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

金像獎新晉導演陳小娟:行業艱難,不能只是捧紅一個導演

《淪落人》在各大獎項中斬獲頗豐,陳小娟只是謙遜回應:「實在一點說,上年電影產量也沒有很多。」


新進導演陳小娟以首部長篇作品《淪落人》獲得今屆電影金像獎八項提名。 攝:林振東/端傳媒
新進導演陳小娟以首部長篇作品《淪落人》獲得今屆電影金像獎八項提名。 攝:林振東/端傳媒

很少有導演像陳小娟這般笑容燦爛,就像《淪落人》中的何文田愛民邨那樣風和日麗。 她在金像獎前呼聲甚高,昨晚一如預期拿下新晉導演獎,《淪落人》也斬獲三個獎項。隨電影而逐漸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她,棄商投身電影的道路總是受人談論, 而一次映後談中,她淡然說:「這個行業的艱難,很多人一直提醒我。進入之後發覺,機會還是有的,但當然要好好把握。」

寫計劃書不如寫劇本

陳小娟自小跟母親和姐相依為命,也在愛民邨成長,雖然自小喜歡寫劇本, 但讀書時選修的,卻是香港中文大學環球商業系。她形容畢業後找工作是一個非常迷失的過程,很多時候只想快點有offer,沒有想太多自己適合什麼。最後,她找到一份人人羨幕的MT(Management Trainee)工作,落實到前線部門,終於要面對客人,要推銷也要計數,然後每晚加班寫計劃書。這令她頓然發覺:「我想寫的是劇本。」然而,當日這份工作卻也令她學到做人處世,知道許多事不可獨行獨斷,學得團隊需要溝通,如何去領導團隊,凡此都應用到今日。所以她說:「有機會,我可能也會寫銀行題材的電影,尤其近年觀眾都喜歡金融劇,而且我發覺銀行中的權力鬥爭,其實都像宮鬥劇。」

毅然放棄工作, 就立即報讀浸會大學電影電視碩士, 她直言:「讀書是為了入行,這不是可以在JobsDB(香港求職網站)找到的工作。除了認識行內人,至少也認識了一班共同有創作熱誠的人。」誰知入行伊始, 她就在編劇協會擔任秘書,慢慢認識一班前輩。從資料搜集到助理編劇,她都一一接下,打下紥實的編劇基本功。她用踏實樂觀的態度去尋夢,而這也貫穿作品,滲透進觀眾心底。電影角色生命中都有各種苦難,卻沒有煽情語調,儘管還是會受到溫暖的觸動。 有觀眾表示,電影經已看了好幾次,還是感動,令他在人人都覺得「香港電影已死」之際,見到香港電影的曙光。

首部長片作品有陳果任監製、黃秋生擔演,她沒有力推亮麗的牌面,反而強調其餘幕後工作人員,「所以這次刻意安排了每位幕後都要有一次出鏡機會。」

《淪落人》有陳果任監製、黃秋生擔演,陳小娟沒有力推亮麗的牌面,反而強調其餘平均年齡還不滿30歲幕後團隊。
《淪落人》有陳果任監製、黃秋生擔演,陳小娟沒有力推亮麗的牌面,反而強調其餘平均年齡還不滿30歲幕後團隊。攝:林振東/端傳媒

不能只紅一個導演

《淪落人》已橫掃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亞洲電影大獎、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香港電影金像獎三大獎項,陳小娟只是謙遜回應:「實在一點說,上年電影產量也沒有很多。」 首部長片作品有陳果任監製、黃秋生擔演,她沒有力推亮麗的牌面,反而強調其餘幕後工作人員,「刻意安排了每位幕後都要有一次出鏡機會。」這也是為什麼會在大排檔見到陳果出演侍應 。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金像獎 陳小娟 淪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