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學院 深度 探索學院

馬華靈:何謂「民粹主義」?一個最低限度的定義

民粹主義可以分為「薄民粹主義」和「厚民粹主義」。前者是所有民粹主義都共享的內核,通常會跟其他思想觀念或意識形態結合,從而形成各種厚民粹主義。


2019年1月2日,美國華府,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內閣開會前回答記者問題,期間展示一張以他本人為主角、設計與電視劇「權力遊戲」相近、寫著「制裁即將來臨」的海報。  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2019年1月2日,美國華府,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內閣開會前回答記者問題,期間展示一張以他本人為主角、設計與電視劇「權力遊戲」相近、寫著「制裁即將來臨」的海報。 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編者按】世界進入2019年,民粹浪潮並未就此停歇。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治下政府人事動盪,因修建邊境牆導致的政府停擺迄今無解;法國「黃衫」連續八次掀起街頭運動,暴力色彩有增無減,並提出「公民動議全民公決」(RIC)訴求;巴西右翼總統博索納羅執掌權柄,標誌着民粹人物通過民選機制在新興國家登台。在此背景下尋本溯源,「民粹主義」仍然是一個亟待釐清的概念。端傳媒特刊發華東師範大學研究員馬華靈論文概要,從學理角度進行辨析。本文在既有研究成果基礎之上,提出「最低限度」的民粹主義定義,並勘分民粹與民主的基本區別之處。

一百多年來,西方的民粹主義經歷了四次浪潮。第一次浪潮發源於19世紀末,其典型代表是俄國的民粹派(Narodniki)和美國的人民黨(People’s Party),而這也標誌着現代民粹主義的誕生,是為「農民民粹主義」。第二次浪潮發生於20世紀中葉的拉丁美洲,最典型的案例是阿根廷總統庇隆(Juan Domingo Perón)所推行的庇隆主義,是為「社會經濟民粹主義」。第三次浪潮淵源於1990年代以來西歐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的崛起,法國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後更名為國民聯盟)就是其中一例,是為「排外民粹主義」。2016年,英國脱離歐盟和特朗普當選總統,則標誌着第四次民粹主義狂潮的來臨。第四次民粹主義狂潮匯聚了第三次民粹主義浪潮的洶湧波濤,從而以排山倒海之勢席捲了整個西方世界,其勢頭之猛,影響之大,波及面之廣,正在嚴重威脅着西方的民主政治。

在西方世界的民粹主義時刻,如何研究與反思民粹主義是一件刻不容緩之事。顯而易見,要研究與反思民粹主義,首先要界定這一概念。但什麼是民粹主義?使用相關詞語的政客往往沒有清晰的界定,而研究民粹主義現象的學者也沒有達成充分的共識。

本文將探討西方學術界最有影響的四種民粹主義定義,並探索一種新的民粹主義定義,即最低限度的民粹主義定義。

一、純潔的人民與墮落的精英:民粹主義的意識形態路徑

西方學術界最有影響的民粹主義定義,是意識形態路徑的定義,其代表人物是荷蘭學者穆德(Cas Mudde)和葡萄牙學者卡爾特瓦塞爾(Cristóbal Rovira Kaltwasser)。2004年,穆德發表《民粹主義的時代精神》(The Populist Zeitgeist),開創了民粹主義的意識形態研究路徑。

他們的民粹主義定義分為兩個部分。一是肯定性定義,即民粹主義定義了什麼?他們認為,民粹主義是一種薄意識形態(thin ideology)。這種薄意識形態有兩個核心內容:第一,整個社會被劃分為兩個對立群體,一個是「純潔的人民」,一個是「墮落的精英」;第二,政治應該表達人民的公意。

二是否定性定義,即民粹主義排除了什麼?民粹主義要排除精英主義和多元主義,就反精英主義而言,精英主義和民粹主義都預設了人民與精英的區分。但是兩者區別是,精英主義認為人民是危險而不誠實的,而精英具有道德與知識上的優越性;而民粹主義認為人民是純潔的,而精英是墮落的。就反多元主義而言,多元主義認為社會中有各種各樣不同的利益,因此,權力的來源應該是多元的,而不是單一的。然而,民粹主義卻認為權力的惟一來源是人民,而精英主義認為權力的惟一來源是精英。

精英主義認為人民是危險而不誠實的,而精英具有道德與知識上的優越性;而民粹主義認為人民是純潔的,而精英是墮落的。

根據這個定義,民粹主義有四個核心概念:薄意識形態、人民、精英與公意。

第一個核心概念是薄意識形態。所謂「厚意識形態」可以獨立而全面地解釋整個社會所面臨的各種主要政治問題,而「薄意識形態」只能部分解釋整個社會所面臨的各種主要政治問題。因此,薄意識形態不具有獨立性,它通常要跟其他意識形態結合,才能完整地解釋各種主要政治問題。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和保守主義是厚意識形態,而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是薄意識形態。

第二個核心概念是人民。人民是建構的產物,而不是實際的存在。因此,人民的概念具有模糊性的特徵。關於人民的具體內涵,他們採納了卡諾文(Margaret Canovan)的觀點。卡諾文認為,人民有三層含義,分別是作為主權的人民、作為平民的人民、作為民族的人民。根據第一種定義,在現代民主制下,人民認為精英已經無法代表人民了。根據第二種定義,平民處於社會底層,被排除在權力系統之外了,因此,平民被動員來反抗當權者。根據第三種定義,整個民族國家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外國人(例如非法移民)所造成的,由此產生了本土主義與排外主義。

第三個核心概念是精英。精英不僅包括政治精英,也包括經濟、文化、媒體、藝術精英等。在民粹主義定義中,人民是純潔的,而精英是墮落的。正是如此,穆德和卡爾特瓦塞爾認為,人民與精英的區分是道德區分,而不是經驗區分。儘管掌權的民粹主義者是經驗層面的精英,但是根據民粹主義的定義,掌權的民粹主義者不是道德層面墮落的精英,而是道德層面純潔的人民。

儘管掌權的民粹主義者是經驗層面的精英,但是根據民粹主義的定義,掌權的民粹主義者不是道德層面墮落的精英,而是道德層面純潔的人民。

第四個核心概念是公意。他們採納了盧梭的公意理念,並認同盧梭對代議制的批判。基於人民與精英的區分,人民是純潔的,因此是公意的代表;精英是墮落的,因此是私意的代表。這樣,民粹主義者就成為了人民的化身,從而順理成章地成為人民的代言人。而民粹主義之所以主張公意,是因為代議制民主的精英主義已經無法代表公意了。而正是因為民粹主義主張公意,所以,民粹主義具有兩面性。其光明面是,民粹主義是民主的力量,因為民粹主義主張人民主權。其陰暗面是,民粹主義將走向權威主義,因為民粹主義主張公意是絕對的。

2016年6月23日,英國公投通過脫離歐盟。

2016年6月23日,英國公投通過脫離歐盟。攝:Justin Tallis/AFP/Getty Images

二、人民的主體性:民粹主義的政治話語路徑

阿根廷學者拉克勞(Ernesto Laclau)是民粹主義政治話語研究路徑的代表,其最重要著作是《論民粹主義理性》(On Populist Reason)。

在拉克勞看來,民粹主義話語具有三個核心特徵。第一個特徵是等價關係。例如,某社區的居民要求政府在附近建立一所小學,以方便孩子就近入學,但是這項要求被政府拒絕了。此時該社區居民就產生了沮喪與不滿情緒。同時他們發現,其他社區居民在公共安全、高等教育、公共衞生、醫療保險、環境污染等方面的要求也同樣沒有得到滿足。在這種情形下,所有人都整體感到他們的要求沒有得到滿足,儘管他們的要求各不相同。這種從「個別要求無法得到滿足」聚合而成「整體要求都同樣無法滿足」的內在關係,就是拉克勞所謂的等價關係。

第二個特徵是內在邊界。在拉克勞的論述中,普遍不滿只是民粹主義話語建構的第一步。第二步是從普遍不滿到內在邊界的形成。也就是說,由於這種普遍的不滿,整個社會內部分裂為兩個敵對陣營:一方是人民,另一方是敵人(掌權者)。在人民與敵人的對峙過程中,人民的主體性萌芽了。這樣,民粹主義話語就產生了。民粹主義話語就是人民與敵人所形成的對立關係。因此在拉克勞看來,民粹主義只是一種話語,而不是意識形態。

第三個特徵是空洞的能指(empty signifier)。通過等價關係建構,個別的要求成為了整體的要求。也就是說,個別要求是整體要求的能指。但是,在個別要求成為整體要求的過程中,個別要求並沒有拋棄其個別屬性,卻成為並代表了整體要求,拉克勞把這種特殊現象稱為霸權(hegemony),並把這種能指稱為霸權的能指(hegemonic signifier)。而霸權的能指是空洞的。因為等價鏈越是向外擴展,霸權的能指就越是遠離個別的要求。然而,人民與敵人的話語建構正是通過這種霸權的能指建構而成的。因此,民粹主義話語實質上就是空洞的霸權能指的結果。

因此,拉克勞的民粹主義定義是,民粹主義是一種人民與敵人的對立關係所建構起來的人民主體性話語。而人民與敵人的對立關係是通過把個別要求聚合為整體要求的等價鏈建構起來的。

拉克勞的民粹主義具有兩個特殊屬性。第一,民粹主義等同於政治。第二,民粹主義不是有無的問題,而是多少的問題。

拉克勞的民粹主義具有兩個特殊屬性。第一,民粹主義等同於政治。民粹主義的核心是人民與敵人的對立,而政治的核心也是人民與敵人的對立。因此,民粹主義就是政治,政治就是民粹主義。同理,「民粹主義的終結就等於政治的終結」。一旦人民與敵人的對立消失了,民粹主義與政治就雙雙終結了。而人民與敵人對立的消失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整齊劃一的國家,一種是國家的消亡。前者體現在霍布斯的利維坦中,而後者體現在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社會中。第二,民粹主義不是有無的問題,而是多少的問題。因此,民粹主義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沒有一種政治可以完全脱離民粹主義,也沒有一種運動不帶有民粹主義的色彩。

三、領袖與大眾:民粹主義的政治策略路徑

德國學者魏蘭德(Kurt Weyland)建構了民粹主義的政治策略研究路徑。在他的論述中,民粹主義是個人領袖通過直接獲得大眾支持來獲取政權的政治策略,而不是一種意識形態。他的觀點建立在兩種領袖的區分基礎之上。第一種是嚴格堅守意識形態目標的領袖,第二種是隨機奉行機會主義作風的領袖。前者不是民粹主義者,只有後者才算。民粹主義領袖關心的不是意識形態,而是選票。即便民粹主義領袖在選舉中闡釋了某種意識形態,這種意識形態只不過是贏得選票的手段。一旦選舉成功,他們就會把意識形態拋之腦後。基於這個定義,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以及當代歐洲右翼極端主義都不是民粹主義。

在魏蘭德的視域中,民粹主義有三個核心內容。第一,民粹主義的統治者類型是個人領袖。他指出,歷史上有三種統治者類型,分別是個人、非正式組織和政治組織。而這三種統治類型分別對應三種模式:民粹主義、蔭庇主義(clientelism)和政黨統治。民粹主義政治策略是圍繞着個人領袖而展開的,而不是圍繞着蔭庇關係或政黨而展開的。在這個意義上,個人領袖是民粹主義的核心要素。

第二,民粹主義的權力能力(power capability)是大眾的支持。民粹主義領袖為了贏得權力必須藉助大眾的力量。因此,民粹主義領袖通常會動員大多數人民,提倡一人一票選舉。而民粹主義領袖則以民意代表自居,並宣稱那些掌權的政治精英是人民的敵人。在這個意義上,民粹主義也是反精英主義的。

第三,民粹主義的核心特徵是領袖與人民的直接聯繫,而不是藉助任何中介。民粹主義領袖宣稱,自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自己。通過這種等同,他們通過電視講話、社交媒體發言、公共廣場演講等動員大眾給自己投票。在魏蘭德看來,民粹主義領袖的政治動員主要藉助人民與敵人的對立,民粹主義要不斷尋找敵人。如果沒有敵人,民粹主義就會遭遇危機。所以,民粹主義並不會把它的敵人僅限於精英。在這個意義上,民粹主義可以包含反精英主義,也可以不包含反精英主義。但是,跟通常理解的反精英主義不同,他的反精英主義指的不是一種自下而上的政治運動,而是自上而下的政治工具。總而言之,無論是反精英,還是反敵人,都只是民粹主義領袖為了贏得選舉而使用的政治策略。

在魏蘭德看來,民粹主義領袖的政治動員主要藉助人民與敵人的對立,民粹主義要不斷尋找敵人。如果沒有敵人,民粹主義就會遭遇危機。

基於這個定義,他認為,民粹主義和右翼極端主義具有顯著區別。民粹主義是個人領袖以機會主義的方式來最大程度地獲得政權的政治策略,因此,其核心是機會主義。然而,右翼極端主義卻嚴格堅持其意識形態,即便遭人憤恨也在所不惜,其核心是意識形態。正是因為右翼極端主義的這個特徵,所以他們只能獲得少數人的支持,通常也無法獲得政權。根據他的區分,讓-瑪麗·勒龐(Jean-Marie Le Pen)不是民粹主義者,而他的女兒瑪麗娜·勒龐(Marine Le Pen)則是民粹主義者。

法國總統選舉極右翼參選人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

法國總統選舉極右翼參選人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攝:Jeff Pachoud/AFP/Getty Images

四、高級文化與低級文化:民粹主義的社會文化路徑

民粹主義的社會文化研究路徑的主張者是阿根廷學者奧斯蒂蓋(Pierre Ostiguy)。根據奧斯蒂蓋的觀點,民粹主義本質上就是炫耀低級(flaunting of the low)。

奧斯蒂蓋的民粹主義定義建立在他所謂的二維政治空間基礎之上。這個二維政治空間的縱軸線衡量高級文化和低級文化,而橫軸線衡量左翼和右翼。其中藴含着兩個維度:一是社會文化維度,指的是公共場合的行為舉止、言說方式、穿着打扮、言說詞彙、文化品味等。而他所謂的高級(high)指的是精英文化,其主要表現方式是,公共場合舉止得體、精緻高雅、文明禮貌、受過良好教育、文化世界主義等。而所謂的低級(low)指的是大眾文化,其主要表現方式是,公共場合使用大眾語言、舉止粗俗、大眾品味、文化本土主義等。二是政治文化維度,指的是政治領導風格與決策模式。所謂的高級指的是反個人權威、法律主義、程序主義、制度化途徑等。而所謂的低級指的是個人權威和強人領導等。換言之,高級政治文化表現的是一種民主主義,而低級政治文化表現的是一種權威主義。

基於此,民粹主義就是炫耀低級,反民粹主義就是炫耀高級。這裏的低級不僅包括社會文化的低級,也包括政治文化的低級。因此,民粹主義所炫耀的低級是社會文化層面的大眾品味、和政治文化層面的權威主義。而反民粹主義所炫耀的高級是社會文化層面的精英品味、和政治文化層面的民主主義。

民粹主義所炫耀的低級是社會文化層面的大眾品味、和政治文化層面的權威主義。

奧斯蒂蓋所謂的左右軸也有兩個維度。一是社會經濟維度,左翼強調經濟平等,希望追求一種更加平等的分配正義。而右翼強調財產權,希望國家權力不要過度干預私人經濟領域。二是政治文化維度,左翼強調反權威、反秩序與反傳統,而右翼強調捍衞權威、捍衞秩序與捍衞傳統。

據此,民粹主義與反民粹主義都可以在這個二維政治空間中找到其應有的位置。而更關鍵的是,根據這個二維政治空間,民粹主義的量化測量得以可能。

五、薄民粹主義與厚民粹主義:最低限度的民粹主義定義

最近十年來,西方學術界逐漸公認,民粹主義是一種薄意識形態(thin ideology)。本文不同意意識形態是民粹主義的必要組成部分。因為民粹主義既可以是意識形態,也可以是政治策略,還可以是社會運動。但是,本文同意「薄」是民粹主義定義的核心要素。因為民粹主義概念並不具有獨立性,它通常需要跟其他思想觀念或意識形態結合。

這一最低限度的定義認為,民粹主義可以分為薄民粹主義(thin populism)和厚民粹主義(thick populism)。前者是所有民粹主義都共享的內核。薄民粹主義通常會跟其他思想觀念或意識形態結合,從而形成各種厚民粹主義。其中,薄民粹主義所結合的其他思想觀念或意識形態就構成了民粹主義的外圍特徵。例如,排外民粹主義是一種厚民粹主義,其民粹主義的特徵來自於民粹主義的內核,而其排外的特徵則來源於民族主義的外圍。

民粹主義可以分為薄民粹主義和厚民粹主義。前者是所有民粹主義都共享的內核。薄民粹主義通常會跟其他思想觀念或意識形態結合,從而形成各種厚民粹主義。

基於此,薄民粹主義具有兩個核心特徵:(1)民粹主義是「道德高尚的人民」與「道德墮落的敵人」之間的對立關係;(2)民粹主義者自稱是人民意志的排他性代表。

就前一特徵而言,民粹主義者把整個社會劃分為兩個對立的陣營:人民vs.敵人。那麼誰是人民、誰是敵人呢?在民粹主義者的視野中,凡是「我們」的人就是朋友,凡是「他們」的人就是敵人。因此,人民與敵人的對立關係,實質上就是朋友與敵人的對立關係,因此民粹主義的核心是區分敵友,民粹主義本質上是敵我矛盾。

人民與敵人都是道德概念,而不是經驗概念。人民道德高尚且政治進步,而敵人道德墮落且政治落後。一言以蔽之,凡是人民的都是好的,凡是敵人的都是壞的。但是,這只是虛擬的人為建構,而不是真實的經驗描述。在現實中,人民的陣營中完全可能混雜了地痞流氓等道德敗壞者,而敵人的陣營中也完全可能包含了真正為人民的利益而四處奔走的道德高尚者。因此,所謂人民道德高尚而敵人道德墮落,只是民粹主義者人為建構的產物。

所謂人民道德高尚而敵人道德墮落,只是民粹主義者人為建構的產物。

人民與敵人具有整體性、抽象性與彈性的特徵。就整體性而言,民粹主義領袖通常藉助整體人民的名義來動員民眾,因此,他們宣稱自己是所有人民的代言人,而不是某個個體或某個小團體的代言人。就抽象性而言,民粹主義者通常在高度概括的意義上使用人民與敵人的概念,而不會賦予任何具體而固定的特徵與內涵,這樣,人民與敵人的概念就具有相當大的隨意性和可操縱空間。就彈性而言,人民與敵人的內涵是靈活變動的,而不是固定不變的。大體而言,人民與敵人的彈性有三種表現形式。第一,在內外關係上,如果敵人是外國人(包括非法移民),那麼人民可能是所有本國人。第二,在縱向關係上,如果敵人是精英,那麼人民可能是大眾;如果敵人是資產階級,那麼人民可能是無產階級;如果敵人是城市居民,那麼人民可能是鄉村農民。第三,在橫向關係上,如果敵人是黑人、穆斯林或猶太人等少數群體,那麼人民可能是白人、基督徒等多數群體。

意大利的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支持者揮動旗幟。

意大利的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支持者揮動旗幟。攝:Alberto Pizzoli/AFP/Getty Images

民粹主義之所以是人民與敵人的對立關係,而不是人民與精英的對立關係,正是因為人民與敵人具有彈性的特徵。人民與精英的對立並不足以概括民粹主義的對立關係。首先,人民未必就是平民,它也可以包括精英,例如民粹主義領袖實際上都屬於精英的範疇,但是他們卻自稱是人民的一份子,甚至是人民的代表。其次,敵人也未必就是精英,它也可以包括處於社會底層的少數族裔和非法移民。某些右翼民粹主義者宣稱,人民的社會經濟處境之所以變得越來越糟糕,正是因為少數族裔和非法移民的存在,而後者顯然不是精英。如果民粹主義是人民與精英的對立關係,那麼,民粹主義者就不應該敵對少數族裔和非法移民。然而,反對少數族裔和非法移民卻是某些右翼民粹主義的典型特徵。

在這個意義上,純潔人民與墮落精英的對立是人民與敵人的對立關係中的核心部分。但是這種對立尚不足以概括民粹主義的本質特徵。在人民與敵人的對立中,人民既可能包括大眾,也可能包括精英;而敵人既可能包括精英,也可能包括作為底層民眾的少數族裔,還可能包括作為外國人的非法移民。

第二,民粹主義者自稱是人民意志的排他性代表。在民粹主義者的視野中,整個社會被劃分成兩個敵對的陣營:一方是道德高尚且政治進步的人民,另一方是道德墮落且政治落後的敵人。民粹主義者站在人民的一邊,而民粹主義者的對手站在敵人的一邊。因此,只有民粹主義者才能真正代表人民,所有其他人都不是人民的代表。易言之,民粹主義者是人民的唯一代表。

民粹主義者的排他性代表不是經驗性的,而是道德性的,它源於人民與敵人概念的道德性。「民粹主義者不是宣稱『我們是99%的人民。』相反,他們的意思是『我們是100%的人民』。」排他性代表的道德性也意味着,民粹主義者在現實中未必真的代表人民,也未必是人民的唯一代表。相反,他們可能只是以人民代表的名義佔據道德制高點,從而居高臨下地任意指摘其政治對手,把其政治對手妖魔化成人民公敵。正是如此,民粹主義者在競選時樂衷於把政治對手刻畫為道德敗壞的醜惡敵人,因為那些政治對手已經無法代表人民了,已經不為人民的利益着想了。而在上台後,他們則認為國家所產生的各種社會經濟問題都是其政治對手一手造成的,因為那些政治對手佔據了各種社會優勢資源,從而讓人民的生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為什麼民粹主義者自稱是人民意志的排他性代表?這是因為人民意志或民意在現代政治中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並且構成了政治正當性的總根源。在西方民主政治中,政治正當性源於人民的同意,而政治統治必須反映人民的意志,因此,人民是至高無上的。而在東方非民主政治中,統治者的執政也要以民為本,為人民服務,「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盡心下》)。統治者不能違背民意,否則將動搖統治的根基。正是因為民意是現代政治的根本,所以,民粹主義者才迫不及待地宣布,只有自己才是民意的真正代表。正是因為民粹主義者是民意的唯一代表,所以民粹主義者的一切行為都具有了正當性基礎。而其政治對手顯然不是人民,而是人民的敵人,因此,其政治對手的一切行為都喪失了正當性基礎。一言以蔽之,民粹主義者的政治伎倆是通過壟斷民意來訴諸人民、迎合人民、討好人民。

為什麼民粹主義者自稱是人民意志的排他性代表?這是因為人民意志或民意在現代政治中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並且構成了政治正當性的總根源。

民粹主義的排他性代表特徵是區分民粹與民主的關鍵。儘管民主政治與民粹政治存在着顯著差異,但是,兩者都宣稱要反映人民的意志。現代民主政治的典型特徵是代議制:不是人民直接參與政治,而是人民代表或議員代替人民參與政治。而民粹政治的典型特徵是質疑代議制,或者質疑當前的代議制已經無法代表人民的意志了。民粹主義者認為,在人民代表與人民之間產生了巨大的鴻溝,人民代表不再站在人民的一邊,反而站在敵人的一邊了。也就是說,人民代表陷入了嚴重的代表性危機。因此,民粹主義者宣稱,人民代表已經腐化墮落了,只有他們才是真正的人民代表。基於這種邏輯,民粹主義者要麼動員人民通過全民公投等直接民主的方式參政,要麼意圖通過民主選舉來上台執政。

而民粹政治與民主政治的根本區別是,前者主張排他性代表,而後者主張包容性代表。民粹政治的理論基礎是一元主義。人民是同質化的統一體,因此,人民的意志只有一種。而民粹主義者主張,他們才是人民意志的唯一代表,所有其他人都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而民主政治的理論基礎是多元主義。人民不是同質化的單一整體,而是異質化的多元集合,因此,人民的意志是多元的。人民由各種各樣不同的利益集團構成,因此,各個利益集團都代表了部分人民利益和人民意志。整齊劃一的人民利益和人民意志是不存在的,只有形形色色的人民利益和人民意志。所以,人民的代表也不是唯一的,而是多元的。

綜合而言,最低限度的民粹主義定義是所有民粹主義都共享的內核,因此是薄民粹主義。我們可以通過各種方式來進一步擴展薄民粹主義的內涵,從而把薄民粹主義轉化為厚民粹主義。

第一,根據人民與敵人的概念來闡釋民粹主義。薄民粹主義的核心是人民與敵人。因此,如何闡釋人民與敵人,就決定了我們如何闡釋民粹主義。如果人民是鄉村農民,而敵人是城市精英,那麼就形成了農民民粹主義的厚概念,其典型案例是俄國民粹派和美國人民黨。如果人民是本國人,而敵人是外國人,那麼就形成了排外民粹主義的厚概念,其代表性案例是歐洲的極右翼政黨。

第二,根據工具性價值與目的性價值來分析薄民粹主義。如果民粹主義是一種工具性價值,那麼,民粹主義就是一種魏蘭德所謂的政治策略。為了贏得選票,民粹主義領袖向人民作出各種承諾。但是一旦上台執政,民粹主義領袖就把當初的承諾忘得一乾二淨了。如果民粹主義是一種目的性價值,那麼,民粹主義就是穆德和卡爾特瓦塞爾所謂的意識形態。不管是選舉階段,還是執政階段,民粹主義領袖都嚴格遵循民粹主義的意識形態,努力把其意識形態應用於政治實踐。

第三,根據左翼和右翼的政治光譜來分類民粹主義。左翼民粹主義是一種厚民粹主義,它由民粹主義的內核和左翼的外圍結合而成。就民粹主義的內核而言,其核心特徵是反對精英主義、反對多元主義、反建制等。就左翼的外圍而言,其主要特徵是強調經濟平等、主張累進税制、反對資本主義、反全球化、反美等。與此相對應,右翼民粹主義也是一種厚民粹主義,它由民粹主義的內核和右翼的外圍組合而成,其外圍主要特徵是權威主義、本土主義、民族主義、反全球化、反移民、反穆斯林和反歐盟等。

在西方民粹主義的政治光譜中,德國的民主社會主義黨(PDS,如今左翼黨之部分前身)、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荷蘭的社會主義黨(Socialist Party)、西班牙的「我們能」黨(Podemos)、委內瑞拉的查韋斯總統都是典型的左翼民粹主義案例。而英國的獨立黨、法國的國民聯盟(RN)、意大利的聯盟黨(Lega)、德國的納粹黨和另類選擇黨、美國總統特朗普、希臘的獨立希臘人黨(Independent Greeks)、荷蘭的自由黨(Party for Freedom)、波蘭的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都是典型的右翼民粹主義案例。

一名婦女和女孩騎着單車穿過已故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壁畫。

一名婦女和女孩騎着單車穿過已故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壁畫。攝: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六、民粹與民主之別

根據最低限度的民粹主義定義,本文簡要勾勒民粹與(代議制)民主之間的關係。首先,民粹內生於民主嗎?卡諾文和穆勒認為,民粹內生於民主,並且是民主的陰影。因此,民粹主義只存在於代議制民主政治中。然而,這種觀點有待商榷。如果民粹內生於民主,那麼非民主國家就不可能存在民粹主義現象了。但是,19世紀末俄國的民粹派運動是典型的民粹主義運動,而這場運動卻發生於沙皇統治時期。

其次,民粹促進民主,還是阻礙民主?正如穆德和卡爾特瓦塞爾所言,民粹主義既是對民主的威脅,也是對民主的矯正。在民主轉型時期,民粹的作用是積極的,它通過強調人民的意志,從而促進了民主化進程。然而,在民主鞏固時期,民粹的作用是消極的,它常常批判當前的代議制民主,並且要求實行直接民主或發展一種更為健康的代議制民主,因此阻礙了民主的鞏固。

最後,民粹與(代議制)民主的區別是什麼?在本文看來,民粹與民主有五大核心區別。

第一,民粹是敵對關係,而民主是競爭關係。民粹是人民與敵人之間的對立關係。因此,民粹強調區分敵友。而民主並不強調區分敵友。現代民主政治的核心是競爭性選舉,所有利益集團都是競爭者關係。所以,民主不是人民與敵人之間的對立關係,而是不同競爭者之間的競爭關係。

民粹強調區分敵友。而民主並不強調區分敵友。

第二,民粹反對多元主義,而民主主張多元主義。民粹政治中的人民是同質化的統一體,因此,人民的意志是單一的。基於此,民粹主義者認為只有他們才是人民意志的真正代表。在這個意義上,民粹反對多元主義,主張一元主義。而民主政治中的人民是異質化的多元體,因此,人民的意志是多元的,而不是單一的。正是如此,民主主張多元主義,反對一元主義。

第三,民粹政治常常要求直接民主或另類間接民主,而民主政治則堅持間接民主。當代西方的民主政體主要是代議制民主,強調議員要代表人民的意志。然而,在民粹主義者看來,當前的代議制民主已經無法反映人民的意志了,掌權的政治精英也無法代表人民的意志,因此,他們希望動員民眾,採取全民公投等直接民主的方式來實現其政治目的,或者由他們取代那些掌權的政治精英來代表人民的意志。因此,儘管民粹主義者常常訴諸直接民主,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他們一定反對代議制民主。如果不是由那些墮落的精英、而是由他們自己來代表人民,那麼代議制民主可以被民粹主義者所接受。在這個意義上,民粹主義者也會反對當前的間接民主,從而主張另類間接民主。

民粹政治常常要求直接民主或另類間接民主,而民主政治則堅持間接民主。

第四,民粹反對自由主義,而民主支持自由主義。民主政治中的間接民主實質上是自由主義民主(liberal democracy),而民粹政治中的直接民主或另類間接民主,實質上是非自由主義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民主政治要求保障人民的權利,尤其是少數人的權利。而民粹政治則無法杜絕多數人的暴政,因此,少數人的權利通常無法得到保障。

第五,民粹反對程序主義,而民主堅持程序主義。在民主政治中,各種利益集團要上台執政,都要通過提名、競選和投票等一系列複雜的選舉程序來實現。然而,民粹主義則常常希望繞過這些民主程序,通過直接動員人民來達成其政治目標。

(馬華靈,復旦大學政治學博士,現任華東師範大學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青年研究員,曾任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訪問學者,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訪問學者,主攻西方政治思想史。)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探索學院 馬華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