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最後一個月:台灣同婚將上路,跨國伴侶「一國三制」未解

台灣同志婚姻合法化在即,台灣人的外籍伴侶也能一併歡喜成婚嗎?答案會因為「外配」的國籍而大不相同。


Hannah(右)跟Zach(左)將於五月結婚。 攝:陳焯煇/端傳媒
Hannah(右)跟Zach(左)將於五月結婚。 攝:陳焯煇/端傳媒

距離台灣同婚合法化的日子倒數一個月,當台灣情侶準備喜迎婚禮的同時,另一半是「非台灣藉人士」的同志,卻多數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因為在台灣,要在5月24日之後「與外國同志伴侶結婚」是否可行,必須視你究竟愛上哪一國人而定。而與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同志伴侶談婚論嫁的台灣人,更將會體驗在中華民國國境之內有「一國三制」的奇妙同婚規定。

與日本人交往的盈任,就經歷了一場美麗的誤會。「我們本來以為5月24號之後就可以結婚了,沒想到外國人竟然有這麼多麻煩,噢。」兩人語氣難掩失落,但仍然期待,「之後等政府給配套吧!應該是會給的!」

兩人參加同志圈的排球比賽相識,一開始az就喜歡上盈任,問他「你喜歡哪一種男生?」盈任答「要高的。」az心想「那可以,我有機會。」未料盈任一開始卻婉拒了他的追求,「一開始不覺得他是我的菜啊,以前年輕對戀愛有很多想像嘛,想要高、要帥、要身材好,認識他以後才知道,可以一起生活的感覺比較重要。反正老了以後大家的肉都會鬆、會垮,可是一起生活的感覺是不會改變的。」

生活,是隨交往衍生的課題。相識之前,az已經在台灣教日文,也喜歡台灣人的個性,「台灣很熱情,跟日本人在一起我壓力很大。」兩人交往後,az更確定自己要在台灣生活,「要我當台灣人(歸化台灣國籍)也可以,我很願意當台灣人。」

盈任倒是不贊成他這樣做。「我不會希望他放棄日本國籍,因為不希望他跟家人變成不同國家的人,而且台灣狀況這麼不穩定,萬一被統一了怎麼辦?我不會想要他為了我,放棄自己穩定的國籍。」

az(右)與盈任(左)在排球練習後為彼此抹汗。
az(右)與盈任(左)在排球練習後為彼此抹汗。攝:陳焯煇/端傳媒
az與盈任同樣喜歡排球,相逢於排球比賽中。
az與盈任同樣喜歡排球,相逢於排球比賽中。攝:陳焯煇/端傳媒
任盈在排球場上。
盈任在排球場上。攝:陳焯煇/端傳媒
az與盈任每周也會一起打排球。
az與盈任每周也會一起打排球。攝:陳焯煇/端傳媒
az與盈任。
az與盈任。攝:陳焯煇/端傳媒

Hannah跟Zach的故事,就有些微不同。在跟Zach相戀之前,Hannah拿著工作簽證在台中教英文,原本只打算教兩年就回美國,行李都已經開始打包了,卻為了Zach留下。兩人是從網友發展成的情侶關係,2016年底,她們在交友網站「ok 邱比特」上認識,一開始兩人只是尋找朋友,兩人各自有伴,只是從聊天開始的友誼。直到兩人聊了半年、各自與女友分手,才決定在台中見面。

「當時,我的貓咪不見了,她替我一起找,最後找到的那一刻,我心想:天啊,我好喜歡這個人。」Hannah甜蜜地說。

Hannah原本拿的是工作簽證,中間一度在北教大進修,改拿學生簽證,現在已離開北教大,以線上課程方式進修,又必須找份工作,以持工作簽證留在台灣。在工作、學生簽證轉換的過程中,她必須不斷出境以符合相關記錄,曾經去釜山、香港等地來維持出境記錄,「選擇這些地方,純粹就是看機票便宜,或者剛好有免費的機會可以到其他地方去,我們只是要出境記錄而已。」

等到5月24日之後,兩人很快就會去登記結婚。「對於我來說,這代表我可以自由地去移動。我想去美國就去美國、想在台灣就在台灣,不必為了居留問題而一直待在台灣,或者勉強自己去其他國家,只為了有出境記錄。我想要有這份自由。」Hannah說。

Hannah手上的紋身。
Hannah手上的紋身。攝:陳焯煇/端傳媒
Hannah(右)跟Zach(左)於家中沙發。
Hannah(右)跟Zach(左)於家中沙發。攝:陳焯煇/端傳媒
Hannah和Zach臂上有相同的紋身。
Hannah和Zach臂上有相同的紋身。攝:陳焯煇/端傳媒
Hannah和Zach將於5月24日登記結婚。
Hannah和Zach將於5月24日登記結婚。攝:陳焯煇/端傳媒
Hannah和Zach的家貓。
Hannah和Zach的家貓。攝:陳焯煇/端傳媒

跨國婚姻「境外面談」制度,恐卡死部分跨國情侶婚姻

分隔兩地的戀人,煩惱其實都十分相似,憂傷並不獨屬於同志伴侶。但在5月24之後,因為世界各地的同婚合法化程度不一,這些戀人將因為配偶的國籍,而可能各自有不同的命運。若依目前法令來看,Hannah與Zach幾乎是毫無懸念地可以伴侶婚姻登記,但盈任與az的命運仍屬未知,非常可能受限於日本國內法令問題,而無法立刻順利成婚。

依台灣《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規定,「婚姻之成立,依各該當事人之本國法。但結婚之方式一當事人一方知本國法或依舉行地法者,亦為有效。」按照《涉外法》相關規定,未來跨國同志伴侶,將會有兩種不同的命運。如果你交往的對象是「同婚已合法」的26國人士(如美國),問題較小,可以開始著手辦理結婚;但若交往對象非這26國國民(如日本),仍有重重問題,必須等待相關細則解套。

另外,在現行婚姻移民制度上,台灣訂有《外交部駐外館處辦理外國人與我國國民結婚申請來台面談作業要點》,即對特定21個國家設有「境外面談」制度。在過去的異性戀婚姻制度中,只要當事人一方屬於該21國國家的國民,雙方就需要先完成當地的結婚登記,向台灣在當地的駐外使館提出文件驗證與申請面談。

這21個國家是:印尼、菲律賓、越南、泰國、柬埔寨、斯里蘭卡、印度、緬甸、奈及利亞、蒙古、哈薩克、白俄羅斯、烏克蘭、烏茲別克、巴基斯坦、尼泊爾、不丹、孟加拉、薩內加爾、迦納、喀麥隆。

在過往異性戀婚姻的經驗中,「境外面談」手續大約需要半年以上時間,雙方必須花費高額的兩地往返費用。在面談制度中,若是夫妻回答不一致,面談官便可能以假結婚為理由,面談官則可能否決申請。

這一針對特定國家的「境外面談」制度,起源於2005年的「美國人口販運報告」。在報告當中,其將原本列於第一級安全名單的台灣降級,列為觀察名單。台灣政府對此很快提出因應措施,參考內政部列出的「高風險國家清單」,針對當中有安全、移民風險及「在臺違常紀錄嚴重」之國家,21國名單開始逐步形成,至今尚未取消。在蔡英文政府推廣「新南向政策」時,人權團體便曾批評,名列「新南向」重點國家的印尼、菲律賓、越南等國國民,若想以配偶身分來台,卻仍必須通過境外面試制度,質疑政府對於新南向的政策誠意不足。

換言之,於異性戀婚姻中,這些對於跨國婚姻的諸多門檻與限制早已飽受批評。只是在同性婚姻中,加上了在「原國面談」的項目,而在當前制度下,這21國都沒有承認同志婚姻,根本不可能在母國以「要與台灣的同性伴侶結婚」為由,辦理「婚姻面談」,若台灣方面不提出配套措施,這21國的同志伴侶幾無與台灣人結婚的可能性。

兩岸特殊處境下,同婚的「一國三制」

隨著兩岸交流日漸頻繁,許多中、港、澳地區居民也與台灣人譜出同志戀曲。但,在特殊的政治條件下,若伴侶是中國籍人士,或是香港/澳門永久居民,5月24日之後的「完婚路徑」可能又大不相同。

截至目前為止,台灣相關部會對於這些問題的口徑一致,就是「後續會再由主管機關為相關配套之通盤檢視,亦會配合辦理併同檢視該條例所涉相關規範。」但若先以「台灣、中國大陸」異性戀情侶作為假想,則未來的兩岸同志伴侶,有可能必須面對以下處境:

圖為大陸配偶申請來台依親居留現制。但在大陸同婚未合法的情況下,陸方不可能核發結婚證,524台灣同志婚姻合法後,陸委會需有配套因應相關需求。

圖為大陸配偶申請來台依親居留現制。但在大陸同婚未合法的情況下,陸方不可能核發結婚證,524台灣同志婚姻合法後,陸委會需有配套因應相關需求。圖:端傳媒設計部

亦即,兩人必須先在中國結婚,拿到了中國政府核發的結婚證,再前往海基會驗證。驗證完畢之後,再回台灣向移民署申請跨國團聚。移民署會發給陸配一張「單次許可」,是一張為期一個月的簽證,必須拿著這張簽證,才能辦理結婚相關事宜,若以旅遊、就學等其他名義申請的簽證,無法辦理結婚相關手續。

接下來,雙方就必須拿著這張單次許可證,一同自台灣離境,飛往中國,再一同入境台灣。如此折騰的程序,是因為台灣現行制度對陸配入境採取「機場面談」規定,必須要伴侶雙方一同入境台灣,在機場與移民署官員面談。面談過後,移民署若判斷雙方並無假結婚之嫌,便會當場加開一張為期六個月的簽證,雙方便可合法以「辦理婚姻手續」名義入境,正式開始辦理結婚居留等相關事宜,且仍未必保證可以順利取得居留資格。

假設在「機場面談」這關便沒有通過,將會有兩種情形。其一,是為期一個月的「單次許可」仍然有效,陸藉伴侶仍可在台灣停留一個月,但不能著手辦理居留證,之後仍須返回大陸,重跑一次程序。其二,通常是被認定「假結婚」嫌疑重大者,將直接被原機遣返。必須再等待三個月,重頭跑起以上程序。

如此複雜的制度,早已在許多異性戀兩岸伴侶之間引起怨言。2017年,台灣監察院曾經就此進行調查,質疑移民署對陸配採取如此嚴格的面談制度,或有損「家庭團聚權」,有侵害人權之疑慮。

當年,監察院在調查報告中嚴肅指出,中華民國「依其固有之疆域」,中華民國人民(此處亦包含大陸地區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也規定,「結婚或兩院離婚之方式及其他要件,依行為地之規定。判決離婚之事由,依台灣地區之法律。」但在現行狀況下,陸配權利卻低於特定21國之外配,監察委員認為,這「違反《憲法》第7條平等原則。」

但當時的主管機關內政部移民署,也搬出《憲法》,主張嚴格的陸配面談機制有其必要性。移民署搬出2005年修訂的《憲法》增修條文,當中如此明文規定:「(中華民國)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而「《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即為規範國家統一前,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及其他事務,所制定之特別立法。」移民署論述,根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相關規定:「大陸地區人民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進入臺灣地區。」此一限制乃是為「確保臺灣地區安全、民眾福祉暨維護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所定之特別規定,目的合理正當。」

移民署的制式文書內對「陸配」的想像,源自於兩岸的敵對狀態,也源自於過往的經濟差距。2000年,在相關法令的立法理由中,立法院曾經如此提到:「大陸地區人民與臺灣地區人民結婚,依法在臺灣地區停留期間內,基於社會安定及人道考量,宜允其在臺灣地區工作。惟因兩岸經濟水準仍有差距,爰於第二項規定主管機關為前項許可時,應考量臺灣就業市場情勢、社會公益及家庭經濟因素,俾就前項申請人之資格、工作範圍及數額等加以適當之限制。」

但自2000年以來,時移事往,來台居留的陸配人數,也在逐年緩步下降。根據相關統計,2011年陸配依親居留、長期居留或定居核准人數分別為12,117人、7,494人、7,602人,人數仍屬眾多;在此之後,便逐年下滑,2015年來台的陸配人數,已經降至依親居留8,436人、長期居留6,530人、及定居4,747人。也就是說,若同志婚姻下的「陸配」要類推適用兩岸異性戀婚姻的規定,除了會遇上「大陸同婚未合法、無法先在當地取得結婚證」的處境之外,還必須面對一套過時的兩岸婚姻法規,其快速「過時」的主要原因,即是兩岸經濟差距逐年縮小、兩岸政治情勢隨政黨輪替而時起時落,相關法規尚未隨之修正,恐怕無法不足以應付當今「兩岸同婚」的真實場景。

2019年4月13日台南彩虹遊行。

2019年4月13日台南彩虹遊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而從「陸配」問題,台灣法令也必須再一次直面憲法所揭櫫的兩岸處境:按照中華民國《憲法》規定,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領土,只是台澎金馬屬於「自由地區」,而其他地區則是「大陸地區」,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大陸人民既非「外國人」也非一般的「本國人」,而是「大陸地區人民」。接下來,這樣的規定也將再次適用在同志伴侶身上。

而若台灣同志的另一半是香港、澳門的居民,卻又必須回到《涉外》相關法令處理。因為按照《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38條,「民事事件,涉及香港或澳門者,類推適用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如此一來,香港、澳門地區便算進「同婚未合法化國家」行列內,未來也將適用相關配套措施。在這一次的同婚立法過程中,台灣未來對於「中華民國大陸地區、港澳地區」居民採取的不同措施,將再次落實了「中華民國體制」下的「一國三制」框架。

而有部分預定來台結婚的香港人,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簡稱BNO),因英國屬於26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之內,不少台港伴侶抱著一絲希望,若台灣能認定持有BNO的香港居民也可以適用英國國民的待遇,他們便能在5月24日後順利結婚。但經《端傳媒》詢問陸委會後,得到的回覆是「BNO是在香港主權移交之前,英國簽發給香港居民的護照,但未賦予英國之居留權,與英國公民有別,爰倘具有香港永久居留資格,且未持有BNO以外護照者,依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4條第1項規定,仍屬香港居民。」斷絕了台港同志伴侶的希望。

為了在複雜的法律迷宮中找到結婚的可能,同志伴侶的陳情不絕如縷,但官方各單位的回覆也嚴絲合縫,不願鬆口。不過,針對陸、港澳與其他國家的同志伴侶來台結婚問題,相關單位都承諾「一定會提出配套措施」,讓大家可以來台結婚。換言之,一切都要等到5月24日之後,配套措施出爐,才能讓跨國同志伴侶心中的大石真正落下。而在這些跨國伴侶「來台結婚」的過程中,台灣奇特的國際地位與兩岸關係,也於制度語言中被再次確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同性婚姻 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