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血性漢子夢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Cwy,回應《外援介入才可自救?他們為何爭取《香港人權民主法》》

香港是不是特別,只在乎你從哪一方望過去,從中方可能很特別,從西方可能只是一個同樣行使差不多而又能理解的法制的商業城市。香港表面上可計算的流通金融貨幣是一個數,那些在我們奉公守法的社會掩護下的金錢經濟又是多少?沒有一個見得光的社會給你掩護,又是否能做得到?香港是全球最大的走私口岸。那為什麼不從其他地方進出?人家就是信不過你。不信就是不信,沒法強求。

中國當然是一個很吸引的市場,一千幾百萬的投資可能賠了也沒關係。但世上有很多怪獸級資產,投資一個地區動不動就是千千億元四五十年的投資項目,將心比己,你需要對地區的確定性是十分大。沒有一個可以說服人的法制,政府架構,公營建設,公平的社會,怎樣說服外資。根本沒風險管理可言。

當然了,若然中國不對外資貪婪同時外資也不對中國貪婪,其實香港一點也不重要。反正一般香港人從中得到的好處極少,而政府亦無時無刻在政策上加強既得利益者的優勢,弱勢一方的投訴根本不被理會,因為香政一向都是殺雞取卵,要說短視,香港政府從來都是抱著在有限時間內消耗盡香港建全制度的一向,既然有人做初一,那就有人做十五。

2. 披星戴月人,回應《專訪劉細良:中港是命運共同體,是我們那一代最錯誤的信念》

這篇訪談寫得真好,劉世良的意見十分精彩。其精彩處不是當中有什麼真知灼見,而已很直白很具體地反映出現時香港人的心態及想法。反送中運動由六月初開始延燒,到了現在,已演變成反中運動,這是林鄭始料不及,而中共更加始料不及的結果。到現在看來,中共正踏上與林鄭一樣的歧路:最初市民只要求林鄭撤回方案,林鄭不許,故市民升級至要求真雙普選;現在市民只要求中共落實真雙普選,中共不許,故市民只有尋求獨立分離一途。莫說對香港市民而言,獨立分離是虛妄抽象的概念,試看這一星期內,全港十八區各大商場,大批人群聚集頌唱「願榮光歸香港」,最初在69及616遊行,有人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時,無人和應;到了現在,這口號才是遊行當中的最強音。

風起了,妄求止息而不反思何故如此,豈非痴人?

這場運動其中一個最大的誤區是,我們經常將示威者與支持政府者,二元對立為青年人與老年人的世代之爭。的確,前線勇武絕大多數是年青人(然而當中亦有為數不少的中年人,甚至長者亦時有可見),但以和理非而論,則年齡光譜是極其廣闊的,由在手推車由父母帶來的嬰孩,至由子孫陪伴一同上街的長者,遍布不同年齡層。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不上街的街坊,心態上都是支持示威者的:每當傳出地區警局拘捕地區示威者時,短時間內就聚集到大批街坊在警署外聲援。有親政府人士指,香港仍有不少人支持政府及警察。但我們見到的是,若然地區內有大量政府支持者的話,那應該很容易就能號召起來反擊反政府示威者,可是現實卻見不到這種情況。由是觀之,香港市民在這次抗爭運動中,已全面醒覺,對特區政府及中共政權,有了深刻而具體的認識。

是次活動令中共最感苦惱的有以下各點:1, 觸發了香港市民的政治覺醒,令市民大幅增加對抗爭運動的投入;2, 全盤打亂2020台灣總統選舉的布局安排,令蔡英文於來年選舉的勝望大增,再進一步是令台灣民眾在旁觀香港局勢後,完全斷絕在台實行一國兩制的幻想,此實乃對年初習近平講話的完美打臉;3, 使中美貿易戰雪上加霜,平白增加美方談判籌碼;4, 在國際輿論中嚴重失分,各國一面倒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至今仍未有一國強烈譴責示威者的激烈抗爭行動(北韓除外),而且時值中共建國70週年,國際局勢與氣氛,令中共更感尷尬及憤怒。

有不少內地民眾在這場運動中,不斷對示威者冷嘲熱諷,指示威者不昧國情,妄圖各種訴求。然而,他們才昧於香港的現實情況。現在香港人已退無死所。運動還未止息,特區政府已急不及待在各領域中作秋前算帳。不單是前線示威者或民主派的頭臉人物,更兼是和平抗爭者,甚至只是是次運動的同情者,都因為他們的抗爭行動,或僅僅是言論,而受到報復及無理打壓。國泰航空就是最佳例子,一句反抗意識最淡薄的「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都招來撤職之苦。香港人不能接受的就是內地不講程序只問立場的這一套。退一萬步而言,就算香港所有勇武派及和理非,由今日開始立即停止全部抗爭活動,特區及中共政府會給我們好過嗎?就連內地人士都知道不可能吧?而這就是"now or never"的意思,這就是"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me"的意思,這就是「攬炒」的意思。

虛情假意地過了二十二年有名無實的婚姻生活,到了今年,香港人覺悟了,清醒了,果斷地提出離婚。為免鬧出家庭慘劇,中共亦應好聚好散,果斷簽紙了事。臉已經撕破了,你還要動刀子斬死你那廿二年來一直忍讓你的妻子嗎?隔壁的鄰居們早在三個月前已一直盯著你。他們未必能阻止到你殺妻,但在你殺妻後,他們必會召警處理,而這警察,不是香港警察,再不會聽你盲目指揮的。

3. brice,回應《專訪劉細良:中港是命運共同體,是我們那一代最錯誤的信念》

有幾點值得討論:

  1. 到底支持比例多少。目前看香港是分裂的,就如同郭台銘的民調一樣,年輕人只有20%不到,但是整體又不低。

  2. 政治體制只是過程,是手段,在一個政治人眼裏過程和手段是全部,但是落實到每個人身上,尤其是年輕人身上,生活具體的方方面面才是大部分。年輕人對生活不滿,有壓力有情緒,覺得「玉石俱焚」都好過現狀和未來,這個現狀和未來到底有什麼問題導致年輕人對生活看不到希望。要怎麼解決,要解決到什麼地步。

  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9327590,注意這段:「採訪時,吳生試過與其他示威者,脱下口罩和眼罩,穿着便衣和拖鞋,假扮成街坊到衝突現場,加入不斷責罵警察的行列。他對BBC中文說,非示威者裝束能輕易穿過警方防線,『罵他們罵得好舒暢』。」其實這邊採訪還有很多細節事實上是有問題的,街坊到底罵示威者居多還是警察居多,恐怕和整個文章想要渲染的氛圍不太一致。

  4. 最感興趣的是政治那段,這篇文章最有用的一段,因為這部分其他人沒辦法了解到真偽,如果未來越來越多的政治人物願意匿名變聲出來採訪才能夠了解到全貌。這部分也是最重要的,中共是否已經真正侵蝕香港政治的關鍵。希望能看到更多不同角度的專業人士發聲。

  5. 全世界同情的媒體戰?這個其實非常有意思,只能說大陸和支持返修例的媒體戰鬥激烈吧,都在使用片面報導,掩蓋事實,經常使用「可能」「據傳」等傳播謠言,甚至主動擺拍的方式,讓只看人民日報的五毛洗腦黨歎為觀止。各個社交媒體評論極其分裂。

最後,分離主義,長期化,同時所謂的「革命前線」還早,香港本來是發達經濟體,和平已久對生活質量等各方面要求都是比較高的,所以對「革命」「犧牲」「鬥爭前線」等詞語真實含義可能會有誤解。

4. rhrm,回應《從玉林到巴黎,一隻狗命運轉折背後的「愚蠢人類」故事》

救貓救狗的「動物保護」行動其實和動物沒有多少關係,更多是人類內部的道德倫理問題。自然界奉行的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而人類數千年的文明與道德的演進,逐步壓抑了人性中暴力因子,形成了以和平與合作為主題的現代社會,是偉大而不可思議的成就。偶爾虐殺貓狗炫耀取樂的人所激發的社會憤怒,遠大於以殺狗賣肉為業的職業屠夫,原因並非前述行為對更多動物造成了傷害,而是表明施行者具有暴力傾向和以他人(物)的痛苦為樂的心理,是這個文明社會裏的危險分子。

文中這類動物保護者提倡的,是把這種人類內部的道德倫理,擴展到貓狗等陪伴動物,乃至豬牛羊等傳統食用動物身上。這種擴展有難以解決的問題——究竟什麼物種可以和人類平起平坐,什麼物種不可以?即使有了一個標準,這個標準也是由人類獨自作出的決定,本質上還是人類中心主義。而把人類的觀念施行於某些動物身上,其效用也是可疑的,遠離自然棲息地,不能自由接觸同類,接受絕育,寵物如果有選擇,真的就更傾向這樣的生活嗎?至於在中國這樣人的權利尚不能夠得到充分尊重的地方,去爭取「狗權」,更難免給人一種離地的感覺。

我對這類動保者並沒有惡意,幾乎每一個動保者,都堅定地反對傷害、屠殺、奴役,至少在人類社會內部,他們有更大可能是比他們的攻擊者、嘲諷者更好的人。只不過,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更重要更有意義的事情,例如保護不依賴人類生存的野生動物及其自然棲息地,比幫助幾隻狗免於屠刀更需要人們付出愛心與行動。

5. 雨田,回應《陳婉容:從華勒斯坦說起,威權中國是不是香港的唯一問題?》

作者不會沒看過柏林(Isaiah Berlin)的《兩種自由概念》吧?我覺得它是對於理解當代中國對於自由的矛盾心態一個非常好的框架。

提起威權與自由的界線,華人社會總是喜歡舉新加坡為例。其實香港過去殖民地時又何嘗不是?一個尊重私人自由的威權政府,並非不現實的事情。問題是現在中共政權明顯出現「過度的政治化」,任由公權力入侵私人領域。如果中共和港府可以掌握好這個度,香港的公民意識未必會如此強烈;作用力越強,反作用力也就會追上步伐。香港目前可謂「積極的爭取消極自由」,也就是要求全面民主化。

看到這次反送中運動,想年輕人回到「港豬」的心態順服威權政府,怕是希望渺茫,甚至可謂壽終正寢。年輕人追求光復香港,但其實千禧年代那個警察一身正氣、古惑仔也是血性漢子的幻夢也因為世界和社會的變遷註定不可能重現。

6. bboylonelines,回應《楊路:中國老闆,美國工廠,還有全球產業鏈》

好文章,對於產業衝突有深刻的認識。追求產業大而全的確並不是最優解,比較優勢理論已經證明了國與國之間的貿易是必然合理的。但中國的情況有點特殊。第一,中國是一個14億人的國家,中國有龐大的人口去支撐一個全產業鏈條。當年美蘇冷戰時,其實美國也利用了差不多的工業人口實現了這一點。第二,中國的體量,國家制度註定了他必定會吸引不少國家的敵意。目前中國尚無任何鐵桿盟友,俄羅斯是戰略合作伙伴,但也不是真正的跟隨者。在極端情況下,國家領導人必須考慮我們遭到國外封鎖時,我們的產業能不能正常生產。因此必然導致對全產業鏈的追求。第三,中國的政府握有大量的生產要素,有能力對於產業的薄弱環節給予補貼,維持全產業鏈的存在,以及對於一些尚未成形的產業部門給予支持,例如芯片。因此,中國雖然依賴加入全球產業鏈積累了原始資本,實現了經濟騰飛,但也註定要塑造自身的全產業鏈條,擺脱對於全球產業鏈的依賴。

7. YesJV,回應圓桌話題《全港各區快閃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你怎麼看新誕生的「香港之歌」》

自6月以來,撤回《逃犯條例》的訴求已成為了香港各行各界的最大民意公約數,這在深層矛盾(包含外部陸港矛盾、世代階層矛盾、貧富分化矛盾等)越積越大的背景之下,「反送中」無意間成為了將大部分香港人聯繫於一體的紐帶,無介於背景、無介於階層、無介於職業、無介於年齡,冥冥之中香港的市民階層得到了一次史無前例的凝聚,這應該是北京與港府都未曾想到的局面。三個多月的時間,可以鑄就許多事物的誕生,許多從前未曾出現過的詞彙、口號、文宣、歌曲、漫畫等等以各自特有的形式在整場運動中遍地開花,年青人的創造力是新穎無限的,也是直擊痛點的,這些新生的社運符號散落在人群聚集的空氣中、連儂牆的籤紙上、FB頁面與連登論壇的文字中、Youtube的直播唱奏音符裡,得到了人們的廣為傳之,並付諸以各自的情感寄託,成為了維繫整場運動中持續自我感動與彼此共情的精神元素。 一首《願榮光歸香港》被數以萬計的香港市民傳唱,幾天時間內整個香港彷彿化為一個全民輪番合唱的大舞台,以往在歷史革命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民眾集體自發合唱抗爭歌曲的一幕頻頻出現,在短時間內《願榮光》成為許多香港人的精神依託,並且篤定的視此歌為未來的「香港之歌」。隨著九月初林鄭宣布撤回修例,整場運動的熱度稍有減弱,但並未完全停歇,特別是《願榮光》一曲短期內的爆熱,說明大部分香港市民內心中那種強烈的自我認同感亟待迸發。

縱觀17世紀至今現代民族國家誕生之後的歷史,有多少個民族消亡,又有多少個民族誕生,他們所構建的民族國家政體也都經歷了若干的分合與更迭,這看似客觀的社會與歷史演化規律,實為在諸多歷史因素之壓力下,各種人群主觀共同意誌所追求凝結的結果。國土有盈虧,民心隨道義,義滿則盈,義損則虧,這應為萬世不變之規律,國家版圖或分或合只要於民有利皆為益之。這次反送中運動未來會如何演化發展並未有人知曉,也許隨著之後個別偶然事件的發生還會重返高潮,那些隨之醖釀產生的自我認同的政治符號只會越來越多,並且很大可能也會被大部分香港市民所接納認同,這樣的走勢到底會不會促使「香港民族」意識更加凝聚與堅固,答案也只能交由未盡的歷史來解答了。

8. Roundoff,回應圓桌話題《全港各區快閃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你怎麼看新誕生的「香港之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雖然這場運動迄今為止已經三個月有餘,但是很多人對它的認知,依然由於各種原因,十分地有限。

雨傘運動的時候第一次有人把香港獨立的議題放在了公眾的視線內,不過公眾對它的接受性不高,和應者寥寥可數,運動最終亦失敗告終,民主運動陷入低潮。

這次反修例運動裏面,有關香港獨立的話題在經過雨傘運動的洗禮,政府的壓迫後已經被有意壓制了。然而由於中央在國內政治宣傳而導致大陸對港的仇恨,加上香港特區政府的全面管治能力和威信崩潰,獨立的思潮反而漸漸的在香港人當中在發芽。這首歌就是最好的助證。

無心插柳柳成蔭,中央在國內的單方面報導還有過度對港干預,無可避免會將香港推向了大陸的另一面。日後如何無人可斷定,不過2019年中央在香港的施政,善者寥寥。

9. 明知道,回應圓桌話題《美國一旦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將會是反修例運動的轉捩點嗎?》

個人感覺這個法案有兩個指標性意義:

  1. 燈塔國是不是真心做燈塔

要是法案的內容真的有對美國行政部門和前法案的硬約束,例如如果通過23條立法或者2020還不能直選全體立法會議員的話,必須中止《香港政策法》,必須制裁某些人和組織等,那就說明是玩真的,全心為香港的民主自由。若只是像台旅法一樣,留下行政部門的無限操作空間,那就是玩假的,只是將香港問題做一個跟北京來往的談判工具。

  1. 建立在假設美國玩真的之基礎上,看香港的金融地位對北京是不是不可或缺

如果法案通過後,北京對法案的內容作出了相應的實質妥協。那「攬炒」派可以歡欣鼓舞了,說明你們抓住了北京的命根子。如果北京表現的更強硬,那就要重新思考一下香港的地位了。

10. Fai、明知道,回應圓桌話題《美國一旦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將會是反修例運動的轉捩點嗎?》

Fai:

美國會留下這張牌慢慢用。還用說。這法案只是懸了一把刀在中共及甚爪牙頭上。聊勝於無。中共的附庸有個特點——中國賺錢美國生活,也是他們的死穴。 會是個轉捩點嗎?會。也會是中國人命運的轉捩點。小人以利聚,這會亂了這些人旳陣腳,尤其是已經謀定移居作為賣民退路的人。中共團夥裏泰半是這種人。蟻穴潰堤,也許比想像中更快,更不堪一擊。

剛看到一句話:it is only when mosquito lands on your testicles that you realize there is always a way to solve problems without using violence.

明知道:

@Fai:蚊子睾丸論很有意思,中文「投鼠忌器」應該可以與之對應。李敖曾經說過台灣是中共的睾丸,被美國抓在了手上。這次香港反修例運動中,也有看到有很多人認為香港是中共的睾丸。

我在想的是,中共有幾個睾丸?比如西藏新疆算不算?又有哪些睾丸是被美國握在手上的?目前香港問題對於北京的地位,我個人判斷是遠不及台灣的,而且美國對香港的控制力和影響力也遠不如對台灣那麼強。當然這只是相對的,至於北京處理這次運動有多顧忌,或者到底是顧忌什麼,還有待觀察,或有待高手解析。

Fai:

@明知道:我不覺得把香港和台灣並列比較是適當的。我明白你是想說香港對北京不重要,獨立來看的話的確,人瘋起來破罐破摔也在所不惜,只要還賠得起。但香港身後連繫的東西可多了。我們賭的不是他們不敢殺我們,而是他們承受不起殺死我們後的連鎖反應。我比你簡單,不殺,即證明重要。

我不知道你待觀察的是什麼,坊間多的是KOL的分析,你或可參考。

明知道:

@Fai:「不殺,即證明重要」,這個邏輯有問題。不殺可以是不捨得殺,沒能力殺,沒膽子怕被反殺,認為沒必要殺... 而「無法承受後果」只是可能的歸因之一。另外澄清一下,我認為香港對北京是很重要的,對外的金融門戶。但是到底有多critical,有待根據北京的行為和香港情勢的發展繼續觀察。

與台灣做比較,是因為台灣問題對北京實在是太critical了,北京的軍事外交資源有相當大一部分都是針對這個問題的。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