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態度、觀點、分析,深度思考與解析,你的時代觀察夥伴。

自述|在香港尋找手語公民譯者:我們做翻譯,也是人權倡議者

自述|在香港尋找手語公民譯者:我們做翻譯,也是人權倡議者

「中立」一詞,有時我們不甘於此,而更多時候,我們縱想中立也中立不了。

恐慌時代:搶鹽熱背後失控的當代生活

恐慌時代:搶鹽熱背後失控的當代生活

所遇無故物,亦不知前面是哪方。

模糊在政治口號裡的「他者」:中國大陸居民如何看待「武統」台灣?

模糊在政治口號裡的「他者」:中國大陸居民如何看待「武統」台灣?

對於大多數的大陸民眾來說,「一個中國」和「兩岸統一」是一種長久存在於官方話語裡的、沒有被挑戰過的「原則問題」。

緬北X電信詐騙:電詐與東南亞地方「綑綁」,還是在全球遷徙流變?|端對談

緬北X電信詐騙:電詐與東南亞地方「綑綁」,還是在全球遷徙流變?|端對談

在國家與邊界、中心與邊緣的對立中,她們思考小寫的人與大寫的人的生命故事。

韓國「芭比沉沒」的背後:當女權從社運走上政治舞台,能否經受住選票的考驗?

韓國「芭比沉沒」的背後:當女權從社運走上政治舞台,能否經受住選票的考驗?

韓國女權運動某種意義上終結了民主黨政權,這對於女權在政治上困難重重的中國、日本女性來說,確實是用權利戰勝權力的莫大鼓舞。

前進黨沒改變什麼?他信歸國與泰國政治的三十年浮沉

前進黨沒改變什麼?他信歸國與泰國政治的三十年浮沉

他信選擇回國,很可能也是評估了他的流亡議題已經愈發難以動員年輕選民。

「黨」不語怪力亂神:當共產黨化身為驅魔人,中共如何在鄉間改造社會?

「黨」不語怪力亂神:當共產黨化身為驅魔人,中共如何在鄉間改造社會?

讀《魅惑的革命:1942-1953年中國共產黨政治宣傳裡的鬼魂、巫覡與性別政治》

沈有忠:郭台銘參選總統促在野整合,反而凸顯藍白結構困境

沈有忠:郭台銘參選總統促在野整合,反而凸顯藍白結構困境

對於郭柯侯三人而言,後續選戰的策略要如何調整,保持整合的彈性?

福島核廢水只能排入大海嗎?為何其他處置方案不受日本政府青睞?

福島核廢水只能排入大海嗎?為何其他處置方案不受日本政府青睞?

日本政府「獨排眾議」,很可能在日後成為風險溝通的負面教材。

台港中#MeToo對談(下):除了制度改革,#MeToo能有「私了」策略嗎?

台港中#MeToo對談(下):除了制度改革,#MeToo能有「私了」策略嗎?

「我們如何在私人生活中不做enabler,如何不讓不應發生的發生。」

藝術界回應「倫敦牆」:它是否挑戰了我們的觀看方式?|端對談

藝術界回應「倫敦牆」:它是否挑戰了我們的觀看方式?|端對談

「冒犯的藝術」不是單純挑釁和傷害,而要通過討論、抗辯、反思和爭論,讓被掩蓋的、被遺忘的、被有意或無意無視的東西浮出水面。

前路坎坷?烏克蘭夏季反攻的失望與希望

前路坎坷?烏克蘭夏季反攻的失望與希望

本文試圖對目前烏克蘭戰場的軍事局勢做一簡要的總結和分析,並探討這一局面背後可能的經驗教訓和未來的局勢發展。

台港中#MeToo對談(上):#MeToo是否檢討非性的暴力?是所有人的運動嗎?

台港中#MeToo對談(上):#MeToo是否檢討非性的暴力?是所有人的運動嗎?

「只有某一種論述(discourse)是普遍被接受的,跨出這個discourse之外,很多是沒有辦法被接受的。」

手語和有聲語言一樣美麗,香港手語服務卻供不應求

手語和有聲語言一樣美麗,香港手語服務卻供不應求

要學好手語,跟學好一門外語一樣困難。

《不完美受害人》:一部主旋律MeToo劇,能講什麼,不能講什麼?

《不完美受害人》:一部主旋律MeToo劇,能講什麼,不能講什麼?

性別不平等的事實已無法遮蔽,官方話語的治理目標,不再是否認這些侵害現象的存在,而是爭奪誰才能「救贖」當代女性。

倫敦塗鴉牆女權二創者自述:牆每天都被謀殺,也每天都會生長

倫敦塗鴉牆女權二創者自述:牆每天都被謀殺,也每天都會生長

中文世界從不缺乏這類素材,有太多沒有被書寫的。

無根玫瑰,鏗鏘不再——中國女足的發展困局

無根玫瑰,鏗鏘不再——中國女足的發展困局

不僅需要拾回信念,更需要自立自強的力量。

中國互聯網厭童症:我們不是厭童,而是正在失去兒童

中國互聯網厭童症:我們不是厭童,而是正在失去兒童

人文主義、進步信念、民族訴求加諸於童年之上的濾鏡已然破碎。

涿州之災:「保衛北京」?極端氣候下誰影響災難的流向?

涿州之災:「保衛北京」?極端氣候下誰影響災難的流向?

未來面對日益無常的極端氣候天氣,政府要如何救災才是負責任的?

梁柏練:在香港,被娛樂化的不僅是鯨魚

梁柏練:在香港,被娛樂化的不僅是鯨魚

在與動物互動的過程中,滿足需求未必是問題,但絕不是傷害動物的合理辯解。

哈金專訪(下):鄉愁,是一個語言陷阱

哈金專訪(下):鄉愁,是一個語言陷阱

作為一個普通人,國家不重要。我也是好多年以後悟出來的,我覺得國家並不重要,就這個意思。

哈金專訪(上):把英語當成第一語言寫作,心理的壓力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

哈金專訪(上):把英語當成第一語言寫作,心理的壓力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

「你要不把你自己認真看待,誰能認真看待你?一定要有偉大的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