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日劇

速度戰高手古澤良太:怎樣用電視劇改變社會?

他認為自己的作品說不定可令社會更光明及朝正面發展,這可說是絕無僅有的日本編劇家心曲。


古澤良太編劇的日劇《Legal High》,由堺雅人、新垣結衣主演。 網上圖片
古澤良太編劇的日劇《Legal High》,由堺雅人、新垣結衣主演。 網上圖片

不同地域有不同國情,對中國內地的日劇粉絲而言,古澤良太或許才是他們最熟悉的日劇王牌編劇。最主要原因是兩輯《王牌大律師》(2012及2013年)均在中國境內好評如潮,而堺雅人飾演的古美門狂人律師形象也深入民心;再加上他的《約會大作戰》(2015)在內地已拍成中國版本(名為《約會戀愛究竟是甚麼》2017),令他一時成為炙手可熱的編劇紅人。事實上,他也直言有來自中國的邀約,希望他可以利用上海為背景寫成劇集;雖然沒有應約,但也可見他在東亞圈內聲名日隆的情況。

回到未紅時

這一種反體制的意識,其實一直或明或顯地潛藏在古澤良太的世界中,令他的作品有異於同儕閃閃發亮之處。

今時今日,不少人對古澤良太都有收視保證的王牌編劇印象,其實這不過屬故事的一面而已。最著名的例子為2011年的《鈴木先生》,這齣嶄新視野的校園老師劇,當年平均收視只有2.06%,可說跌破底線,完播後口碑才逐漸廣傳開去,反而得以拍成電影版(2013),來一次漂亮的華麗轉身以示敗部復活。即使是最近2018年明星匯聚的《信用欺詐師》(由長澤雅美、小日向文世及東出昌大壓陣),其實平均收視率也不過只有8.9%,此所以風光背後當有不少起伏坎坷之路。

和不少目前當紅的編劇相若,編劇只是古澤良太次選的工作。《你的家是我的事》的大石靜本身一直是小劇團的演員,而《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的野木亞紀子亦以女優為人生志向,古澤則徹頭徹尾為一動漫狂迷──只想成為一名漫畫家。由《機動戰士高達》(1979)、《超時空要塞》(1982)到手塚治蟲的作品均滾瓜爛熟,手上也時常携帶筆記簿,滿滿地畫滿各式人物造型。有趣的是,是古澤良太深知要成為出色的漫畫家,單純依賴畫功並不足恃,於是很早便有意識從影視作品上去吸納養分。諷刺的是,在他成長的年代,雖然影帶租賃店已大行其道,可是日本名作如黑澤明的電影仍未推出影帶版本,於是唯有去圖書館另覓蹊徑。而在圖書館能吸引他眼球的,就是一眾王牌編劇如向田邦子、倉本聰、山田太一及市川森一等人的劇本集,也由是奠定了他堅實的編劇自學基礎,為他未來的事業作啟航的準備。

電視劇的黃金價值觀,一向是需要確保觀眾接受及明白理解;此所以監製的訓示,對古澤構成極大的衝撃。

古澤良太從不諱言重視收視率的成果,因為他知道要想引入自己的看法,沒有收視率的支持,自己也難以暢所欲言。事實上,他是從不妥協的頑固編劇,在《王牌大律師》的撰作過程中,製作團隊不斷受到顧問律師就專業性上的質疑,針對古美門的種種行徑,表示絕不可能的反詰。但古澤一一駁回堅守信念,肯定劇集有自己的訴求及生命,絕非紀錄片的製作。我認為這一點首先要多謝著名監製訓霸圭,早在二人合作《外事警察》(2009)之時,後者便毫不容氣向古澤直言:「為何寫出那麼容易明白的劇本?可以寫更難明的!」電視劇的黃金價值觀,一向是需要確保觀眾接受及明白理解;此所以監製的訓示,對古澤構成極大的衝撃。事實上,古澤後來也會把監製的訓示作戲言掛在口邊,「是訓霸先生叫我寫得難明一點!(笑)」背後正好說明監製孕育編劇成長的重要一步。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