猫与梅州事故:被利用的热点、假性性别进步,与湮灭的个体死亡

人们都忽视了个体存在的尊严。

广州自来水价格改革争议的背后,中国公共基础服务的涨价潮|Whatsnew

经济增长放缓、财政收入减少,使得地方政府对公共基础服务的财政补贴越发吃紧。

数说中国房地产行业:库存高企,销售暴跌,楼市的冬天还会持续多久?

2024年1至4月,中国百强房企销售总金额为10914.1亿元,同比下降46.8%。

专访法律学者张湖月:当中国式监管遇到互联网巨头,揭露出体制什么样的问题?

2020至2022年的“监管风暴”与其说是政府强势的表现,不如说是制度失灵的体现。

各国在绿色能源产业政策上的“军备竞赛”,对全球新能源格局意味着什么?

中国遥遥领先,欧洲被远远抛在后面,但未来的需求需要这么多产能么?

谁在为中国经济下行买单?|端闻 Podcast

买房者、投资者、打工者,以及体制人士,他们一个个都成了在中国经济中“高位站岗”的人。

猎头行业与中国经济周期的变化:追风口的人与总是追不上的风口

经济向好的时候,从业者觉得猎头行业很有前景;当经济开始下行时,猎头也比求职者更早地感知企业在收缩、市场变谨慎。

“缅A”的3000点保卫战:中国股市的政治经济学与制度困境分析

中国股市,谁的意志?看似是经济问题,其实是政治问题。

为促经济,习提出“以旧换新”和“新质生产力”,股市亦有回暖|Whatsnew

这些政策试图提升制造业附加值,让中国制造业摆脱薄利多销但质量不佳的旧有轨道。

疫情后中国制造业的罢工潮:经济下行时,中国工人的行动与困境

2023年的罢工潮相比2016年,由于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无论是资方策略、工人行动、还是政府态度都呈现了一些新的特点。

高位站岗:为中国经济下行买单的人

买房者被房贷套牢、投资者被债务套牢、打工者被基本的温饱套牢、体制内的人被虚幻的稳定套牢。

数说疫后中国经济:封控解除一年后,在面临什么样的危机?

用九类最重要的经济数据与指标,来看中国经济是不是正在面临衰退的风险。

“一带一路”十年:模糊的倡议,空泛的口号,从不缺席的民族主义

模糊与空泛是参与各方相互利用的潜规则,看起来宏伟布局的“一带一路”实则外强中干,融资不断收缩。

全球“去中国化”:在华外企降级、裁员,“卷”起来了

不是中国不需要这些公司,所以采取去“全球化”的策略,而是全球在“去中国化”。

中国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危机下求稳不提“房住不炒”|Whatsnew

本次会议的基调仍然是求稳,未来一段时间的经济政策或延续“小修小补”的调整和应对。

习拜会后再度示好商界,Mastercard获中国清算业务许可|Whatsnew

结算业务的放宽和新设立的中央金融委员会开始运作基本同步。

中国2023年双十一部分数据披露,消费者热情不复往常|Whatsnew

消费者愈发谨慎,甚至已对日趋同质化的“大促”产生疲劳感。

三年疫情封控冲击,中国地方财政罚款收入占比连续上升|数洞

“罚没占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经济发展质量,同时人均GDP越高的省份,罚没收入占税收收入的比例整体越低。

中国多地公交车陷困境:出行模式变化与巴士电动化后,欠薪停运频发|Whatsnew

政府希望公共交通自己寻找商业模式,但政府补贴问题、新出行方式问题,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和处理。

玄学、算命、“身心灵”:经济下行中的精神危机何解?

是心理咨询的平价替代,还是趁人之危的歪理邪教?在“身心灵”行业一掷千金,也难以抚慰愈发常见的焦虑和抑郁。

二季度经济数据:中国复苏疲软,美国增长强过预期|Whatsnew

在此刻,中国面临通货紧缩的风险;而美国经济似乎已挺过了通货膨胀的危机。

财政困难何解?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借助“逐利执法”增加收入

为充实地方财政手段,中国数个地区的警察和执法机构加大了对违反交通规则、商业和安全法规以及其他轻微违法的罚款力度和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