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陳婉容:從華勒斯坦說起,威權中國是不是香港的唯一問題?

如果靠攏中國不行,要美國來光復香港也未必是好事,那麼香港應何去何從?


左翼社會學家及哲學家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在上月31日辭世,終年88歲。 圖:IC photo
左翼社會學家及哲學家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在上月31日辭世,終年88歲。 圖:IC photo

經編輯提醒才知道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沃勒斯坦)在上月31日辭世,終年88歲。華勒斯坦是大名鼎鼎的左翼社會學家及哲學家,逝世前是耶魯社會學系的榮休教授,但以他的名聲與影響力而言,甚麼頭銜都只是錦上添花而已。隨著華勒斯坦和阿明(Samir Amin)在這兩年相繼離世,意味著「新左四人幫」(華勒斯坦﹑阿明﹑阿里奇(Giovanni Arrighi)和弗蘭克(Andre Gunder Frank))都已復歸塵土,對許多受他們影響甚深的學者而言,算得上是一個時代的過去。

八月底,我的臉書同溫層都是鋪天蓋地的香港警暴新聞,我幾乎沒注意到華勒斯坦撒手人寰的消息。兩天後倒是很多人分享另一篇來自「草媒」的分析文章:最近在香港很受歡迎的 Netflix 紀錄片《Winter on Fire》(凜冬烈火)的導演承認,片中刻意省略了烏克蘭白人至上主義者/新納粹主義者(右翼)在2014年廣場革命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發生於2013年的歐洲 Euromaidan 廣場革命,導火線是烏克蘭停止與歐盟簽署自貿協定,反對者在基輔發起示威,一呼百應。但事實上,在 Euromaidan 廣場革命中後期佔主導地位的政黨,正是極右翼政黨「烏克蘭全國自由聯盟」(Svoboda)。他們和其他幾個右翼團體排拒廣場上其他非右翼團體﹑並暴力攻擊左翼人士﹑女性主義者﹑猶太人(他們並聲稱烏克蘭裔的荷里活女星Mila Kunis是「猶太豬」)和外國人。右翼人士在運動中後期完全主導運動,然而在《凜冬烈火》內卻完全看不到這些極右翼團體的蹤影。

這是為甚麼?也許每個在廣場外的人都對運動有不同的想像,而「革命單純是人民自發的力量」是一個很好的賣點。但我不禁想起華勒斯坦當時對烏克蘭局勢的評論:無論是廣場革命還是隨後的內戰狀態都需從地緣政治角度理解——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以及克里米亞地區有龐大影響力,而西部卻由親歐派主導,在兩大勢力夾縫中的烏克蘭,難免成為代理戰爭的戰場。華勒斯坦警告:美國的新自由主義勢力視烏克蘭為棋子,以支持示威為對抗「歐洲派」(法德俄)的戰略。沒錯,俄羅斯是個威權主義國家,但倒向另一邊,也不見得可使烏克蘭脫離威權主義的威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陳婉容 評論 華勒斯坦逝世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