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Whatsnew

橙危機?荔枝危機?氣候變化影響2024年水果供應|Whatsnew

水果的全球供應鏈在氣候危機面前也頗為脆弱,甚至直接影響到了連鎖快餐店的橙汁菜單。

2024年6月4日,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果園的工人正在收成橙子。攝:Pedro Vilela/Getty Images

2024年6月4日,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果園的工人正在收成橙子。攝:Pedro Vilela/Getty Images

特約撰稿人 羽炭 發自新加坡

刊登於 2024-07-07

#全球氣候變暖#氣候和環境#氣候暖化#水果#極端天氣#氣候變化

隨著氣候變化帶來的極端天氣日益頻繁,其對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影響也在增大,這些影響中,除了航空旅行遇到的更多湍流和惡劣天氣,也包括了部分水果品類的生產面臨困難,價格面臨波動。(延伸閱讀:《北半球入汛,2024夏天的極端天氣可能呈現何種態勢?》)

比如,橙是全球產量最大的幾種水果之一。而巴西是最主要的橙生產國,總產量是全球總量的34%,更是佔據了出口市場的八成。出於飲食習慣,果汁一向是歐洲及北美消費橙的主要方式之一。巴西同時也是全球橙汁產量最大的國家。在2022-2023年間,該國的橙汁產量達到了全球總數的75.9%。由於其在生產端舉足輕重的地位,巴西的收穫情況一向極大影響影響全球的橙子消費。

而早在2024年1月,美國農業部的專家就已經預測,巴西今年的橙產量將降低,降幅可達17萬3000噸,總產量僅餘1650萬噸。由於原材料供應減少,巴西的橙汁總產量也將下降2%,至110萬噸的規模。根據當地橙種植業組織的預測,明年巴西橙的總產量將下降更多,可達24.3%,成為1989年以來最差的一年。

巴西橙的收穫減少,以及由此帶來的橙汁減產,已經對歐洲的消費造成了相當大影響。今年7月,橙的價格達到了歷史新高。統計顯示,橙汁在德國的價格已經達到了2022年初的150%。當地輿論近期不斷有聲音抱怨「橙汁已經成了一種奢侈品」。而自1960年代中葉以來,這項產品就已是日常消費的一部分。在2023年,平均每名德國居民每年會飲用6.8升橙汁。在葡萄牙,橙的價格在2月到4月之間上漲了46%

橙收穫量減少的原因之一是反常的氣候。巴西的橙種植業,集中在聖保羅州至米那格拉斯州(Minas Gerais)之間,被稱為「橙帶」。自2023年6月起,受厄爾尼諾(聖嬰)現象影響,當地氣溫疾升。在橙樹開花後,出現三波熱浪,地表蒸發嚴重,土壤濕度降低。有記者探訪了聖保羅州內陸的數個果園,果農均表示反常的氣候為生產造成了影響,甚至可能要推遲至7月才收穫。

歐洲以外的市場也感受到了橙子供應的問題。在美國,今年4月的橙汁價格比去年同期上漲了42%,12盎司一樽的急凍橙汁,均價達到了4.27美元。澳洲的麥當勞試圖以停止供應鮮橙汁作為反應,改為提供橙汁含量35%的果味飲料。新奇士品牌的日本進口商則宣佈,由於供應不足而在6月停止進口橙汁。該品牌的橙汁也來自巴西。

國際果蔬汁協會主席 Kees Cools 稱當前的橙供應已經成為一場「危機」。作為應對,行業中已有人提出以其他柑橘類水果製造橙汁,相應降低橙在供應鏈中的佔比。理論上,橘子等其他柑橘類水果,其種植過程可能對氣候較不敏感。不過,這種轉變並不符合聯合國及許多國家對橙汁的定義。該協會正在試圖透過遊說實現定義修改。消費者的反應則比較直接:包括美國和歐盟在內的主要橙汁市場,自去年以來已減少了15%-25%的消費。

2024年6月4日,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果園的一名工人正在將橙子分裝。攝:Pedro Vilela/Getty Images
2024年6月4日,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果園的一名工人正在將橙子分裝。攝:Pedro Vilela/Getty Images

另一些受氣候變化影響的水果品類,在全球市場上影響有限,但同附近地區的居民消費關係深厚。目前正是中國華南及東南亞地區熱帶、亞熱帶水果大量上市的時期。今年各地的荔枝、榴槤和菠蘿等水果,生產均受到氣候影響,有些品類減產,有些品類的質素則有降低。

如在台灣,雲林古坑山區種植荔枝和龍眼。今年台灣的氣候偏向乾旱。早在2月,由於降水不足,大量果樹未能開花,當時已經預測將無收成。台灣農業部為此公告了救助安排。其他一些地方的荔枝則因3月的高溫,或由於近期的雨水造成落果。本地高端品種「玉荷包」產量僅剩3成,目前零售價達到了463新台幣每公斤。即使是較為普通的「黑葉」,價格也達到了291新台幣每公斤。

在中國大陸,荔枝也發生了嚴重的減產,有專家甚至預測產量可能「腰斬」。廣東和廣西地區是中國荔枝的最主要產地。當地2023年的乾旱影響了荔枝樹的秋梢晚熟,增大了農民動機管理果樹的難度。冷空氣遲至12月才迎來第一波,尤其不利於「桂味」等較高端的中晚熟品種成花。1月下旬以後的連續寒潮和低至0°C的極端氣溫,又阻礙了抽穗。春季以來偏多的雨水則使得荔枝花的坐果率大幅下降。今年5月10日,上市初期的荔枝在市面上一度賣到70元一斤(市斤,500克),引發輿論關注。儘管目前價格已經回落,但仍比去年同期更高

另一種廣受中產階級喜愛的水果——榴槤,也同樣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不少地方的價格都因此而上漲。重要的榴槤產地泰國,今年的氣候嚴重乾旱,水庫的蓄水量也大幅減少,而榴槤對此非常敏感。由於開花不良,果期也不結果,該國尖竹汶府的榴槤產量將下降30%-60%,不少榴槤園主認為今年歷史上最困難的一年。馬來西亞也出現了類似的減產,檳城的榴槤價格較去年上升了30%-40%。

不過,今年在多個市場上,榴槤價格仍有下跌,但這主要是由於來自越南的進口增加導致的,而越南的榴槤種植面積在過去十年間增加了200%

水果作為日常食品消費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生產總體上對於氣候相當敏感。在極端天氣頻發的當下,消費者或許不單應當關注農產品的價格和品質,對於環境議題如何影響食物體系的韌性也應當有所警覺。(延伸閱讀:《氣候災害令印度限大米出口,米價上漲加劇全球糧食危機》)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