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即時

親俄「華夏代表團」赴頓巴斯引爭議:官方授意還是狐假虎威?|Whatsnew

很多人認為這樣大膽的行為不可能沒有官方支持;但也有人懷疑,這場鬧劇或許正意味着外宣部門的「系統性失能」。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 News)先後在多個頻道報道了中國歌手王芳在馬里烏波爾戲劇院廢墟上演唱蘇聯歌曲《喀秋莎》(Катюша),並提供了演唱視頻。網上圖片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 News)先後在多個頻道報道了中國歌手王芳在馬里烏波爾戲劇院廢墟上演唱蘇聯歌曲《喀秋莎》(Катюша),並提供了演唱視頻。網上圖片

特約撰稿人 施可琅

刊登於 2023-09-14

#周小平#今日俄羅斯#喀秋莎#王芳#中國輿論#俄烏戰爭#中國外交

2023年9月7-8日,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 News)先後在多個頻道報導了中國歌手王芳在馬里烏波爾劇院廢墟上演唱蘇聯歌曲《喀秋莎》(Катюша),並提供了演唱視頻。王芳和她的配偶,極具爭議性的「愛國媒體人」周小平此次是受到俄羅斯官媒旗下的烏克蘭分支俄烏網(ukraina.ru)的邀請,作為「華夏代表團」成員參觀俄羅斯佔領的烏克蘭領土。(延伸閱讀:《帝國的同謀?——烏克蘭戰爭陰影下被審視的俄羅斯文化》)

馬里烏波爾作為頓涅茨克州第二大城市,2022年5月後落入俄羅斯控制,成為俄方扶植的頓涅茨克共和國的一部分。同年9月,頓涅茨克共和國被吞併入俄聯邦,這次吞併並未獲得包括中國在內的絕大部分國家的官方承認。(延伸閱讀:《馬里烏波爾「最後陣地」亞速鋼鐵廠:圍困數月後,渺茫的撤離希望》)

歌唱視頻中,王芳腳下的馬里烏波爾劇院在戰爭期間曾被當作平民躲避轟炸的防空洞。2022年3月16日劇院在俄軍的空襲被摧毀。衛星圖像顯示,轟炸前劇院外空地上寫有巨大的俄語「兒童」字樣,但未能阻止轟炸。美聯社估計轟炸共造成超過600名平民死亡。(延伸閱讀:《烏克蘭:漫長的冬季,一個又一個家園,在被戰爭徹底摧毀》)

2022年4月4日,烏克蘭,戰爭中受破壞的馬里烏波爾戲劇院內景。攝:Alexei Alexandrov/AP/達志影像
2022年4月4日,烏克蘭,戰爭中受破壞的馬里烏波爾戲劇院內景。攝:Alexei Alexandrov/AP/達志影像

俄方發出的視頻在中國互聯網(Bilibili、微博、短視頻平台等)迅速獲得數億點擊。對此,烏克蘭外交部發言人尼古連科(Oleg Nikolenko)在其Facebook個人帳號上發言,稱王芳的行為是「道德淪喪」,要求中方作出解釋,並稱烏方正考慮禁止這幾人入境。

中方未進行正面回應,同時刪除了受官方控制的各大平台上的相關內容及評論,似是想對事件進行冷處理。然而,視頻仍然通過海外中文社群和較為私人的通信途徑流傳。

9月11日,王芳一行人更是高調出席了《今日俄羅斯》為他們召開的,以「中國博主眼中的俄羅斯特別軍事行動」為主題的新聞發布會。「代表團」的招搖和網信辦壓下事件影響力的努力令國內外觀察者心生疑惑。

莫斯科的烏克蘭媒體,魚龍混雜的「民間外交」團

對「代表團」成員的梳理或許有助於理解他們行為的性質。根據邀請方提供的名單,受邀的共有:四月網董事長饒謹、博主徐吉軍、社科院研究員洪源、人民大學教授王義桅,以及王芳、周小平夫婦。這場訪問,主客雙方的身份都有耐人尋味之處。

俄烏網(ukraina.ru)於2014年烏克蘭廣場革命突然出現在烏克蘭。自由歐洲電台指其是受俄羅斯官媒《今日俄羅斯》直接領導,針對烏克蘭受衆進行親俄宣傳的俄語媒體。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它已成為俄佔烏克蘭地區的官媒,但其辦公室仍舊設在莫斯科。該媒體以毫不掩飾的親俄、主戰宣傳和想象力豐富的新聞報導著稱,曾表示烏克蘭是納粹國家總統和撒旦簽訂了協議(延伸閱讀:《獨立廿八年、兩度革命,烏克蘭還在問:我是誰?》)

中方這邊,饒謹處於代表團的核心地位。饒謹起家於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保護火炬的愛國運動,創立了「Anti-CNN」網站並稍後改組為四月網,根據《南方週末》2013年的報導,四月網早期曾由李世默投資,後者是觀察者網的創始人。四月網創立之時就明確專注於反美內容,2013年前後資金鍊斷裂,員工多次通過公開渠道和饒謹爆發正面衝突。(延伸閱讀:《飯圈政治學:國家成為愛豆之後,重新敘述的民族主義》)

饒謹隨後逐步轉向MCN業務,手中四月華文、中易網天、南京聆思三大主公司旗下簽有司馬南、張捷、李毅、鄒中棠、北美崔哥等多名主打愛國反美的流量名人,金燦榮也曾簽約南京聆思。此前他還曾策劃過旗下網紅和俄烏網網紅「康斯坦丁」的幾次聯動。2022年5月,饒謹新註冊了名為思行家的旅遊公司,根據公司的微信視頻號,曾洽談過喀什和古巴的旅遊業務。根據微博博主@馬延明爆料,饒組織了此次出訪陣容,目的是進行旅遊方面的商務洽談。(延伸閱讀:《正能量密碼:做一名新時代的中國媒體人》)

反美博主徐吉軍是饒謹的鬆散合作者,曾在2021年饒謹被網友指控性侵時撰文《暗戰:性侵污名化饒瑾,有沒有幕後黑手?》稱這一指控是美國抹黑中國愛國事業的陰謀。此外徐本人的關注度有限,其名下的山東宙元公司擁有十幾個新媒體賬號組成的矩陣,但作者幾乎只有徐吉軍一人,作品點擊量也往往只有數百。(延伸閱讀:《「難道小眼睛不配做中國人嗎?」——辱華的內卷、生意與政治心理學》)

洪源和王義桅是團隊中有官方背景的兩人。洪源供職於社科院美國研究所,主要在網上進行關於美國的軍事評論。王義桅則是中國人民大學的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和李世默麾下的若干時評媒體合作頗多。他們二人訪問是否經過了相關單位批准尚未得知。資料顯示,王義桅似乎最終未能成行。

歌手王芳從江西衛視《中國紅歌會》中出道,2014年曾參加央視春晚。2017年王芳和愛國網紅,綽號「帶魚」的周小平結婚,婚禮當晚夫婦二人一起抄黨章曾被指責作秀營銷。而周小平是以草根正能量著稱的博文作者,2014年在時任中央網信辦兼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的策劃下曾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接受習近平表彰,此後一度淡出互聯網。(延伸閱讀:《以「網絡安全」為名:中國網信辦是如何變成一頭巨獸的?》)

香港《信報》引用消息人說法稱,這是因為周小平此前任副總裁的分貝網曾因涉黃被調查,宣傳部門為減少影響將其雪藏。魯煒被雙開後,周小平也辭去公職,繼續專注網絡評論,同時也開張「平局優選」網店,出售洗潔精、紅棗等日用品。2023年,周小平就任第十四屆全國政協委員。(延伸閱讀:《周融憑什麼「面聖」?想想獲習接見的周小平》)

在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這支隊伍被介紹為由著名企業家、頭部博主和藝術家組成。周小平還稱,自己的政協委員身份相當於俄羅斯的國家杜馬成員。饒謹稱他們的行為是進行「中國民間外交」,在措辭層面上暗示官方背書。在對身份進行鋪墊後,代表團指責了烏克蘭的「納粹行徑」、支持了俄羅斯的佔領和重建,還討論了兩國如何建立進一步的文化合作。饒謹提出希望四月網可以在莫斯科開設辦公室,也邀請《今日俄羅斯》入駐北京。(延伸閱讀:《烏克蘭的戰爭傳播:推特與Tiktok時代的「全民信息戰」》)

官方背書還是狐假虎威?網民猜測紛紛

儘管中國互聯網上有很多俄羅斯支持者,但在俄羅斯首都的演播室代表政府支持俄羅斯還是頭一次,即便是支持戰爭的「黃俄」博主也很少公開稱讚此行為。(延伸閱讀:《否認「入侵」、信息污染、疑美,烏克蘭危機中港台輿論觀察》)

前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發博稱王芳的行為「不是中國需要的……老胡個人更多同情俄羅斯,但這不影響我對中國政府不捲入戰爭的支持。」周小平隨即回罵:「那個叫胡什麼進的小網紅……不是人……卑劣淪喪」。

王芳在馬里烏波爾大劇院的陽台上。網上圖片
王芳在馬里烏波爾大劇院的陽台上。網上圖片

周還先後發博稱王芳是「戰地玫瑰」、「烏方算個雞毛,老子給他一耳光」。評論區(均已被平台刪除)中認為不需要考慮烏方態度的支持者和認為應當以國家說法為準繩的反對者爭論不休;還有人指出,《喀秋莎》是因1938年蘇聯和日本在中國邊境上的張鼓峰戰役而作,本質上是一首辱華歌曲,應當抵制。此外也有較少網民支持烏克蘭,認為代表團的行為缺乏人性。

防火牆內外,更多網民在猜測王芳一行人意圖何在。很多人認為,這樣大膽的行為,不可能沒有官方支持,應該和「乒乓外交」一樣是民間代替官方拋出橄欖枝。也有人懷疑他們是「俄奸」「政治作局」「故意拖中國下水」。這兩種觀點本質上都認為「事出反常必有妖」,背後應當有一盤大棋。

但也有人懷疑,這場鬧劇或許正意味着外宣部門的「系統性失能」、「內宣外宣一地雞毛」,代表團以來回假傳聖旨的方式獲得了雙方的信任。(延伸閱讀:《被「戲耍」的中國?普京開戰決策背後脆弱的中俄聯盟》)

一位匿名網友的評論較好地概括了這種觀點:「我認為這反而就說明這確實是個個人行為,因為如果沒有上面的指示,那麼在事情發生的當下是沒有人會阻攔的,因為誰都不想擔責任。這個時候個人行為就很容易狐假虎威鑽空子,所以究竟怎麼樣,要看秋後如何算賬。如果戰地帶魚和戰地玫瑰回國以後沒有被冷藏,到處開座談會,那說明大時代確實要來了。」(延伸閱讀:《四問烏克蘭危機的中國因素:中俄合作會否緩衝國際對俄制裁?6000僑民怎麼撤?》)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端傳媒的下一程,需要你的守護。今天就成為訂閱會員,支持我們走下去,支持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點擊了解更多會員計畫

熱門頭條

屏東工廠爆炸致9死98傷,科技園區勞安與消防員權益再引關注

屏東工廠爆炸致9死98傷,科技園區勞安與消防員權益再引關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