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日記》盧鎮業專訪:獨立少年的遠去, 五分之一個影帝的誕生風物

《年少日記》盧鎮業專訪:獨立少年的遠去, 五分之一個影帝的誕生

「慶幸我自己剛剛離開新手村而已。」

吳慷仁:深水埗街頭的台灣演員——癮君子、跑步者、回家的人,都是香港人

相隔多年,他又再次走在香港深水埗街頭,默默觀看著深水埗那些靜止不動、不被注意的癮士。

專訪朱柏康:我和大部分同世代的人一樣徬徨

「從小到大沒有什麼厲害的事發生在我身上,讀書不行,運動不行,音樂也不行。」

訪問《金都》導演黃綺琳:人說我的主角性格很討厭,但那是生活

「我喜歡電影,無論裏面多麼殘酷,它都是美好的。」

專訪金燕玲:每次受傷,她都會回到香港的銀幕上

「所以不是我挑別人,而是這個機會來到我身上的時候,我有沒有把握到。」

專訪《一念無明》黃進:怎樣才對這世界有好一點的想像

每個年代都需要新事物,去衝擊舊的,學習舊的⋯⋯

專訪惠英紅:腦退化角色,媽媽就是我的表演教科書

第三次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惠英紅的演技來自成長環境,她捨不得拋棄。

專訪《叔.叔》導演楊曜愷:電影像戀愛,你會想像下一個情人的模樣

「我本身是同性戀,從頭到尾都是少數、局外人,做局外人不一定是壞事。」

賈選凝評《金都》:不是中港,而是兩地具體的「人」的難處

時至今日,短兵相接的中港現實故事裏,最不缺乏的就是冰冷仇視與無從扭轉的恨,但這套戲卻展現出了不必非此即彼「你死我活」去講述中港差異的敘事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