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免費讀】戰後敘利亞遊記:我看到了一群渴望與世界重新建立連接的年輕人國際

【過年免費讀】戰後敘利亞遊記:我看到了一群渴望與世界重新建立連接的年輕人

這裏有夜店,有酒吧,有露天電音節,有阿語脫口秀,有渴望與世界重新建立連接又尚未被外界真正看見的年輕人。

難民再次來到歐洲邊境,埃爾多安和布魯塞爾在盤算什麼?

隨着舊的歐洲「守門人」土耳其和布魯塞爾交惡,希臘被相中成為了「歐洲盾牌」。

北敘利亞戰地手記:羅賈瓦,被入侵的烏托邦

在被土耳其入侵的北敘利亞庫爾德「羅賈瓦」政權裏,那些追求烏托邦的外來者終究會離去,北敘利亞住民們則期盼回到一種可忍受的日常秩序。他們擔心被世界遺忘,卻並不指望成為地球的焦點。

戰後:敘利亞

戰亂八年後的敘利亞,關於「戰後」的話語漸漸頻繁。在由極權控制的戰後敘利亞,苦難和創傷是否真的會結束?端傳媒跟隨戰士、醫生、平民、人權鬥士等人的腳步,帶你走進這片傷痕累累的土地。

「聖戰士」歸來:請不要重蹈我的覆轍

他發現在敘利亞找不到英雄,只有破壞、殺戮、報復殺戮的不斷循環。返回故鄉後他又被當作當局重點調查對象,但此刻在獄中服刑的他仍認為返鄉的那一年是人生的開始。

自己的國家能讓我們自己救嗎?

他們曾經是這個國家的中流砥柱,戰爭中他們流亡海外,但仍然相信自己能為國家做點什麼。止戰之後,他們滿懷著殷切的重建熱情與多年的專業經驗,卻仍然只能在國境之外曲線救國——自己的國家什麼時候才能自己救呢?

廢墟、失業、貧困——敘利亞回流難民的下一場戰鬥

「自願回國」似是持續多年的難民危機終於迎來的一個明亮尾聲,但「自願」是出於選擇還是無奈,「回國」對這些底層難民又意味着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