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被割了魚鰭後放回大海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Shikan,回應《「學習強國」走紅後,黨在「同温層」裏培育下一代?》

這種刷分系統實在讓人聯想到全民高考,而且這一次是政治課為主科,數理化等實用科目為副科,人文社科脱離了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就像被割了魚鰭放回大海的鯊魚,奄奄一息,只剩屍體成為政治課的廉價附庸。外語、以及語言能力連結的對外國藝術、文化、社會的體知與理解,完全被放逐出「學習」範疇。我們這一代人成長起來的時候,還在三聯、南方系、白巖鬆的啟發中聽聞了「公民社會」,我們的高考作文,還不是2035中國願景。下一代是否有能力理解中國的文學文化?他們如何讀魯迅?遑論外國的文學藝術?若仔細讀過民間學者的著述,一定會驚訝他們對本國、異國文化的理解之深,感觸之切;而經歷了多少年的文化斷層,哪怕所謂「開花結果」的八九十年代,哪怕一定有一批好的人文學者,依然很難說,一整代知識分子達到了百年前的深度。(北大中文系差點開不成五四研討會,後來靜悄悄地開了,一天結束)。前幾天聽講座,有一句「文革在內地,文革研究在境外」,頗為感觸。並非這句話的內容,而是它被說出來的方式——不知是否有意模仿了「敦煌在中國,敦煌研究在海外」。即便有開放言說的一天,我們如何挽回這麼多年的沈默?

2. Wednesday,回應圓桌話題《江蘇環衞工獲派智能手錶監測效率,這樣的管理是否有效和合理?》

@Wednesday:

其實該問的不是這樣的管理是否有效與合理,而是為什麼類似方式會一再出現。

背後的生意大概是人工智能、大數據浪潮下,一些打着「智慧治理」、「智慧城市」旗號的科創公司如過江之鯽。他們開發的拙劣產品被精心包裝,來忽悠職能部門的政府採購和獎補資金。公司有了生意和利潤,相關部門有了治理創新的政績,皆大歡喜。

按文中所述,目前出現的地區都是經濟較為發達,治理水平被認為是領先全國的深圳、南京等地。這讓許多人大跌眼鏡,但卻是情理之中。畢竟對「智慧城市」最為熱衷的也是東部各一二線城市的地方政府。可以預料,接下來還會湧現更多的「智慧」產品來突破認知。

至於許多人所關心的倫理、隱私、勞工權益甚至全景敞視監獄?抱歉,在公權力與資本的共謀中,在政績和利潤的面前,這些何時成為過問題。

@Shikan:

講的真好!而且大概是劣幣驅逐良幣吧。把公款用在這些毫無智慧、毫無想像力的「智慧」「想像」中,而不是思考如何利用科技為弱勢群體做事

@Wednesday :

個人以為其實無關劣幣驅逐良幣。因為用政府資金來引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相關產業的投入和發展正是這一機制想要實現的結果。只是這其中必然伴隨資源配置的低效,表現為相關部門用高價買了低質的產品。

這種低效某種意義上也可讓大家稍微寬心。因為這一類產品多停留在鼓吹概念和噱頭的階段,產品只是現成技術的粗暴組合。比如文中這一款環衞工人的智能手錶,基本就是去掉電話功能的老人兒童手錶而已,和宣稱的高效「數據管理」還有很大差距。所以目前也就局限於折騰環衞工人、學生,並讓網友驚詫,僅此而已。

個人也覺得「為弱勢群體做事」就別指望了。對缺乏議價能力的弱勢群體來說,當公權力準備為自己做事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會走向「出發點是好的,執行起來就走了樣」的災難。道理很簡單,因為基層政府只會對上負責,根本不會在意連名義選民都算不上的弱勢群體的評價。

3. 鹹魚姬,回應圓桌話題《朝九晚九每週六天:大陸程序員GitHub上抗議996血汗加班,能否凱旋歸來?》

996是一種工作時長的簡稱,並不包含工作時長所對應的酬勞,即工作12小時所獲薪酬仍然可能只是8小時工作制所得薪酬。牆內勞動法所規定的8小時五天工作制是一個人所能承受的正常工作時長,996相當於1.5個員工的工作強度;若是參考歐洲一些國家的工作時長,996相當於2個員工的工作強度。996工作制無疑是超過1個員工的身體負荷的。

這些履行996工作制的員工,是所謂「人口紅利」的組成部分,是大陸「引以為傲」的廉價勞動力中的一員,其本質就是「社畜」。即使薪酬與工作時長不成正比,他們仍然只能屈從於企業,並表示「我是自願加班的」,因為他們不做,後面幾百號人排著隊替補。即使少數能獲得符合996工作時長的高薪,他們仍然只是用健康來換取金錢。如果我可以支付3000%的工資,我是不是就可以收賣一條人命?無論是使用廉價勞動力,還是讓勞動力超負荷工作,其實都是一種奴役。

「社畜」總算出來抗爭了,但他們註定不會成功,還會被既得利益者嘲諷「你是自願選擇的啊」。他們沒有看清楚這是一個社會制度問題,不是某一家公司某一個個體的問題。一旦涉及到社會制度,他們就註定被「人口紅利」的利維坦吞噬。

4. 師機,回應圓桌話題《朝九晚九每週六天:大陸程序員GitHub上抗議996血汗加班,能否凱旋歸來?》

996工資與傳統行業相比的確優厚很多。996ICU好在中國的程序員終於大規模以新的,線上聯合的方式,團結併為自己的基本權益爭取。中途人數支持,策略實施等等,都可能決定成敗。甚至這一次ICU失敗了,下一次的ICU是否有新的工具與互聯網資本家抗衡。

單純將加不加班當做黑暗光明來分就沒必要討論了。

應該問, 廣大程序員們有沒得選除了996之外的工作並保持收入,互聯網企業不這樣剝削員工還能不能得到發展,(代碼)工人運動是否已經到聯合作用的時候了,社會各界可以怎麼配合程序員爭取自己的權益,996ICU的思想會不會引起共鳴。

.......

舉華為為例子,28小時在線,永遠一線衝鋒的很大原因是因為以身體健康為代價拿比同齡人高2-3倍年薪。程序員同理,三大頭程序員月薪一萬多兩萬起,不算年終,其他行業同年可能也就五千到六千。在單位時間工資比其他人高1-2倍的時候,再按照這個單位工資去計算加班工資,算出來的2.27令人懷疑。 可以想到比較理想的就是調薪調回955,單位時間工資雙方滿意再算加班。

5. Rea0,回應圓桌話題《朝九晚九每週六天:大陸程序員GitHub上抗議996血汗加班,能否凱旋歸來?》

我這裏說幾個我觀察到的個例作為一個參照,如果不能代表普遍情況請大家指出。

1.有些金融行業投行券商之類待遇也非常豐厚,相應的的工作強度也很大,有聽有前輩說很多合同都是一年一簽,你要是今年沒有幫老闆賺到錢,明年就得走人,更別談什麼關愛了……可是貌似卻很少有聽說有人抱怨?

2.我跟拼多多的員工聊過,他們是11am-10pm * 6,第6天是按加班工資算的,他們上市前就有人請求上市後能不能改成5天,但是後來想想如果一個月少掉那麼多錢,還不如每週多上一天班。

3.至於程序員有沒有輕鬆的工作可以選擇?我兩年前在國內讀研究生的時候,導師手下兩個師姐都去了招商銀行之類的做金融IT,系統開發迭代很慢,目標以運行穩定為主。工作是正常的955,當然待遇不能跟華為的比。另外兩個師兄都去了華為,雖然工作強度很大(後來有個師兄覺得在華為學不到東西跳槽走了)。

你說2裏面的拼多多員工、3裏面那兩個師兄為什麼不也去招商銀行這種地方做開發,他們沒有選擇嗎?好像並不是這樣。之前知乎上有人舉以前福特的例子,每天高強度工作12小時,但是薪資是別的地方的幾倍,想去的人還是絡繹不絕。這就變成了一種經濟學上的悖論吧。

6. Gardener,回應《早報:「達明一派」音樂專輯在 Apple Music 大陸區被清空》

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不僅在中國,權力體系下的被害者會不自覺地維護施暴者的謊言。譬如巡演被禁會自稱是身體原因,舞廳兩會關門是內部整頓,交流活動被延期是不可抗力,女性被丈夫家暴是不小心摔傷。我們在語言上的自我閹割已經到了如此的地步,以至於我們建立了完美的雙重思想(再次重申這不僅僅適用於中國,適用於一切權力體系)。從好的一方面說,這說明雙方都知道這件事情(踐踏自由、使用暴力)是壞的,因此施暴者都羞於承認。從壞的一方面說,如果被害者都不敢承認自己被害,更遑論反抗與正義?

恰如小粉紅說的:誰能管你上不上網,又不能去你家裏把網線掐斷。如果你也曾經歷面對此失語的那一瞬間,你大概能明白我說的,話語和真實中間的裂縫。

7. China1,回應《依信而治:社會信用作為一種統治工具的解析和傷害》

我覺得是一篇好文。不是因為我贊同其所有的觀點,而是因為很好的引發思考。 我的看法:

1,從中國社會和民眾角度,信用體系無疑是進步,解決缺乏新任、沒有底線、老賴等行為。人做壞事,應該有所畏懼嘅顧忌。香港早就有跨金融機構的信用體系,而且覆蓋面很廣,申請貸款、信用卡就會用到。

2,另一方面,這個工具的使用範圍遠遠超出一般的金融領域,影響個人的交通、居住、就學等,卻是其它國家少見的。而且其威力預期會 不斷加強,譬如跟大數據、人工智慧的結合,並且不受任何限制。那麼,老賴的人權如何保障?

3,再高一個層面,就是文中的觀點,是rule of law(法治)還是rule by law(法制)。這一切是否都在法律的框架下發生?

我最近在追看一部老電視劇「走向共和」,劇中的慈禧在八國聯軍之後立志立憲,顯然是對國家有利的好事。但是她的出發點是大清維繫萬年基業。最終立憲失敗,她死後3年大清也就亡國了。

8. andrew2016,回應《下載量破億的「學習強國」,到底是個什麼App(內附漫畫+視頻)?》

破舊的同時如果能立新也還可以,也許說西方的一整套價值體系是舊是有待商榷的,不過我想表達的是如果在擔心民智被「糊弄」而屏蔽了西方的意識形態知識後,國內能不能找到可以替換的、經得起考量和思辨的替代方案?我經歷的支部培訓,其話術和邏輯都極其粗糙和粗俗,所以會有這樣的疑問。如果你抽去了一樣東西,有沒有準備好另一樣替代品,那麼這些包裹着各種義正嚴辭的包裝的行為背後就是能讓我看到一種可能:「愚民政策」了。

9. 披星戴月人,回應《曾在澳門被定罪的香港富商劉鑾雄提司法覆核,阻修訂《逃犯條例》》

這個劉鑾雄又是哪門子的清白?然而,就正因為他才表現出香港特區政府的兩面三刀及向權貴傾斜。劉氏好歹都是澳門政府經正式審訊後獲罪的,港府對此隻字不提,反而大言炎炎說所謂的同情心及彰顯公義,死咬著陳同佳案不放。但又旋即被台灣當局戳破,去年三次主動與港府聯絡討論案情,惟毫無音訊。港府及其支持者於這次事件中,吃相之難看是空前的。而建制派當中的不少商界人士終感受到火燒眼眉而不得不發言,竟連「如果立例的話,應豁免賄賂罪及指明不具追溯權「等無恥之言亦宣之於口了。亦因此,在是次事件中,建制派人士亦普遍不發言,只有幾個最厚面皮者如周浩鼎梁美芬譚惠珠及湯家驊等充當護航者。

香港能否保持其經濟與司法獨立,端看此法例是否通過。不過至今看來極不樂觀。若如是,則希望一條也不豁免,有多嚴苛就多嚴苛,反正左右是個死,拉多點權貴富豪陪葬,也能平衡一下心態。

10. Gian,回應圓桌話題《日本民眾不愛用,改元增加社會成本,年號有其必要性嗎?你怎麼看?》

光是拿著寫了「令和」二字的板子,能讓全球各大媒體放在首頁最大的區塊,讓大家知道有《萬葉集》這本書,年號的存在讓文化傳承及輸出的價值已不證自明。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