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索多瑪的義人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rhrm,回應圓桌話題《繼大戰小粉紅後,郝海東在郭文貴平台上宣布成立「新中國聯邦」,你如何看?

即使是郝海東的支持者,大多數也被他在6月4號的言論驚到了,「自我膨脹」,「真是過頭了」,「為什麼要怎麼自絕於人民」……某種程度上,這也是我的想法——從零八憲章到最近張雪忠的新憲法草案,你能找到太多比這個建國宣言高明的政改文本,而和郭文貴班農這樣聲名狼藉的失勢政治投機者走到一起,怎麼也不是明智的舉動,以意見領袖的標準,郝海東的認識水平無疑是不夠格的。

但是,產生這種想法意味着掉進了自我審查的陷阱,牆內的我們熟悉一條條紅線在哪裏,知道大概什麼樣的言論最多不過被刪掉而另一類言論足以讓你作為一個人被「刪掉」,卻幾乎忘了自由社會裏每個人都應該有表達政治觀點的權利。

最近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文人藝人體育人因為個人言論和政治傾向成為網暴和封殺的受害者,郝海東讀出的這篇宣言,從我善意的推測,可能並不意味着他想趟郭文貴這淌渾水,而是激憤之下對中國局域網圈子的決裂書,他實踐了自己的自由,從此他在局域網中消失了,但也再不用忍受其中充斥的惡臭了。這種境界,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2。 GavinD95,回應圓桌話題《繼大戰小粉紅後,郝海東在郭文貴平台上宣布成立「新中國聯邦」,你如何看看?

首先,郝海東的政治宣示是需要莫大的勇氣,他清楚的知道代價是什麼,而且和郭文貴不同,郭文貴是國內靠山倒台的情況下出逃至美國,需求美國避難。他的政治表態至少有一部分是為了自保的。但郝海東不同,他的微博號一直是可以正常發言的,共產黨也沒有任何針對他的動作,他這樣做是主動放棄了自己在國內所擁有的一切名聲與財富,這種勇氣,可以說是在世界上都是非常罕見的。

至於他選擇了郭文貴的平台發聲而導致很多人不滿,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但至少,我覺得郭文貴的平台是最不壞的平台。現在在海外反共最大的平台有兩個,一個是法輪功,一個是郭文貴,顯然郭文貴是個更易於讓中國人接受的平台。而且,郭文貴的平台沒有任何的退出門檻,非常自由,雖然大家喜歡嘲笑說戰友們遲早和郭文貴翻臉,但這種翻臉後沒什麼代價的平台其實不多,像是民運圈雖然影響力不大,但翻臉退出的成本卻是相當大的。郝海東隨時可以退出,這就是郭文貴平台極大的一個優點。

所有希望中國能夠在未來民主自由的人,包括我自己,也應該反思,為什麼郝海東會選擇郭文貴平台。一個顯然的事實就是郭文貴所作所為產生的影響力要遠遠大於絕大多數反賊,不在於他發表的具體計劃和言論,而是他是一個以自己真實身份不斷去作出行動的人。如果有一個人,就像是郝海東,他確實想要做一些事情,哪怕最後會失敗,他也因為自身的良心和熱血想要做一些事情,那麼他只能選擇一個有行動的團體,哪怕這個團隊有再多的問題,那也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最後,向郝海東致敬,他的這份宣言所需要的勇氣,已經證明了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是索多瑪的義人。

3。 vidya,回應《明尼阿波利斯市街頭的亞裔青年,「我們若沉默,等於默許」

面對痛苦、憤怒和絕望,一律把嘴巴捂住,做一個溫順的啞巴,詐作貢獻。情感和聲音要經過篩選;瞎子說自己看見的全是真相,聾子說自己聽見的全是心聲,傻子全都相信了。仗馬寒蟬,行若狗彘,所謂歲月靜好,便是這般。(我無法說得更多,因為「老大哥在看著你」)

—— 一個牆內人無奈的呻吟

4。 雨月、渴望六種魚,回應《明州黑人抗議,撐民眾還是撐國家?一個「民族國家」的陷阱

雨月:作者對民族主義的批評鍼砭時弊,但是問題是:如果不是民族主義,那超越民族主義的是什麼?歷史上有反法西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殖民地民族解放運動,今天有女權運動、環境保護運動、LGBTQ、反種族歧視運動。

但是前者在「後意識形態時代」已經失去了動能。後者由主要關注特定團體,對於全民層面的平等自由少有幫助,有時候甚至會消解社會對關乎全民福祉的財富分配、教育醫療平權等議題的討論。

另一方面,國際援助被污名化,一定程度上也是援助方自己造成的。尤其是中東北非國家,在外力介入和改革/內戰後民不聊生的例子比比皆是,背後的原因跟援助方的私心分不開,自然也給了「民族國家」以抵制干預的把柄。

渴望六種魚:@雨月:雨月的留言說的有道理,的確國際援助取得的效果非常糟糕,並且這也是國際主義精神消失的原因之一。但需要看到的一點是,近年的所有國際干預行動(有的可以稱為援助,有的根本不是)都是在民族國家的框架下進行的。即使在文中提到的93年的索馬里,聯合國的糧食援助也要藉助對政府的扶植來實施,而索馬里的無政府狀態則是國際社會歷來對索馬里困局無能為力的一大原因。科索沃、波黑的維和行動更是根本以建立民族國家政府為目標,而且實際上這也是民族國家結構裡唯一可能的目標。或許以民族國家為一切行動中心的模式才是導致國際行動失敗的根本原因。這篇文章正是指出這種困境,並希望思考一種新的可能。這個新的可能是什麼,可能需要一個很艱難的探索過程,但尋求新出路的意識,還是應該提早具備的。

5。 中國武漢肺炎、EricChan,回應《明州黑人抗議,撐民眾還是撐國家?一個「民族國家」的陷阱

中國武漢肺炎:好文章!

一直不理解小粉紅那種「我就是國家」的精神狀態,本以為是因為他們生活裡沒有任何其他值得驕傲的事物而只好靠「國族驕傲」自慰,但現在看來似乎更像是無意識地成為了民族國家的養分。

對於文中對香港攬炒派和香港民族國家的分析,也部分印證了我在香港過去一年的感受:的確存在過以「遞刀論」不允許反思運動的人,但或許是因為教育水平不同,這些論點往往會被主流推翻,證明教育還是有一定用處的。

每一個民族國家都需要想像或現實的壓迫,習大大加速攬炒或許正正是香港民族國家所需的,但我認為民族國家之上的是普世價值,就像儘管在抗爭最激烈的時候,香港人也沒走上恐怖主義的道路(雖然大陸很努力地營造這種假象),在對分割的「國族想像」之上假如存在著普世的善念,或許能成為超越民族國家的存在也說不定。

我不抱期待,畢竟我本人的普世價值也差不多被對小粉紅的憎恨消磨的一乾二淨了。

EricChan:樓下中國武漢肺炎提到普世價值應該凌駕於民族這一點,我反而有不同的看法。

因為在全球化的推進以及全球各國普遍教育水平的提升之下。公民,特別是年輕公民似乎已經不太接受民族作為維繫同一個國家或者是整體的中心,也不太接納通過血緣文化傳統等建構出的民族作為一個想像的共同體。具體的例子可以反映在英國脫歐公投期間年輕人主要為留歐派而老年人主要為拖歐派。

相比之下現在公民似乎是更傾向以共同價值與理念作為包容與接納他者的評判標準。這有時便會出現寧願接納與自己價值理念相同的外族人也不願擁抱與自己價值理念相同的同胞。但是這一轉變並非是一蹴而就的,反而是與民族主義相互影響,有時甚至是需要借用民族主義的脈絡去推進。例如是港獨運動背後的香港民族建構就是在強調共同價值理念多於血統文化。台灣在蔡英文領導下建構的中華民國台灣也是通過強調在價值理念上與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的差異去區隔自己。這一民族建構也是蔡英文在年初總統大選反敗為勝的關鍵。

6。 sjl,回應《明州黑人抗議,撐民眾還是撐國家?一個「民族國家」的陷阱

沒有民族主義的分隔還是會有意識形態的分隔。說到底集體的出現出發點是為了追求更好的個人利益,而需要某個集體站在自己立場去爭取,可以是 宗教 ,性取向,性別等等,民族只是作為最強有力的集體,可以合法掠奪更多的利益,或者捍衞自己的利益。 因此想要團結更多的人,本質上需要更多的利益。 如果人類哲學還在個人自由和私有化中打轉,那麼要團結全人類必須要能從另一個生物獲取利益,或者人類整體利益收到侵害。 要麼衝出地球,殖民外星,要麼外星人入侵。

7。 Minagi、tw232310,回應《從反抖音到反中國APP,瘟疫時代的印度反華潮走向何處?

Minagi:抖音的輸出真的讓人感覺無異於向外界出售精神鴉片,從這一款app的設計上我幾乎看不到任何的人文關懷,我甚至想說,它並沒有把「人」當做「人」來看待。對於它來說,一個「人」只是統計表上冷冰冰的一條在線時間、一個觀看數量和一個贊;對於它來說,一個「人」只是一台印鈔機,你用算法給他推薦他喜歡的東西,他就會用在線時間來回饋你。至於這個人在刷完抖音之後是否能真正得到滿足,而不是後悔自己又浪費了本該用來學習的時間刷抖音,最後被深深的罪惡感淹沒,這一點它是毫不在乎的。

我們能看到近年來很多人意識到了算法存在的問題,開始對YouTube的算法提出批評。但是對於抖音的用戶來說,他們真的能發現自己正在成為算法的奴隸嗎?我想可能抖音面向的用戶群體中很多人連算法是什麼都不知道,這就是更糟糕的事情了。所以我認為抖音是一種精神鴉片。

tw232310:@Minagi:感覺整個互聯網(中美巨頭皆如此)都在做這個事情。再說下硬幣的另一面,我們最傑出的人才每天做的事就是設計更好的算法和deploy,讓用戶能多點一次鏈接,在app裏多停留一秒。也許就這也是資本主義不可避免的一方面吧

8。 gnaw_mal、緋紅杏白,回應《【獨家數據】香港學者追蹤6000示威者:他們信任誰?還參與抗爭嗎?

gnaw_mal:我很好奇的一點是警方和示威者公布的遊行人數有很大出入,前者說十幾萬,後者說一百到兩百萬,這是很關鍵的問題,但好像都沒人關注?所以人數是如何統計出來的?雙方的可信度如何呢?

緋紅杏白:而警方早就不會認真計算有多少人,因為他們往往會取巧的公佈「在遊行路線上同一時間最多有多少人」所以他們數據根本不用考慮,而有行過百萬人遊行的人也應知。最長遊行是八小時以上。而頭5個小時是待在起點等前方隊伍出發,而接着是龜速用2。5小時走一段半小時就能走完的路。

而你要明白,走得那麼慢是因為太多人前面要乘車離開,後面的人才能往前進。不要忘記當天2時開始遊行,香港過海地鐵和巴士都是不能進入港島,要先讓遊行人士一點點離開才能有空間把九龍的人送往港島。當日到下午5時過來香港島的人潮才散開。根本走全程示威者人數是可以是同一時間遊行路線上最多人的三倍以上。還不計離隊的人。

好像跑題了,我應該有幸是這調查其中一位受訪者(難怪我讀起來覺得題目選項好熟面口),而這文章也應表現了我的意見和立場。所以我不會在此文章評論太多,以免影響你們的判斷。總括來說,我還是十分感謝在艱難時候,也堅持進行社會調查的人。這能為我們社會變化中反映一些真實。

9。 vidya,回應《港版國安法來臨,北京會如何改造港警?

這就是教育的問題。教育經歷令海陸兩地出現極端的差別,前者文明程度顯著,後者側猶如野蠻人。並無不敬之意,我自己本身就身為「陸人」,切身體驗過「洗腦」教育以及在這種教育制度下培育出來的所謂的「人」: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天真,虛偽,自私;很容易就表現出極端的民族情緒以及孩童化的心理。所謂孩童化,指的是對於「權威」的過度依賴和信任,認為高高在上的就一定正確。這種心態,也可稱為「奴性」。「他們」在製造這種「工具人」的經驗上已經爐火燉青,不難想象出日後的香港假如由這種「工具人」來管理,會是怎樣的一個慘狀。

首先,個人的獨立性肯定會被抹殺。在一個強調集體利益的民族裡面,「自我」是不允許存在的。而所謂的集體利益,由國家來定義,以國家利益為大前提。說白了,就是與個人利益無關;或者說,與「韭菜」的利益無關。

10。 披星戴月人,回應《梁仕池 :北京為何對澳洲農業亮劍?地緣政治背後的中澳農貿難題

「主流意見認為澳洲政府應保持冷靜,用圓滑政治手腕阻止中方擴大關稅範圍,避免貿易中斷加劇經濟衰退,因這會影響很多行業的國民生計。」

面對戰爭與屈辱,你們選擇了屈辱;但屈辱過後,你們仍得面對戰爭。看到香港及台灣受到的打壓可以是如此的大,澳洲政府及人民仍未有足夠的覺悟嗎?是真要中共在南海駐重兵,中國第三或第四航母艦隊在澳紐間游弋才猛然警惕嗎?中共絕不會對挑戰它的勢力手軟的,習近平治下的中共尤其如是。你退讓一天它就坐大多一天。如果決心動手的話,早比遲好。

讀者十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