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 LGBT 同性婚姻修法闖關系列十

同性婚合法後,傳統的財產繼承制該怎麼跟上時代?

2016年行政院通過《祭祀公業條例》修正案,認定僅由男系子孫繼承派下員的規定違反CEDAW性別平等保障精神,正待立院修法。


11月28日,公聽會場外集結許多挺同人士,高舉旗標語表達訴求。
2016年11月28日,公聽會場外集結許多挺同人士,高舉旗幟標語表達訴求。攝:EYEPRESS NEWS / EYEPRESS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上個月26日初審通過了《民法》修正案,讓同性婚姻合法化向前跨進一大步,如果朝野協商順利,全案可望在4、5月間完成三讀。但可以預期,反對陣營的抗爭也將隨着法案推進而愈發升高。

同性婚姻反對者所執的理由各自不同:除了基於宗教信仰擔憂下一代被教育成「性解放」努力捍衛既有家庭框架以強化國力等等常見的論述外,流動在反同運動地表下的另一道暗湧,恐怕會是守護台灣傳統家庭財產分配秩序的群體。

有位同志團體志工回憶,自2013年提出多元成家三法後,她與同事曾接到不少電話:「都是中年男子打來,一開口就問:『聽說你們在推這個,推了以後會有人就可以來我家分財產,真的嗎?他們不在意同性戀、異性戀,最在意他家財產會不會被『很多元』地分走?』我們確定不會,他就安心掛電話。」

同婚對繼承家產的顛覆

在台灣多數漢人家庭的傳統裏,家庭財產分配是以「男丁」為權利主體,雖然按照《憲法》第7條與《民法》繼承篇規定,財產繼承分配不分男女、一律平等,但在許多家庭仍有「傳子不傳女」的潛規則,即便近年女性地位逐步提升,仍常見「兒子領房產、女兒領現金」的遺產安排。只要女兒願意「認份」不興訟,領了現金之後簽字放棄繼承權,國家也無從介入。但在同志婚姻合法化之後,這樣的劇本可能會遭遇更大的衝擊。

「應該這樣說,台灣有許多社會現況,甚至在法律中,都殘存對女性不公平的規定。這不公平的根源,來自於女兒被認定未來遲早要出嫁,嫁出去就是別人家的、生下來的孩子也不跟我們家姓;就算妳不嫁人,也不會有後代可以繼承財產。因此父母安排家產繼承,尤其是裏面供奉着祖先牌位的房產,還是會選擇優先交給兒子。」嫻熟繼承、祭祀公業的律師陳孟秀如此分析,「但在同性婚姻通過以後,這一切會被更徹底地顛覆,完全可以想像,那些原本以為自己肯定可以繼承家產,起碼是不動產的兒子們,將會有多焦慮。」

《民法》972條修正案若在未來三讀通過、同性婚姻合法之後,同志將可以領養方式擁有子嗣。這或許對男同志的原生家庭衝擊較小,因為多數父母原先並不會預設兒子是同志,即便兒子是出櫃同志,或許一時也不會取消他的遺產繼承權利、或者會要求他「就算是同志,也可以生個孩子傳宗接代。」

但對女同志家庭來說,就或許有可能不幸上演「父母頭疼、兄弟抗議」的劇碼。因為傳統習俗上,原本就接受未生育的男性以領養的方式來繼承香火,女同志在依法結婚後,同樣可以循此慣例,找另外一位女性組成家庭、以收養或繼親收養的方式擁有子嗣,或許就會影響兄弟的繼承權利。

上述遺產分配的「潛規則」儘管帶有嚴重的重男輕女色彩,更有違反《憲法》平等規定之嫌,但卻很難被拿上檯面成為反對同志婚姻的理由。因此反同方如果要主張同志婚姻「對現行法律衝擊甚鉅,必須審慎為之」時,經常舉出的法律案就是《祭祀公業條例》。

在祭祀公業的傳統裏,通常女性後代不具派下員資格。這樣的歧視習俗早已引起婦女團體不滿,認為其與《民法》上不分男女子嗣皆享有平等繼承權的規定相衝突。

祭祀公業是一種漢人社會的習俗,「公業」就是「公有財產」,在早年特別指田產;最遠可上追南宋「祭田」、「義田」制度,希望藉敬拜祖先以獲得祖先餘蔭。家族成立祭祀公業原先的意義,乃是使祖先有「血食」,後代子孫聚集謂之「吃祖」,彰顯家族有慎終追遠的美德,最終以宗法制度所發展出一套對家族子孫的照顧機制。

台灣內政部曾經有過一番解說:「前清或日據時期先民離鄉背井之際,為懷念其原鄉祖先,而由子孫集資購置田產,以其收益作為祖先祭祀時之備辦及聚餐費用。」

根據台灣現行法律規定,祭祀公業設立必須有兩個要件:一是有人,二是有物。人,指的是祖先及子孫,物的要素就是財產,台灣常見的祭祀公業組合都是土地與房屋,以享祀者(祖先)為登記名義人,例如「祭祀公業陳益興號」、「祭祀公業陳七房」,是看似高度現代化的台灣社會中,一處仍保有強烈傳統宗族色彩的角落。

隨着社會經濟逐漸發展,家族祭祀公業原本的田地,有的已經成為都市土地,甚至蓋起了住屋或商業大樓,但這份房產收入依然循傳統制度分給有資格繼承的子孫。法律上稱他們為「派下員」。

在祭祀公業的傳統裏,通常女性後代不具派下員資格。這樣的歧視習俗早已引起婦女團體不滿,認為其與《民法》上不分男女子嗣皆享有平等繼承權的規定相衝突。2007年,《祭祀公業條例》為落實《憲法》平等繼承精神,在第5條規定派下員即共同承擔祭祀的繼承人,不能因男女有差異。但對於立法前存在的祭祀公業,條例仍允許這些祭祀公業依照其規約,直接明定男系子孫為派下員,女性通常必須招贅婚才能順利成為派下員。

朝CEDAW實質平等邁進

根據內政部在2016年6月統計,全台祭祀公業清查公告件數有11426筆,面積9221公頃,未完成申報的仍有6540筆,面積高達3110公頃。除了部分產權狀態紛亂、找不到登記證明的土地外;部分祭祀公業如今價值不斐,位於精華地段、區塊方正的土地,是建商眼中良好的投資標的。因此女性成員是否可以主張相關權利,牽動的權利金額可以自千萬、上億元起跳。

台灣大法官在2015年針對「呂氏祭祀公業」做出的釋憲案,就是一個一窺祭祀公業土地利益有多龐大的例子:

本案由「祭祀公業呂萬春」家族的呂碧蓮在1994年提出。她是派下員呂進榮的長女,為了延續香火,呂碧蓮從父命招贅,因此兒子呂家昇也從母姓。呂碧蓮有三位兄弟,膝下均無兒子,呂進榮與長子、次子過世後,僅餘三子呂學川一人。依祭祀公業呂萬春管理章程規定,派下員亡故時,將由直屬繼承人公推一名代表繼任派下員,女子無宗祠繼承權,三子呂學川因此繼任派下員。導致呂碧蓮與呂家昇一家不能領取派下員權利金,金額高達兩千多萬台幣(約478萬港幣/61萬美元/422萬人民幣)。

呂碧蓮不服氣,向法院請求分配權利金,但遭終審法院駁回訴訟。法院認定,呂氏祭祀公業是在該法施行前成立的祭祀公業,其派下員的資格,可以依照祭祀公業自訂的規約來判斷,呂碧蓮因此聲請大法官釋憲。

當同志婚姻以「萬山不許一溪奔,堂堂溪水出前村」的氣勢通過初審後,滾滾洪流召喚許多在上一輪家庭崩解潮流中受苦的成員,也讓現行法律中殘存的宗族規定亦面臨挑戰,渴望「成新家」的同志與「護舊家」的反同方,勢必都將以公民身份持續衝突與對話。

大法官為此作成728號解釋,認為相關規約確實對女性成員形成差別待遇,但基於尊重私法自治、財產權、契約自由和結社自由,原則上必須予以尊重,並不認為其違反性別平等。但大法官也同時提醒,有關機關應該「與時俱進」,對相關制度進行檢討修正。2012年,台灣對《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施行法(CEDAW)》進行全國法規相容性檢視時,行政院內部「CEDAW法規檢視專案審查小組」認定相關規定違反CEDAW實質平等的保障。2016年,行政院已拍板通過《祭祀公業條例》修正案,認定原本僅由男系子孫繼承派下員之規定違反CEDAW關於性別平等的保障精神,正等待立法院進行相關修法程序。

可以預見的未來,相關法規將會往男女平等的方向修正,也將大半解決女同志繼承權在法律上的問題。只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各地祭祀公業的家族成員是否就此接受自家姊妹、或同志家庭成員也有同樣的財產權利?恐怕難免需要時間磨合。

當同志婚姻以「萬山不許一溪奔,堂堂溪水出前村」的氣勢通過初審後,滾滾洪流召喚許多在上一輪家庭崩解潮流中受苦的成員,也讓現行法律中殘存的宗族規定亦面臨挑戰,渴望「成新家」的同志與「護舊家」的反同方,勢必都將以公民身份持續衝突與對話。台灣社會傳統家庭、宗族、及其衍生出的財產制度,都將面臨挑戰,正式踏上新一輪「家庭現代化」運動的起點。

LGBTQIA 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