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美國大選評論國際深度

美國民主黨的「煤氣登」:以對抗特朗普的名義,將自己變得更保守

建制派壟斷下,左翼還有出路嗎?

2024年6月27日,CNN主持的美國總統選舉辯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左)及總統拜登(右)在台上。攝:Gerald Herbert/AP/達志影像

2024年6月27日,CNN主持的美國總統選舉辯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左)及總統拜登(右)在台上。攝:Gerald Herbert/AP/達志影像

韓大狗

刊登於 2024-07-05

#2024 美國大選#民主黨#拜登#韓大狗#特朗普#評論

(韓大狗,政治學學者)

在剛剛結束的美國大選第一次辯論中,拜登用他虛弱的聲音和語無倫次的表達再次坐實了很多人此前幾個月甚至四年以來對他的擔心:他太老了,可能無法勝任總統一職。(當然,辯論另一邊的特朗普也——一如他從2016年以來的那樣——沒有顯示出任何可以勝任此職位的跡象。)在辯論結束後,民主黨的支持者中傳來了不少恐慌的聲音。一些民主黨黨內人士表示,他們在辯論期間不斷收到捐助人抱怨的短信,要求民主黨「做些什麼」。不少歷來支持拜登的媒體人也公開表示拜登應該考慮退選。

但在辯論之後的幾天中,民主黨的支持者很快平靜了下來。在距離大選只剩五個月、拜登已經在初選中得到足夠多票數的時刻,更換候選人幾乎沒有可能。人們開始重新在社交媒體上轉發支持拜登的內容,包括拜登本人在辯論第二天後在競選集會上的發言:「我辯論得不如從前好,但是我知道該怎麼做我的工作」。

在人民對拜登辯論表現的震驚逐漸淡化後,特朗普在辯論中的種種不實之詞和對進步價值的攻訐再次成為民主黨支持者們新的關注重點。而此前發表社論勸拜登退選的《紐約時報》,則遭到了社交媒體的猛烈抨擊,「退訂《紐約時報》」一時成為了推特上的熱門話題。紐約州的民主黨衆議員裏奇∙託雷斯的話很精準地概括了很多民主黨人此時的心情。他在接受採訪時先是表示自己在觀看辯論後「不得不多吃了一點抗抑鬱藥」,但隨後說,「如果特朗普當選,那會讓我比觀看拜登糟糕的辯論表現更加難受」。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了解更多

立即訂閱

已經訂閱?登入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