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鐵腕下的異化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rickdom,回應《馬華靈:何謂「民粹主義」?一個最低限度的定義》

薄意識形態是 thin-centred ideology 的簡稱,從 thin-centred 可以看見其意義:所謂的「薄」意指內涵的單薄,民粹主義不是一個完整的世界觀,他更像是一種形式或工具,所以有人以「薄意識形態」稱之,而有人直接認為民粹主義不是意識形態本身,只是意識形態的工具

而後面筆者參考了前面的各種論點,衍生出了「薄民粹主義」與「厚民粹主義」之區別,稱薄者,即前述「不是完整世界觀」的民粹主義;稱厚者,即與其他意識形態相結合,從而具備完整世界觀的民粹主義

最後,直接民主與民粹主義不必然畫上等號,如同瑞士的例子,廣泛使用的公投手段,也沒讓瑞士成為一個充滿敵視或一元化的國度,或許值得代議民主飽受批判的諸國借鑒。

2. 減奏、Pinutile,回應圓桌話題《男同志社群軟件Blued陷愛滋爭議,監管不力還是性教育缺失,你怎麼看?》

減奏:我只能說,一個國家的責任只讓一個軟件去承擔,合適嗎?的確,小藍在審核以及國內外端的差別蠻尷尬的。不過,如何合理的保護好自己,如何去正確的看待性,而不是談性色變,認為男同性行為就會有艾滋病,這些是需要社會,需要你,需要我,需要學生,老師,家長等人一起去努力,而不只是單純的要求證明自己沒有HIV。

Pinutile:可以相信Blued這種軟件肯定促進了 casual sex 的發生。但是把 hiv 傳播歸咎於它,有點撿軟柿子捏了。當然 Blued 可以在傳播 hiv 知識上做更多,比如設置 hiv 知識測試,不通關不讓用(但是國家去哪了?CDC去哪了?)。希望不要封殺,否則難道回到街角、公廁靠眼神相識的那種年代嗎?

3. 雅科夫列夫、Sebekhetep,回應圓桌話題《學者指基因檢測「天賦」不準,然而基因檢測緣何持續風靡?》

雅科夫列夫:一種更「嚴謹客觀」的星座血型面相顱相學案例……人們對自己身份認同感到模糊,又恐懼未來的不確定性,於是希望找到一種屬於自己的人生道路,不再與其他人去搶獨木橋…但又不希望自己承擔過多風險,於是指望上天/自然規律/東方神秘力量給自己欽定一下。其實星座之類當成一個給自己的 empowerment 也是不錯的,不過在上面課太多金就沒必要,基因檢測也是。

Sebekhetep:目前消費者向的基因檢測是一種高科技算命,基因誠然是藍圖一樣的存在,但是並不是一切事情都會按照藍圖建設發展。我做過中國公司的一個服務,它比較類似於美國的23andme,個人覺得特點是祖源分析。檢測出來的一切結果都會告訴你基因型不等於表型,相關基因位點與文獻都還是有列出,然而的確並不是完全準確,更多的時候人類還會收到外在環境的影響,比方說心情不好的時候更容易醉,這種事情是基因無法告訴你的。

另一方面,說當下的基因檢測是智商税也並不完全準確,就如同蘋果公司一直宣稱自己的手錶心率監測幫助了一些用戶及時發現心臟問題一樣——它的確有一定的實際意義,相比星座運勢而言——基因檢測在醫療中已經是有意義的,我也相信將成為未來,目前面對消費者的基因檢測套件更多是娛樂功能,但是也並不排除使用該工具可能會發現某些遺傳病的基因或者高風險患病風險的基因然後進入下一步的醫療診斷。

總的來說面向消費者的基因檢測在營養學,生理學上有一定的準確度以及提供了一個個人健康管理的參考;然而在天賦、學習能力以及智商這方面,與後天相關性甚大的個人特徵上,目前的基因研究與基因檢測技術並不能提供一個可靠的參考,在此方面完全可以稱其為高科技算命。

另外,對於基因數據而言,這是相當隱私的數據,所以選擇一個有信譽的公司,有能力保管的公司相當重要,你的數據就是你的,如果該公司甚至不提供元數據下載接口,儘早遠離。

個人認為自己是一個偏 Geek 的人,基因檢測與目前的智能健康一樣,可以提供一個參考,但是並不等於說它能夠完全給你一個客觀的數據:這些智能健康設備上仍然寫了「此設備不能替代醫療檢測」的提示。

對於盲目購買服務的大眾來說,畢竟目前命理學和風水仍有市場,多一座廟可以有個新神可以拜拜也是一種令其心安的方法吧。

4. NatsumeShiu、阿昌昌、黛魚,回應圓桌話題《北京小學發生傷人案,成人該告知其他孩子事件的來龍去脈嗎?》

NatsumeShiu:網上盛傳一個路透社記者在涉事學校採訪被便衣和警察圍追堵截的消息,便衣攔截路透社採訪的原因是「不允許外國人傳播中國的負面信息」,所以我覺得無論是學校還是官方,「封鎖消息」的出發點都不是在於「是否會傷害兒童心理健康」,而是維穩。

從紅黃藍事件到今天的小學事件,中共都是以「維穩」為目標,壓制言論,縱容犯罪,黑箱操作,不了了之,我想兒童教育心理的問題在包括官方和學校的考慮範圍中,應該只佔了非常小的一部分。

又,這次事件的發生,源於涉事學校解僱施暴者所產生的「遷怒型暴力」,是社會的弱者和邊緣人對更為弱小的兒童的施暴,在譴責暴徒之外,我們難道不應該反思,正是因為北京這兩年來持續不斷地對外來務工人員的驅逐和「低端」的污名化標籤,造成了悲劇的發生嗎?

阿昌昌:媒體不報、家長不說,大家一起假裝大家活在幸福快樂的童話世界裡。

黛魚:在大陸某知名媒體做教育線的同學說,北京的媒體在事發不久就接到了禁令,其他本部所在地非北京的下午也接到了,直觀反映在當天微博不少媒體官方帳號對此先發後刪再發通稿的現象中。同學當天下午去了宣武醫院,但所有醫生、保安、護工的說法均一致——「不清楚情況,等中宣部通知」。

5. yanggubv、Wiqky、9_9OOps,回應《體制外的西湖大學,能否成為中國最靠近學術自由的校園?》

yanggubv:聚焦於基礎科學、前沿技術和生命科技是正確的選擇。做一個優秀的理工學院,以 MIT(麻省理工學院)作為目標吧。

在國內做事有很多限制,只能先聚焦能做的事情,開始起來。其他的變革總會來,空等沒有意義。

Wiqky:就像文章裏最後一句所說的【這還是體現了國家權力給的優惠】,如果政府沒有應允,這所學校無論如何也是不可能存在的,那麼今天關於它的討論自然也不會存在。西湖大學的存在就說明它其實還是中國體制內的學校,但其特點是不同於一般高校(黨的勢力滲透較深),可以享有學術自由和行政管理自由,至於程度如何以及今後是否可以繼續維持這種自由還有待觀察。

9_9OOps:西湖大學所聲言的種種「自由」,在現階段難道就不是特權?

公立也好私立也罷,common sense(共識)就是大學該享有完全的學術自由,若是其他學校得不到,而西湖大學能因自己特殊的地位而「成功」,這充其量只能說明中國的大學在脫離重重束縛的情況下有機會成爲優秀的大學罷了。

誰知道這是不是個先讓別人植樹,之後拿走收成,最後倒打一耙的事兒,一個如同接收南科大的翻版。

更何況籃子裏的雞蛋還沒來得及孵出來呢。

6. Gardener,回應《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上篇:誤入歧途的潛在勢能)》

並不同意作者的觀點。

作者僅僅從中國的歷史、現實、能力出發,而沒有考慮到建構中國時即已經存在帝國化的空間和中國這一意識形態中帝國化的衝動。中共建政以來,是革命而非民族國家以運動的形式維持着帝國的統一。革命終結以後,維持邊疆服膺中央的成本越來越高,即便如此,大多數「中國人」保持的信念仍然是重土而輕人,支持邊疆的恐怖政策,這與俄羅斯何其類似。對台灣、香港的渴望無非是這一神經症的症狀。那麼今天有台灣,明天又何嘗不能是南海。

擴張植根於內心的衝動而不一定是精密的經濟主義考量。出於理性判斷,日本的擴張幾乎全部是難以理解的。然而日本不僅走向了必敗的擴張,還最終導致政府被徹底顛覆。

這就說明脱離國內政治的 raison d'etat(國家利益) 在帝國化面前並無太大作用。

7. Samantha_Ng、yanfang、放空家、恆久一心,回應《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下篇:代際盲點與鬥爭哲學)》

恆久一心:借用寇延丁的話來說,一個因為恐懼而「傾國傾城」地製造着國家的敵人的政權怎麼可能主動退場,「還政於民」呢?黨國最終的下場很可能是被自己的恐懼造就的敵人所推翻。

放空家:儘管文章精彩,很多點都說在了心坎上(譬如,當嫦娥著陸月背全媒再度歡唱中國勝強之際,我在連紅綠燈規劃都不合理還妄想升市以致讓整個城市塵土飛揚的小縣城吃灰時的心理落差)。但是作者還是太主觀太樂觀,對大多數國民的需求太主觀,對大多數國民的民智太樂觀。

Samantha_Ng:作者仍期許中國能在未來擺脱政黨達至舊日強盛,但即便沒政黨之爭中國這遍土地已失強盛的根本,天然資源。不說人口紅利,只說達標的清潔食水和無重金屬的農地,懂得大型現代化種植的人員,先進農業改良(種子,蟲毒,多元化交雜種植),空氣污染,土地貧瘠,沙漠化等等,連本土合格食品自給自足都做不到談什麼富強?這些都不是一個政黨落台就能改變的事,這一代殺雞取卵、無利不往的行為把根都弄沒了。

yanfang:許教授確實很值得尊敬,也愛國心切。但只對文章內容來說,個人觀點,這文章更適合給共黨人和共黨族他們看。新聞平台上能有多種文筆風格也很不錯。但中國民國之前幾千年的封建社會國家和西方的近代政治、憲政歷史沒有什麼交集,只能做對比,不應該裹在一起談。說不好聽的話,目前的中國的本質上還是有那麼一點封建殘餘的,只是環境好點,讓中共把它隱藏了。中共執政的中國從成立到現在從來也稱不上「帝國」,它之後也不可能成為。套用毛的話「紙老虎」——慢慢對外求妥協、跪和平;對內全面管控、欺壓。只是個人觀點而已。有機會分享一些近代或現在法治案例的事件分析也很好。

8. rickdom,回應《5個月、104起,非洲豬瘟為何能在重重禁令下攻陷大陸各地?》

rickdom:除了前端的飼料餵豬、後端屠宰的檢疫外,其實宣傳與大眾的認知應該也是極重要的一環;中國的豬瘟擴散除了檢疫能量不足外,或許也可歸因於中共為了維持穩定,對於豬瘟的嚴重性與危害性似乎宣傳頗為不足。當台灣人喊著要嚴防豬瘟時,卻經常能看到網路上(甚至包含端)的中國網友以「反正不傳人,可以吃」這樣的說法,來為豬瘟辯護。如果這種想法是中國人的普遍共識的話,那無怪乎養豬戶會將有病徵的豬隻快速出售,也無怪乎臺灣海關查扣的豬肉製品內,會發現許多都帶有豬瘟病毒

Outthere:想起2003年非典,北京明明已經有疫情了,還拼命捂消息。《看見》裏寫,記者去調查倉促撤離的醫院,看到病人的備註都是「肺炎」。直到消息捂不住了,才倉促轉院、隔離。接着官媒開始一大波醫護人員堅守崗位、不顧自身安危、偉大獻身的宣傳。然而宣傳過後,補償卻沒有到位。

關乎人命的非典尚且如此,在沒有人類致病性的豬瘟上面,只會更不負責。就像@rickdom 說的,人人只顧出售眼前的病豬,管他接下來洪水滔天。不知再過幾個月會怎樣。

Linder:第一,誠如@rickdom 所言,官方一貫的維穩機制的運作是豬瘟傳染攔截不力的一大原因:官方宣傳部竭力淡化事件的嚴重程度,騙了公眾也騙了基層,官方宣傳部釋放的信號令各級管理人員放鬆警惕,直到事態嚴重才問責不作為的官員以補救和平息輿論;如果官方拿出對付「反政府勢力」一半的警惕性和資源來對付豬瘟,相信事態不會到如此地步(當然運動式治理一刀切反而可能引發更多其他問題,畢竟治大國如和麵),說到底維穩維的是官老爺的穩,豬瘟傳播民眾遭殃,不關官老爺的事。

第二,官方竭力原子化民眾以阻止自組織的做法也帶來了惡劣影響,就包括這一事件。從文中可以看出,豬瘟來臨,基層管事的還在想辦法怎麼剋扣原本就不多的殺豬補貼,賣豬的想辦法怎麼繞過監管把豬賣出去,國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國,所有人想辦法為自己謀利,平時各種愛國宣傳,口號喊得震天響,實際上呢?根本沒有共同體的概念,整個社會都是原子化的,而這正是官方打壓自組織、壟斷愛國話語權的惡果——既然只有歌頌黨國的口頭效忠才算愛國、才受褒獎,那麼誰還會自覺行動起來為阻止豬瘟添磚加瓦,為別人、為社會盡一份力啊?

第三,單把「國不知有民」拿出來,可以看出來這個政權的——用官方自己的馬克思理論叫——反動:民眾不肯配合工作,說到底是擔心損失無法彌補,而官方連多一些補貼都扭扭捏捏。這個政權對待公民完全是牧羊人對羊的態度,面對社會問題,總是指揮民眾幹什麼幹什麼,民眾自己沒有主體性。沒有公民主體性,談何發動民眾參與社會治理呢?不就是黨自認「我黨」自己就什麼都能管、什麼都能做、民眾只要聽指揮就行了嗎?脱離群眾到了這個地方,真的是反動。

9. CollinsLatin、臨淵,回應《鐵腕下的中國足球,與職業化背道狂馳》

CollinsLatin:作為一個十幾年的中國球迷,我有些話想說。第一,國家隊管理朝鮮化。禁止國腳比賽時露出紋身,以致球員穿長袖、綁繃帶來遮擋,這很可笑,梅西都有紋身呢,球踢得好不好跟紋身沒關係。更可笑的是,現在國家隊還搞軍訓(國青有軍訓),軍事化管理,把球員清一色剃成平頭,跟勞改犯似的,這就算剃成禿子也沒用啊……越瞎折騰表面文章,越踢不好。

第二,上場亞洲盃央視直播賽後採訪,裏皮情緒很差,我聽到他講 non è possibile(這不可能),但現場翻譯譯出來的是很官方的場面話,跟提前背好似的,也沒有「不可能」的意思,給我一種造假的感覺……

臨淵:五六十年代發展工業,農業和農民被吸血,控制極低的價格以補貼工業發展。如今要發展城市,又開始一邊吸鄉村和普通城鎮的血,一邊控制城市人口數量,美其名曰資源有限。大一統的好處半點沒撈着,反倒是因為戶籍、醫療社保、教育等問題麻煩重重。鐵腕下被異化的何止足球一個呢。

10. 建宏化學,回應圓桌話題《韓國瑜邀瓊瑤任「愛情產業鏈總顧問」,高雄會成為浪漫城市嗎?你怎麼看?》

韓市長的愛情產業鏈最初只是ㄧ些空泛的口號,而較確切的愛情摩天輪完全沒有仔細的評估,對於一個負債近三千億(縣市合併後每年少一百多億,捷運與台北相筆補助比例較低也差數百億)的城市,預算推估破百億的摩天輪(考慮地震、颱風、鬆軟地基、水電設備)實在窒礙難行,愛情產業需要有底蘊有質感的城市氛圍,而韓市長一上任就急著拆煉油廠的古蹟改賽馬場(日治建築與民初王大閎、陳其寬、修澤蘭等大師的建築),齊團隊急於炒短線,各種城市宣傳缺乏設計專業超刀,不論文宣、海報、影片皆缺乏質感,更別提以其消費能力以及品味著稱的同志族群,在韓市長競選時就結合教會等保守勢力的策略上,不只公投大敗,更有不少人輕生,枉費台灣過去對同志寬容的氛圍,從各方面來看都是失敗進行式罷了。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