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劉銳紹:林鄭的「撤回」與辭職傳聞都只是緩兵之計

此時「撤回」,恐怕遠水難救近火。而近期林鄭月娥多次閉門會議的內容遭泄漏,可能只是為她增加一層保護衣,讓外界感到她是身不由己。


2019年9月3日,林鄭月娥於行政會議前見記者。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9月3日,林鄭月娥於行政會議前見記者。 攝:林振東/端傳媒

林鄭月娥今天在千呼萬喚之下,終於使用「撤回」(逃犯移交條例)的字眼。在此之前,又傳出她向中央提出辭職的傳聞(她本人已作否認)。在我看來,「撤回」和「辭職」都是緩兵之計:前者是中央和港府一起同意和希望共同有利的緩兵之計,後者則是主要對林鄭月娥有利的緩兵之計。

首先,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才願意「撤回」?我認為有三大原因。

一,美國一直在香港問題上只說不做,例如聲稱「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税區地位」,設立「香港人權和民主法」等 ,但每次當北京給予經濟好處之後,美國就會放輕在香港問題上向北京施壓。在北京眼中,美國所說的「制裁香港」只是一句空話,因為美國本身在香港也有很多利益(在港的美國公司接近一萬家,在港的美國人約有八萬人)。不過,最近美國國會研究「香港人權和民主法」的速度加快,香港泛民陣營同時感到北京和港府的壓力加大,所以也加快了對美國的遊說工作(一批泛民人士正部署訪美行程)。在此形勢下,北京和港府需要減輕來自美國的壓力,才願意使用「撤回」這一字眼。

二,北京和港府也感到不可能在「十一」國慶之前解決香港的困局(林鄭已透露北京不會以「十一」作為死線),倒不如在此之前創造緩和氣氛,留待「十一」以後再說。

三,「撤回」一詞是目前官方可以使用而且是成本最低(甚至可以說是沒有成本)的做法,因為正如林鄭所說,「逃犯條例」實際上已經壽終正寢。過去一直不用這個字眼,主要因為官方擔心產生骨牌效應,示威者突破「五大訴求」的第一個決口,將會乘勢挺進,逐步爭取其餘四項要求。如今經過政治計算,第二個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真相調查委員會」)要成為事實並不容易,官方也有多條防線,例如委任什麼人進入委員會?委員會的職能範圍和何時成立?都可以拖延一年半載。其他三項訴求更是茲事體大,穩守不難。所以,此刻使用「撤回」字眼,可謂不需要什麼代價而緩和形勢。

在這裏,不妨回顧一些往事。據筆者了解,早在今年二月林鄭月娥提出「逃犯移交條例」之初,不少人建議不要推出,但林鄭硬要推行。其後工商界提出反對,已有人建議「暫緩」條例,但林鄭寧可順應商界要求,作出九項豁免,也不願意「暫緩」。今年四月,她一意孤行把「逃犯條例」拿到立法會首讀,而且徵詢意見的時間只有二十日,因此激起更大的民怨。六月九日,百萬人大遊行,但林鄭仍不肯「暫緩」,反而決定在六月十二日二讀條例,於是引發二百萬人大遊行。

即使這一切都是港府自行決策和推行,但北京多次公開支持、尊重和信任林鄭月娥和香港警方依法施政,也是一種助燃劑,令港府和警方的行動近乎無所制約。

其後,有人建議「暫緩」一詞已不能止咳,必須用「撤回」才能撲火,但她後來在民情洶湧之下仍然只願採用「暫緩」、「完全停止」和「壽終正寢」等字眼。可見,她在適當的時候故意不作為,等到病情加重時才下藥,但藥力卻是輕描淡寫,才導致今天她自己也承認的「不可原諒」的浩劫後果。

同時必須指出的是,即使這一切都是港府自行決策和推行,但北京多次公開支持、尊重和信任林鄭月娥和香港警方依法施政,也是一種助燃劑,令港府和警方的行動近乎無所制約。這也是激化民情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林鄭說出「撤回」之後,形勢將如何發展?

目前可以預期的一個現象是:建制派將配合港府的行動,認為這是一個「好的發展方向」,從而要求各方努力安靜下來。在客觀效果上,同樣是為了緩和形勢。

不過,同樣可以預期的另一個現象是,抗爭者不會那麼容易收貨,只會把「五大訴求」改為「四大訴求」,因為:

一,「撤回」一詞不足以消除民怨,尤其是社會撕裂持續三個月,已經非常嚴重,造成的傷害已經十分巨大;加上警方的濫捕和濫暴還未停止,還有變本加厲之勢。而且,政治檢控陸續有來。這一切都不是「撤回」就可以產生立竿見影的緩解作用。

二,市民對林鄭月娥、港府和警方的信任度極低,即使今天使用「撤回」一詞,但市民仍擔心「日後如條件成熟可能捲土重來」;況且,官方近來又放出可能考慮「緊急法」的消息。有人形容此法猶如變相《基本法》二十三條,甚至卡壓力度更大。

三,過去當社會出現矛盾碰撞時,官方都會藉助中間力量或温和民主派,希望產生緩和的作用。但在近一段時間中,林鄭月娥不單沒有藉助中間力量,還加以打壓,拘控温和泛民,逼使温和泛民也加速對外聯繫和國際遊說。這些中間力量鑒於林鄭的反復和功利主義,也不會馬上停止國際活動;因為稍一放鬆,政府的壓力又會迎面撲來。還有,泛民的國際活動又會被北京視「配合外國顏色革命」,這又形成另一個中、港、「外國勢力」三方的結,一時間難以解開。

看來,「撤回」的效果還要視乎官民雙方的實質行動,否則遠水難救近火。

再談林鄭月娥的辭職傳聞。雖然林鄭多次斬釘截鐵地否認,但也無抵消外界認為「確有其事」的合理推斷。消息傳出的過程和管道,可供參考。

如果她知道有人可能洩露內容,但仍暢所欲言,那就令人產生間接放風的聯想了。果真如此,那麼背後的盤算又是怎樣呢?

最吸引人的當然是路透社發放的、林鄭月娥談及「辭職」的錄音帶。港府沒有否定錄音帶的真確性,並透露是在一個商界的閉門活動上所說的話。林鄭用英文發言,對象自然不是「自己人」,但她在講話中的口徑卻談得十分開放,幾乎連心底裡的話都說了(例如「如果可以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辭職」)。

官方否認錄音帶是港府向外透露的,但特首辦又向傳媒解釋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本來根據雙方理解,講話內容不會向外透露;這是所謂「漆咸規則」(Chatham House Rule)(註1)的共識。但後來錄音帶漏了出來,港府只有表示遺憾。

這種回應令人產生更大疑問。林鄭月娥曾經擔任香港駐倫敦辦事處負責人,對「漆咸規則」應該相當熟悉。所以,出現錄音帶內容外泄就引出另外的可能性和猜想。

既然聽眾都是外人,而林鄭說得那麼開放,要麼就是林鄭「非常誠懇」(或天真),相信所有人都會遵守規則,否則怎會說出那些話?但她作為特首,至少是從政多年的人,為什麼會如此「輕率」,說出與中央口徑不符的心底話?

如果她知道有此規則,但又預計可能有人不守規則,跟著暢所欲言,那就令人產生間接放風的聯想了。果真如此,那麼背後的盤算又是怎樣呢?那就無從估計了。

其實近期洩露閉門會議的內容已不只一次。不久前,有關方面組織一個聆聽會,林鄭月娥在沒有預先告知的情況下出現,希望能夠顯示真誠對話的意願。但後來傳出消息,指林鄭月娥在會上談及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警隊的反彈甚大。這一點跟林鄭月娥今天表示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結果一樣。

筆者無從猜測洩露內容是何方神聖,但從客觀效果而言,這類消息至少可以為林鄭月娥增加一層保護衣,讓外界感到她是身不由己,想做難做,欲退難退。至於外界引伸到「她與北京暗中對抗」,筆者倒認為她沒有這樣的膽量,只是她至今確實沒有太多選擇,只能繼續忠君愛國下去了。

註釋
[1] 「漆咸規則」是一個關於有爭議話題的辯論和討論小組的規則,以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總部命名。根據「漆咸規則」舉行的會議,參加會議的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討論中的信息,但不允許透露發言人身份。

(劉銳紹,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職《文匯報》駐北京記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 林鄭月娥 評論 劉銳紹 逃犯條例