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being queer深度

專訪同志平權案主李亦豪:喪夫後,我要捍衛「我們是家人」的事實

他每天帶着102頁的法庭判詞到處走,那對他和過世的丈夫來說是一個擁抱與肯定。

失眠時,李亦豪抱住家裏的貓 Kit Kat 和 Oreo,一邊聽音樂、一邊看着天花板哭。攝:林振東/端傳媒

失眠時,李亦豪抱住家裏的貓 Kit Kat 和 Oreo,一邊聽音樂、一邊看着天花板哭。攝:林振東/端傳媒

端傳媒記者李慧筠 發自新加坡

刊登於 2023-11-30

#自殺#司法覆核#歧視#同志平權#房委會#房屋問題#抑鬱症#同性婚姻#香港#LGBTQIA

高等法院宣布房委會上訴失敗的當晚,李亦豪(Henry)不想一個人待着。很多人轉載他透過律師樓發出的聲明時,他回到舊居,吃了抗焦慮藥之後洗澡,感覺被人打暈,昏睡過去了。醒來後,媽媽說他整晚在睡夢中低鳴哀叫。他完全沒有印象,「我只是覺得終於可以睡到天亮,但其實在掙扎,自己也不知道。」

這幾年,他發很多夢,都在逃跑、被追殺。

他總是被狩獵、被驅趕。中學時候,他因為個性陰柔被同學排斥。跟同志伴侶吳翰林(Edgar)在英國註冊結婚後,成為香港第一對在天主教堂行禮的男同志配偶,社交媒體湧入祝福和惡言。兩人住進公屋、居屋,不時有匿名投訴和敲門檢查。吳翰林為了李亦豪和同志社群,就同志配偶住屋權起訴房委會,期間因抑鬱自殺身亡。官司後續中,房委會稱政策是要阻嚇(deter)同性伴侶,以防影響異性伴侶的居屋供應。

七年時間,李亦豪身處在出櫃、結婚、與教會和雙方家庭拉扯、司法覆核和亡夫的多重漩渦。

2023年10月,高等法院駁回房委會和政府兩宗上訴——其中包括吳翰林入稟的同志配偶居住權案、遺產繼承案。李亦豪帶着判詞上山拜祭吳翰林,陽光普照,他在山上拍下水藍色的天空。不久,又傳來律政司申請把兩案上訴至終審法院的消息。

這次他不想再逃跑。「如果他死了,我仍不去為我們兩個是家人的事實而捍衛,我真的什麼都沒有。我什麼都沒有。」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了解更多

立即訂閱

已經訂閱?登入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