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陳方隅:蔡英文為何勝出?後續影響是什麼?

民進黨初選結果公布,事前不被看好的蔡英文為何能從谷底反彈,重新取得參與2020總統大選的門票?


2019年5月1日,勞動節期間,有參與者持有2020年的潛在總統候選人包括郭台銘、韓國瑜、蔡英文、賴清德、柯文哲和王金平等紙牌出席活動。 攝: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2019年5月1日,勞動節期間,有參與者持有2020年的潛在總統候選人包括郭台銘、韓國瑜、蔡英文、賴清德、柯文哲和王金平等紙牌出席活動。 攝: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幾經波折,民進黨總統大選初選在六月十三日公布了民調結果,蔡英文總統以35.7%的支持度,勝過前行政院長賴清德27.5%。蔡英文同時五個機構的民調中,都打敗了「假想對手」韓國瑜及柯文哲。這是從去年1124地方選舉大敗以來,蔡英文的民調支持度最高的時刻。為什麼她得以在初選勝出?或者放到更大的脈絡裡來問:為何蔡英文的支持度可以在短時間內谷底反彈?

蔡賴之爭:核心支持者的歸位

首先來看的是民進黨初選本身。蔡和賴兩個人不管是在形象、行事風格、出身經歷、以及核心支持者方面,都呈現截然不同的樣貌。在唯一的一場政見發表會上,對照過去兩人的演說內容、風格及政治展演內容來看,賴清德的口條與演說功力是比較好的,大學教授出身的蔡英文保持一貫的「謹慎」風格,或者更直白地說,就是「念稿」和「無趣」。

蔡的說話風格沒有辦法打動那些遠離城市的、教育及社會階層沒這麼高的民眾;賴的問題則是無法吸引年輕族群的支持。這可以從初選民調結果中看出:20-29歲族群蔡贏賴24.8%,30-39歲蔡贏賴15.3%。在各種造勢場合的支持者組成就可以看出端倪,不管是在校園、大街、商圈等不同地方舉辦的活動,像是簽書會或演講,賴的支持者年齡都比蔡還要高出許多,他主要的講話方式和內容很合乎資深支持者們的喜好,但在年輕族群之間的共鳴比較有限。

另一方面,在「空軍」,也就是形象的經營上,賴清德打得很吃力,而這剛好是現在執政團隊(尤其蔡英文和蘇貞昌)的強項。

在初選期間,在網路上面稍微具有聲量的粉絲專頁、各大公民團體的參與者(例:提倡人權、女權、平權或社福的團體)、許多具知名度的「網紅」(例:財經記者胡采蘋,作家朱宥勳),幾乎可以說是一面倒地支持蔡英文。從賴清德投入初選以來就不斷有人公開表態,為蔡英文拉票。最有趣的是,許多跟政治事務相關性比較低的專頁或者「網紅」們,也都是以支持蔡的居多,例如談論美妝為主,有18萬粉絲的「波痞到底是在幹嘛?」;以及80萬絲,開團購公司的「486先生」,都曾公開挺蔡。這類支持者的發言往往會著重在蔡英文對於「性別平等」的意義,希望社會打破性別刻板印象;或者是從捍衛主權的角度切入,提到和中共打交道必須要很小心謹慎,拒絕「為了賺錢而不要講話得罪中共」這種作法。這顯示蔡英文在吸引「非傳統民進黨支持者」、或者所謂「淺綠」或「淺藍」選民方面的能力比賴清德還要好。甚至,還有幾個挺柯文哲色彩鮮明的專頁,例如最近「小聖蚊的治國日記」表態,有10萬粉絲;再早一點的如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也都出面支持蔡英文。這當中,堅定對抗中國野心是其中一大關鍵,賴清德參選時間比較倉促、團隊還沒有完整成形,也是常被提到的理由。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與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中)同台。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與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中)同台。攝:陳焯煇/端傳媒

而賴清德的核心支持者在網路上的聲量並沒有這麼高,他們通常被稱為「深綠獨派」選民,一般而言他們對「中華民國」這個體制或符碼比較不認同,認為「中華民國」存在於台灣全無正當性,台灣應該要儘速建立一個新國家。表態支持賴清德的公共知識份子們(例:李遠哲,賀德芬),也常被媒體冠上「資深選民」或「獨派大老」等稱謂,吸引到的年齡層比較大。賴清德有一個和蔡英文最大不同之處是他主張要特赦陳水扁,這個立場能吸引部份民進黨支持者的強烈支持,但也會引起許多非民進黨支持者的反感。扁案的問題其實並不只是特赦與否這麼簡單,還包括司法程序等方面,但在短時間內很難說明與論辯清楚,這對賴來說是很不利的局面。

儘管支持者政治光譜上的位置沒有好壞之分,但支持群眾的組成會顯著影響候選人的動員方式和形象。賴清德的支持者形象是會讓蔡英文被認為是在統獨光譜上靠向中間的位置(參考筆者的研究),有助於蔡吸引中間選民的支持。然而,賴清德能夠觸及到的非網路族群可能是比蔡還要更高,在台灣南部的「廣播電台」網絡當中,賴的聲量也遠高於蔡。

從民進黨黨內來看,目前最具政治能量的要角們,也是挺蔡的人遠多於挺賴的。例如:桃園市長鄭文燦或許是目前縣市長當中最具聲望者,他發表了挺英的四個理由,呼籲支持者挺蔡。民進黨六席縣市長當中,台南市長黃偉哲及屏東縣長潘孟安兩人在初選保持中立,另外四人表態支持蔡。另外像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府祕書長陳菊等人,黨內要角多半支持蔡英文繼續爭取連任;22位地方黨部主委19位挺英;在黨中央最高權力機構中執委21席當中,只有立委林俊憲一個人屬於賴清德陣營,權力平衡的狀況倒向一邊。

這或許也是「現任者優勢」的一環,畢竟,對民進黨來說,為黨的執政路線辯護,就等於是為蔡英文的路線辯護;換掉主帥的話等同於否定自己過去三年來的大方向。對挑戰者來說,他必須要證明自己能夠做得更好,同時也必須告訴人們自己已經擁有一個足以應付大選的團隊,必須要論證的事情比較多。而在這段時間內,人們通常會認為,賴清德在許多重大政策方面的立場,和蔡英文並沒有太大的不同,而蔡方面則是擁有整個執政團隊的支持和既有的團隊在運作,對支持者來說的可信賴度會比較高。

從過去一段時間的民調我們可以得知,蔡英文在泛綠選民當中獲得較高支持,而賴清德獲得部份泛藍群眾的支持,這是由於現任者必須承擔較多對現狀不滿意的批評。同時,泛藍陣營的媒體名嘴以及政客們,有許多人大力呼籲支持者表態支持賴清德,甚至有國民黨立委陪同賴清德掃街拜票;而賴的競選策略更是去參加許多立場明顯偏向泛藍的政論節目接受訪問,希望藉泛藍選民之力拉抬自己的民調。然而,最後這樣的藍營策略性表態並沒有影響結果,或許可以說是因為民調進行的時候,並不會清楚讓接電話的民眾知道這是在進行初選,同時由於問卷題目會隨機排序,所以降低了策略性投票的影響力。

蔡英文「撿到槍」?

除了與挑戰者賴清德相比之下的背景優勢,蔡英文在這幾個月內的民調支持度觸底反彈,還有幾個重要的原因。

2019年3月21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台北民進黨總部登記成為2020年總統參選人。

2019年3月21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台北民進黨總部登記成為2020年總統參選人。攝:Sam Yeh/Getty Images

首先最重要的是中國因素。

習近平在1月2日時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談話,提出九二共識就是追求國家統一、追尋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蔡英文馬上以堅定的態度發表聲明,回應說台灣人拒絕一國兩制。這是她支持度反彈的轉捩點。當時人們以「撿到槍」來形容蔡,一時之間開始扭轉她被視為「過度謹慎」的形象。自此之後,國際議題,尤其是中國相關的議題開始發酵。1124地方大選後的最新政治局勢是,國民黨的縣市長們紛紛強調九二共識、許多潛在總統候選人提出要跟中國簽「和平協議」以及建立「自經區」;非洲豬瘟的爆發威脅著台灣即將除疫且可恢復外銷(1997年爆發口啼疫)的豬肉產業;中美貿易戰的幾個重要進展持續發生(包括加關稅,制裁華為);以及香港所發生的幾個大規模集會,在在讓中國因素成為人們所最關注的議題。台灣政府的堅定態度開始讓擔心中國對台灣負面影響的人們集結起來。

同時,整個台灣社會對中國因素的警覺心在這半年內是快速變化的。中研院社會所「中國效應專題研究小組」一直都有追縱人們在兩岸關係當中對於「經濟利益」與「國家安全」的選擇。過去人們一直都是選擇經濟利益多過於國家安全,但在今年二月份的調查,不只出現逆轉,而且重視國家安全的比例,劇升至58.3%對31.3%的大幅領先。根據吳介民研究員的說法,「這顯示出近年美中對抗、貿易戰、科技戰、5G競爭、甚至是這幾天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全球氛圍下,台灣選民的總體價值判斷已經導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反送中運動的大規模集結(6/9)發生在初選前夕,再次提醒人們中國因素的重要性。從轉貼相關訊息的人們態度,以及港人湧入蔡英文社群網站帳號上留言的狀況來看,蔡英文在中國因素的議題上已經是具有堅定鮮明的「對抗中共破壞民主」的形象。同時,在初選前夕,年輕人發起了募資登廣告的行動,從人們的留言來看,挺蔡英文的理由大多數都跟守護主權相關

第二是美國因素。

台美關係是台灣最重要的對外關係。美國官方已經有多次直接提到台灣在民主政治上扮演的重要角色(例如副總統彭斯於Hudson Institute的演講:「台灣對民主政治的擁抱,為所有中國人民指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甚至美國在台協會現任或幾位退休官員都曾明確表示對蔡英文許多方面的肯定,這些都有助於蔡鞏固守護主權這樣子的形象。

台美關係在近期有許多實質的進展。包括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正名為臺灣美國事務委員會、軍購模式漸漸常態化(提出程序和其他國家一樣,並由五角大廈公布軍售合約;不再是過去那樣的包裹出售)、AIT發言人親自證實陸戰隊早已駐軍台灣、台灣的官員可以和美國官員共同出席公開活動、台灣官員訪美可以在白宮及國會等處公開打卡、軍人可以著軍服參與美方的訓練活動等等。這些事情背後代表的是美國肯定台灣的外交政策,並且也大力支持雙邊關係的進展。

賴清德所提出的外交政策和蔡英文並沒有不同,且由於外交國防是總統專屬的權力,因此這些外交進展的得分都會算在蔡的身上,這也是現任者優勢的一環。同時,美國因素和中國因素是互相影響。近期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和政策正在進行大幅度的調整,中國開始被視為對民主政治和區域穩定的威脅者;於此同時台灣的外交政策也調整得宜(揚棄過去對「一中原則」的堅持,不再事事都以追求中國善意態度為優先),可以鑲嵌進美國的「印太戰略」當中,所以才能夠獲得美國的信任。這些都是蔡英文被許多人認為可以守護主權的原因。

第三是「空中部隊」的全面升級。

選舉時需要空軍(宣傳和形象牌)和陸軍(組織,人際網絡,掃街拜票和各種參訪行程)。前面提到「空軍形象牌」是現在蔡英文以及蘇貞昌內閣的強項,然而,這也是從今年以來才開始的改變。過去三年來蔡政府推出許多重大的改革方案,但蔡英文本人卻鮮少站到第一線面對爭議,許多修法也造成支持者與反對者兩面都不討好的狀況(例如:勞基法修法)。我們可以說 ,整個民進黨本身失去了回應民意、與民眾溝通的能力。1124敗選之後的宣傳策略才開始做調整,而蘇貞昌接任行政院長之後,更讓人明顯感覺到政府部門的政策宣傳以及溝通方式出現重大改變。例如,許多部會都推出簡單易懂的圖、文、甚至是影片,來宣傳政策。蔡英文的社群網路經營方式也開始有更多元的發展(在FB和IG上面,快速地以圖文方式回應社會上的議題;例如常直接回應在野黨政治人物對政府的批評),而她與許多不同的youtuber或者插畫家們的合作內容(例如:博恩夜夜秀;和「館長」拍攝莒光園地;A Ray 不要玩總統)往往造成非常廣泛(高達數百萬次)的點閱和分享,觸及到許多政治取向不同的民眾。

第四是「自由派」選民集結。

1124地方選舉以及幾個重大公投案,是民進黨政府的重大挫敗,這其中包括了七百多萬票(甚至比過去好幾次當選總統的票數還高)通過的反同志團體的公投案。蘇貞昌內閣提出了《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這是以技巧性的手法將同性婚姻「超連結」到民法,既可以符合司法院釋字748號的「平等保障」要求,也可以符合反同團體提的公投當中要求以民法之外的專法來保障同性婚姻。在法案攻防的過程中,蘇貞昌的幾次發言以及積極態度是最終說服有疑慮的黨團立委們的關鍵之一。

這個法案最終在5/17三讀通過,5/24,台灣正式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並且成為全世界的報導中心。之前法案的進度停滯,而在反同公投通過後,挺同方又遭受重大打擊,有許多人對蔡政府的緩慢作為很不諒解。這次蔡英文政府力推法案過關,兌現了競選承諾,這也讓許多網友們湧入臉書道歉。台灣達成了這樣子重大的里程碑,又受到全球的關注,自由派、倡議平權運動的人們,自然會非常願意對蔡英文表達支持。

尋求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確定以3254票,小於千分之三的得票差距擊敗國民黨提名的丁守中,連任台北市長。

尋求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確定以3254票,小於千分之三的得票差距擊敗國民黨提名的丁守中,連任台北市長。攝:陳焯煇/端傳媒

第五是台北市長柯文哲。

柯文哲一直都是在總統大選民調當中的重要競爭者,而且調查通常會顯示,他在年輕人當中的支持率很高。四年多前,是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獨排眾議,禮讓柯文哲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台北市長,而在對國民黨不滿意的選民們集結之下,他成為了以政治素人身份從政的政治明星。支持蔡與支持柯的人們,其實是有高度的重疊(年輕族群,且自我認同偏向台灣認同),但是在這段蔡英文被認為「撿到槍」的時間,柯文哲不斷地發言傾向中共那一方,例如一直強調兩岸一家親、不要挑釁中國、蔡英文答中共考卷不及格,甚至還在中共官方經營的「中評社」上面發表他的兩岸論述,內容強調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我們不要親美等等,這些論調完全貼近了國民黨的論述方式,這樣的策略或許有助於他吸引泛藍選民的支持,但也一再幫助蔡英文鞏固了「守護主權」、唯一能夠有效回應中國滲透的領導人這樣的形象。

柯文哲在許多重大議題上面的游移不定,特別是對中國的態度。同時不斷地攻擊民進黨政策、在美國演講時透露自己同婚投反對票(贊同反同團體提案)、失信於人並得罪了海外的台僑團體和FAPA這樣子有名望的NGO,這些行動和發言一再地把自己的形象和蔡英文區別開來。蔡英文是檯面上的候選人當中,最明確反對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的人。在這方面賴清德的立場雖然與蔡沒有差別,但他一來沒有現任者優勢,二來沒有擔任過外交或國安相關職位,且已經離開執政團隊,柯文哲的「助攻效應」,自然大半落在蔡英文身上。

初選之後,大選才是關鍵

民進黨初選最終仍然是走到了雙方必須短兵相接的對決。蔡與賴雙方的支持者都動員了起來,一方面是好事,因為代表著支持民進黨(或反對國民黨)的人們正各自匯聚能量,從1124地方選舉當中回過神來。黨內初選獲得的關注度很高(許多人動員等電話、接電話),這恐怕並不常見。但一方面也代表著深刻的考驗,尤其是初選競爭之下,蔡賴支持者都無法避免地對對手陣營有許多攻擊性的言詞。之後要如何整合雙方截然不同的支持者群眾,考驗蔡賴兩個人、以及民進黨中央的智慧。

可以確定的是,民進黨黨內初選由蔡英文勝出,且差距比大家預期的還要大(相比於近期的各項媒體民調),這樣的結果有助於提升蔡的個人威望,並有助於提升後續黨內團結的動能。

需特別注意的是,初選結果跟最後的大選結果完全沒有任何關聯。例如,2011年蔡英文與蘇貞昌進行黨內初選,同樣是以對比式民調決勝負,而對比的對象當然就是爭取連任的馬英九總統。當時,蔡蘇兩個人的民調都比馬還高,最後的結果大家也都知道(馬勝蔡80萬票、約6%)。黨內初選有匯聚支持者以及動員的效果在,所以民調支持度會衝高;另外,關於抽樣的方式(尤其手機民調的比例和抽樣方法)也有許多討論空間,不見得可以代表真實狀況。即使抽樣方式能做到完美,民意其實是如流水,幾個重大議題出現很可能就會有很大的波動,距離大選還有六個月(且國民黨還沒決定候選人,人氣很高的柯文哲也還沒決定要不要選),最後大選結果還在未定之天。

有一個重要觀察指標是來自無特定政黨認同的所謂「中間選民」。從2016年以來,許多學術調查發現,自我認同是國民黨或民進黨兩大黨的支持者比例,開始低於50%,這次民調當中的態勢也是如此(都不支持+支持柯文哲的比例,分別是蔡韓柯對比下的四成,和賴韓柯對比下的五成。由於蔡與韓的支持者不可能全數都是來自兩大黨的支持者,所以基本上可以確定大約有一半或以上的選民其實並不喜歡兩大黨)。在大選的時候,除了鞏固核心支持者之外,誰能取得高達五分之一比例尚未表態選民的支持,甚為關鍵。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