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不完美受害者」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yewail,回應《蕭仁豪:反修例運動中,卧底策略的三大得失》

要警察系統以極大的勇氣質疑政務系統的命令,實在是強求了。

香港反送中的悲劇是:政務系統不受民意牽制,反而對北京有更大的責任,群眾始終無法用選票制裁政務官。政府執意在一次次街頭運動裡坐壁上觀,看準的就是街上的人們根本對自己沒皮條。既然民主的面具已經被撕破,也就不怕臉上多些疤痕了。

而今,憤怒的人們把情緒推向第一線的警察(反之亦然)。最後讓同住一個城市的兩群人仇恨彼此。只能說錯不完全在林鄭,錯在香港模式的民主一直以來就是一種施捨;林鄭不過是個誤踩大地雷而沒有勇氣殉身的人而已。

2. Meg0031,回應《搶灘越南,大陸商人被台商拋在身後》

我在廣東貿易商工作,90%出美國市場。公司從關税10%開始就把轉單列為KPI了,目前已達成進50%的中國工廠轉單率,目標年底要能達到85%。長期配合的工廠願意去越南的,幾乎是像專案管裡一樣天天追蹤建廠進度,沒法轉的就真的掰掰了,很現實。某間東莞頗大規模工廠的職員跟我說,25%下來後,工廠陸陸續續走了,官員天天來廠裡泡茶關切。然後這間廠在越南的工廠目前已開始生產,主要製作美國的訂單。

想補充樓下網友的留言。中國政府對吸引外資注入有些不錯的條件,但同時就像文中提到的,與民企競爭時外企相對要花更多力氣在各個方面。比如說環評和勞工社保什麼的對民企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外企就特刁難。而且很多民企根本實際上是國企,各種開外掛,根本沒法與之競爭....。一些心酸經驗。

3. Sundancekid1882,回應《「人民幣台幣港幣都想賺」,當台灣奶茶遇到政治表態》

我做編輯,對中國的審查與自我審查深有體會,從沒有人會告訴你所謂的紅線在哪全屏個人理解,而地圖開疆更是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書中所有地圖不管古今中西都必須送國土資源部審查,甚至要求在漢代的歷史地圖標註九段線。

4. 鹹魚姬,回應《劉鋭紹:林鄭的「撤回」與辭職傳聞都只是緩兵之計》

我同樣比較悲觀,一切遠遠還沒有結束,逃犯條例壽終正寢後完全可以借屍還魂甚至變本加厲。這次撤回不僅是緩兵之計,搞不好還可能變成海嘯之前的海水後退。傘運之後,議員是如何被DQ,參選者如何被剝奪參選權,建制派如何一路壟斷議席完全控制立法會,又是如何快速通過一地兩檢方案。曾經發生過的一切,抗爭者未來依舊需要面對,而且可能還要面對尚未發生的種種——新聞不再自由,教育只能歌功頌德粉飾太平,法律只為公權力服務……公權力的野獸一旦衝出來,要重新關進牢籠可謂難過登天。

抗爭者已然被扣上恐怖主義的帽子;而穿上白衣服在元朗無差別傷人連暴徒定性都沒能沾上;穿上警服更可以行恐怖主義之實——攻擊記者、醫務工作者、阻撓救護員施救、朝地鐵內丟催淚彈,衝進地鐵襲擊乘客……借用網民所言,6月撤回跟9月撤回的區別在「3隻眼、2次地鐵恐襲、2人被刀手斬至重傷、8人離世、超過100人被檢控、超過1000人被捕、受傷, 逃亡不計其數」。全體香港市民未來是否還保有通過法庭清算公權暴力的機會?還是一步一步淪為「疆屍」?(強調一下,就是新疆的疆。)

淪為傀儡的林鄭所能做的其實已經不多,辭職可能真的是對她而言最好的選擇。對港人而言,無論是林鄭繼續下去,還是換一個人,都只不過是皮相不同的傀儡。抗爭不僅僅是現在,還需要延續到未來,直到權力再次回到牢籠,人們免於恐懼。

過去三個月裏,從第一位中彈的香港電台員工昏迷入院開始,被警察攻擊的新聞從業者、醫務工作者不計其數,他們有些僥倖沒有受傷,有些萬幸只是輕傷,而有些則受到了不可逆轉的傷害。有救護員在現場施救被捕,有救護員想要施救被阻撓。催淚彈讓地鐵站內的所有乘客和工作人員都陷入生命危險,而上一個最為人熟知的在地鐵內釋放氣體的是奧姆真理教。

為警察為公權力辯護的人總是在尋找不完美受害者,嚴於律雞蛋,寬以待高牆。然而,醫務工作者被攻擊,施救被公權暴力阻撓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全港公民的生命健康都不再受到保障。上至特首下至港警,他們享受的高薪都是來自香港全體納税人,現在他們拿著公民的血汗錢去襲擊公民,讓公民陷入生命危險。按下納粹毒氣室按鈕的人要受到審判,用納税人的血汗錢損害納税人生命健康的人更應當受到審判,全體香港公民都有理由起訴濫用暴力的警察以及公權部門。用納税人的血汗錢屠殺納税人這種事在歷史上從來不會少,公權力從被納税人賦予無限武裝的同時,就理應被以最嚴苛的眼光去審視。

5、6. 無思之惡,回應《831晚太子站內發生了什麼?還原警察無差別追打乘客事件》

無思之惡:其實糾結於誰先打人,誰先導致衝突,並沒有多少意義。(我認為藍衣老伯,其實也應該進行調查,是否構成正當防衞,是否進行檢控是之後的事情,當然我唔知是否有人對藍衣老伯此事報警)。

警方的抓捕是否應該進行抓捕?對此大家都不應該有疑問,破壞地鐵設施等行為確實發生了,基於合理懷疑,警方有權進行調查。

真正重要的是,警方的行動,是否超出了必要?在網絡廣為傳播的被噴胡椒水,被成為「無差別毆打市民」那段視頻,是否是先前示威者與市民發生衝突的那一輛地鐵?警方是否有對並非示威者的無辜者也採取了不必要的武力?

遺憾的是,包括端在內的很多報導,我都沒能真正看到8.31 事件的全貌,但我也不會批評端,如果有內地網友看到端這篇文章就無法接受,那是你擺脱了試圖離開同温層的努力,到了牆外,能讓你接受的媒體恐怕不會多,而端已經是相對較好的。如今的媒體,不要真正指望有誰能完整客觀反映整個事件全貌,它只是給你提供了看問題的不同視角,交叉信息對比之下,也只是更有可能讓你做出判斷。

下面我說一些與8.31事件的事實無關的一些看法。

公權力的運行,應該受到監督,這是常識。

在警方抓捕人時,如果示威者進行反抗,採用必要的武力進行制服,這不叫打人,而是執法。這也是常識。

如果警方在制服前,超過比例原則,使用不對等的無力,如果警方在制服後,示威者並沒有繼續反抗,仍然不人道的對待甚至繼續使用武力,這是應該被批評乃至問責的。這也是常識。

有香港人,看到香港警方制服激進示威者,不管是否真的過度,便稱之為毆打,這並不合理。有內地人,看到香港警方抓捕激進示威者,只會稱讚做得好,甚至還認為香港警方過於剋制了,對警方暴力執法的場面視而不見,甚至在內地微博,你無法傳播在香港引起巨大爭議的一些執法片段。這也並不合理。

什麼叫撕裂?這就是撕裂,包括香港社會,香港警民之間的撕裂,也包括大陸與香港人民之間的撕裂。

高牆與雞蛋之間,我們是應該站在雞蛋一邊,但雞蛋的抗爭,應該針對的是高牆,而不是高牆另一邊的雞蛋。當抗爭的情緒,變成仇視內地人民,毆打內地記者甚至普通遊客時,大叫著「支那」等飽含歷史創傷的詞語,當下香港很多人,可能永遠無法理解對這種大中華民族情感的破壞。

在各種各樣因素的影響下,在見過太多激進示威者的暴力破壞行動後,在香港這起運動,被認為是分裂國家,尋求獨立後。

這些示威者被視為敵人,而不再是能感同身受的同胞。

這也就是我說的,勇武派破壞了這場運動的道德價值,他們聽不進任何理性的建議,反倒會認為那些話是「ON9」。他們可能會讓局勢隨時難以收場。他們屈從與自己的本能,而作為一個公民訴諸於理性比作為一個在群體無意識下訴諸於暴力的激進分子其實更為艱難。

但我也請一些內地網民想一想,中央的表態,同樣是要通過香港法治來解決問題,是支持香港警方依法執法。請注意這個依法。

如果真的有人認為,香港如此多市民(不包括那些暴力分子),都是被蘋果日報等變相洗腦,都是所謂沒腦子的廢青,那你實際是給整個香港簡單的標籤化。

如果你真的相信了西方國家都是暴力執法的說話,那你是否知道比如「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中,警方事後還是被認為過度使用暴力,不少示威者獲得賠償,有警員受到處分呢?

如果是你知道港區人大代表,建制派中也有人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才能解決香港當下局勢;如果你知道連部分香港警察家屬也集會提出要求希望能處理警方執法中的一些問題;如果你知道香港很多並未參與運動的市民,對警方都有或大或小的意見;如果你能把香港當成你所在的中國的其他城市一樣,假設也發生了不當的執法事件。

你是否會保有同理心呢?

對香港的警方的一些指控,也包含了不少謠言,比如少女踩手事件,看了不同方向的視頻,我傾向於這是警員在人群混亂時的失誤。

可更多香港人呢?其他一些存在爭議的事件呢?怎麼讓市民真正消除對香港警方的不信任?

如果我們真的要維護香港的法治,在要嚴正對暴力分子執法的同時,也不應該放棄法治對於公權力限制的的價值。

曾經的「亞洲最優秀警隊」,不應該讓它如今繼續承受莫須有的罵名,也不應該讓它其中的真正違反紀律者,不受到約束。

我支持香港警察依法執法,但我也支持警員執法中的不當行為,應該受到追究。

嘿嘿喲呦:@無思之惡 目前大陸的網上所謂的「民意」是被扭曲,過濾過的。我認為絕大部份大陸人從小到大對政治和社會議題都保持著冷感和距離,因為目前的情況是即使你關注了,如果只是作為一般民眾也很難帶來任何實質性的改變,就算能夠有積極的變化也大多在幕後進行。更何況社會和政治議題類消息在牆內尤其受到嚴控,討論和操作空間本身就很小,目前政府對於任何公民社會更有著半公開的反對態度。所以說這次香港事情的討論在大陸被難得的部份放開了,而大陸人普遍的低頭賺錢不問世事的心態並無因為這次而改變,似乎只有極少數人對香港的問題真正的關心(有或是潛伏之中?),大部份人只是看熱鬧或者藉助這次機會抒發情緒罷了。這樣的在政府全面管控下「網絡民意」又有多少代表性呢?

談到勇武派的問題,我想提一提旺角騷亂,在某種程度上現在的示威者的武力普遍還沒有達到那時的程度,我認為參與旺角騷亂的人已經認為目前的社會問題已經到了推倒重建的地步。而現在的勇武派和那時比夾雜了大量的「重裝和理非」或者是「有勇無武」,從而限制住了有可能大體掌握著勇武派行動指揮權的「魚蛋一代」來公布他們真實的想法,也就是香港獨立或者完全自治,為了達到這一目標他們中的一部份人也是可以做到不擇手段。這種極端主義怎麼可能會被香港目前的主流社會接受呢?我相信唯一聯繫大部份和理非們和極端勇武派們之間唯一的連線就是對目前這個政府的反感。所以說只要港府中央更靈活一些,反送中運動內部根本上的差異就有可能使其自己瓦解。

7. John_Smith,回應《831晚太子站內發生了什麼?還原警察無差別追打乘客事件》

我也認為目前激進勇武派的所作所為過火了,應該被譴責和依法查辦(激進勇武派的行為無正當性,但整個運動並未失去正當性)。

同時,我並不認為現有跡象能證明被警方毆打的那一車廂人都是激進勇武派或是此前導火索事件中的嫌犯(嫌犯也不只是示威者,事情原因經過需要對雙方進行調查),我也不認為對待激進勇武派或任何嫌犯這樣不聲明理由地毆打而不拘捕,可以被稱為「依法查辦」。視頻中明明白白,警方離開後,有人跪地痛哭,有人進行急救,列車有好一陣子都未啟動,所謂列車啟動無法拘捕是不成立的。毆打前不聲明理由、不進行事實查問,毆打後在完全有條件拘捕的情形下不拘捕,從頭到尾毫無程序可言,自然不能視為執法,打的當然也不是正在違法因而需要暴力阻止的嫌犯,而是乘客。事實上,警方自己也承認難以辨別是否暴力分子,不能確定受傷的7人在之前衝突事件扮演什麼角色。如果警方聲明原因,將這些人全部拘捕或帶回調查,對拒捕者採取恰當暴力以將之制服拘捕,透明執法並及時釋放證據不足者,我都不會說什麼,但事實並非如此。對這樣的警察,也需要譴責和依法查辦。根據我看到的所有視頻,僅就831太子站事件而言,在參與車廂衝突的示威者、參與車廂衝突的幾個中年人、警方中,警方的行為是最惡劣的。

其實從被質問「是不是跌了良心」即對對方採取暴力且帶走,便可看出警方失控過火。示威者的過火主要針對公共設施、警方和他們認為有可疑行為(如拍照、不友善言行)的市民,這當然也是需要譴責和依法查辦的,但他們沒有當眾不問緣由無差別為毆打而毆打一車廂乘客,打得一地是血。且警察用的是「合法暴力」,裝備遠勝對手,更難以受到制裁,示威者被拘捕近千人,警方停職調查的尚未聽說。端採訪中有路過的普通市民感到恐怖,感到在警察面前沒有安全感,有人將這與721恐襲進行類比,實在再正常不過。

8. Lilies,回應《831晚太子站內發生了什麼?還原警察無差別追打乘客事件》

只能看到破壞表面社會秩序之惡,看不到體制之惡,當權者之惡。

特別關注、積極譴責示威者和勇武派暴力的人,都存在一個思維盲點——歸根究底,他們怪責問題所引申出來的表面混亂,而不是探問問題根源所在。

如果特首沒有違反常理地,在極短時間內硬推一條引起社會廣泛質疑和反對(當中最有力的代表是商界和法律界)的條例、甚至指表明反對條例的大律師公會『不理解這條法例』,會不會有6.9日數十萬至百萬計的市民上街遊行抗議?

如果特首在數十至百萬計的市民上街抗議後,能適時調整政策,反思這些爭議聲音為何如此巨大,而不是無視民意地一意孤行,6.9當晚宣布要繼續二讀,會不會有金鐘6.12的圍堵衝擊立法會、然後再有警察鎮壓驅散示威者?

如果政府不是一味怪責他人不理解、即刻為6.12示威和衝擊扣上『暴動』的帽子(隨後卻又匆匆收回言論,然後特首推責任給警務處處長、處長又推給現場指揮官),卻不檢討自己的過失,甚至讓特首在電視上聲淚俱下地表示自己無辜,會不會引起如此多人厭惡?如果警察是用了適當的武力去驅散示威者、用合理合法的方式拘捕6.12違法示威者,會不會6.16有更多人上街示威抗議政府專橫無道、警察用武力過度?

如果6.16後,政府宣布暫緩修例後,能夠至少適時檢討自己的錯失,而不是以『只是沒有充分解釋修例』自圓其說、始終認為己方毫無過錯,會不會引起如此多人反感和不信任?如果能調查而不是包庇警察為何要一邊前後包抄示威者去路、一邊在無退路的示威者中間施放催淚彈,會令人質疑和不滿警方執法方式?

再之後,還有更多更多的如果。如果國內媒體不選擇性報導和過濾消息、不刻意抹黑反對者為港獨、不在沒有證據之下捏造外國勢力付錢示威遊行、不挑動愛國恨港的情緒去貶低、歪曲示威者的抗爭理由,製造中港兩地矛盾,兩地民眾是不是有更多可以討論的餘地?

你我身為普通市民,無論在內地也好,香港也好,在政權面前我們都是弱者。站在當權者的角度積極批判抗爭者各種言行、指摘他們破壞社會安寧的你,若有一天,你自身的利益與當權者的立場有矛盾,你可能也會成為一個抗爭者。但願到時候,你的聲音不會被無視和打壓、你的訴求不會被扭曲抹黑、你的抗爭會得到其他人的了解和同情、你會贏得你應有的公道。

9. 范鏘楠,回應《831晚太子站內發生了什麼?還原警察無差別追打乘客事件》

看評論說牆和蛋,比如香港的雞蛋應該攻擊高牆而不是高牆另一邊的雞蛋。這裏單就此一論,在黨國體制下高牆顯而易見,但誰是雞蛋?

在公權力觸角無以復加的極權社會,雞蛋和高牆不是截然區分的,這高牆就生長在一堆雞蛋之上。對大陸極權的沉默當然構成與體制的合謀,但既然是在極權主義之下,我們便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承擔發出自由聲音的代價——所以沉默者是雞蛋。

但是當有人選擇繼承國家意識形態,對其他異見者展開攻擊時,這些人就真真正正成為了高牆的一部分,成為了極權主義的觸鬚——環境的被迫和個人的選擇共同成就了這一行為。

以上是其一,更關鍵的是,在黨國體制下,國家意識形態早已滲透入每一個人的思想之中,大陸民眾的國族情感,有多少是黨國灌輸的結果呢?正面的官方宣傳,背面的選擇性隱藏歷史事實(而國族情感正建立在國家歷史之上),小雞蛋們即便不是是狂熱信仰,也至少習以為常,遑論看出其中荒謬。更何況黨國控制着整個社會的資源,它隨時可以迫使雞蛋變為高牆的觸鬚,將高牆的壓力傳導給其他雞蛋——如果你不想被高牆碾碎的話。

有人說評論者或者媒體決口不提示威者毆打市民這一背景,那麼問題來了,示威者毆打市民可以為警察的無差別攻擊提供合法性嗎?警察接到報警然後出警是履行職權,無差別攻擊是濫權,這也是香港社會所針對的問題所在——而且更大的背景是,香港民眾曾經信任他們的警察,但現在不是了。

10. Ayahuasca,回應《老年人公園相親角:性、戶口、房子與無處安放的愛情》

不懂這篇文讓人感覺不正面的原因在哪?或許就像內文說的「對待老人,尤其是60歲以上老人的性生活,人們是普遍地忽視甚至是故意漠視。這種態度正是中國老人再婚難的一個重要因素。」,在一些人眼裡老人到公園就只能從事談天打太極等〝正面〞活動。即便文中內容並非〝主流〞,還是很有探討的意義。我想讓港台人士對大陸恐懼的原因,實在不是像這類的報導,而是貴國習慣遮掩你們認為不正面的這些事物吧。通篇看完真正令人感到恐懼的其實只有「驅趕城市低端人口運動」,這一部分,其他的不都是立基於人之常情,但略為帶爭議的各式表達而已嗎?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