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全港各區快閃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你怎麼看新誕生的「香港之歌」?

《願榮光歸香港》在一眾反修例歌曲中傳播得最為廣泛,它與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有何關係?是「國歌」、超越國族認同的共同體,還是其他?


2019年9月12日,藍田麗港城,數百市民高唱《願榮光歸香港》。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9月12日,藍田麗港城,數百市民高唱《願榮光歸香港》。 攝:林振東/端傳媒

《願榮光歸香港》在一眾反修例歌曲中傳播得最為廣泛,它與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有何關係?「國歌」、超越國族認同的共同體,還是其他?

連日來高歌活動遍佈全港各區,凝聚不同世代的香港人,我們該如何思考這歌曲帶給我們的意義?

反修例運動中不時出現歌曲以針砭警察或鼓舞人心,被認為是抗爭的新模式,你如何看音樂在這次運動中的效果與角色?

香港反修例抗爭運動持續燃燒,除了集會遊行抗爭外,各運動副產物亦遍地開花。一眾網民改編及創作了不少反修例運動歌曲,包括警察惡搞版的《有隻雀仔跌落水》及《自游》等。而近日,由一眾連登網民創作的《願榮光歸香港》唱遍全港各區。自9日起,有市民自發於太古城中心聚集高唱該曲後,連續多晚有大批市民於各區相繼發起相似活動,以另一形式延續抗爭。

9月12日晚上7時未到,中環IFC各樓層已站滿密密麻麻的人群,現場有近千人共同隨音樂聲合唱《願榮光歸香港》。期間,有市民陸續亮起手機燈,商場匯成一片片燈海。市民又舉起五指,高呼「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等口號。同晚8時許,銅鑼灣時代廣場亦有逾千名市民聚集,高唱歌曲,現場有市民自備口琴伴奏。其後9時,全港各區商場如青衣城、元朗YOHO Mall、屯門市廣場等陸續有大批市民聚集大合唱。

9月10日,一場由香港對戰伊朗的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於香港大球場舉行,有球迷發起「香港人撐香港隊」行動,號召球迷放下球會之間敵對關係、身穿紅色球衣一同到大球場支持香港隊。賽事開場前,部分球迷高唱《願榮光歸香港》;另到播放中國國歌時,現場球迷背對主場又報以噓聲。

球迷盧先生早前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表示,這首歌的歌詞及其背後的回憶,讓他感覺自豪,「終於明白為何人們會在聽到國歌肅然起敬」。

被網民封為「香港之歌」

《願榮光歸香港》的創作者現年二十多歲的全職音樂人T,在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我願榮光歸香港」有兩個意思,第一是展望未來,而第二是指香港人「願意將個人的榮耀和光榮歸予香港」。T又形容現在香港人正在打的是一場捍衛人民良知自由公義的持久戰,認為自己作為音樂人,可以做得更多,利用音樂去鼓動人心,提高港人的士氣。

《願榮光歸香港》8月底於Youtube發布,截至今日,該曲已獲得超過166萬次的瀏覽量,被一眾網民封為「香港之歌」,更有人稱之為「香港國歌」。歌曲先後被翻譯成英文及德文版,而網上亦陸續出現不同影片,包括有撐警網民以其歌曲製作的《願榮光歸香港》警察版,以及日前(11日)由一群香港文化藝術工作者編成的管弦樂團及合唱團版本。

立場新聞,該管弦樂影片由150名管弦樂手及合唱團歌者合作錄製而成,並由專業的音樂人編制及電影工作者操刀拍攝,希望「將音符凝聚,能譜成樂章。將樂章傳頌,能凝聚眾人」。

影片中亦有加入港人抗爭的元素:所有管弦樂團及合唱團成員均有穿上黑衣、配有示威者如頭盔、防毒面罩、護目鏡等裝備;拍攝場景亦放有煙霧以模彷警察施放催淚煙的場景。有眾多網民觀後留言表示相當感動,「一邊聽一邊想起近幾個月發生的事」,又表示「相信這首歌一定能凝聚、鼓勵眾人繼續努力去光復香港」。

有論者認為《願榮光歸香港》之所以能感動人,是因為歌曲由這次抗爭運動中具有重要角色的LIHKG連登討論區產出。其認為在「無大台」的運動當中,此曲彷如由每個香港人共同創作,是真正的「香港之歌」。時評人劉細良又指此歌是港人一種身份形成的表達、對這城市及土地的感情,同時代表了港人視自己為命運共同體。

「香港國歌」的爭議

有人把《願榮光歸香港》封為「香港國歌」之際,亦觸發起社會上「反暴力」及愛國市民認為該歌曲宣揚港獨信息,相繼發起抗議。昨日(12日)中午有市民號召於中環IFC中庭高唱中國國歌,以抗衡反修例市民聲音。

下午1時許,有市民於中環IFC二樓欄杆位置掛起中國國旗。其後有過百人聚集高唱中國國歌。有在場的反修例市民則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又合唱《願榮光歸香港》回應,雙方更一度互相推撞。

也有人認為,《願榮光歸香港》不僅限於運動之歌,也未必等同「國歌」,在全球化的脈絡語境裏,香港或許可以生長出超越國族框架的東西,形成某種特別的意識共同體。

創作者早前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曾認為歌曲被封為「香港國歌」是連登仔一貫誇張的做法,「但說回現實層面,香港只是一個特區,不是國家,何來國歌呢?」他又指出,「我原意是抗爭的進行曲,但如果你要將它變成區歌、國歌,應該是民主討論的結果。」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余美霞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