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民粹能量暗湧,台灣反印度移工浪潮中的張力與微光台灣

右翼民粹能量暗湧,台灣反印度移工浪潮中的張力與微光

「關於移工,我們還要學的事情還很多。」

容易受傷的漢人與他們的焦慮產地:在2023年的台灣如何談論種族歧視?

「當代原住民真的很忙,忙著文化傳承、忙著生存賺錢、忙著四處陳抗,還得面對歧視。」

《金宵》為扮菲律賓工人塗黑臉:香港的「種族無感」從何而來,需要如何檢討?

承認這種傷害,承認香港華人族群的侷限,才能邁出改善種族歧視問題的第一步。

從中國被收養之後,她們尋找「我是誰」的答案

原來自己的經歷是獨特和寶貴的,她們慢慢為自己搭建起「跨種族收養者、華裔美國人和亞裔美國人」的三重身份認知。

歐洲不是美國?歧視浪潮來襲,法國亞裔的憂慮和進擊

「模範族裔」和「臭中國佬」其實是種族歧視的一體兩面。

自述:從加州到德州,從中國到美國,我感受到的那些歧視

我在美國感受到的種族歧視由隱性變成了顯性,甚至上升到人身安危的程度。在大國對抗的時代背景之下自證無辜,有時是徒勞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