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金馬2018 深度 金馬2018

中國導演在金馬:世代之爭還是與自己的搏鬥?

本屆最佳導演的致勝關鍵是什麼?一個創作者在技術提昇和格局擴張之後,如何克服瓶頸、跳脫框架、推陳出新⋯⋯


電影《影》劇照。 圖:網上圖片
電影《影》劇照。 圖:網上圖片

第55屆金馬獎即將在台北時間11月17日晚揭曉,我先前已在〈中國電影在金馬:《影》和《我不是藥神》入圍的指標性意義?〉一文中,試圖分析本屆金馬獎的中國電影現象及產業技術和獨立精神的拉扯;而今次將從創作角度,針對幾位已有明確作者特色的導演進行討論。

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影片的五部電影,由於《大象席地而坐》、《我不是藥神》、《誰先愛上他的》皆為首部作品,所以胡波、文牧野、徐譽庭和許智彥入圍的是新導演項目,也因此在最佳導演項目上空出了三個席次。換句話說,《影》的張藝謀和《地球最後的夜晚》的畢贛所要面對的敵手,將是《撞死了一隻羊》的萬瑪才旦、《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的婁燁,和《邪不壓正》的姜文,而後兩位則是金馬獎紀錄保持人。

張藝謀、姜文、婁燁、萬瑪才旦和畢贛,本屆金馬獎最佳導演項目入圍的五席名額,罕見地全由中國導演拿下;由於台灣和香港導演提前出局,有人戲稱此項目根本是中國導演的世代之爭。

「大片」張藝謀和曾經的「作者」張藝謀

就金馬獎最佳影片的給獎邏輯及歷史脈絡來看,評審對於獨立創作的偏好,往往勝過對於產業技術的肯定。

張藝謀是中國第五代導演標誌性人物,他在創作巔峰期的作品如《秋菊打官司》、《活著》因政治因素並未報名金馬獎。後來金馬獎開放陸片參賽,由地下浮上地面轉拍商業大片的他仍與金馬獎保持距離,直至2014年才以《歸來》首度參賽,雖獲五項提名(包括鞏俐以此入圍女主角項目),最後只抱回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今年,張藝謀憑古裝武俠大片《影》獲得十二項提名,過往合作多次的鞏俐卻應邀擔任評審團主席,還放話「六親不認」,老謀子最後能夠拿下幾座金馬獎,絕對是當晚話題所在。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18金馬獎 電影 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