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葉健民:反修例危機後,一國兩制的最後機會

重新認識香港調整想法,配以更貼近特區現實的政策,是爭取至少一部分人的唯一方法,也是一國兩制走下去的最後機會。


2019年10月1日,金鐘警方以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0月1日,金鐘警方以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修例風波是回歸以來的最大的政治危機,對社會秩序帶來極大的挑戰。抗爭力度不斷升級,十一當天更有警員以實彈射擊示威者,情況己經到了十分危險的地步。然而過去百多日的發展,更大的破壞卻是來自中共的對香港局勢的回應,她的策略正嚴重地傷害著一國兩制的根本。

過去百日對一國兩制的傷害

當中央把任何矛盾定性為國家安全利益悠關時,特區政府祇能完全聽命北京,兩制平衡也徹底喪失,制度內也再沒有任何有效機制向北京發揮反饋作用反映真實港情,以糾正錯誤判斷。

一國兩制成功在於中港融合,而兩地社會相互拉近更是箇中關鍵。然而過去數月,北京的政治策略卻是不惜把香港人妖魔化,令兩地群眾之間的張力進一步拉緊,把這種對立情緒推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點。官方將反修例運動這場原來祇是抗拒特區惡法、後來聚焦遏止警暴的抗爭,迅速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勾結外國勢力的分離主義陰謀,而國內傳媒也火力全開,刻意利用《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被襲等個別事件去渲染港人如何針對內地人,甚至罕有地容許羣眾去使用海外社交媒體平台去對香港進行聲討。

不少長期衹能接觸到官方認可的資訊和自小便在「愛國教育」薰陶教化的愛國人士,在國家的感召下對這場運動義憤填胸,仇港情緒因此全面爆發。在香港以至在海外的內地人,以惡意攻擊相關抗爭行動以「保家衞國」、「捍衛民族尊嚴」的情況,此起彼落,「遍地開花」。志在大陸市場的香港藝人,假如敢表態支持這場抗爭自然是死罪。就是說句香港人加油或者鼓勵大家登記為選民,也會受到內地網民圍攻抵制。「香港人」這三個字,彷佛在大陸已經成為了一種禁忌。這種仇恨感覺,一旦在內地社會落地生根,日後如何可以扭轉、覆水怎可收回?沒有人知道。但國內敵視仇恨情緒高漲之下,要達致所謂港人民心回歸,衹是痴人說夢,浪費氣力。

一國兩制終極目的也在於維持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確保市場機制有效運作。但過去三個多月,內地政府卻因政治目的不惜重創這個香港的核心基礎。踏入七月,北京開始更為主動去壓制香港輿情。當中一個重要方向,是透過向香港大企業施加壓力,要它們約束旗下員工。首當其衝的,便是國泰航空。國家民航局以航空安全為籍口,迫使國泰要懲治那些表態支持反送中的員工,兩個多月來已經有不少僱員因此被開除,甚至連行政總裁何杲(Rupert Hogg) 也在壓力下請辭。何杲2017 年才接任這個位置,但他迅速將前任因期油對冲投資失誤所造成的財務爛攤子扭轉過來,在2019年更為集團取得三年來首次的盈利。資本主義強調用人唯才,能為公司賺大錢的人理應會受到重視奬賞。但眼前的現實,卻完全違反市場規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逃犯條例 葉健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