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逝世:他如何改造了中共的政治基礎,又為當今習近平政治帶來什麼?評論

江澤民逝世:他如何改造了中共的政治基礎,又為當今習近平政治帶來什麼?

從歷史而言,這些變化有進步的一面,也有腐朽的、滯遲中國發展的一面,甚至形塑了部分當下領導人習近平的統治特色。

中港青年對談:威權時代,你不可以讓自己過得很舒服

在每一個不同的限制裏,人怎樣發揮自己的產能去創造一些東西,這對我來說才是humanity。

當歐盟的理念成為病毒的「載體」,歐洲一體化何去何從?

歐盟在疫情中面對的艱難處境,是過去二十年一切爭議和困難的折射。

馬來西亞「紙牌屋」:94歲「老馬」再開族群政治輪盤

馬哈迪構想的大聯合政府如若實現,馬來西亞將不再存在反對黨,宛如在一個議會制國家實現總統制。

榮劍:黨權主義在新時代的最後鬥爭

黨權凌駕於一切國家權力部門,凌駕於公民社會和市民社會,這是黨權對政權、軍權、法權和民權的全面宣戰。

土耳其特色的經濟危機:虔誠與民粹,成功與失敗

雖然埃爾多安的許多反對者將他同「國父」凱末爾完全對立,但凱末爾建立的基本政治架構,在埃爾多安時代也同樣存在。

莫迪的民族主義IT男:印度「矽谷」的躁動未來

威普羅、畢馬威,高通和甲骨文⋯⋯供職國內外巨頭的印度年輕IT人正走出政治冷感。但他們的選擇是加入印度教民族主義的浪潮⋯⋯

白信:科技苦力主義的崛起與新冷戰的現實

當2008年金融危機導致美國新自由主義破產後,中美間以新苦力主義為中心的國家與資本的共謀也宣告破產,中南海和華爾街的合作再難以為繼,雙方的分岔開始了。

莫迪時代的印度民主:孟買貧民窟裏的選票,能改變命運嗎?

國際大都市孟買的「低端人口」生活在變差,莫迪依然是他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