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德國教授被揭曾是秘密警察,但學生為支持他佔領了校園

「正義的定義需要與時俱進來討論,只可惜現在我們的『溝通』只是大聲喧嘩或做做樣子。」

台灣

德國宗教領袖,怎麼看「二二八」的傷痛和憤怒、懲罰和原諒?

不論是加害者或受害者,其實年輕一代都可負擔和解的工作。一邊表示歉意,另外一邊接受這樣的歉意——這才是完整的和解。

台灣

全台唯一「二二八海水浴場」,你不知道的澎湖故事

澎湖發生的紀淑事件險些演變為一場軍民對決,但在其父顧及大體及地方仕紳力勸下,澎湖成為當年少數有傷未亡之地。

台灣

「二二八」的48小時,不同立場的紀念者,準備好面對彼此了嗎?

一邊喊着兩岸由和平發展走向統一富強的日子終將到來;一邊喊着政府應盡快公開歷史文件、落實轉型正義……。

台灣

在台灣,政治人物怎麼談論「二二八」?(下)——從馬英九到蔡英文

對紀念物的破壞可以作為顛覆主流論述,但是激情過後,我們要思考的是,轉型正義所追求的普世價值——人權、正義與和平。

台灣

在台灣,政治人物怎麼談論「二二八」?(上)——從蔣中正、李登輝到陳水扁

二二八的記憶常在政治領域被召喚出來。可以說,過去70年間,這段歷史的記憶和詮釋,幾乎等同一部台灣民主化的歷史。

觀點

侯漢廷:二二八的論述變遷,何曾脫離政治盤算?

2006年,國民黨將二二八的責任歸咎於自身,其實也暗諷着當時的民進黨政府。

觀點

花亦芬:面對二二八,轉型正義的三個迷思

三個迷思還不斷糾結,可見轉型正義所追求的普世價值,還沒有在台灣社會文化生根。

端聞

二二八事件70週年前夕,台灣宣布解密全部歷史檔案

二二八.書單
風物

讀這10本書,你會知道為何不能忘記二二八

你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所謂正義,就是與遺忘進行一場鬥爭⋯⋯

二二八,七十年
台灣

為二二八策展十年後,她寫下這本書:我要讓受難者重返榮耀

當年事情發生在台北市,為什麼全台各地連動,就像電流通遍全體台灣人的心靈?我想建構那個深層的心理感受。

觀點

陳芳明:北京紀念二二八,無法迴避的自我諷刺

北京要擴大紀念二二八,也該解釋:為什麼所有中國境內的二二八參與者,都受到政治迫害?

觀點

王宗偉:二二八、濟州島與馬共──戰後東亞反共格局下的悲歌

血腥不只是國民政府的專利,連最重視人權的英美,在介入戰後東亞的反共戰爭中也是。

二二八,七十年
台灣

追記「二二八」反抗軍:二七部隊

大稻埕的槍聲傳到大台中地區時,情勢已趨於惡劣,戒嚴令發,地方青年和大眾各自組成保安、民軍部隊,負起維安之責。

台灣

專訪德國駐台代表談轉型正義:建構「紀念文化」,讓受害者聲音被聽見

檢視「克服過去」是否成功?歐博哲引南非真相委員會的精神所在認為,該檢視的關鍵問題是,社會是否真的變得和諧了?

台灣

專訪台灣文化部長鄭麗君(上):推動轉型正義,要讓加害者走出來

我們的轉型正義,相較德國有一些延遲,應該要加緊腳步。過去曾處理遭受政治迫害者的補償,但這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Books · 書摘
觀點

《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社會創傷與記憶戰場

沒有被好好釐清的「歷史記憶」只會成為負面的記憶與社會集體心靈的陰影,最後淪為不斷循環的以惡制惡。

蔡英文「新政百日」專題評論
觀點

吳介祥:文化新政,多少政策沉痾待解?

文化政策要迎接的挑戰,不是展演和文創消費的擴充、不是一百天、四百天或一屆執政的民調,而是必須面對其建構之「價值體系網絡」是否運作有效。

影評
風物

「正義」到底長什麼樣?《大審判家》與人群中的魔鬼

恐怖的並不是魔鬼般的納粹,而是當納粹隱身於人群而難以辨識其是否為魔鬼。而今天也不斷標舉着「轉型正義」的台灣呢?有萬仁的《超級大國民》就夠了嗎?

福爾摩沙:一種關注
觀點

花亦芬:用轉型正義打造信任,德國的曲折路

德國的歷史經驗,值得剛要正式踏上轉型正義之路的台灣參考。

轉型正義
觀點

蕭伶伃:逃不出戰爭,走不進社會的「榮民」

回望台灣社會戰後五十年的歷史,族群、性別、環境、階級、經濟等面向,都存在需要被扭轉的壓迫與不正義。我們要如何在認知上,真正脫離戰爭狀態?

轉型正義
觀點

林佩諭:大學校歌的轉型正義

回溯全台各校的歷史,分析校園內存在的政治符碼,深入思考世代價值是否被充分溝通與公平體現,也許是教導學生實踐轉型正義的一種方式。

端聞

5個問題快速了解國民黨黨產爭議

2016台北國際書展報導
觀點

不能讓身份認同剪裁歷史真實

變動的身份認同激發我們關注歷史,不同的認同篩選我們的歷史記憶。但只有尊重歷史事實,才能讓身份認同更篤定。而不是靠對「敵人」的恨,來團結可憐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