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釋法︰海外律師參與國安法案件,須先獲特首發證明書,國安委亦可作決定香港

人大釋法︰海外律師參與國安法案件,須先獲特首發證明書,國安委亦可作決定

港府阻黎智英聘海外律師,惟律師司上訴屢戰屢敗,特首遂提請人大釋法,最終釋法賦予特首及國安委權力作決定,法院必須跟從。

後《蘋果》時代︰最後一代報檔,他們在賣樽裝水和油墨味的回憶

「你可以說,現在檔口就是披着報檔外皮的雜貨檔。」

6位《蘋果》記者的剖白︰一年過去了,變得犬儒嗎?心還鬱結嗎?初衷還在嗎?

「如果我原本做記者的初心,是想令社會、世界變好,我是繼續想方法令到這事發生。」

當理想碰到荊棘,香港新聞之路如何走下去?

「有朝一天,新聞的真象可能就保存在你內心,最後的防線就是你。」

果籽與果實:「蘋果副刊」如何令香港生活「好靚」,好「香港」?

什麼能稱上「屬於香港人的一份報紙」呢?這份最早在紙上落實「香港書面口語」的副刊,把怎樣的思維種在了香港人的心中?

最後一夜,像有雙手捂著你嘴巴:記者、讀者、賣報人告別《蘋果》

「我不想說,《蘋果》倒下,就代表香港玩完,但是……都好像真的代表,香港已沒有什麼希望。」

【讀端給你聽】《蘋果日報》,香港最後一份異議報紙的終結

《蘋果》終章帶來的,是主流報章的論述廣度向中間溫和取態的猛然收窄,政治異見被拒諸公共輿論之外。

廿六載《蘋果日報》恐畫句號,四個壹傳媒人記憶中的瘋狂與自由

現在的我會答,我很想很想很想戰鬥,以我的方式,直至最後一刻。

何為「正常新聞」:香港《蘋果》被二度搜查,誰來定義言論自由?

當買一份《蘋果日報》也不能肯定是不是完全不會觸犯國安法。

今夜印刷機不停:被指報導觸國安法,《蘋果》趕印50萬份

高層被拘、資產被凍之後,蘋果編採團隊在全球多家媒體的鏡頭紀錄下,印出一份份報紙。

最後一份台灣《蘋果日報》,今日上架

疫情之下,台灣讀者依舊搶購最後一份《蘋果日報》,看在三個資深台灣蘋果記者眼裡,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