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文宣組的故事:合作可以帶來很大的創意

「我們在文宣組中都是 nobody,但我們相信,很多 nobody 可以集合成很大的力量,」


《兄弟爬山》圖。 圖 : Instragam @harcourtromanticist
《兄弟爬山》圖。 圖 : Instragam @harcourtromanticist

香港今年盛夏,燒灼四個月不落幕,有人守候街頭,子彈煙霧火光;有人後方做文宣,面對手機與電腦的螢光屏。Dickson,20歲,大學生,讀資訊科技,身上大概沒有任何東西跟鏗鏘的口號、絢爛的海報扯得上關係,但他卻是已持續四個月的香港運動中,數以百千計文宣人員之一,為了前線戰場和後方民心,他們做文案、做海報、做app、做書⋯⋯Dickson的硝煙燒在無涯的虛擬世界,接通運動內外的普羅民心。

「我們在文宣組中都是 nobody,但我們相信,很多 nobody 可以集合成很大的力量,」Dickson說。

合作可以有很大的創意

他所說的文宣組,規模從數百人到數千人不等,自6月9日103萬人遊行拉開反送中運動序幕,到底有多少這樣的文宣組通過Telegram群組存在和運作,實在不可考證,但他們的規模、創意、產出力,從整合發佈文宣內容的Telegram頻道中可見一斑。比如群組「777文宣傳播稿件大合集」,有接近38,000個訂閱者,迄今已發佈了10,141份圖片和視頻。又如「反送中文宣谷Channel」訂閱人數高達123,000餘人,曾於抗爭開始三個月內發佈超過13471份圖片和視頻。換言之,單是這兩個頻道,已經平均每日大約有85份和112份文宣產品發送。

翻閱其中文宣內容,就像走進一個抗爭運動藝術廊:黑色凋零的紫荊提醒你「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右眼被打爆的少女漫畫化形象被作為一次次聲討警察濫用暴力的標誌;也有暴雨下遊行的彩色傘海照片,鼓舞士氣和團結;資訊卡片則涵蓋從法律援助熱線到警員搜屋須知的方方面面⋯⋯還有最近的宛如小豬春聯的「黑裝修,紅裝飾,藍罷賣,黃幫襯」,倡導黃色經濟,履行抗爭中的「消費者責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文宣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