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朝九晚九每週六天:大陸程序員GitHub上抗議996血汗加班,能否凱旋歸來?

「成功就是靠做最苦最累的事情拼出來的」,也有人認為健康比工作更重要,你如何看?


華為的工程師在中國深圳市測試網絡設備。 攝:Forbes Conrad/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華為的工程師在中國深圳市測試網絡設備。 攝:Forbes Conrad/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有人看好996.ICU項目,認為它可以倒逼大企業改變996工作制;也有人認為,這不僅是資本家剝削,還涉及更複雜的社會經濟結構,因此幾乎不可能實現。你怎麼看?

有人認為,「成功就是靠做最苦最累的事情拼出來的」,也有人認為健康比工作更重要,你對「996工作制」持何種觀點?

「按照勞動法規定,996工作制下只有拿到當前工資的2.275倍,才在經濟賬上不吃虧。

什麼是 996.ICU?工作 996,生病 ICU。

Developers' lives matter.」

上文是 996.ICU 項目中的一段宣言。3月26日,有開發者在程式碼開源社群 GitHub 創建了一個域名為 996.ICU 的項目 ,以此抵制目前中國大陸大公司盛行的「996工作制」。

996工作制是指從早上9點上班,到晚上9點下班,每週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ICU,則指重症監護室(Intensive Care Unit)。有媒體稱,由於近來中國大陸裁員風聲此起彼伏,996工作制成了一些企業逼退員工或是變相增加 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關鍵績效指標)的手段,因而此次 996.ICU 事件再次引起關注。

在 996.ICU 網站中,明確寫着項目的原則和目的:996.ICU 是 IT 從業者發起的一項倡議,我們歡迎其他領域、其他國家的人士加入討論。這不是一個政治運動,我們堅定維護勞動法,我們要求僱主尊重僱員的合法權益。我們想要創造一個主張保護勞動者權益的開源軟件許可證。

該項目一經發布便獲得了大量開發者回應,3天後,它一躍成為 GitHub 上世界排名第7的項目。截稿前,項目已經獲得了16萬3千顆星(Star,意為收藏和關注)。目前發起人身份尚未曝光。

996.ICU 團隊行動迅速,他們快速將訴求和相關法規翻譯成了各國語言,以方便世界各國受眾參與討論。接着,他們又開發了投票舉報功能,以方便開發者舉報996公司。近日,項目又起草了一份協議,呼籲有開源庫的程序員在其開源庫中添加一份附加協議,禁止996公司使用自己的開源庫。

目前,996.ICU項目包括四個子項目:

  • 955.WLB:WLBwork–life balance (工作與生活平衡)。該項目用於倡導每天早上9點上班,晚上5點下班,每週工作5天的工作制度,列出實行955工作制的良心公司,並鼓勵人們「逃離996,加入955行列」
  • 996.LAW:用於收集仲裁、民事訴訟信息,提供法律援助
  • 996.TSC:TSC,周邊文化(The Surrounding Culture),該項目用於提交和同步如壁紙、文化衫等周邊文化設計
  • 996.LIST:為996和955的匿名投票列表

根據 996.ICU 發布的名單列表,包括華為、阿里巴巴、京東、蘇寧、字節跳動、拼多多在內的37家公司均在實行996或995工作制。根據媒體數據員通過 Python 爬取的40000條信息顯示,此次關注996的程序員多是來自阿里系、騰訊、百度等大企業。

目前360、騰訊、UC等公司旗下的瀏覽器已經禁止訪問 996.ICU 項目。

此次 996.ICU 主要以法律作為維權手段,稱996工作制度嚴重違反了當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以及《勞動部貫徹〈國務院關於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的實施辦法》中的多項規定。

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章第三十六條規定: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平均每週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第四章第四十四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按照下列標準支付高於勞動者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的工資報酬:

  1. 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
  2. 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資報酬;
  3. 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資報酬。

據 996.ICU 的發起人計算,若完全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發放工資,996工作制下員工本應拿他們當前工資的2.275倍。然而實際情況是,不僅大量程序員沒有拿到相應的工資,而且奉行996工作制的公司還在不斷增長。

近期,中國大陸就發生兩起員工抵抗公司996(995)工作制的事件。

2019年1月,杭州電商公司有贊在其年會宣布,從年會後一週將開始執行996工作制,晚上9點前走需請年假,否則算作曠工。消息一出便遭到員工抵制,有員工在實名制商業社交平台脈脈上發帖控訴,並號召有贊員工匿名撥打市場熱線投訴。事後,有贊 CEO 白鴉回應「我們 HR 有個硬規定:『面試的時候必須告訴面試者有贊很多人都壓力挺大…...這裏不安逸』。目的就是『我有責任告訴你我是什麼樣的…...絕不哄着你來,最後待一段時間不開心的走』。」

2019年3月,有京東員工在脈脈上發帖稱,京東 AI 將實行995工作制。京東相關負責人在其留言區回覆到:「拼搏和激情是寫在京東血液裏的 DNA,京東第一階段的成功就是靠做最苦最累的事情拼出來的,而京東未來的發展除了更加拼,別無捷徑......我們相信,每一個人的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我們不會強制要求員工加班,但鼓勵大家全情投入,高效產出,不僅為客戶和合作夥伴,也為自己和家人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在過去幾年裏,「程序員」成了媒體報導裏的高危人群,IT 業界頻繁爆出員工猝死事件。2015年,深圳36歲 IT 男張斌被發現猝死在公司租住的酒店的馬桶上,妻子稱其經常工作到早上五六點鐘,第二天又接着照常上班。2018年12月,無人機名企大疆的一名程序員在家因心臟驟停猝死。

從更大範圍看來,996工作不僅只侵害程序員群體,也對廣大互聯網從業者的健康帶來威脅。有媒體將此次事件與中國當下匱乏的人均休閒時間以及一再走高的抑鬱症患病率聯繫在一起,並呼籲勞動監察部門應積極關注和介入。

據中國社科院一項調查顯示,2017年中國人每天平均休閒時間僅為2.27小時。與之相比,美國、德國等國家國民每天平均休閒時間大約為5小時,是中國人的兩倍以上;有統計結果顯示,中國抑鬱症的患病率為6.1%,而且發病率近年來呈逐年上升趨勢。

在輿論場上,雖有較多人支持此次行動,認為 996.ICU 可改善勞動保障,讓崇尚「996工作制」的企業有所收斂。但也有部分人士則認為,若沒有開發人員的努力,就沒有當下的互聯網發展。

另有媒體對此次開發者爭取權利的事件表示悲觀。認為「本質上996是個複雜的社會問題,它不僅僅是由於公司或者資本的加班剝削引起的,那裏面還有巨大的社會經濟結構的問題,也有互聯網行業發展階段的問題。因此這個答案大概率是:不能。」該媒體也稱,人們對此事的關注應該落在「這個項目在後續能否把流量轉化成實際的生產力,真的做出一些產品」上。

你認為 996.ICU 能為員工爭取到合理待遇嗎?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