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中國

全職兒女:「既然被這個社會抹去了社會角色,我們就回歸家庭角色」

全職兒女:「既然被這個社會抹去了社會角色,我們就回歸家庭角色」

「職業這兩個字,對他們意義已經不大。生命第一,工作第二;興趣第一,責任第二;自己過好第一,他人眼光第二。」

「我身邊的位置都空了」,互聯網裁員潮中的「倖存者」

「我身邊的位置都空了」,互聯網裁員潮中的「倖存者」

出海尋找新機會的中國互聯網企業,焦慮地賺錢、急切地裁員。「我們要使勁兒往前跑,才能停在原地。」

逃離格子間的年輕人:一場關於「體力活」美好想像的幻滅

逃離格子間的年輕人:一場關於「體力活」美好想像的幻滅

「在這裏,你不會有任何尊嚴,」舒克在分揀員的勸退帖中寫道。他每天會聽到十幾句「草你M」。

失業潮下的B站全職UP主:「我就像平台養的韭菜」

失業潮下的B站全職UP主:「我就像平台養的韭菜」

「被平台壓榨?我也沒轍,我又找不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