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一年 深度 香港 拆解建制

獨家數據:前特首梁振英,如何成為建制最強KOL和政壇狙擊手?

七成貼文轟政治人物團體,名單超兩百人;高舉習近平語錄,追擊教育局。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如何從低民望特首躍變網絡紅人?


2020年10月14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深圳特區成立40週年慶典後向媒體發表講話。 攝:Li Zhihua/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4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深圳特區成立40週年慶典後向媒體發表講話。 攝:Li Zhihua/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2019年6月以來,香港社會的各種政治力量,急速的組織、翻騰,民主派陣營一度遍地開花,聲勢浩大,但自2020年以來,香港邁入國安時代,建制力量空間陡然增大。與一度頻繁走上抗爭街頭的民主派相比,建制陣營無論在政黨組織、民間動員、輿論傳播方面,都更少為人熟知。在這一系列文章中,端傳媒逐一拆解建制,曾報導在反修例運動中備受質疑的福建社團,深入剖析港澳辦、中聯辦「兩辦治港」的新局面,不久前我們把目光投向過去一年多在簡體輿論圈中迅速走紅的時事評論人兔主席。今天,我們推出耗時數月的數據分析,追蹤以低民望卸任特首的梁振英,是如何躍變為全港最有權力的網絡KOL。

反修例風波以來,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一直走在建制陣營的鬥爭前列。

在網絡世界,他化身惹火的「鍵盤戰士」,頻頻出文抨擊政治人物和團體,每則貼文平均獲2000個Reaction和182個分享,成為建制陣營重要的論述資源。線下世界中,他位居多個新成立的建制組織要位,牽頭成立803基金,以此集結資金懸紅舉報「暴徒」。鬥爭的矛頭,不僅指向反對陣營,也揮向特區政府的文教部門,梁振英一度高舉習近平語錄「為官避事平生恥」,批評教育局。

五年前因「家庭原因」卸任特首後,梁振英從未離開香港政壇這個熱廚房。在任特首期間,梁振英以強硬的政治鬥爭風格為人熟悉;卸任特首後,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同樣在民間開展鬥爭政治,以更靈活的姿態屢屢掀起輿論熱話甚至政治風波。反修例運動爆發之後,梁振英更趨活躍和高調,據報其Facebook個人帳號現已累積18萬追蹤者(followers)。而據端傳媒統計,梁振英臉書上以批評、諷刺、責問、發信等方式,狙擊的人物多達200多個,可謂全香港官階最高、最有權力的網絡KOL和政壇狙擊手。

梁振英是怎樣成為建制陣營最強KOL?他主要狙擊哪些政治人物和團體,又採用怎樣的策略?網絡世界以外,他怎樣發起政治行動?本文耗時數月,收集梁振英Facebook於2015年10月25日至2020年12月7日期間共3399條貼文的內容、reaction、分享,並結合公開資料、傳媒報導和社群數據分析公司的資料,詳細拆解這位全港最有權力的KOL和政壇狙擊手的誕生、發展與影響力。

圖:端傳媒設計部

七成貼文轟政治人物及團體,點名狙擊名單超200人

梁振英在反修例風波時期的貼文平均Reaction急升近4倍,平均分享數大增近3倍。

2021年1月6日,港府針對去年舉行的「35+ 民主派初選」,出動上千警力大規模搜捕,以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拘捕53人,打響2021對反對陣營的第一槍。這天下午至夜晚,梁振英臉書火力全開,9小時內連出11則貼文評論事件,強調初選違反國安法,是戴耀廷攬炒十部曲的一環。

一邊廂,梁振英反駁時事評論員蔡子強的言論(「部分市民或會認為,連發聲的機會都沒有」),表示初選意在令「特區政府停擺」,與發聲完全無關;另一邊廂,他以英文反駁英國外相藍韜文,藍韜文指拘捕行動是對《中英聯合聲明》所保障的香港權利和自由「嚴重的攻擊」,梁振英質問《聯合聲明》哪裡說立法會可以無差別、重複否決財政預算案以癱瘓政府;同時,梁振英臉書抨擊參加初選的民主派,並點名諷刺參加初選、現已流亡海外的張崑陽,後者稱「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打壓,需要各位全民歸位」,梁振英揶揄道:「歸位?張崑陽會返來香港嗎?」

一方面駁斥反對陣營的言論,為藍營傳遞論述立足點,另一方面以庶民的腔調點名諷刺反對派政治人物,梁振英的臉書在大拘捕事件後的貼文,再次延續他在反修例風波後政治傳播的操作和特點。

根據梁振英政治生涯,端傳媒將其臉書劃分為三階段:2015年10月—2017年6月的「特首時期」,第二階段2017年7月—2019年5月為「後特首時期」,以及2019年6月至今的「反修例風波至今時期」。從活躍度和影響力來看,梁振英Facebook熱度在第三個時期取得顯著提升,奠定其藍營KOL的地位。

圖:端傳媒設計部

反修例運動於2019年爆發之後(2019.06-2020.12.07),梁振英活躍於經營臉書,近乎每天都介入新聞熱點,這18個月的貼文總量是「特首時期」和「後特首時期」(44個月)的2倍。

據端傳媒統計,他的臉書平均每月發文多達127則,即平均每日發文量從之前每日不到1篇增至每日超過4篇。這些貼文的互動率和傳播力亦顯著上升,平均每則貼文約吸到2573個Reaction、182次分享和21個留言(編按:由於梁振英Facebook為個人帳號,不是粉絲專頁,只限朋友留言,故整體評論量不多)。而此前一年,梁振英平均每則貼文約吸到528個reaction,48次分享和15個留言。

換言之,梁振英在反修例風波時期的貼文平均Reaction急升近4倍,平均分享數大增近3倍。

在反修例風波後,梁振英臉書貼文的內容也出現很大轉變。我們將梁振英臉書三個時期合共3399條貼文,逐一按四大類別來歸類:「日常生活」包括園藝和旅遊照的貼文等;「官式活動和政策國情」包括梁振英出席的官式、半官式交流活動,以及討論官方政策、國情的演講辭等;「抨擊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涵蓋直接攻擊、反駁、詰問和揶揄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的貼文。「其他」則為無法歸類在上述三大類別的貼文。

在反修例風波至今的時期(2019.06-2020.12.07),梁振英的Facebook發展成為狙擊政壇的平台,當中「抨擊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的貼文達1686則,佔比超過七成(73%),而「官式活動和政策國情討論」和「日常生活」的內容只有4%和1%。

在這些貼文中,梁振英的情感用字亦跟以往有所變化。在根據《臺灣大學情感詞典》中定義的正面與負面情感詞彙(正面詞如「公正」、「合理」,負面詞如「可恥」、「惡劣」)來對梁振英貼文進行情感分析後,發現反修例運動前的44個月,只有兩個月的貼文使用的負面情感類字眼比正面多;相反,反修例運動爆發後,則只有兩個月的貼文使用的正面情感類字眼比負面多。由此推斷,其用字越趨負面,從「正面書寫」轉變為「負面書寫」。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大量針對政治人物和團體的「負面書寫」中,梁振英緊咬反對陣營、媒體、公民社會和教育界的一舉一動,大至反修例運動的最新形勢、民主派初選,小至公民黨的網頁維護,梁振英臉書都密切追蹤,以予人感覺風格辛辣的筆觸抨擊他們。梁振英臉書也開創了一種風氣——以高頻率、公開點名的方式反駁、攻擊和揶揄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

統計梁振英臉書的點名清單,發現至少200人和30個政治團體被他狙擊,名單範圍相當廣泛,這些人物包括反對派議員、社運人士、媒體人和大學校長、學者,團體則涵蓋泛民政黨、傳媒、公民團體等。

其中,《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是受抨擊次數最多的人物,梁振英共有143篇貼文以他為目標,其次為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113篇)、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葉建源(90篇)、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48篇)和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42篇)。

而遭狙擊最頻繁的團體和機構包括《蘋果日報》(453篇)、泛民(318篇)、教協(134篇),泛民兩大政黨民主黨(97篇)和公民黨(89篇),以及香港特區政府的教育局(91篇)。

戰火燒向政府部門和建制:「為官避事平生恥」

從發貼文次數、語氣強烈程度來看,梁振英臉書幾乎在用對付反對陣營的力度招呼教育局。

作為建制陣營最強KOL,值得注意的是,梁振英並沒有為港府和建制陣營的每一個團體和個人保駕護航。

儘管整體頻率和體量少很多,但他亦抨擊特區政府的教育局、公營機構平等機會委員會、醫管局、香港電台和親建制的匯豐銀行,主要的批評點是政治立場不穩、政治手腕太軟弱。當中,梁振英常常搬出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訪港時對特區政府班子的寄語:「為官避事平生恥。」

圖:端傳媒設計部

據端傳媒統計,在建制架構內,教育局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是被梁振英狙擊最頻密的政府部門和官員,共發布91篇貼文和11篇貼文向教育局和楊潤雄開火,當中教育局更是梁振英抨擊次數第五多的團體/機構。從發貼文次數、語氣強烈程度來看,梁振英臉書幾乎在用對付反對陣營的力度招呼教育局。梁指出,「港獨問題,根在學校」,學校是造就青年激進化的源頭,但教育局查究的力度不夠。

梁振英第一次指斥教育局是在2019年9月。當時教育局發信譴責曾在個人社交媒體發布仇警言論的副校長戴健暉,稱「跟進行動是從中立及教育專業角度出發,按既定機制公正處理」。梁振英直斥教育局「拖泥帶水,姑息養奸」,指這件事沒有中立的角度,「唯一正確的決定就是革除戴健暉」, 又反問楊局長「是否對得起警察子弟」。

2020年2月始,就是否公開在反修例運動中被捕和被處分的老師和學校名稱,梁振英和教育局的戰火進一步點燃。一方面,梁振英牽頭成立的803基金根據「公開資料守則」正式去函教育局,要求教育局公開相關資料。另一方面,梁振英持續狙擊教育局和楊潤雄,強調「對付港獨不應該是警察的工作,應該是教育局的責任!」

2020年9月,教育局發言人表示,「對於嚴肅處理失德教師的學校、尤其是涉事教師已經離職的個案,公布有關學校的名稱並不能反映學校的現況,或許有欠公允。」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亦稱,「若教師做出普遍社會不可接受的行為,包括用惡毒言語咒罵或詛咒他人,當局亦會採取行動。」這些言論引來梁振英強烈不滿,反問「什麼是『或許』有欠公允?把廣大家長蒙在鼓裏,對家長公允不公允? 」他更直斥楊潤雄失職,「發一紙公文就算行動(指發警告或譴責信)?這是嚴重失職。 『為官避事平生恥』!楊潤雄是典型。」

由於教育局拒絕公開涉事的教師和學校名字,梁振英進一步升級行動,在2020年9月30日以803基金名義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挑戰教育局做法。其後,梁振英臉書和803基金網頁皆披露從不同途徑收集到的反修例運動被捕教師的名字,部分更有學校名稱。

除了直接揮棒教育局和局長之外,梁振英臉書也沿用同一模式,抨擊公營機構,主要著力點為這些機構手法不夠強硬。

2020年5月,平機會主席朱敏健就有餐廳拒絕招待大陸人,稱會發出勸喻和研究立法規管。梁振英斥責其「推搪」和「不作為」。2020年11月,醫管局決定收回年初罷工醫護人員的工資,暫時不會有其他懲罰的決定,梁振英狠批這是「『為官避事平生恥』、姑息養奸又添一例」。

針對香港公營廣播機構香港電台,梁振英臉書的火力更猛,稱其為「獨立王國」,和「反對派的政治打手」。梁振英更促請身為公務員的港台廣播處長下台,然後派政府派政務官出任廣播處長,全面整頓。

除了抨擊《蘋果日報》的廣告商,梁振英甚少抨擊香港商界,唯獨針對的是屬於建制陣營內的匯豐銀行。

2020年4月,匯豐銀行應監管機構要求取消派息,梁振英借題發揮「說句公道話」,批評匯豐銀行「大賺中國人的錢,但在孟晚舟事件、星火同盟和612 基金借用他人在匯豐的戶口等問題上取態如何,大家也是寒天飲冰水,點滴到心頭」。他又抨擊,匯豐「想擺脫中國,但眼高手低,在外國市場不斷滑鐵盧」。

就匯豐未在港版國安法立法後一個星期內公開表態支持(編按:其後已發聲明支持),梁振英又翻歷史舊帳,提及中國收回香港過程中,匯豐銀行做了不少「背棄香港的事」(指在香港回歸前五年遷冊英國),但中國政府「寬宏大量,既往不究,還繼續令其享受特權」(意指繼續發鈔銀行的地位)。由此,梁振英提醒,匯豐不能「一邊賺中國的錢,一邊跟着西方國家做損害中國主權、尊嚴和人民感情的事」,稱「中國和香港都沒有欠匯豐,匯豐在中國的業務,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銀行完全可以隔夜取代」,言語間頗有警告的意味。

圖:端傳媒設計部

「激進化」臉書傳播,輿論在建制媒體中「內循環」

梁振英的言論在反修例風波後受官媒和親建制媒體的青睞,常常被引用來做「彈藥」攻擊反對陣營,以及支持政府議程,以「內循環」的形式出現在各大建制媒體。

追溯梁振英臉書的內容生產和傳播,能發現梁振英並不一直都是如此火力四開,而是經歷一個從分享「日常生活」和「官式活動和政策國情」到「抨擊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的激進化過程。

梁振英是在2015年10月開設Facebook個人帳戶的,當時雨傘運動過去一年,他第四年特首任期開始不久。在整個特首時期(2015.10-2017.06),梁振英共發文633則,平均每月出文30篇,即平均每日只出一個貼文,數量不如現在頻繁。當時大部分貼文為「官式活動和政策國情討論」類別,佔比達85%,分享「日常生活」的貼文佔9%,而「抨擊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只佔1%。

卸任特首後的10個月,梁振英在Facebook一度沉寂,首4個月不發一文。到2018年5月,梁振英的Facebook迎來轉變,該月他發文21篇,高調抨擊林卓廷「對我公然和惡意誹謗」,以及指斥《蘋果日報》評論員盧峯的社論和《蘋果日報》英雄化被定罪的梁天琦,引起輿論注意。

梁振英當時稱,自己轉向高姿態「主要是被動的」,一方面是還擊《蘋果日報》把其太太和三位特首配偶作為公開用錢徵求爆片和爆相的對象,另一方面是還擊林卓廷等人調查其涉嫌收取澳洲企業款項事件:「就蘋果和林卓廷等人的挑釁,孰不可忍,我日後會繼續以不同方式加倍還擊,包括要有人等負上刑事責任,你說高姿態就高姿態吧。」

梁振英UGL事件

又稱歐洲企業款項事件。2014年10月,澳洲傳媒機構 Fairfax Media 報導,梁振英曾於2011年與澳洲企業UGL就收購戴德梁行簽訂協議,並在正式就職特首後收取合共5000萬港元,後未有申報。事件引發梁振英涉嫌瞞稅、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等問題。2017年香港立法會曾召開專責委員會作跟進調查,但梁振英拒絕出席該委員會會議。廉政公署(ICAC)亦於2018年完成相關調查後諮詢律政司,律政司回應指無足夠證據檢控梁振英,至今仍有多方要求就UGL事件調查梁振英。

隨後一年(2018.06-2019.05),梁振英在Facebook逐漸回復到特首時期的活躍度,平均每月發文32篇,有更多內容抨擊政治人物和機構,並兩度掀出引起輿論熱議的事件。

2018年8月,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於午餐會演講,梁振英連番出了19則貼文抨擊和回應事件,指活動是「外國人搭台,陳浩天播獨,香港人埋單」,並要求特區政府收回外國記者會的會址。

2019年11月28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上發表演講。

2019年11月28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上發表演講。攝:Vincent Thian/AP/達志影像

2019年3月,梁振英表示不滿時事評論員李怡在《蘋果日報》的專欄文章「汚蔑」因病去世的全國人大代表王敏剛,首次有系統地發起抗議《蘋果日報》廣告的行動:若《蘋果日報》登出全版廣告,他會拍下廣告版面,點名刊登廣告的公司;如沒有全版廣告,則會寫「今天的蘋果日報沒有任何全版廣告」,「恥與為伍」。這個高姿態的行動最初每日展開,後來隔一段時間一次,至今已持續21個月,被認為是向廣告商施壓及打擊言論自由,亦是少有的政治人物如此公然向媒體直接施壓。

綜觀整個後特首時期(2017.07-2019.05),梁振英共發文447則,當中「抨擊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的貼文已超過一半(51%),而「官式活動和政策國情討論」和「日常生活」則只佔32%和8%。由此可見,這時期的梁振英臉書慢慢成為向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開火的平台,而到了反修例時期則進一步發展成政治狙擊平台。

應該如何理解梁振英的轉變?梁振英的轉型又有何影響?梁振英曾在訪問提及,自己的「敢言」是要說明「建制派不要怕」,希望建制派可以多表達自己對社會問題的看法。而在另一個訪問中,梁振英亦提到自己發揮帶動建制派的作用:「我希望我自己能夠帶個頭,講一些對問題的看法,心裡面的話」。而在梁振英發言之後,「一些年輕的KOL看到之後,他如果也同意這個觀點,他就可以自由發揮,所以也起到這麼一個帶動作用。」

換言之,可推論梁振英希望在言論陣地發揮帶動輿論風向的作用。反修例風波中,建制陣營起初在輿論戰上陷於被動,梁振英以港人常用的臉書為基地,轉型為KOL,可能正是以此鞏固和擴大建制的支持者。基於梁振英前特首和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身份,他的聲量比一般的建制KOL大,可以在親建KOL圈和媒體獲得廣泛引述。而梁振英亦經常以藍營KOL領袖之姿到建制KOL的YouTube頻道做嘉賓,支持建制陣營中的後輩。

據端傳媒統計,梁振英的言論在反修例風波後受官媒和親建制媒體的青睞,常常被引用來做「彈藥」攻擊反對陣營,以及支持政府議程。

當中,有超過51萬人追蹤的親建制媒體「港人港地」的臉書每月平均有34篇梁振英的貼文,近乎是梁振英的「官媒」。而傳統親建制媒體《大公報》和《星島日報》每月亦在其印刷版和網絡版刊登79和53篇文章提及梁振英,《人民日報海外版》和《環球時報》的印刷版和網絡版則平均每月有16篇和4篇文章提及梁振英,顯示梁振英在建制輿論陣地的影響力顯著,其言論往往以「內循環」的形式出現在各大建制媒體。

另一方面,從輿論傳播鏈來看,梁振英亦可以掀起或壯大建制陣營對特定人物的輿論聲勢。以段崇智的事件為例,2019年10月18日,中大校長段崇智在學生論壇後發公開信,詳述他與學生對話之後的見解,並指多名被捕同學表示曾遭受警方不合理對待。梁振英是第一批攻擊段校長的建制人物,他翌日在社交網站發1500字的公開信回應,稱段崇智的公開信是為了他個人的解脫,又質疑大學管理層在了解同學被捕後情況的同時,有否了解他們在被捕前是否作出破壞行為。在公開信的最後,他更質問,「近年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都是玩政治的,當中還有無恥無敵的高手,但不是每個大學校長都是懂政治的,段校長,你有沒有入錯行?」,措辭表達給予公眾挑釁的印象。隨後,工聯會、《人民日報》和四個警察協會都加入戰團,後者更發公開信批評段崇智僅憑學生片面之詞,便質疑警方,自毀大學公信力。

圖:端傳媒設計部

市井語言,強烈情緒,諷刺、攻擊又挑撥?

密切監察反對陣營,並推波助瀾當中的分歧和矛盾,已成為梁振英貼文的一大特色。

翻看梁振英臉書3000多條貼文,可以發現其書寫風格自成一格,善於使用坊間認為是色彩強烈、挑動情緒的市井語言來抨擊、諷刺政治人物和團體/機構,為他們戴上不同的「帽子」。

例如,梁振英臉書標籤黎智英為「香港反對勢力的大腦、金主、黨鞭和喉舌,四位一體,得美西反華勢力重用」,又稱蘋果日報「餵儍仔藥」,「慫恿別人的子女上火線」。對於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稱郭榮鏗,梁批評其為「美國人的傀儡」和「帶頭的政治流氓」,譏諷郭在2020年11月退出政壇是「枉費山姆叔叔的悉心栽培」。梁振英亦不介意使用一般人認為是污名化的形容詞來標籤民主派的前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教協副會長葉建源,例如稱他為「沒有專業良知的政棍」,又因教協不公佈被捕和受處分老師而指繳械是「陀地工會」和「違法違規、缺德教師的保護傘」。他也諷刺,黃之鋒「唯一必恭必敬打領帶赴會的就是見美國官員的時候」,在港區國安法立法前退出香港眾志是「鼠輩黨」所為。

這樣譏諷和攻擊,已成為梁振英Facebook的常規操作,其貼文給予公眾一種「降格書寫」的觀感,即身為權力位置較高的國家領導人,又熱衷於使用一些令人覺得「有失身份」、不得體的語言,當中的反差正正可以製造話題,一方面引起反對陣營的熱議和回擊,另一方面也能吸引建制支持者,其效果是一般藍營KOL難以企及的。

在色彩強烈語言下,其核心觀點是什麼呢?梁振英認為,「黑暴運動」旨在奪取香港政權,改由反對派執政,以此實行「去中央化」,將香港的「高度自治」篡改成「完全自治」。分析貼文可見,他將問題根源歸咎於教育界、傳媒和反對派政客:指有些教師利用上課時間挑撥香港和大陸的矛盾,煽動對警察的仇恨,造就香港青年激進化(radicalise);泛民政黨和反對派政治人物「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利用和犧牲別人的青少年子女」;而香港的部份傳媒則政治立場偏頗,鼓動年輕人。

值得注意的是,從臉書貼文來看,梁振英並沒有將反對陣營看成鐵板一塊,甚至讓人感覺一些貼文是有意挑動或利用反對陣營的內部分歧和矛盾。例如,反修例陣營一直認為,運動的一大突破是「和勇不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強調不同抗爭手法和派別之間的團結。不過,梁振英認為各人是「田雞過河,各有各撐」,意指每人都有自己的算盤,只為自己打算。

2019年11月爆發理大事件,同月舉行區議會選舉,梁振英稱「和理非和勇武的關係就是利用和被利用的關係」,而參與運動的青少年只是「好使好用,用完即棄」的condom。他又指,「當一大批青年人被送上法庭,面對牢獄之災,前途盡毀的同時,另一批青年人進入區議會,甚至成為區議會主席,名利雙收。『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和勇一家』都是騙局」,很多人認為他意圖挑動兩者的矛盾。

2020年10月14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深圳特區成立40週年慶典後向媒體發表講話。

2020年10月14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深圳特區成立40週年慶典後向媒體發表講話。 攝:Li Zhihua/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7月31日,政府宣布原定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隨後決定現屆立法會延任不少於一年,抗爭派和傳統泛民就是否總辭杯葛掀起爭論,前者主張杯葛而後者支持留任。梁振英臉書亦「參與」其中,推波助瀾。梁臉書上稱,「道理在抗爭派,因為泛民自相矛盾,一方面否定特區政府押後選舉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同時又要返回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食相實在難看」。梁振英又諷刺,支持留任者只是貪錢,沒有堅持政治理念。

2020年9月,12名港人涉潛逃出境被扣押深圳,部分人家屬在時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涂謹申陪同下見記者。對此,梁振英的發文又使人感覺他在挑撥雙方矛盾,他稱「12偷渡港人的家屬成為宣傳工具,#涂謹申和朱凱廸在吃免費大餐」,又指「『大台』鼓動青少年人上火線,組織他們逃亡,現在又在利用他們的家人,人血饅頭吃個不停」,意指兩人協助12港人只是從中謀取政治利益。

值得指出的是,梁振英臉書發文亦緊貼連登討論區的討論,不時借用當中的評論來諷刺反對陣營。2020年9月,有連登網民號召捐款支持曾公開控訴警員的中大女生吳傲雪,報載她雖一級榮譽畢業但升學和就業處處碰壁。梁振英以「#中大畢業生吳傲雪問大家攞錢,連登網民點睇(刪去粗口部份)」為題,轉貼連登網民的評論(當中大部分為負面)。這個做法,令不少人感覺他在挑撥雙方的矛盾,進而貶損吳傲雪的形象。2020年12月4日,黎智英保釋被拒後,梁振英亦稱「連登今日完全沒有關於 #黎智英 的帖子」,意即揶揄連登網民沒有和黎智英共同進退,關心他的狀況。

密切監察反對陣營,並推波助瀾當中的分歧和矛盾,已成為梁振英貼文的一大特色。而這種「矛盾書寫」也切合網絡輿論的情緒,常常引來不同立場的網民「食花生」(圍觀)。

線下行動:公開信、建制動員和懸紅舉報

除了在Facebook直接抨擊,卸任特首、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亦在線下採取政治行動,緊密配合網絡上的言論狙擊。和一般建制KOL最大的不同是,梁振英會運用法律手段和作為國家領導人的輿論影響力,以律師信、致函、和公開信的形式對相關人物和團體機構施壓。

梁振英認為,「香港有高度的言論自由,誹謗極多,但誹謗案極少」。在反修例風波前,梁振英就先後向林卓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立場新聞、李慧玲等人和媒體發律師信,指他們誹謗。至今,部分案件仍在審訊,未有一宗案件正式定罪。

在修例風波後,梁振英亦至少六次致函和發公開信,除了指向政治人物和團體,如葉建源和教協,還包括大學校長和中學校長,當中最典型的是曾志健事件。2019年10月1日,何傳耀紀念中學中五學生曾志健被警方以真槍射中胸部重傷,梁振英翌日在Facebook上9次發文評論事件,當中有一封是致何傳耀中學校長的公開信。信函內文提及,社會關注的不僅是警察應否開槍,亦關注曾志健「暴力襲擊、犯下嚴重刑法」的事實;任何學生都沒有免受刑事和其他後果的特權,所以促請校長「馬上革除這名學生暴徒學籍,以作懲處,以儆效尤,並向社會交代」,並稱若校長因為擔心革除他會令學校受攻擊,他應該在革除後立即辭職,「這是為人師表者應有的作為,是教育工作應有的擔當。」這則貼文引來輿論嘩然,有多達1萬人在貼文表達「嬲嬲」(怒),使該貼文成為梁振英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最多reaction的貼文。

2020年7月8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出席中央駐港國安署在銅鑼灣維景酒店設立的臨時辦公大樓開幕儀式。

2020年7月8日,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出席中央駐港國安署在銅鑼灣維景酒店設立的臨時辦公大樓開幕儀式。攝:Hong Kong Government Information Services via AP

普通發文之外,梁振英正是運用致函、發公開信、發律師信的方式,以更正式的方式向政治人物及向相關團體施壓,產生輿論施壓的效果。

除此,梁振英在反修例風波後亦積極開展政治動員和組織工作,開展「既聯合又鬥爭」的攻勢。2019年7月,人大、政協、立法會議員、地區團體等親建制人士組成「守護香港大聯盟」,梁振英擔任該組織的首席顧問。該聯盟四次舉行建制陣營的集會,營造支持政府的民意。2020年5月,另一個試圖整合建制精英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成立,梁振英亦是召集人之一,集結1500多名發起人,包括多名地產商以及多名大專院校校長。大聯盟呼籲拒絕「攬炒」和「撕裂」,推動「香港再出發」,主要工作包括發起消費活動,協助青少年就業,以及支持和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

不過,梁振英更為人知的組織還是2019年8月底牽頭創立「803基金」。該基金的董事涵蓋建制政黨的要員,包括民建聯議員葛珮帆、自由黨黨魁鍾國斌、行政會議成員兼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警察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等人。該組織名稱由來是2019年8月3日有示威者拋國旗落海事件,梁遂發起懸紅緝兇,「為篤灰設賞,為揭開黑衣暴徒的遮羞布、為證明黑暴運動的虛偽而努力。」

這個基金予人感覺引入舉報和分化的政治手段,在網上設「803懸紅報料網」,並將資料交予警方「制止罪案」。據其網頁資料,自成立以來就98宗事件懸紅,呼籲市民舉報線索,並在港區國安法立法後懸賞100萬元,獎賞舉報及協助拘捕違反該法的人士。同時,該基金還鼓勵市民舉報教育人員,提供「失德違法教育人員」和作政治宣傳的教材資料等的資料。根據「803懸紅報料網」,這些懸賞資金「全部來自民間,日後還會眾籌」。

「黑衣暴徒之中,督灰的相當不少。他們自己講的是一種自我催眠,他們說不督灰不割席,其實割席的大家公開看到很多,我們803基金看到督灰的很多。也就是說,他來我這舉報拿獎金的,其實他們就是黑衣暴徒的一份子。」梁振英曾這樣描述基金的運作。他還聲稱,803基金的反應不錯,不少家長和職業司機都曾舉報。

圖:端傳媒設計部

刷存在感,還是劍指特首?

「我更樂意花時間在我的愛好上,比如園藝,如果別人能像我一樣有效地發言並引起人們的注意......」

究竟梁振英為何轉型成為網絡KOL,又希望達到什麼效果?輿論對此有不同的解讀。反對陣營經常諷刺,這一轉型是大權旁落後「刷存在感」的表現,因為公眾一般認為全國政協副主席這一官階僅為虛位,並無實權。不過,亦有聲音猜測,梁振英是否想再次競逐特首。

就此,在2020年11月,梁振英曾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表示,「我目前沒有這樣的計畫,但因為我的經歷,我還將保持對香港政治的關注。」他還提到,對於他的發聲,不同層級的中央政府官員對他的發聲都表示認可,並著他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我更樂意花時間在我的愛好上,比如園藝,如果別人能像我一樣有效地發言並引起人們的注意,」梁振英在訪問中說。而顯然,目前香港建制陣營中還沒有另一個梁振英。

回顧多年前,梁振英Facebook貼文的Reaction,主要是「嬲嬲」(怒),很多不滿他的網友會派嬲來表達,最厲害的貼文吸到12萬「嬲嬲」。2017年6月,梁振英以低民望卸任,以每月平均支持度來計算,梁振英5年特首任期的民望,從未高於前兩任特首的同期評分。

不過,約2018年開始,「嬲嬲」不再是梁振英貼文的主流。自反修例運動爆發至今,梁振英貼文整體是吸like多於吸「嬲」,顯示其支持者大幅增加,而大量反修例陣營的市民,或許早已不再關注梁,或不想再去點一個「嬲」以表不滿。

無論如何,在國安新時代的香港,戰鬥力十足的梁振英,仍將以他的方式繼續介入香港政局。

(端傳媒特約撰稿人吳守白、實習記者李月晞、林永兒對本文亦有重要貢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拆解建制 反修例運動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