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5個月、104起,非洲豬瘟為何能在重重禁令下攻陷大陸各地?

從飼料、檢疫到賠償標準都有漏洞。一個疫區養殖戶的豬被撲殺了,每隻補償1200元,但要繳納每隻400元的撲殺費。


從2018年8月初,遼寧省發現中國首例非洲豬瘟疫情至今,已有22個省市區曝出總計104起非洲豬瘟疫情。圖為2018年12月5日,安徽一個農民的養豬場。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從2018年8月初,遼寧省發現中國首例非洲豬瘟疫情至今,已有22個省市區曝出總計104起非洲豬瘟疫情。圖為2018年12月5日,安徽一個農民的養豬場。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廣東東莞的居民已有半月吃不到鮮豬肉了。

2018年12月25日,廣州黃埔區一養豬場發現非洲豬瘟,廣東全省立即禁止生豬跨市調運,令禁養生豬的東莞「斷了糧」。

同一天,廣州市黃埔區九龍鎮,熱鬧的鳳凰農貿市場裏,鮮肉區空了一大片。豬肉檔口全部刷洗得乾乾淨淨,一些檔口上方的價目表還未來得及擦掉,新鮮豬肉跟肉販子卻已不見蹤跡。「豬瘟嘛,停市啦!」市場裏的一個小販說。

距離農貿市場不遠的徑下村,村中幹道沿途張貼着「疫區封鎖令」。12月23日,村裏一家豬場排查出非洲豬瘟,成為廣東省發現的第二宗。按照農業農村部發布的《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疫點內所有豬隻必須被撲殺,疫點外延3公里的疫區範圍內,所有生豬交易市場和屠宰場必須關閉。

一位村民朝身後的東北方向比劃了一下:「那邊兩個大豬場,豬圈全推平,豬趕到一起,都殺掉埋起來。村裏現在沒豬啦。」

從2018年8月初,遼寧省發現中國首例非洲豬瘟疫情至今,已有22個省市區曝出總計104起非洲豬瘟疫情,傳播速度之快、爆發點之無序,令人驚異。

「政府採取了⼀切必要的防控⼿段:疫點撲殺、疫區封鎖消毒、禁⽌泔⽔飼餵、禁⽌飼料添加豬製品、禁⽌異地跨省調運、嚴控屠宰環節、禁⽌快遞包裹運輸豬⾁產品……」發表於財新的《非洲豬瘟幽靈》這樣寫道。但重重禁令並沒能阻止疫情傳播、升級,11月以來,疫情蔓延至山西、重慶、湖南、福建、江西、廣東……甚至傳到了遠在西南角的雲南,沒有人能解釋清楚其傳播路徑。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是,由多道禁令織就的密網,真的沒有漏洞麼?

中國是豬⾁生產和消耗大國,每年消費580萬噸豬肉。圖為2018年10月13日,遼寧一個豬肉檔,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生意下降。

中國是豬⾁生產和消耗大國,每年消費580萬噸豬⾁。圖為2018年10月13日,遼寧一個豬肉檔,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生意下降。攝:Imagine China

前有豬瘟陰影,后有海關禁令,中國應不會從俄羅斯進口豬肉吧?

中國是豬肉生產和消耗大國,每年消費580萬噸豬肉。據聯合國糧農組織,2018年中國生豬產量約為5億頭,約佔全球的一半,但這仍然無法滿足國內需求。2017年,中國豬肉進口量約163萬噸,其中10%來自美國。

由於美國豬肉生產成本低,折合每斤4.5-5元人民幣,相對於中國每斤6-6.5元的成本價,極具競爭力。中美貿易戰打響後,中國對美國豬肉徵收的關税升到70%,美國價格優勢盡失,中國轉向其他國家填補缺口。2018年5月,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一次演講中表示:「中美開始角力,中國人將禁止進口美國豬肉,那麼我們的豬肉就會有機會。」

但俄羅斯顯然不是最佳選項。最近10年,俄羅斯有46個地區出現過非洲豬瘟疫情,導致80萬頭生豬死亡,造成直接經濟損失50億盧布(約合5.8億港幣)。

據中國海關總署2018年5月15日更新的《禁止從動物疫病流行國家地區輸入的動物及其產品一覽表》,俄羅斯仍在禁止輸入的名單裏,除了《中國新聞週刊》報導提及中國對俄羅斯的豬產品於2018年8月解禁,未有其他公開信息表明中國已解除禁令。

前有未散的豬瘟陰影,后有海關禁令,中國應該不會從俄羅斯進口豬肉吧?

據財新網報導,黑龍江省商務廳官網2018年8月8日「對俄經貿信息-169期」顯示,俄羅斯西伯利亞農業集團已經開始向中國出口豬副產品,首批發出24噸。該集團旗下一家生產企業位於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正好是西伯利亞地區第一起非洲豬瘟疫情的發生地。這條信息目前已經在該網不可見。端傳媒記者向黑龍江省商務廳詢問西伯利亞農業集團如何在禁令之下向中國出口豬副產品,截至發稿日仍未獲回應。

聯合國糧農組織的首席獸醫Juan Lubroth 接受《知識分子》採訪時提出了非洲豬瘟傳入中國的兩種可能:一是通過豬肉產品或野生動物由俄羅斯傳入中國;二是來自非洲,他指出中國在許多非洲國家提供的人道主義援助與公共工程,有可能會造成動物或人類疫情。

受非洲豬瘟感染的豬發病率和死亡率高達100%,目前還沒有有效的疫苗能保護⽣生豬不受病毒感染。圖熊2018年8月9日,羅馬尼亞一名穿着防護衣的男子在一隻感染而死的豬上進行檢測。

受非洲豬瘟感染的豬發病率和死亡率高達100%,目前還沒有有效的疫苗能保護⽣生豬不受病毒感染。圖熊2018年8月9日,羅馬尼亞一名穿着防護衣的男子在一隻感染而死的豬上進行檢測。攝:Daniel Mihailescu/AFP/Getty Images

更多證據指向了俄羅斯。11月23日,中國動物衞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副主任黃保續在新聞發布會上確認,傳入中國大陸的非洲豬瘟病毒屬基因Ⅱ型,與格魯吉亞、俄羅斯、波蘭公布的毒株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為99.95%左右。美國權威期刊《科學》(Science)雜誌也刊登文章指出,據中國軍事科學院獸醫研究所的一份報告,中國發病死豬的毒株基因型與俄羅斯流行非洲豬瘟病毒的基因型關係密切。

非洲豬瘟於1921年在肯尼亞首次發現,是由非洲豬瘟病毒引發的傳染病,儘管不會對人的身體健康產生直接影響,但受感染的生豬發病率和死亡率高達100%。目前,還沒有有效疫苗能保護生豬不受病毒感染。1960年代,歐洲和美洲都暴發過非洲豬瘟疫情,西班牙頒布《西班牙根除計劃》,用了35年才將疫情完全根除。2007年開始,非洲豬瘟傳入格魯吉亞和俄羅斯,隨後在東歐多個國家擴散、流行至今。

唯有亞洲倖免於難,直到8月1日,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發現中國首例疫情,存欄383頭,發病47頭,死亡47頭。由此,一發不可收拾。

「豬瘟如何出現及傳播,仍是一個謎」

不到半年,疫情已從中國東北地區擴散到幾千公里外的福建、雲南及廣東,傳播路徑成迷。

官方公佈的非洲豬瘟疫情爆發點,傳播路徑成迷

官方公佈的非洲豬瘟疫情爆發點,傳播路徑成迷 端傳媒設計部

國立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名譽教授賴秀穗曾在媒體撰文道,過去疫情在非洲及歐洲散播的速度大約是每年100公里,2007年俄羅斯出現非洲豬瘟後,也是經過約10年之久,才由西南部慢慢擴散到數百公里外的中部。

「豬瘟如何出現及傳播,仍是一個謎。」香港城市大學動物醫學及生命科學院副院長Dirk Pfeiffer在2018年12月21日的一次講座上說,他形容在地圖上來看,疫情是隨機彈出的,從一個地方跳到另一個地方,不知道不同地方之間的疫情有什麼聯繫。

非洲豬瘟擁有強大的傳播能力,既可通過生豬的分泌物和血液傳播,又能通過人員與車輛攜帶病毒傳播,此外,用餐廚剩餘物(又稱泔水)餵豬,亦可造成病毒的傳播。疫情發生後,中國農業農村部發佈《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撲殺和銷燬疫點內的所有豬隻,對被污染交通工具、用具、豬舍、場地進行嚴格徹底消毒,並封鎖疫點邊緣向外延伸3公里的疫區。

其中,泔水餵豬首先被官方認定為豬瘟傳播的主要途徑。Dirk Pfeiffer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中國的豬和豬場數量太多,其中大多數為小型豬場,防疫能力比較低,病毒可以通過泔水餵食的方式轉移到活豬身上。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負責人在2018年10月24日指出,前21起疫情有62%與飼餵泔水有關。

早在9月13日,農業農村部便發布公告:禁止發生疫情的省份及周邊省份使用泔水餵豬,其他省份則不得使用未經高温處理的泔水飼餵生豬。

這一禁令未能得到一些小型養殖戶的理解。湖南省永州市的養殖戶張衝用泔水餵豬已經七年了。他以每年三萬元的價格,從一所有五千人的學校食堂收購剩飯。禁令出台後,他不再被允許去學校收剩飯餵豬。張衝說,自己為此損失了一萬多元人民幣。

除此之外,「規模養豬場是不會用泔水餵養的。」搜豬網分析師馮永輝對端傳媒表示,規模養豬場飼養的豬隻在1500只以上,每隻豬一天要吃10斤飼料,沒有那麼大數量的廚餘可以供給,而且用泔水的工作量遠比用飼料大。

泔水飼餵禁令發布後,非洲豬瘟並沒有消停,10月、11月,農業農村部接連通報了46起豬瘟疫情,其中一起發生在遼寧一家存欄生豬近2萬頭的大型養殖場。

另一個沒能攔住疫情的禁令針對了豬飼料。非洲豬瘟病毒對環境温度抵抗力極強,不僅會存活在病豬身上,在冷藏冷凍的肉製品、加工過的的火腿肉、經烹調過的豬肉中都可以存活數週至數月。一旦這些豬肉製品被用於餵養生豬,就可能感染豬隻,並向外傳播。

9月,農業農村部要求「飼料生產企業暫停使用以豬血為原料的血液製品生產豬用飼料」。但12月25日,天津海關在兩批出口的豬血球蛋白粉中,檢出了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豬血球蛋白粉常被用在豬飼料中作為營養添加物。上述產品原料來自天津地區12個屠宰加工廠,共計73.93噸。

生豬長距離調運是疫情跨區域傳播的主要原因,圖為生豬在運輸途中。

生豬長距離調運是疫情跨區域傳播的主要原因,圖為生豬在運輸途中。攝:Imagine China

除了泔水、豬飼料,疫情傳播還有一個危險環節——生豬調運。據農業農村部發佈的資訊,「生豬長距離調運是疫情跨區域傳播的主要原因」。

8月14日,河南鄭州雙匯屠宰場有一車生豬發生不明原因死亡,死亡30頭,後經確診為非洲豬瘟疫情。隨車的產地檢疫證明顯示,這批生豬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湯原縣鶴立鎮交易市場。

一個月後,農業農村部通報,涉案的陳姓生豬經紀人從黑龍江省一公司購買了257頭商品豬,並委託中間人請託官方獸醫,非法獲取動物檢疫證明和用於追溯來源的生豬耳標。同時被通報的還有多起逃避檢疫和違規出具檢疫證明的案件。

早在2013年,就有從業者在《中國動物保健雜誌》指出,許多地方的動物檢疫機構十分不規範,沒有專業的技術人員,檢疫手段落後,檢疫設備缺乏,漏檢現象十分嚴重,達不到檢疫的目的。

「養殖戶在手機上操作就可以得到電子檢疫證明,檢疫人員都不需要過來。」馮永輝告訴記者,在非洲豬瘟進入中國之前,獲得《動物檢疫合格證明》非常簡單,很多城鎮都只有一個檢疫人員,散養戶卻很多,根本沒有條件逐一進行檢疫。

8月31日,農業農村部發布通知,要求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的省份暫停生豬調出本省,有兩個城市發生疫情的省份,暫停所有生豬產品調出本省。

但是,在檢疫能力薄弱的基礎上,這一禁令真的能被嚴格執行麼?端傳媒記者獲知,中國南部某城一家規模不大的養殖場從疫情省份運來豬隻,在當地鎮級檢疫站取得了檢疫證書後,將豬隻運往鄰近城市,最終在當地被查出有非洲豬瘟疫情。與該養殖場有往來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當地的鎮級檢疫站只有能力驗尿,沒有足夠的技術檢驗非洲豬瘟,因此檢驗時未發現疫情。

檢疫能力無法在短時間內提高,便只好「一刀切」的提高門檻。對養殖戶來說,非洲豬瘟之前可以輕鬆獲得的檢疫證明,現在變得「一票難求」。12月27日,山東省的養殖戶李振田準備出售自家存欄的生豬,他到獸醫站申請檢疫,按照生豬產地檢疫規程,獸醫站需要派官方獸醫到養殖場進行臨床檢查。但獸醫站要求李振田提供化驗室報告和病原學報告,否則不予受理。這些報告對一個小養殖戶來說簡直無從獲取,「根本就是藉機清理散戶。」李振田說。

馮永輝認為,由於散戶養殖場被認為更容易出現豬瘟疫情,地方檢疫機構會拒絕給散戶檢疫,以此來規避責任。

對於已發生疫情的養殖戶,補償亦未能完全按政策落實。2018年9月13日,財政部、農業農村部聯合印發通知,將非洲豬瘟納入強制撲殺補助範圍,補償標準為1200元一頭。

2018年8月22日,浙江一個養豬場,工作人員正進行消毒工作。

2018年8月22日,浙江一個養豬場,工作人員正進行消毒工作。攝: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10月11日,遼寧省大連市普蘭店區一養殖場發生豬瘟疫情,臨近養殖場的胡蘭家被劃入疫區,全部豬隻被帶走撲殺,卻只有240斤以上的生豬得到每隻1200元的補償,240斤以下的則沒有補償。

在與大連市相隔一天發生疫情的遼寧省鞍山市,養殖戶李亞男則告訴端傳媒記者,她得到了1200元每隻的撲殺補償,但必須繳納每隻400元的撲殺費。

Dirk Pfeiffer建議,政府應該向養殖戶提供足夠賠償,避免一些人擔心血本無歸而瞞報疫情。據財新網報導,在浙江、遼寧和吉林,都有養殖戶在發現豬隻患病時,加緊售賣了病豬。

此外,瞞報亦成為疫情蔓延的罪魁禍首之一。2018年12月30日,因為故意瞞報非洲豬瘟疫情信息,監測排查責任不落實等問題,遼寧、安徽、湖南三省有223人被通報問責。

層層禁令下,最立竿見影的效果體現在生豬市場價格上。

2019年1月6日,山西省臨汾市翼城縣,養殖戶施友文以8.8元/公斤的價格賣掉了30頭生豬,遠低於去年的15元(因春節臨近,價格提振),保守估計,每頭讓他虧損了280元。

「最主要的原因是疫區的封鎖和禁運。」馮永輝告訴端傳媒記者,繼8月第一道禁令後,農業農村部於9月11日再次發布通知,要求疫情省的相鄰省份暫停跨省調運生豬。

中國大陸生豬產區主要集中在東北和華北地區,這些地方養殖的生豬數量遠超本地需求,大部分要輸送到珠三角地區、長三角地區、西南地區進行銷售。禁運隔斷了生豬市場的流通,一方面讓產區生豬滯銷,價格持續下跌,另一方面讓銷區生豬短缺,價格上漲。

根據搜豬網提供的數據,1月6日山西省的生豬均價在9元/公斤,四川省的生豬價格將近20元/公斤,差價超過一倍,而去年同一時間的差價不到0.5元/公斤。

生豬的疫情和價格,不僅影響了這片土地上的消費者和養殖戶,亦刺激著香港和台灣的神經。

由於金門已實施兩岸通水政策,由福建山美水庫引原水進入金門田埔水庫,因此非洲豬瘟隨水傳播的風險也仍然存在。

由於金門已實施兩岸通水政策,由福建山美水庫引原水進入金門田埔水庫,因此非洲豬瘟隨水傳播的風險也仍然存在。攝:陳焯煇/端傳媒

嚴陣以待的香港和台灣

從爆發以來,香港和台灣媒體就對疫情進行了持續關注和報道,相關防疫部門亦舉行演習,應對隨時可能傳入的疫情。

據香港食環署,香港的生豬供應超過九成來自大陸,平均每天有4000頭活豬運往香港。它們來自154間經海關總署認證的註冊養殖場。根據海關總署1月6日提供的數據,有17間養殖場因地處疫區暫停供應生豬給香港,目前供應量僅約為平時七成。豬肉價格亦因此水漲船高。1月2日,香港活豬拍賣平均價達每擔(100市斤)1733港元,創下近3個月來新高。

相對於大陸境內生豬調運的層層漏洞,供港生豬的運輸鏈條則更為嚴密:生豬會送達深圳清水河供港活畜中轉倉報關,經文錦渡口岸送到香港上水屠房,由上水屠房統一屠宰後由肉商取回零售。根據香港《屠房規例》、《公眾衞生規例》等法例,如果私自屠宰生豬,會面臨鉅額罰款以及監禁。除此之外,食環署下設食品安全中心在上水屠房派駐85人的獸醫組,進行肉類檢驗、藥物檢驗。

據《香港01》報導,2018年12月24日,有一頭內地供港生豬在運送過程中死亡,整車約120只豬隻未抵達深圳清水河供港活畜中轉倉前,就已原車退回內地。

台灣的「防線」亦早早建起。10月31日,台灣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家畜衞生試驗所在雙匯香腸中驗出非洲豬瘟病毒基因,基因片段序列與中國大陸非洲豬瘟病毒株相似度達100%。該香腸是從金門小三通水頭碼頭旅客農產品棄置箱中收集到的。11月份,在台中和高雄的機場棄置箱中收集到的香腸,又都再度檢驗到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12月初,台灣農委會防檢局在兩名旅客分別從重慶和哈爾濱攜帶的豬肉臘腸和紅腸中驗出非洲豬瘟病毒,並對兩名旅客開出1.5萬元新台幣的罰款。12月18日起,又有44名大陸游客由於攜帶豬肉入境台灣,被罰款20萬元。

但在機場與港口加強檢查,並不意味着防疫線固若金湯。2018年12月31日,在金門金沙鎮海邊發現一隻死亡豬隻,經金門動植物防疫所採樣檢驗後,證實豬隻實體對非洲豬瘟抗體呈陽性反應。農業委員會指出,病豬屍體是從中國飄到金門本島的境外豬。目前,死豬發現地點五公里所有養豬場的豬隻採樣與檢驗後,均未發現非洲豬瘟病毒。但禁令不敢鬆懈,台灣宣佈14天內金門所有豬肉產品都被禁止運進台灣本島。

金門縣肉品市場。

金門縣肉品市場。攝:陳焯煇/端傳媒

1月4日,金門烏坵鄉發現了第二支海漂豬屍,再次令台灣各界神經緊繃,檢驗結果顯示,豬屍並非非洲豬瘟感染豬隻。當然,由於金門已實施兩岸通水政策,由福建山美水庫引原水進入金門田埔水庫,因此非洲豬瘟隨水傳播的風險也仍然存在。

2019年元旦,在新年講話上,台灣總統蔡英文要求中國政府依照相關協議,將疫情實時通報給台灣,她說:「如果連疫情防治都不能真心合作,哪來的兩岸一家親?」

而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則在2018年12月26日就已經表示,中國並未向台灣出口豬肉,因此不適用「兩岸檢疫協議」。而且,非洲豬瘟在中國並非「大規模疫情」。

西班牙在長達35年的抗疫經驗中,建立了一整套體系,包括:流動獸醫臨床團隊參與養殖場的衞生監督,對所有豬場進行血清學監測,提供低利貸款改造養殖場、提高養殖場的衞生水平,安樂死所有感染豬隻,以及嚴格控制豬群的移動。

在飼料、檢疫和賠償漏洞均未修補好的中國,上述系統,可能於短時間內實現麼?如果不行,又能用什麼來抵擋疫情進一步侵蝕散佈在各地的5億頭生豬呢?

這將是場漫長的戰役。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非洲豬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