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

《非分熟女》導演曾翠珊:有了性,港女可會不再壓抑?

在香港高壓迫夾之下,香港女性自我保護意識好強,性慾壓抑也嚴重,連大聲講句也不敢,更何況叫床⋯⋯


曾翠珊,繼獨立電影作品《大藍湖》、《河上變村》後,首次執導情慾電影《非份熟女》。 攝:林振東/端傳媒
曾翠珊,繼獨立電影作品《大藍湖》、《河上變村》後,首次執導情慾電影《非份熟女》。 攝:林振東/端傳媒

曾翠珊談起新作《非分熟女》,有些微忐忑。她首次執導情慾電影,笑說過去自己的獨立電影作品《大藍湖》、《河上變村》分級一、二級,屬於合家歡類型;忽爾踏足情慾題材,連拍攝《非分熟女》過程中,監制也頻頻提醒她:「你唔好拍拍下同我三級變一級!(別拍著拍著把原本的三級片拍成一級片!)」題材被主流社會視作禁忌私密,也帶著創作者部分的自我坦露和思考,電影至四月正式公映,在靜待討論的日子裡,你能意會那份忐忑的原因。

港女之「uptight」與「be free」

我曾在曾翠珊籌備《非分熟女》之前訪問過她,那時她忐忑更多,需直面情慾議題對自身的叩問,想像電影中小敏的uptight,也是真實中曾翠珊和部份港女的「uptight」。記得那時她憂慮,蠔涌村落的叔伯父輩,還有當軍人的父親來看首映,慾望的揭示會令兩代尷尬迴避?或者她為電影作資料搜集跑去學跳鋼管舞,人前不好意思坦承,那時她反省,創作過程在自我審查,卻要拍女人誠實面對情慾?「作為導演,這是我 be free 和探索的過程。」我想,也是她作為抑壓港女的 「be free」與探索過程。

你能想像,電影由籌備直至完成,曾翠珊和主角小敏情慾的覺悟與「治療」是同步的。電影一拍罷她說自己坦然不少,語帶雙關說一句:「因為有做過一次的經驗嘛(笑),真心覺得,打開它就成為你的呼吸般自然。」

看罷《非分熟女》後有一種矛盾感,一方面覺得電影在探索女性情慾未夠徹底解放,未如我心中所想般走得盡情盡性,像曾翠珊聽來某類觀後感:「咁都叫三級片?都唔夠激。(這也叫三級片?不夠激烈。)」同時我也深明,香港一班為數不少的「處女新娘」或熟女,對性愛的無能與自我壓抑,比想像中普遍,她們囹圄於緊閉的陰道口或羞恥的跟前,失去自我價值與歡愉,情慾探索真實地猶如BB班(嬰兒級別)。

曾翠珊選取了一種她形容為 massage的柔緩,不為情慾而情慾,絲毫不激烈,反而探進小敏的內心世界,說出這麼一個女人蓓蕾盛開的剎那、找回自己的成長故事。「我好想拍一個女仔blossom的過程,像開花,像有一道清泉流出。」

香港一班為數不少的「處女新娘」或熟女,對性愛的無能與自我壓抑,比想像中普遍,她們囹圄於緊閉的陰道口或羞恥的跟前,失去自我價值與歡愉。

曾翠珊。

曾翠珊。攝:林振東/端傳媒

性愛只是女人一部分

故事藍本來自一位女性朋友的經歷,她結婚四年仍是處女,結束一段無性婚姻後,可以當天塌下來,也可以走出陰霾,她選擇探索另一段性愛關係,從而打開身體,擁抱自己。「性愛好棒,如果她沒有給自己機會blossom,一輩子都得不了這種快樂?人生豈不是好悶?朋友以絕望結束,同時展開另一段歷程,現在她享受生活,free身體,也free她自己,自由自在和不同的男人做愛。」曾翠珊眼見她見過世面,人生整個landscape也不同了。

聽來活色生香,貼近我們想像中情慾的盡情盡性,電影創作上,曾翠珊反而不想以主角小敏不斷做愛,享受做愛作結。「性愛只是女人的一部分,真心覺得,打開它就成為呼吸般自然。電影到最後,小敏回歸原生家庭,發現自己想當廚師,也找回自我,我不想她掉入pure to男女關係。」她找來現實中的另一種藍本——如果《非分熟女》上半部靈感來自友人的藍本,下半部或許是曾翠珊的藍本,反映著她怎樣思索都市女性的自我成長?

像回到曾翠珊一直探索的命題去了,由短片到劇情片,她都關注女性自身旅程——《戀人路上》中蕾與男友一段瀕臨破碎的關係,試著挽回,她最後決定走自己的路;《河上變川》的劉婆婆,經歷世代苦難,挨大仔女的她活著,在不利女性的舊時代掌握話語權;《大藍湖》裡張麗儀在急速高速的生活撞來撞去,如同每個事業女性的寫照,最後她回出生地找回失去的;來到《非分熟女》,失婚的小敏回到舊社區,拋棄別人對她作為女兒、太太的期望,打開身體去擁抱欲望,最後找回自己。

「我是戀愛主義者,但覺得女性不一定依附著一段關係,包括新片《非分熟女》,旅程最後還是要找回自己,我覺得,不同階段女性的自主很重要。」曾翠珊說。

在香港高壓迫夾之下,曾翠珊眼見,香港女性保護意識好強,性慾壓抑也嚴重。一方面空間狹小令身體uptight,根本不適合談戀愛,連大聲講句也不敢,更何況叫床。

港女的身體壓抑

「所以小敏開花的剎那有個完滿,但不是代表破處就完滿了,同時她處理與父親的關係,和身邊人的關係,有好多原因令你trap住身體,如過去回憶,與父母的關係,對自己期望,社會壓力等。身體欲打開和展現,並不是突如其來的一件事,她要慢慢來,以一種massage、按摩的速度。那種速度也如我的特質,或者我真的好純情、好正路,探索過程中沒有把小敏的人生各部分分割。」《非分熟女》中,曾翠珊執意呈現,究竟是什麼把港女的情慾和身體囚禁,她又如何重新張開,擁抱慾望?

曾翠珊說多年來,腦海一直存在一段回憶,驅使她展開關於女人慾望的創作:

「我還記得拍攝《河上變村》那年,我去柏林參加駐留計劃,那時我擁有過一段歡喜的關係,但不是和對方拍拖。直到道別的晚上,我的情緒一路壓抑,和一班朋友去餐廳食飯,我什麼也沒有吃,卻在返回住處前,買了一整隻燒雞,我記得,廚房頭頂有盞吊燈照射下來,當晚我把一隻燒雞啃精光。」

她繼續說:「像填充自己的慾望似的。食雞是一種病態,是一種孤獨,在dark corner獨自一人咀嚼燒雞,一些深處的欲望你無法開口,只能以這種行為宣洩。」《非分熟女》也有這幕,除做愛畫面外,最為赤裸裸的畫面——小敏目睹家豪在廚房和雜貨店老闆娘做愛後,突然意識到自己藏得很深的欲望,頭頂同樣一盞燈光照射下來,Dark Corner裡她獨自啃掉一隻燒雞,彷彿唯有啃吃掉自己活生生、色香溢滿的慾望,才能過得了那一夜。

曾翠珊將這段回憶保留於心,等待有一天能拍下。「性欲和食欲某程度是緊緊扣連。」

「有些舊式茶餐廳會調製辣椒油,那種味道久不消散,令人厭惡。同時,我覺得它代表一種欲望,食完辣椒油你特別想做愛,出一身汗,身體感官也打開了,從氣味,到味道,都很類近性的感覺。」曾翠珊不斷講到身體、打開感官和味蕾,小敏也處於身心的封閉中,而身體、感官就是缺口,為藏得深深的欲望解鎖。曾翠珊說,《非分熟女》創作過程,她投放了不少自己的情感在當中,連阿SA(飾演小敏的演員蔡卓妍)也說,可能小敏就是導演本人。

「我有個比利時朋友,在我寫《非分熟女》劇本時告之,她自小就用鏡子照自己下體,嘩,我心想,好開放!她很認識自己的身體。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對身體、性的教育非常落後,而我從來沒有這種經驗。」

香港性教育最為人詬病,1997年由教育局制訂的《學校性教育指引》超過20年沒有更新,也不具約束力。不少朋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性教育課上播放可怖的墮胎片斷。

曾翠珊。

曾翠珊。攝:林振東/端傳媒

港式性教育

例如,香港性教育最為人詬病,1997年由教育局制訂的《學校性教育指引》超過20年沒有更新,也不具約束力,好難回憶到學校有沒有得過真正的性教育課,聽過不少朋友印象最深刻,就是性教育課上播放可怖的墮胎片斷。大部份香港家庭更是禁絕性話題,更枉論探索身體,了解性愛歡愉一面。我曾訪問過一位像電影裡小敏一樣患上「性交疼痛」的女人,從小被灌輸性行為等同犯罪、污穢。性器官噁心,不可碰。結識男朋友後她每晚定必收到母親一通電話:「千萬別行差踏錯!」直至新婚名正言順可以做愛了,陰道自動緊鎖,連一根手指也不能進入。她甚至形容那恐懼,就像刀子要刺進來。

解與父親的結,解與自己的結,曾翠珊說,家庭從來是縮影,也是實驗場,你和家庭的關係反映你和世界的關係。

她曾經如此描述治療「性交疼痛」的過程:「我做愛從來不享受。以前為了治療自己的性交疼痛,每晚做練習,放入一支陰道擴張器,我腦中浮現同一個畫面,你通過圍村一間石屋,石屋裡有天井,要行五步幽暗的路到達。每次放入陰道擴張器,潛意識催眠自己,走過五步跨過那門檻,進入天井位,就不再疼痛,那裡陽光燦爛。」我們以為性愛行為天生就懂,卻可能經過社教化,家庭、學校或者社會保守意識灌輸,可能變成不懂做愛,甚至出現心理障礙。家計會2016年曾出過一份調查,訪問過159位婦女,發現不孕的原因中有15.1%女士經歷性交痛疼徵狀,數字比想像中多,性行為埋藏了極端的恐懼、羞恥,「性交疼痛」不過是保守社會的其中一種性的心理病。

曾翠珊有想到自己uptight、自小對身體不自在,那些壓抑從何而來。「我阿爸是軍人,好嚴厲,他是那種半夜叫你起床倒垃圾的父親,他走路好快好重步伐,未見其人就先聽到他的腳步聲,我的身體立即僵直,壓力好大。小時他從不許我穿短褲,腰板要挺直,我一直害怕在他面前展示身體,我們也從來沒有擁抱。」曾翠珊自小對身體羞恥,不能自在,對情愛也遲緩,在父母期望中成為合乎體面的人。「我好晚才戀愛,也不太懂和男人相處。」

「我不是女性主義者。人是緊扣原生家庭和成長,逃不掉,人的解放也得由此追溯。」

曾翠珊曾經以自小成長的原居民村落蠔涌,為一趟重整自身的回歸之旅,將之放入《大藍湖》、《河上變川》的變奏中。《非分熟女》小敏同樣回到舊社區,她的根源,重新面對那個嚴厲、謝絕擁抱的父親。當我們認為,所謂「根源」,特別是曾翠珊成長於傳統原居民村落,裡面還坐鎮一位當軍人的父親,根源就像父權最徹底的化身云云。曾翠珊卻說:「根有療癒作用。」

「像香港大部份的女性,強悍,自我保護,我也是零抑或十的女人。」就像電影裡的小敏,侷促與抑壓,後來她發現對自己、對愛侶的態度,受自己和父親的關係影響。

交換體溫,像貓般瀟灑

像她或你和我的香港女子,小敏一直滿足父親和社會對她的期望,迷失自己,也嫌棄自己,最後認不出自己。

那麼,是什麼令兩性的溝通無法進行,又是什麼把女人的情欲囚牢?

「以前沒有意識,我沒有和爸爸溝通得好,如何『溝』到外面?最近和爸爸變親密,也感覺和情人的相處有了不同的變化。其實就是溝通、了解,只要『搞得掂』阿爸,就『搞得掂』和我的情人,那是平衡。」原來壓抑、規範的根最早埋在家庭。《非分熟女》裡小敏同樣回到她成長的舊社區「解結」,解與父親的結,解與自己的結,曾翠珊說,家庭從來是縮影,也是實驗場,你和家庭的關係反映你和世界的關係,

電影宣傳片裡,背向鏡頭赤裸的小敏,有著這麼一句獨白:「我,已婚,除此以外,我不知道何定義自己,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又或者我將自己變成我也不認識的人。結婚四年了,依然是處女。」故事設定小敏媽媽很早就離開,從沒擁抱過她,而父親一直禁止她踏入廚房,她感覺不值得被愛。像她或你和我的香港女子,小敏一直滿足父親和社會對她的期望,迷失自己,也嫌棄自己,最後認不出自己。

曾翠珊。

曾翠珊。攝:林振東/端傳媒

在香港高壓迫夾之下,曾翠珊眼見,香港女性保護意識好強,性慾壓抑也嚴重。一方面空間狹小令身體uptight,根本不適合談戀愛,連大聲講句也不敢,更何況叫床,所以她才著意描述情慾發生的dark corner。「社會對女性太多期望,要你有可觀收入,溫柔,苗條,又要什麼也懂。以前的女人相夫教子就夠,現代女性受更多框框限制,香港女性好大壓力。」或者飾演小敏的蔡卓妍幾番掙扎才敢接拍《非分熟女》,反覆提到對情慾情節有保留,像抵受相近的無所不在的社會期望與壓力。情慾自主像老生常談,講到口臭,但香港女性依然確切在自主與不自主之間掙扎,更多的日常是年月內化了的不由自主。

「當中是否有好多恐懼?我們是否一直沒有空間看真自己?在終於能做愛的過程中,你終於面對真實的自己。」像小敏,終於直接面對含有慾望的自己。曾翠珊覺得,拍情慾片最困難要拍出動作和情緒,同時說服演員相信這件事,赤裸裸展現誠實的情緒。即是她說的,放空、赤裸的狀態。

始終女人被進入,是需要情感連結,即身體和心靈的連結,而性愛旅程不是由一個男人就能拯救,女人也在逐步踏出,打開身體,解自己的心結。

「廚房那場Love scene從呼吸、打開到進入,兩位演員也參與那二十分鐘的旅程,過程像游水,一呼一吸,像凝固在空氣之中,看兩人如何爆出來。我拍得好慢好細緻,最後傳遞到那種感覺,我也好喜歡。」她相信,始終女人被進入,是需要情感連結,即身體和心靈的連結,而性愛旅程不是由一個男人就能拯救,女人也在逐步踏出,打開身體,解自己的心結。「大家覺得做愛簡單如食生菜,什麼叫安份,非份?如果一路在營營役役之中,我們沒有給自己檢視或轉變,你可能一直如是?我替小敏開心,她擁有另一個維度感受生活。」

拍完《非分熟女》之後,曾翠珊反而覺得性不是最重要,它和呼吸和運動根本是同一類。慾望的課堂完結,她想去經歷其他課堂,走向女子不同階段的自主,下一部作品她想探討家庭關係。「希望自己可以灑脫一點,我欣賞貓的動物性,喜歡時就黏你,很誠實,你不理貓時貓也不受傷。我嚮往一種灑瀟的關係和被需要,大家能澎湃相擁,交換體溫後,繼續以自由個體去追求。」如同她每一部劇情片裡,愛情從沒修成正果,或大團圓結局,女人最終歸宿從來是自由個體的人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性/別 愛慾錄 香港 《非分熟女》 曾翠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