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重組:警察在白衣人離開一分鐘後到場

晚上約10時,白衣人先在街頭襲擊,再轉往元朗站,將近一小時後,警方首度現身,其後離去。而警方第二次出現時,白衣人在元朗站的襲擊已經結束,並離開現場,兩者相隔約一分鐘。凌晨12點29分,白衣人發起第二輪襲擊時,沒有警察在場。


2019年7月22日,約凌晨12時29分,大批白衣人撬開鐵閘衝進元朗港鐵站,以棍棒等物件追打市民。 圖:端傳媒
2019年7月22日,約凌晨12時29分,大批白衣人撬開鐵閘衝進元朗港鐵站,以棍棒等物件追打市民。 圖:端傳媒

(文章最後更新時間為7月24日早上11:30)

7月21日深夜接近11點,從紅磡開往天水圍的列車,在元朗站停下,列車門一開,一個年輕男子衝進來:「樓下要人!有冇first aid?」樓下大堂傳來嘈雜喧鬧聲,車上的乘客沒有想到,他們接下來將經歷驚恐無助的20分鐘。

28歲的Kenny是一名註冊護士,他隨即響應,沿扶手電梯跑下去查看,而女友阿瑩隨後也跑去元朗站大堂。與此同時,31歲的林傑、30歲的子明則留在車廂,他們發現,地鐵月台上,一個港鐵職員都看不到。這天是星期日,下午民陣再次發起反修例遊行,大批市民之後自發前往中環、上環、西環等地,有示威者塗污中聯辦外牆和國徽。隨後在上環,警民一度對峙,警察近距離、密集式發射多枚催淚彈、胡椒彈及疑似橡膠子彈,驅散人群。發射數字至今仍未交代。

不過這時候在車廂,剛從中環、上環遊行回來的黑衣青年並不多,更多的是一家大小、下班歸家的人。子明聽到有人大喊:「下面大堂有人打人!」越來越多乘客從大堂跑上來,由於對面方向的列車全部「飛站」不停,他們只能不斷擠進子明所在的列車。一個年輕人被送了進來,渾身佈滿被藤條毆打留下的紅印。子明身邊的乘客開始撥打999,但均被掛掉。沒有警察、沒有地鐵職員,尖叫、哭泣聲此起彼伏,恐慌的情緒在整個地鐵站蔓延,子明一度擔憂,車廂要出現人踩人的慘況了。

林傑本想到樓下幫忙,但剛走出車門,就看見白衣人從樓下電梯追著乘客打上來,他趕緊回到車內,不過白衣人繼續追到車門,持棍棒、藤條毆打車內的人。「我在元朗住了好多年,元朗一直都有黑社會集結問題,但從未見過這麼明目張膽、有恃無恐。他們拿著攻擊性武器,完全當西鐵站是他們地盤一樣,這是過去這麼多年從未見過的畫面。」

就在此時,林傑終於見到一位港鐵職員,只見她站在車門口對大家說:「我們這班列車暫停服務,請大家離開車廂。」職員的身後就站著一些白衣人士,拎著木棍、藤條,而職員並無作出任何調停。「不要說無見過警察,甚至都無見到港鐵職員有意保護乘客。」

這一晚,元朗地鐵站和周邊究竟發生了什麼?端傳媒訪問多名現場目擊者,綜合大量媒體直播片段及資料,嘗試重組事件。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圖(1)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圖(1)端傳媒設計部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圖(2)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圖(2)端傳媒設計部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發現,當晚約8時開始,區議員、立法會議員曾就白衣人大量手持藤條聚集而報警,而隨後,亦有不少市民報警稱白衣人打人。然而,襲擊自22時就開始,但警察第一次出現為將近一小時後,即22時53分,並且在簡單了解情況後就離去。而警方第二次出現時,白衣人第一輪襲擊已經結束並且離開現場。後來,當白衣人發起第二輪襲擊時,沒有任何警察在場,需等到半小時後,白衣人都退去附近的南邊圍村時,防暴警察才抵達現場。

而對此,警方回應是:警方在22:41接報後,先派出一部巡邏車到地鐵站場,見到現場紛爭人數超過百人,認為「一架巡邏車同事不足應付,同事向指揮中心匯報,指揮中心於是派出快速應變同事攞足夠保護裝備,然後出發」。警方指事後調查發現,參與打鬥人士進入南邊圍邨,有過百黑衣人到場與村民紛爭,軍裝警員到場控制現場,確保沒有暴力之後,由負責刑事調查的警員到場調查,「暫時不能確保村口的人有參與打鬥,(警方)未有任何拘捕行動。」

記者問警方為何最後讓白衣人士離開,警方稱穿白衣不等於參與打鬥;記者又問有否登記白衣人士身份證,警方稱「警方有我們的搜查方法」,又稱無能力「全部人抄」,又舉例稱「百幾黑衫都不會全部抄」。記者再問,目擊有白衣人士手持鐵通等攻擊性武器,警方有否拘捕任何人,警方就稱,「無論邊個陣營,都不見有人持有攻擊性武器」。

事件發生後,輿論質疑警方是冷處理元朗衝突,「警黑合作」,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回應稱「不能夠完全同意」這個嚴重指控,強調警方不會和任何犯罪分子合作。

從事件發生翌日至7月24日早上,警方就元朗襲擊事件,共拘捕11男子,警方指部份涉及黑社會背景,其中24日早上被拘捕的5名男子,其中一人在機場意圖離境時被捕者,被捕者為元朗屏山坑尾村村代表、51歲的鄧志學,綽號「鬥雞學」。

20:30 鬧市聚集、區議員報警

元朗區議員麥業成約20時目睹有大批白衣人在元朗雞地聚集,高峰時有多達近300人於是報警,但到近晚上10時仍未見有警車巡邏。此外,20時27分,「聲討教協」發布短片,片中一眾白衣人在元朗市區聚集,手舉標語、國旗及區旗,高呼「保衛元朗、保衛家園」。

21:16 YOHO商場附近聚集

臉書網頁「香港突發事故爆料區」有網民報料,指元朗「雞地」、靠近YOHO形點商場一帶有大量穿白衣人士,有人擔心白衣人打算伏擊遊行回來的示威者。

22:00 街頭零星襲擊 立法會議員就白衣人聚集報案

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致電元朗警署報案,等待多時才有警員接聽,陳淑莊表示收到元朗居民反映,有白衣人已聚集數小時,非常擔心,電話中警員表示已經在元朗站設立指揮中心,由警官葉劍影負責。

另一邊,據傳媒事後報導,有途人當時在元朗站出口及「雞地」被白衣人襲擊,任廚師的蘇先生在下班走近 YOHO MALL時,在街上被近20人持棍狀物體不斷襲擊。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亦指收到白衣人襲擊途人的消息而趕至元朗。

22:28 市民就白衣人打人報案

根據《明報》《香港01》報導,警方當時接獲一名男子報案,稱在元朗安寧路被白衣人打傷,未幾即接獲多人報警稱元朗西鐵站有白衣人毆打黑衣人。

22:38 從街頭追打至元朗站

根據連登傳出的影片,白衣人在元朗雞地附近持棍追打年輕人,其後衝進元朗站內,追打月台及車廂內的市民與記者,不少人被打得頭破血流,有市民在車廂內受到驚嚇,大聲尖叫。

居住在元朗的市民陳小姐向端傳媒表示,因為網絡傳出消息元朗有人被打,她22時30分之後駕車抵達元朗西鐵站,隨後駕車接走兩班市民,第一班是一家三口的外籍人士,有小朋友,另一班是剛收工回家的三個年輕人。

陳小姐轉述,外籍人士稱在元朗站內見到「成地血」,他們的BB車被打人者推撞;三位年輕人都哭了,他們表示十分害怕,稱見到站內好多人受傷坐在地上。

23:00,白衣人在西鐵元朗站大堂襲擊市民。
23:00,白衣人在西鐵元朗站大堂襲擊市民。網上圖片

22:40 — 23:14 元朗站內第一輪強烈襲擊 無差別打人 多人受傷

約22時40分,郭小姐向端傳媒表示,她當時正經由元朗西鐵站前去輕鐵,走到西鐵站7/11便利店,就聽到後面一陣嘈雜,轉頭一看,只見一群白衣人士追著市民來打,白衣人手上拿著棍棒。白衣人士當中部分人一直追打進地鐵閘內。郭小姐又展示當時所拍攝片段,片段顯示兩名白衣人跳起來越過閘口,衝進元朗西鐵站內,而站內一群白衣人士正在毆打一名黑衣市民,並追至樓梯口。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趕到元朗站,於22時45分開始直播,最初他只見到站內地面有血和木棍,三分鐘後,大批白衣人出現,他們與市民在大堂隔著地鐵閘機互扔雜物。

根據消防處回覆端傳媒,消防處於22:43召喚,隨後一輛救護車於22:52到達元朗地鐵現場,歷時9分鐘。從22:52到01:08,消防處共派出15輛救護車,8輛消防車。救護車平均出車時間為8分鐘,消防車平均出車時間為12分鐘。

22時53分,兩名軍裝警員到場了解情況後離開。警方翌日解釋,因見到有大批人手持武器,兩名警員沒有足夠保護裝備所以只向應變中心要求增援。

22時56分,港鐵車務中心表示安排列車不停元朗站。

約22時58分,立場記者在元朗閘內直播時被身穿粉紅色上衣、明顯與白衣人士一夥的男子追打,一度被打倒在地,一名孕婦倒臥在地,現場市民開消防喉向白衣人士噴水。

目擊者林傑(化名)對端傳媒表示,他於未到23點時乘列車抵達元朗站,在月台目擊大堂有白衣人士「無差別打人」,他於是連同身邊的年青男人打算下去調停,但見到太多白衣人士,無奈折返。回到車廂後,林傑發現白衣人是追了上來,這時候港鐵列車已經不停元朗站,白衣人士「專挑少人的車廂,叫囂及扯人出來打」。他說當時周圍有人報警,但都無法打通,港鐵職員則叫乘客下車,但後面就是白衣人士。

23:00,白衣人衝在月台襲擊市民,其後更追打車廂內的乘客。
23:00,白衣人衝在月台襲擊市民,其後更追打車廂內的乘客。網上圖片

約23時,白衣人衝破閘門而入,用木棍等硬物襲擊市民,其後更追打月台及車廂內的乘客,林卓廷亦被追至車廂內打傷。

30歲的子明(化名)與林傑同一班車,她看見渾身藤條印的年輕人被送上列車,眾人掩護這個年輕人。當時車長廣播,稱「暫停服務」,要求大家下車,但沒人願意。她不斷聽到有人說,下面大堂有人打人。與此同時,對面方向的列車「飛站」不停,於是子明所在的車廂外,人們從樓下大堂湧上來,恐慌之下都想進入她所在的列車。她感覺當時很有機會造成人踩人事故。她又指,看到月台上一個地鐵職員都沒有,而身邊有乘客指撥打999卻斷線,無法接通。

與此同時,和子明坐同一班列車的註冊護士Kenny(化名),響應呼救下去大堂,見到白衣人士在閘口手持棍棒恐嚇、試圖攻擊閘內的市民,有三名救護員在場。他與救護員一同帶傷者到洗手間進行救助,其中有一名中年女子、三名中學女學生,均在驚恐哭泣。在洗手間內有五名男子合力頂住門口,不讓白衣人士進入;救護員告訴Kenny,他們也聯絡不到警方。救護員說,最壞的情況,就是大家都出不去了。

「我當時非常害怕。我女友還在車廂裏,信號很差,沒法聯繫上。中間有一次打通電話,女友說白衣人想衝進車廂打他們。」Kenny說。

端傳媒向港鐵查詢,為何當時有廣播叫乘客離開車廂,港鐵以新聞稿回應:「當時車長只留意到列車車門受阻,加上車上的緊急掣被啟動,列車因而未能離開車站,車長當時沒有察覺有暴力發生。由於未能關門,車長於是通知車務控制中心,控制中心因應當時理解的情況,安排乘客落車,以便隨後的列車到車站接載乘客。其後,車長收到乘客求助表示發生打鬥,車長即時再通知車務控制中心,控制中心隨即進行調度,安排有關列車在可以關上車門後駛離元朗站月台。」

23時14分,受困列車最終從元朗站駛離;根據立場新聞直播,白衣人此時亦離開車站月台。

23:15 警方增援隊伍抵達元朗站 不久後離去

端傳媒梳理媒體直播內容,記錄警方到場時間為23:15,即白衣人離開月台後一分鐘,港鐵新聞稿亦記錄同樣時間。後警察官方說法為,23:20抵達元朗站增援,其時白衣人已離開。市民鼓噪,警員一度揮動警棍,舉起噴劑,23時44分,警員從元朗站J出口離開港鐵站。

根據《明報》報導,23時45分,白衣人聚集於J出口地面,並未散去。23時55分,元朗站應警方要求關閉。

23:47,第一輛消防車到場,根據消防處回覆端傳媒,這個個案類別屬於「善意虛報」,意即有人為讓消防車到場救援,善意虛報火警。

而港鐵於23時55分關閉元朗站。

前無線新聞主播柳俊江被白衣人士以鐵通砸向頭部,血流披面。
前無線新聞主播柳俊江被白衣人士以鐵通砸向頭部,血流披面。網上圖片

00:29 第二輪強烈襲擊

午夜12點左右,大批白衣人士聚集在港鐵站外,手持鐵枝等物件追打市民,有記者被打。00:29,大批白衣人撬開鐵閘衝進元朗港鐵站,以棍棒等物件追打市民。

前無線新聞主播柳俊江對端傳媒表示,他是在11點左右在家裡看新聞直播,見到有記者被打,遂決定到場救援。他開車載了現場幾個年輕人到天水圍,然後折返,剛好目擊白衣人士強行撬起鐵閘,「周圍打人」。他於是叫身邊的人先走,回頭看見兩名男子被白衣人士捉住圍毆,柳俊江上前幫手,白衣人士隨即以鐵通砸向他頭部,「六個人圍著,用鐵通、木棍打,搞到全身都是血。」

00:39,再有4輛消防車,兩輛救護車到場。

00:40 不見警察 僅有消防員

端傳媒記者抵達現場,在元朗站K出口連接的Yoho商場處,發現數位驚慌失措的市民沒有一位警察,商場地面遺留血跡和木棍等,現場市民表示傷者已送院,而施襲的白衣人則逃去元朗站附近的南邊圍村。

現場有數家香港傳媒的記者,眾人擔憂白衣人再次折返。端傳媒記者向現場的消防員查詢,為何現場沒有警察,消防員表示他們也不知道,「我們都想有警察在」。

00:40 ,端傳媒記者向現場的消防員查詢,為何現場沒有警察,消防員表示他們也不知道,「我們都想有警察在」。
00:40 ,端傳媒記者向現場的消防員查詢,為何現場沒有警察,消防員表示他們也不知道,「我們都想有警察在」。攝:林振東/端傳媒

01:00 防暴警察到場 白衣人士在南邊圍村集結

多名白衣人士在南邊圍村集結,期間一批黑衣市民嘗試入村,被多名白衣人士驅趕,其中一人面部受傷。

大批防暴警察從靠近南邊圍村的馬路走樓梯上了元朗站大堂,端傳媒記者跟隨隊尾上去,大堂這時候沒有白衣人也沒有普通市民,數十名警察突然在大堂列陣駐守,數十米遠處只有傳媒記者,端傳媒記者在隊尾問一名警察,「上來大堂計畫做什麼」,警察回答:「不知道,我們同你一樣,都是剛剛上來。」

列陣駐守約10分鐘後,防暴警員隨後離開大堂,走去南邊圍村停車場對出的地方,並派出部分人入村,記者跟隨但被白衣人指罵,警員勸喻傳媒離開。

02:15 警方原地不動 截查市民 白衣人士繼續集結

端傳媒記者在現場直播,南邊圍村入口處,數十名防暴警察原地待命,他們手持圓盾、長盾,穿戴頭盔及黑色背心。與此同時,與入口處相隔約三百米距離的南邊圍村裏,視線可見有約上百名白衣人士集結,他們當中有人手上持有長條形物件,離遠可清晰聽見鐵通類物件及玻璃樽拖地、摩擦的聲音。

02:30,防暴警察一直在村口處原地不動,又截查在附近街道停留或經過的市民。
02:30,防暴警察一直在村口處原地不動,又截查在附近街道停留或經過的市民。攝:林振東/端傳媒

防暴警察一直在村口處原地不動,又截查在附近街道停留或經過的市民。端傳媒記者嘗試上前拍攝截查過程,聽到警員查問其中一名被搜查的市民,市民稱因為見到元朗有人被打所以到場查看,警員說:「哇你咁快過到來嘅?你咁快過到來嘅?你話住香港仔喎?你過來做咩呀咁?(哇你這麼快能過來?你這麼快能過來?你說住香港仔?你做來幹嘛啊?)」另一名警員隨後驅趕記者,稱截查「involve privacy(涉及隱私)」,說記者有機會拍攝到身份證,要求記者離開,並查詢記者來自哪間傳媒。後再有另一名警員上前,對記者說:「乖啦,合作啦,姐姐仔,好冇?」記者表示不可能拍到身份證,再次詢問為何不能拍攝,警員最後不予回應。

02:27 市民挑釁 白衣人衝上前 被警方呼籲

有市民在遠處呼喊挑釁南邊圍村集結的白衣人,數名白衣人突然衝上前,兩名防暴警察過去調停,期間拍打白衣人肩膀,白衣人其後返回南邊圍村。

02:28,有市民在遠處呼喊挑釁南邊圍村集結的白衣人,數名白衣人手持棍棒突然衝上前,兩名防暴警察過去調停,期間拍打白衣人肩膀。
02:28,有市民在遠處呼喊挑釁南邊圍村集結的白衣人,數名白衣人手持棍棒突然衝上前,兩名防暴警察過去調停,期間拍打白衣人肩膀。攝:林振東/端傳媒

03:30 警方進入南邊圍村搜查 傳媒無法進入拍攝

數十名防暴警察及便衣警員從村口位置沿樓梯下去,在離白衣人士集結處約一百米左右停下,防暴警員列成防線,大批便衣警員進入村內,防暴警員在外圍戒備。有警員進入村內鄉公所調查,並在停車場搜證,用電筒照車底,搜出大批鐵枝,地上亦留有木棍、口罩。

傳媒記者被要求留在警方防線後面,不能入村拍攝。

03:30,南邊圍村外布防近三個小時的警察開始入村,過程未有遭遇村口一眾白衣人的反抗。
03:30,南邊圍村外布防近三個小時的警察開始入村,過程未有遭遇村口一眾白衣人的反抗。 攝:林振東/端傳媒

04:00 白衣人士從警方防線前離開 駕車加速衝向記者

有十幾名白衣人士步出,在警方防線前面經過,然後大批記者上前追訪,白衣人士拒絕回答,上車離開,其中一架車為中港車牌,另一架車則在發動後,突然加速駛向記者,記者後退,車輛揚長而去。

記者追問在旁的一名警員,對白衣人是否有拘捕計畫、是否看到白衣人士駕車加速衝向記者,警員一併拒絕回答。

凌晨4點半,警力撤退。凌晨5時,警察在現場通報,稱沒有發現白衣人有攻擊性武器。

04:16,警方在村內調查,檢示地上的鐵棍。
04:16,警方在村內調查,檢示地上的鐵棍。攝:陳焯煇/端傳媒

(實習記者楊小川對本文亦有貢獻。) (尊重受訪者意願,Kenny、阿瑩、林傑及子明均為化名。)

2017年7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但本文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你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瀏覽更多深度內容。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