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速寫香港律師、投行人、廠家高管、社工和美容師:這天他們為什麼罷工?

「香港是中產主導的社會,core value係『繁榮安定』,但去到這一刻,很多人把這core value擺到次一級,因為大家知道有更重要的價值要追求。」


2019年8月5日,沙田罷工集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8月5日,沙田罷工集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迎來又一高峰。昨日(8月5日),香港掀起罷工、罷市、罷課「三罷」浪潮,並在港九新界七區發起集會,要求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三罷、集會等行動均由網民率先發起呼籲。這是自1967年六七暴動左派工會發動罷工後,52年來香港首次發生的非工會正式發動、無領袖的全港性大罷工。

此次罷工無關於勞資問題,大批市民透過請病假、年假等方式罷工,表達對香港政府的強烈不滿,亦有公司老闆乾脆罷市。

八五罷工讓香港社會各方面出現新型態。金鐘、黃大仙、沙田、荃灣等七區集會點均人頭洶湧,大批黑衣市民靜坐抗議。而在「三罷」之餘,同日不合作運動、佔領馬路、圍警署等不同形式的抗爭行動,陸續發生。據機管局數據,截至昨日下午4點30分,全日共有250個航班取消,至少11班延遲,而港鐵大部分線路亦在早上一度癱瘓,至下午逐步恢復。在這天下午,全港各區一邊有市民和平集會,另一邊亦有示威者在全港各處「快閃」佔領交通要塞和馬路,警方大量發射催淚彈驅趕人群。

端傳媒記者分別前往金鐘、黃大仙、旺角和沙田四大罷工集會現場,尋訪不同行業、不同年齡的罷工人士,希望透過最前線、第一手的資料,了解八五罷工大潮背後,不同個體的聲音:他們為什麼決定罷工?現時的訴求是什麼?連月來的反修例運動,為他們帶來什麼不一樣的思考和體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