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人文
觀點

海外留學記:十年前我挑戰美國學生,後來我當時的認知被挑戰了

我大概只想分享一個十年前的故事,回憶一下一個與現在有點不一樣的時代。

人工智能
觀點

陳自富:先敗李世石再挫柯潔,AI為何對棋手窮追猛打?

戰勝李世石之後,Google 從商業角度而言,在人工智能產業內已經如日中天,再舉行這樣一次人機大戰的意義何在?

中港關係
觀點

戴耀廷:中港法律解釋與法治觀念,何以爭拗不斷?

中、港兩地的法制及法律傳統,對什麼是法律解釋,有不同的理解。

政經人文
觀點

張志海:歷任中國外長,背負的北京外交路線

錢其琛去世,傳媒的報導聚焦兩個身份,一是國務院副總理,另一是外交部長。若這就是錢其琛的工作一生,似是重於現代卻缺了從前。

媒體觀察
觀點

馬傑偉、朗澄:靜待新一代網媒Craftsmanship誕生

當網絡工具漸多,出現各種匠心獨運的內容的機會亦會更多。新一代媒體工作者將會從中發展屬於自己的職業技藝與志趣。

女性主義
觀點

任其然:《摔跤吧!爸爸》的背後:印度女性百年來艱難的平權史

劇中逼着自己女兒練習摔跤的父親馬哈維爾,是不是一個想通過綁架女兒人生來滿足自己畢生夢想的「直男癌」父權大家長?

教育現場
觀點

曾瑞明:「叻者生存」的教育制度,令香港變好了嗎?

我們的教育,上至大學、下至小學,幼稚園,都是培養所謂「叻人」,或者覺得自己叻的人。

六七暴動50週年系列
觀點

劉銳紹:六七暴動,左腦是怎樣「洗」成的?

我當年13歲,曾是「小鬼隊」(非正式的組織,協助攜帶違禁刊物),後來又在左派機構工作18年,對這類思想教育深有感受。

政經人文
觀點

香港人口政策,着眼開放「雙非」不切實際

要配合附近東南亞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企業需要,令香港作為創業跳板,香港就有必要完善當下的「企業家移民計劃」。

觀點

江河清:同性戀是天生嗎?──別被這問題綁架社會正義的思考

我們為什麼要問「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這個問題?如果科學可以確認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的,又會如何改變(或不改變)我們看待同性戀的方式?

深度遊記
觀點

吳強:劇場中的北韓──一個塗抹政治的旅行觀察

在這些表演場景中,尷尬的穿幫地方越來越多。例如,臨街大樓的後面,樓群的塗料往往暗淡褪色、道路泥濘……

女性主義
觀點

阿離:當性侵事件碰上網絡白目,我們可以做什麼?

橋底姦刧案發生後,一些網民謠傳受害人是兼職女友(part time girl friend, PTGF),更徵求受害人的相片,更甚是把她「起底」……

天下大勢
觀點

楊虔豪:掐着文在寅咽喉的造王者——湖南進步派

南韓政治板塊,一直存在強調鞏固韓美同盟、力抗北韓的保守派,還有主張推動對北和解、解決半島僵局的進步派。

女性主義
觀點

易子語:這一天,我們用「偉大」扼殺母親

母親節前一個星期,大陸網絡上出現這樣一條微博:「如果能夠穿越時空去見到還沒有生你的年輕時的媽媽,你會對她說什麼?」

政經人文
觀點

葉蔭聰:國族文化焦慮的幽靈,一直在中國武術遊蕩

在網絡及媒體狂躁之中,我讀到的是一種國族文化的焦慮感,許多人都在問:中國有真功夫能敵得過西方及現代的格鬥嗎?

互聯網觀察
觀點

當共青團也開始討論Dota和網癮……

有什麼比 Dota 更好呢?一局又一局投注所有的智力和意志。它能夠宣泄荷爾蒙,維護穩定,並且教育年輕人,應當聽從「國家的意志」。

深入中東
觀點

廖芸婕:巴勒斯坦絕食,以色列避談的五十年

該如何告訴難以自由移動的雙方,牆的那一邊,正撐持着什麼樣的信念?一邊慶祝建國、另一邊流亡的開始;一邊的失去家園、另一方獲得了家園?

變動中國
觀點

肖慧:從「五四」到范雨素,筆下的保姆與保姆的筆

保姆這一相對弱勢的社會群體,一直是中國現實主義文學發軔以來重要的書寫對象和想像客體。

變動中國
觀點

吳強:回望兩個「三年」,鄧小平時代如何締造與破壞極權?

理解今天的中國,要回到1975年前後鄧小平選擇的道路,也要重新評價鄧時代的政治。

歐洲觀察
觀點

昭楊:兩百年法國史,第五共和國總統制的前世今生

法國現行總統制是相當年輕的制度,這和法國的革命歷史和共和傳統形成鮮明反差。

文化觀察
觀點

江雅綺:谷阿莫事件──被忽視的著作人格權與言論自由

很多人大概沒注意到,著作人格權的侵害,沒有類似「合理使用」的規定。

演講節錄
觀點

鄭優希:被屠殺的在日朝鮮人,民間積極與官方缺席

誰釋出了不實的傳言,進而策動了這一屠殺事件,誰又應該為此事件負起責任?

福爾摩沙:一種關注
觀點

許菁芳:為何司法改革如此困難?人權、獨立與正義交織的拼圖

當威權的幽魂不再如骨附之蛆,司法獨立逐步到位,司法政策回歸政治過程......

軍事解構
觀點

中國航母是紙老虎嗎?

美軍「核動力之父」李高佛上將在1982年被問到假如跟蘇聯開戰,美國航母能生存多久,他的經典答案是「大約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