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美國大選國際Whatsnew

辯論老態危機持續引媒體勸退,但拜登大概率堅持參選到底|Whatsnew

如果要更換候選人,民主黨就最好在8月7日之前做出決定。

2024年6月27日,CNN主持的美國總統選舉辯論,總統拜登正在發言。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2024年6月27日,CNN主持的美國總統選舉辯論,總統拜登正在發言。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端傳媒實習記者 胡小蔓﹑樂巍暘 發自華盛頓

刊登於 2024-07-05

#2024 美國大選#拜登#特朗普

2024美國大選辯論結束後的一週裏,拜登已在互聯網上「退選」了好多次。

在簡體中文的微信公衆號上,數十篇以「拜登退選」「突發!拜登宣布退出」為標題的文章傳播不斷,其中約六篇文章閱讀數量達到10萬及以上。

這些賬號援引 FOX 新聞頻道前主播比爾·奧萊利(Bill O'Reilly)在 X 上的一條帖文,他寫道 「拜登退出競選已成定局。原因有兩個:民主黨的內部民調顯示他無法從辯論中恢復過來,而且籌款正在枯竭。所以,喬·拜登的競選結束了。但是白宮還不知道如何或何時宣布這一消息。」

在 X 上,這條帖文獲得超過六百萬閱覽。在 X 以及核查平台上,該推文已因缺乏證據而被標記。比爾·奧萊利擁有自己的新聞節目《奧萊利實情》,該節目曾連續16年成為收視率最高的有線新聞節目。2017 年,奧萊利被曝向五名女性支付了約 1300 萬美元和解性騷擾訴訟。因此,奧萊利被福克斯新聞解僱。

長期以來,奧萊利聲稱自己並未加入任何黨派。然而在他過往的播報歷史中,一貫有偏向保守派的言論。2021 年 12 月,奧萊利與特朗普共同參加了巡迴演講,並比表示這次演講為他提供了了解特朗普政府「前所未有的內部視角」。

截至發稿時,拜登還未像奧萊利預言般退選。本週三,白宮新聞秘書卡琳·讓-皮埃爾(Karine Jean-Pierre,卡琳·尚皮耶)表示總統「絕對不會」退出競選。BBC 報導稱拜登在週三與競選團隊連線中表示,「我是民主黨的候選人。沒有人要將我趕下台。我也不會離開。」

與奧萊利帖子中所提到的「拜登陣營的款項正在衰竭」不同,在一封籌款郵件中,拜登競選團隊表示6月份共籌集1.27億美元,其中超過3000萬美元是在大選辯論後籌得的。

儘管無論是拜登本人還是民主黨高層都未公開展露出拜登退選的意圖,但親民主黨立場的媒體卻陷入了「集體崩潰」。《紐約時報》、《亞特蘭大憲法報》、《紐約客》和《華盛頓郵報》都先後發表了希望拜登退出選舉的文章。(延伸收聽:《拜登 vs. 紐約時報|端聞 Podcast》)

然而,從總統競選程序和候選人資質來看,拜登退選對民主黨來說將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此外,拜登本人也鮮有退選的意願。

2024年6月27日,人們正在觀看美國總統拜登與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之間的總統辯論直播。攝: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2024年6月27日,人們正在觀看美國總統拜登與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之間的總統辯論直播。攝: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退選會帶來的程序和民主問題

截至目前,拜登在黨內提名中已經獲得了98%黨代表支持,除非他主動退選,否則新的候選人無法獲得這些選票。在美國過去的50年裏,對於已經得到黨代表支持的候選人,此時退選是史無前例的。

但可以確定的是,若拜登退出競選,則已經選擇支持他的三千多名黨代表需要重新投票,形成自1968年以來的第一個自由選擇總統候選人的「開放式黨代會」。

NBC 分析,一旦如此,則誰會成為候選人,將會極大程度上取決於黨代表們的個人意志,或者來自其他候選人的經營策略。因為到時候將「沒有任何機制來指定繼任者」。

除此之外,留給民主黨內選擇第二名候選人的時間也十分緊迫。

據2024年民主黨競選程序,該黨將會於8月19日的黨代會之前正式確定2024總統大選候選人。然而,俄亥俄州與阿拉巴馬州要求候選人必須在8月7日之前獲得法律認證,才能被列入該州的選票。也就是說如果要更換候選人,民主黨就最好在8月7日之前做出決定。因為如果民主黨內無法在8月7日確認人選,則民主黨候選人有可能會失去俄亥俄州的選票。

原本,民主黨議定將於7月中旬召開線上投票會,確定拜登的候選人身份。若拜登決定退選,則這場線上會議是否如常召開、會上議程是否還是對拜登的記名投票,都將成為未知數。

拜登之外的其他候選人將成為豪賭

即便拜登真的退選了,民主黨能不能立刻找到下一個候選人與特朗普抗衡,還比拜登做得更好?這份名單上人數不少,但是究其資質,大部分人似乎被認為是「缺些火候」。

第一位榜上有名的是現任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這幾個月來,她積極活躍在拜登的競選團隊中為他拉票,在拜登災難級別的總統辯論之後,她得體地維護了拜登的表現,安撫了憤怒的選民情緒,表示一次辯論不能抹殺拜登三年半的執政成果。(延伸閱讀:《2024美國大選首場辯論:拜登顯老態失分,特朗普聚焦移民問題》)

賀錦麗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副總統,在種族問題、墮胎權和移民中間頗受歡迎。在她擔任副總統期間,賀錦麗幾乎成了民主黨在墮胎權問題上最重要的代言人。她多次在公開活動、和白宮內部政策討論中積極維護墮胎權益,敦促政府採取更多措施。在今年幫助拜登的競選活動中,她也時常藉助墮胎這一問題抨擊特朗普。

身為黑人女性,賀錦麗如果成為候選人,或許能為民主黨挽回不少黑人、年輕人和女性選票——這些都是拜登欠缺的號召力。而《華盛頓郵報》分析,如果民主黨精英們跳過現任總統副手、身為黑人女性的賀錦麗,而轉向其他人代替拜登參選,那麼他們引以為豪的多元化就成了拉選票的虛僞託詞。民主黨不能得罪非裔、拉丁裔等關鍵選民群體的支持。

根據 CNN 週二公布的一項民調,選民對賀錦麗的支持率與特朗普相比只低了兩個百分點,而拜登比特朗普低了六個百分點。根據規定,如果她成為候選人,她可以全權繼承拜登的近2.5億美元競選資金。

2024年7月4日,美國總統拜登(左)與副總統賀錦麗(右)在白宮慶祝獨立紀念日。攝:Tierney L. Cros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4年7月4日,美國總統拜登(左)與副總統賀錦麗(右)在白宮慶祝獨立紀念日。攝:Tierney L. Cros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然而,在墮胎法案之前,賀錦麗在白宮的表現可以用差強人意來形容。她參加過2020年總統競選,但是因為過低的民調和資金耗盡在黨內初選開始之前就退出競選。她是幾十年來第一位在華盛頓經驗比總統更少的副總統,在擔任美國副總統之初甚至和白宮其他工作人員常有衝突,在移民和徵稅的問題上也曾飽受爭議。

而替補候選人的名單上,其他各位都來自地方。他們在各自的家鄉和民主黨圈子裏很受歡迎,但是在全國政治舞台上沒有經受過考驗。

加州州長紐瑟姆(Gavin Newsom)是拜登2024年競選活動的首席代理人,更是最符合民主黨方針的「白騎士」。但是加州在他任期內的流浪漢和高稅收問題,會成為對手的有力攻擊武器。

密芝根州(密西根州)州長格烈珍·屈馬(Gretchen Whitmer,格雷琴·惠特默)也是代替拜登成為民主黨候選人的熱門之選。在2022年的競選中,她讓民主黨在密芝根州這個搖擺州保持了對州議會的控制,並因此頒布了一系列進步派政策。另一個搖擺州賓夕法尼亞州的民主黨州長喬什·夏皮羅(Josh Shapiro),也被納入民主黨候選人的考慮之列。

而伊利諾伊州州長傑伊·羅伯特·普里茨克(Jay Robert Pritzker)可能是一匹黑馬。和大多數謹慎措辭的民主黨人都不同,他擅長用尖銳的話語抨擊共和黨人,尤其是特朗普。在最高法院2022年推翻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後,他成功使伊利諾伊州成為對墮胎程序提供法律支持的州,因此在中西部民主黨人中可謂是「戰功赫赫」。

儘管其他民主黨人在不同地區、針對不同選民群體各有所長,但是他們很難獨當一面,和特朗普正面抗衡。根據 VOX 總結的各項民調,根據目前的支持率,當他們和特朗普展開對決時,表現最多和拜登持平,甚至會比拜登表現要差。而且,拜登對於老年人和非裔選民的觸達是一般民主黨候選人無法匹敵的。(延伸閱讀:《美國民主黨的「煤氣登」:以對抗特朗普的名義,將自己變得更保守》)

不過,雖然本週拜登和競選團隊堅決駁斥了退選的謠言,各方面情況看來他退選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塵埃尚未落定。一切都要等到7月21日,民主黨全國委員會(The 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的資格審查委員會會議線上提名拜登後,才算正式確認他的總統候選人身份。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