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日本民眾不愛用,改元增加社會成本,年號有其必要性嗎?你怎麼看?

民調顯示,僅三成日本民眾願意使用年號,年號是否還有存在意義?


2019年4月1日,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正式公佈了新年號「令和」翌日,日本東京有百貨公司在櫥窗掛起「令和」二字的裝飾。 攝:Tomohiro Ohsumi/Getty Images
2019年4月1日,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正式公佈了新年號「令和」翌日,日本東京有百貨公司在櫥窗掛起「令和」二字的裝飾。 攝:Tomohiro Ohsumi/Getty Images

民調顯示,僅三成日本民眾願意使用年號,年號是否還有存在意義?

「令和」是「去中國化」,還是「無法抹去中國痕跡」,你如何看?

改元或增加日本政府和企業運行成本,改元是否還有必要?

作為全世界唯一留存年號制的國家,日本憲政規定採用「一世一元制」,即一位君主任期內只用一個年號。隨著日本明仁天皇在世退位,太子德仁將於5月1日登基,日本再度面臨改號難題。4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將正式施行新年號「令和」,而這個決定引起了不少爭議。

對於選定「令和」的原因,首相安倍晉三解釋:「悠久的歷史與芬芳的文化,四季交替的美麗自然,日本的這種國家形象應牢牢傳承到下一個時代。嚴寒過後,春天來臨,梅花持續盛開,意喻着每一個日本人都能心懷對明天的希望、綻放起心中之花。為了能夠看到這樣的日本,我們決定採用『令和』。」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進一步解釋,年號出自於最早的日語詩歌總集《萬葉集》「於時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梅披鏡前之粉,蘭薫珮後之香」。這是日本首度採用典出日本古籍作為年號出處。在過去的645年間,日本年號均出自中國古籍。

對於是否應該選擇「令和」作為年號,有媒體認為放棄典雅莊重的中國經史而用浮華輕豔的仿六朝豔體駢文作為語源,其中的違和感不啻於中國皇帝取年號為「黛玉」或「麗娘」,不由令人感慨。有網民就認為:「這個年號一點都不雅正,聽上去像僭偽政權的年號。」

也有不少日本民眾直言,新年號意思較難理解,例如「令」惹人猜想與命令有關,選擇較親民的用字或較理想。

還有媒體表示,新年號「令和」日語讀音是「Rei wa」,又因日本年號縮寫是以首字母加數字的方式,比如平成11年縮寫就H11。有日本民眾在網絡上諷刺到,當令和18年時,縮寫就是R18,而R18是Restricted 18的縮寫,即禁止18歲以下人士觀看的影視作品。

雖然有種種不滿,但日本《每日新聞》4月2日發布最新調查顯示,截至目前,在一千多份有效問卷當中,約74%的民眾喜歡「令和」一名。

「令和」年號消息發布之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以《定了!第一次「脫中」,日本新年號「令和」》為題發布報導。不久後,又以《日本新年號「令和」無法抹去中國痕跡》為題發表文章

該文寫到,雖然「令和」出自日本詩歌集《萬葉集》,是日本歷史上首個源於日本古籍的年號,然而,「《萬葉集》與中國古典文化之間卻有着不可分割的關聯」。

「公開資料顯示,《萬葉集》借鑑了中國詩歌的題材、形式以及表現方法,收編了部分漢詩。值得一提的是,《萬葉集》成書時,日本尚未擁有自己的文字,全部詩歌採用漢字為注音符號記錄而成。」「《萬葉集》第五卷《梅花之歌》的原文部分,還是按照古代中文的寫法記錄下來。而且,《萬葉集》收錄了118首關於梅花的詩歌,看得出是受到了中國審美的影響。不過『和』代表『和風』,因此加藤隆則認為『令和』帶有中日融合的含義。」

有網友對報導取向頗為不滿,有出版商發在Facebook上回應指,「中國人真的應該以平常心看待『令和』這個所謂去中國化的年號,不要這樣就叫人家不要用漢字之類的,因為你們自家國名中的『人民』和『共和國』可都是日本人發明的和製漢語」。

改元或增加日本政府和企業運行成本,改元是否還有必要?

對於日本政府而言,改元並不簡單。公布新年號之前,日本總務省就要求各級政府提早預備,需在5月1日前完成日期系統切換。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僅名古屋市政府為修改辦公系統、刻新公章、換文件頭之類,就編制了高達4.8億日元(約432萬美元)的專門預算。

據悉,經濟產業省今年初也針對2700家製造、流通業企業進行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兩成的企業尚未確認採用公曆或和曆。而傳統上採用和曆的日本企業中,也有14%的企業表示將再觀察是否有必要修改系統。

另外,日本銀行業不僅需要擔心改元的問題,還要擔心系統是否會崩潰。不同於以往天皇駕崩悲傷的氣氛,此次為迎接天皇提前退位,日本將推行「十連休」長假,預計取錢出遊的人會大大增加。

《每日新聞》2月發布調查報告顯示,目前只有34%左右的日本人在多數情況下會使用日本年號,而這一數字在1975年高達82%,平成時代剛開始的1989年是64%。過了30年,願意經常使用年號的日本人就減少近一半。

京都大學中國古典文學榮休教授興膳宏亦批評,日本社會不再受天皇掌控,年號制度應反映民意,並應從根本思考是否需要設立年號。

另外,日本年號更改一般都在年中進行,從1月1日到4月30日為「平成三十一年」,但5月1日到12月31日為止就是「令和元年」。所以在考量2019年政治、經濟、文化情況時,人們需標記「H31(平成三十一年)/R1(令和元年)」兩個年號。

雖然首相安倍晉三在「令和」年號中寄託了「文化產生併成長於人們心靈相通的美好過程中」這一含義,但可能年號本身在未來日本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弱。被稱「平成廢柴」的寬鬆世代即將終結,日本現為全球僅存仍在使用年號的國家。

你認為年號有其存在的意義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沙淼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